荀子

成相篇釋譯

19-A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1)請成相,世之殃,愚墮賢良<1>!人主無賢,如無相<2>倀倀<3>

注釋

<1>[huī 音灰]:通,毀,陷害。 <2>[gǔ 音鼓]:盲人。 相:扶助盲人走路的人。 <3>倀倀[chāng 音昌]:茫茫然,無所適從、不知所措的樣子。本章韻腳:相、殃、良、相、倀,陽部。

譯文

讓我敲鼓說一場,先說世間的禍殃。愚昧昏庸又糊塗,竟然陷害那忠良。君主沒有好國相,就像瞎子沒人幫,無所適從多迷惘。

(2)請布基,慎聽之<1>,愚而自專事不治。主忌苟勝<2>,群臣莫諫必逢災<3>

注釋

<1>聽之,另作聖人,當為形誤。 <2>:猶,是表示希望的語氣副詞。參見《古書虛字集釋》。 <3>本章韻腳:基、之(今誤為”)、治、災,之部。

譯文

讓我陳述那根本,請你把它仔細聽。愚昧獨斷又專行,國家大事辦不成。君主嫉妒又好勝,群臣沒人敢諫諍,災難一定會降臨。

(3)論臣過<1>反其施<2>,尊主安國尚賢義。拒諫飾非,愚而上同國必禍<3>

注釋

<1>論:審察。 <2>反:同,歸還。此指反思,反觀。 施:行。 <3>本章韻腳:過、施、義、禍,歌部。

譯文

考察臣子的過錯,要看他是怎麼做。是否尊君安祖國,崇尚賢人道義多。拒絕勸諫又文過,愚昧附和君主說,國家一定會遭禍

(4)曷謂罷<1>國多私,比周還主黨與施<2>遠賢近讒,忠臣蔽塞主<3>

注釋

<1>[ 音皮]:通賢,沒有德才。 <2>還:通,圍繞,引申指封閉、蒙蔽。一說通,迷惑的意思。 <3>:同()”本章韻腳:罷、私、施、移,脂歌旁轉屬脂部,其餘屬歌部或為字之形訛,屬歌部,更為諧調。

譯文

什麼叫做賢能?國家內部多私門。緊密勾結封閉君,同黨佈置層層。遠離賢人近人,忠臣被隔不得近,君主權勢被侵吞。

(5)曷謂賢?明君臣,上能尊主下愛民<1>主誠聽之,天下為一海內賓<2>

注釋

<1>下愛民:另作愛下民。 <2>本章韻腳:賢、臣、民、賓,真部。

譯文

什麼叫做有德行?君臣職分能分明。對上能夠尊重君,對下能夠愛人民。君主真能聽從他,天下統一全平定,四海之內都歸順。

(6)主之孽,人達,賢能遁逃國乃蹙。愚以重愚<1>以重成為<2>

注釋

<1>愚以重愚:即以愚重愚。重[chóng 音蟲]:加。 <2>本章韻腳:孽、達、,月部。

譯文

再說君主的禍災,在於讒佞都顯貴。賢能逃亡全躲開,國家因此而垮臺。愚昧之上加愚昧,已經昏庸又加倍,成為夏桀同一類。

(7)之災,妒賢能,飛廉知政任惡來<1>卑其志意,大其園高其台<2>

注釋

<1>飛廉、惡來飛廉,紂王的寵臣有勇力,善於奔走。 惡來,紂王之臣,飛廉之子,有力,善,周武王伐時被殺。 <2>本章韻腳:災、能、來、、台,之部。

譯文

再說商代的災害,在於嫉妒好人才。飛廉竟然能執政,還要任用那惡來。使得紂王心狹隘,增大園林講氣派,高高築起那露

(8)武王怒<1>,師牧野<2>,紂卒易鄉啟乃<3>。武王善之,封之于宋立其<4>

注釋

<1>武王:即周武王,姓姬,名發,周文王之子,他繼承文王的遺志,打敗了商紂王,建立了周王朝。 <2>牧野:古地名,野,在今河南淇縣西南。 <3>:此指商紂王。 鄉():通()”。 易鄉:改變方向,即倒戈。 啟:指微子啟,見第十五篇注。 下:投降。 <4>本章韻腳:怒、野、下、祖,魚部。

譯文

武王因此而發怒,進軍牧野攻打。紂王士兵齊倒戈,微子投降做俘虜。武王讚賞微子啟,把他封在宋國住,建立廟宇供祭祖。

(9)之衰,讒人歸,比干見刳箕子累<1>。武王之,呂尚招<2>殷民懷<3>

注釋

<1>比干、箕子:見第八篇注。 累:通”[léi 音雷],捆綁犯人的大繩子,引申為捆綁,囚禁。 <2>呂尚:姓,呂氏,名字子牙,號太公望,俗稱姜太公。周文王出獵而訪得了他,尊他為師。後來他輔佐周武王滅商而使周王朝一統天下,因有功而封齊。 [huū 音揮]:指揮作戰用的旗子。 招:用戰旗指揮。 <3>本章韻腳:衰、歸、累、懷,微部。

譯文

商代衰落將滅亡,讒佞歸附商紂王。比干被剖挖心臟箕子囚禁在牢房。武王誅殺商紂王,呂尚指揮戰旗揚,商朝民眾全歸往

(10)之禍,惡賢士<1>,子見殺百里<2>穆公任之<3>強配五伯<4>卿施<5>

注釋

<1>“字不入韻,疑。子闔閭之佐而夫差惡之,百里為穆公之佐而晉獻公惡之,所以說惡賢佐。大概後來的抄書刻書者不明古音,認為”“,故改為。 <2>姓伍,名員,字子,春秋時楚國大夫伍的次子,受楚平王迫害而逃到吳國,為吳國大夫。他幫助吳王闔閭攻破楚國,成就霸業。吳王夫差時,他屢次不顧老命極力勸阻夫差,夫差怒,賜劍逼他自殺,結果吳國被越國所滅。 百里:指百里,春秋時虞國大夫,晉獻公滅虞後被俘。後來晉獻公把女兒嫁給秦國時把他作為陪嫁之臣。他在途中外逃,被楚國人抓住。秦穆公聽說他有才能,用五張黑羊皮把他贖回,授以國政。他與叔、由等一起輔佐秦穆公建立了霸業。字不入韻,疑原來可能是字的注文,它混入正文後,後人見多了一字而誤把字刪去了。 <3>穆公:秦穆公,名任好,春秋時秦國君主,西元前659621年在位。 <4>配:匹配,相當。 五伯:見第十一篇注。 配五伯:荀子不把秦穆公當作為五霸之一,所以只說配五伯。 <5>六卿:古代天子有六軍,六軍的主將稱六卿。春秋時一些強大的諸侯國如晉國也置六卿。至於穆公設置六卿的事,于史無征。此或為飾之辭,形容其強大。 施:設置。本章韻腳:禍、佐(今誤為”)、移(今誤為”)、施,歌部。

譯文

再說人間的禍殃,厭惡賢能的宰相。子被殺而死亡,百里陪嫁到他。穆公任用百里,匹敵五霸國家強,設置六卿威風揚。

(11)之愚,惡大儒,逆斥不通孔子拘<1>展禽三絀<2>春申道綴<3>基畢輸<4>.

注釋

<1>逆:拒絕。 斥:排斥,驅逐。 通:通達,得志,指被重用而顯貴。 孔子:孔子五十六歲時(西元前496)離開魯國,到衛國住了十個月又打算去陳國經過匡城(在今河南長垣縣西南)時,由於陽虎曾淩過匡人,而孔子又長得像陽虎所以匡人把孔子包圍了要拘捕他,結果孔子派隨行弟子到衛國甯武子家去家臣後才得脫險。孔子六十三歲時(西元前489)吳國攻陳,楚國前來救陳,孔子住在陳、蔡之間,楚國派人聘請孔子,陳、蔡兩國怕楚國重用孔子而威脅到自己,於是派人把孔子圍困在荒野上。後楚昭王派兵來迎接孔子,才算免遭災禍。《史記·孔子世家》。 <2>展禽:春秋時魯國大夫,展氏,名獲,字子禽,封于柳下,諡惠,習稱柳下惠。以善於講究禮節著稱。他任士師<掌管刑獄的>時,三次被廢黜。 [chù 音觸]:通,廢黜,罷免。 <3>春申:即楚國貴族春申君黃歇楚頃襄王時他任左徒考烈王即位,他任令尹,封淮北地,考烈王十五年(西元前248)改封(今蘇州),號春申君。西元前238年,考烈王死,他被王舅李園所殺。荀子在西元前255入楚後,曾被春申君用為蘭陵令(參見前言)。有人以為此春申指黃歇(盧文(ㄔㄠ)),則當指楚莊王之弟春申君(參見拙著《韓非子全譯》146<3>)。 綴[chuò 音綽]:通,停止,廢止。 <4>輸:,掉落。 本章韻腳:愚、儒、、輸,侯部。

譯文

再說人間的糊塗,憎惡偉大的名儒。不被重用遭驅逐,孔子幾次被圍住。展禽三番被廢黜,春申德政被廢除,儒術基業全傾覆。

(12)請牧基賢者思,堯在萬世如見之。極,險(ㄆㄧˊ)傾側<1>之疑<2>

注釋

<1>(ㄆㄧˊ):通,邪。傾側:偏邪不正。 <2>本章韻腳:基、思、之、,之部。屬職部,古代之職兩部對轉,也相

譯文

請聽治國的根本,在於思慕用賢臣唐堯距今雖萬代,依然可見其德政。人作惡無止境,險惡邪心不正,懷疑用賢的方針。

(13)基必施,辨賢罷,文武之道同伏戲<1>,由之者治不由者亂<2>

注釋

<1>文、武:即文王、武王。 伏戲:又作伏羲、伏庖犧,傳說是人類的始祖,他教民結網,從事漁獵畜牧。由此可推知他是原始狩獵時代的領袖。 <2>本章韻腳:施、罷、戲、為,歌部。

譯文

基本國策須實施,辨別賢才與無知。文王、武王的政治,以及伏戲都如此。遵循此道國家治,不遵循它混亂至,為何懷疑這種事?

(14)凡成相,辨法方,至治之後王<1>慎墨季惠<2>,百家之說誠不詳<3>

注釋

<1>:回歸,恢復,引申為遵循、效法。 後王:指現當代的帝王。 <2>“字上《集解》有字,據宋浙本刪。 慎:慎到。 墨:墨翟。 季:季梁,戰國前期楊朱一派的人物。 惠:惠施。 <3>詳:通,吉利,善。 本章韻腳:相、方、王、詳,陽部。

譯文

總括敲鼓我所唱,就在辨明方法上。國家大治的準則,在於效法後代王。慎、墨、惠子與季梁,以及百家的主張,胡言亂語真不良。

(15)複一<1>,修之吉,君子執之心如結,眾人貳之,夫棄之形是<2>

注釋

<1>:道,指禮法。 <2>形:通。 是:這,指代眾人讒夫。 :責問,追查,查辦。 形是:即詰刑是,因押韻的關係而把後置了。 本章韻腳:一、吉、結、,質部。

譯文

治國之道歸於一,遵行此道就大吉。君子堅守這原則,思想就像打了結。眾人三心又二意,人把它來拋棄,對此用刑查到底。

(16)水至平,端傾,心術如此聖人。正而有<1>,直而用<2>必參天<3>

注釋

<1>同勢。 另說為字,與上字相涉而誤脫(郝懿行說)。 <2>直:正直,指使自己正直,即第五篇所說的度己以繩。 [ ]:通”[ 音益],短槳,這指船。 用:指接人用。 <3>參:挺天而立。 本章韻腳:平、傾、人、天,耕真通轉屬耕部,其餘屬真部。

譯文

一杯水啊極其平,端起它來不斜傾心計若像這樣正,就像偉大的聖人。如果有權不忘本,嚴正律己寬容人,如用舟船接客乘,功高齊天一定成。

(17)世無王,窮賢良,暴人芻豢<1>,仁人糟糠;禮樂滅息,聖人隱伏墨術行<2>

注釋

<1>芻豢:見第四篇注[芻豢:吃草料的牛羊之類稱為”[chú 音除],吃糧食的豬狗之類叫做芻豢泛指食用的家畜,這指肉食。] <2>本章韻腳:王、良、糠、行,陽部。

譯文

世間沒有好帝王,走投無路那賢良。殘暴之人鮮肉嘗,仁德之人吃糟糠。禮崩樂壞都滅亡,聖人隱居又躲藏,墨家學說流行廣

(18)治之經,禮與刑,君子以修百姓。明德慎罰國家既治四海<1>

注釋

<1>本章韻腳:經、刑、、平,耕部。

譯文

治理國家的綱領,就是禮制與用刑。君子用禮來修身,百姓怕刑而安寧。彰明美德慎用刑,不但國家能太平,普天之下全平定。

(19)治之志,後富,君子誠之好以待<1>。處之固,有深藏之<2>能遠思<3>。  

注釋

<1>好以待:以好待之倒,以善待用的意思。 <2>有:通。 <3>本章韻腳:志、富、待、之、思,之職對轉。屬職部,其餘屬之部。

譯文

治理國家的意念,權勢財富放後邊。君子真心為國家,憑此善心等推薦。對此忠厚意志,深深把它藏心田,能夠考慮得長遠。

(20)思乃精,志之榮,好而壹之神以成。精神相及<1>不貳為聖人<2>

注釋

<1>及:另誤為字。 <2>本章韻腳:精、榮、成、人,耕真通轉屬真部,其餘屬耕部

譯文

思考如果能精心,思想開花定豐盛。愛好它啊又專一,神而明之便養成。精心神明緊相跟,專心一致二分,就能成為大聖人。

(21)治之道,美不老<1>,君子由之以好。下以教誨子弟,上以事祖考<2>

注釋

<1>不老:即永葆青春永具活力而不過時。 <2>本章韻腳:道、老、好、考,幽部。

譯文

治理國家的正道,完美經久不衰老。君子遵循這正道,美好之上加美好。對下用來教子弟,對上用來事祖考

(22)成相竭,辭<1>,君子道之順以達。宗其賢良,辨其殃□□□<2>

注釋

<1>[jué 音決]:竭盡,枯竭。 <2>句恐脫三字。 本章韻腳:竭、、達、孽,月部。

譯文

敲鼓說完這一場,我的話語還沒光。君子遵行我的話,順利通達幸福長。千萬尊崇那賢良,仔細辨明那禍殃

(23)請成相,道聖王,堯舜尚賢身辭讓<1>,許由善卷<2>,重義輕利行顯明<3>

注釋

<1>堯舜:即唐堯、虞舜,古代仁君。 <2>許由、善卷:堯、舜時代的隱士。傳說堯要把帝位讓給許由,許由不接受而逃到箕山下,農耕而食。舜要把帝位讓給善卷,善卷不接受而逃入深山,不知去向。 <3>本章韻腳:相、王、讓、明,陽部。

譯文

讓我敲鼓說一場,說說聖明的帝王。堯、舜崇尚賢德人,親自來把帝位讓。許由、善卷志高尚,看重道義把利忘,德行顯揚放光芒。

(24)堯讓賢,以為民,泛利兼愛德施均辨治上下<1>,貴賤有等明君臣<2>

注釋

<1>[bàn 音辦]:通,治理。 <2>本章韻腳:賢、民、均、臣,真部。

譯文

堯讓帝位給賢人,全是為了老百姓。普遍造福愛眾人,恩德佈施全均勻。上上下下都治理,貴賤有別等級分,職分分明君和臣。

(25)堯授能,舜遇時,尚賢推德天下治。雖有聖賢,適不遇孰知之<1>

注釋

<1>這三句實是荀子懷才不遇的自之辭。 本章韻腳:能、時、治、之,之部。

譯文

堯把帝位傳賢能,虞舜遇上好時辰。推崇賢能與德行,天下治理得太平。現在雖然有賢聖,恰恰不遇好時運,誰能知道他賢能?

(26)德,舜不辭,妻以二女任以<1>大人哉舜,南面而立萬物備<2>

注釋

<1>妻以二女:相傳堯曾把女兒皇、女英嫁給舜。 <2>本章韻腳:德、辭、事、備,之職對轉。屬之部,其餘屬職部

譯文

堯不自誇有德行,舜不推辭來做君。堯把二女嫁給舜,又將國事來委任。偉大的人啊是虞舜!朝南而立在朝廷,萬物齊備都豐盛。

(27)舜授禹,以天下,得推賢不失序<1>。外不避仇<2>,不阿親<3>賢者予<4>

注釋

<1>得:通。 序:次序,秩序,此指能夠根據才能功德的高低來推舉賢德。 <2>外不避仇:對外不回避仇人。傳說禹的父親[gǔn 音滾]因治水沒成功而被舜殺死在羽山,但舜不回避殺父可能引起的怨仇而傳位給禹。 <3>不阿親:對內不偏袒親人。指舜不把帝位傳給自己的兒子商均。 <4>本章韻腳:禹、下、序、,魚部。

譯文

舜把帝位傳給禹,將天下大權來相許。崇尚德行把賢舉,不丟規矩有次序,外不避嫌把仇取,內不偏袒把兒去,賢能之人就給予。

(28)堯有德,勞心力<1>,干戈不用三苗服<2>。舉舜畎畝<3>,任之天下身休息<4>

注釋

<1>堯有德,勞心力:另作禹勞心力,堯有德指禹準備動用武力。《韓非子·五蠹》載:當舜之時,有苗不服,禹將伐之。舜曰不可。上德不厚而行武,非道也。乃修教三年,執幹戚舞,有苗乃服。按:又疑為衍文。 <2>三苗:又稱有苗,古代的一個南方部族,分佈於今湖南岳陽、湖北武昌、江西九江一帶。 <3>[quǎn 音犬]:田間的水溝。 畝:田間。另作。 <4>本章韻腳:力、德、服、息,職部。

譯文

大禹操心用武力,堯有德行不著急。盾牌戈矛全不用,三苗心悅誠服帖。提拔虞舜田畝,給他天下使稱帝,自己離位去休息。

(29)得後<1>,五穀<2>夔為樂正鳥獸<3>為司徒<4>,民知孝弟<5>尊有德<6>

注釋

<1>堯時的農官,周族的始祖,名棄,後稷是他受封後的號,是君長的意思,是一種穀物,他被任命為農師,所以稱後稷。 <2>五穀:指、豆、麥、稻,一說指、豆、麥、麻,此泛指各種莊稼。 :種植。 <3>[kuí 音魁]:堯、舜時的樂官。相傳他奏樂能使鳥獸起舞。 樂正:古代樂官的名稱。 <4>[xiè 音泄]:人名,傳說是商族的始祖,帝嚳的兒子,舜時因幫助禹治水有功,被任為司徒,賜姓子氏,封商。 司徒:主管民政教化的官。 <5>[ 音替]:同,順從兄長。 <6>本章韻腳:、服、德,職部。

譯文

得到後管農,教導人民種五穀。夔做樂正奏樂曲,鳥獸起舞全馴服。管教化做司徒,民知順兄孝父母,有德之人受敬慕。

(30)禹有功,抑下鴻<1>辟除民害逐共工<2>北決九河<3>,通十二<4>疏三江<5>

注釋

<1>鴻:通。 下:使向下()。 <2>(gōng 音公)工:原是主管水利的官,後來成為一個氏族部落的氏,這部落從五帝時代一直延續到周代。此文的共工指禹時主管水利的官。 <3>決:掘開堵塞水流的地方來疏通水道。 九河:古代黃河從大陸澤(在今河北任縣東北,今已湮沒)向北分為九道,分別是徒駭、太史、馬頰、覆釜、胡蘇、簡、盤、津,統稱為九河,然後再合為一大河入海。九河古道,今早已廢,不能盡考,其地約在今山東平原縣以北、天津市以南一帶。 <4>:州。 十二:即十二州。相傳禹治水後,分中國為九州:冀州、兗州、青州、徐州、荊州、楊州豫州、梁州、州。舜又從冀州分出幽州、並州,從青州分出營州,共十二州。 <5>三江:三條江,具體所指因文而異,古人也多異說。此文所指,當為松江、婁江、東江。松江又名澤、吳江、松陵江,即今吳淞江(源自太湖,東北流經江蘇吳江縣、昆山縣等入上海市而改名蘇州河,會合黃浦江入長江)之上游七十。婁江大抵與今河相當,自今蘇州東南三十之古三江口東北流,經今江蘇昆山縣、倉縣而入長江。東江今已湮廢,其故道大抵自古江口東南流,經今澄湖、白湖等,在今浙江海鹽縣南入海。考詳拙著《吳越春秋全譯》注。 本章韻腳:功、鴻、工、江,東部。

譯文

禹治水有大功,疏導排泄治大洪。排除禍害為民眾,驅逐流放那共工,北方開掘那九河,全國河道都疏通,疏浚江流向東。

(31)禹傅土<1>,平天下,躬親為民行勞苦得益、陶、橫革、直成以為輔<2>

注釋

<1>[fū 音敷]:通,治。參見《廣雅·釋詁》。 <2>益:即伯益,古代嬴姓各族的祖先。相傳他助禹治水有功,被選為繼承人。禹去世後,禹的兒子啟即繼王位,他與啟爭奪,被啟所殺。一說由於他的推讓,啟被擁戴繼位。陶:見第五篇注[[yáo ]咎繇,傳說是東夷族的首領,曾被舜任為掌管刑法的官。後助禹有功被禹選為繼承人,因早死,未繼位。] 橫革、直成也是禹的輔佐,具體事蹟不詳。字上字,補加。本章韻腳:土、下、苦、輔,魚部。

譯文

夏禹領導治水土,安定天下重任負。親自為民來奔走,做事勞累又辛苦,得到伯益、皋陶、橫革、直成作輔助。

(32)契玄王<1>生昭明,居於砥石遷<2>,十有四,乃有天乙是成<3>

注釋

<1>玄王:即指(第二十五篇注),因其母簡狄吞玄鳥卵而受孕生他,故稱之為玄王。 <2>石:山名,《淮南子·地形訓》:遼出石。 高注:石,山名,在塞外,遼水所出。今人有據此認為商民族來自北方的。 商:古地名,在今河南商丘南,商時名。 <3>成湯:姓子,名履,又稱武湯、天乙、成湯,原為商族領袖,後來任用伊尹為相,滅掉夏桀,建立了商王朝。 本章韻腳:王、明、商、湯,陽部。

譯文

契因玄鳥稱玄王,生下昭明好兒郎。開始住在石岡,後來遷到封地商。十又四代傳下來,便有天乙做商王,天乙就是那成湯。

(33)乙湯,論舉<1>身讓卞隨舉牟光<2>□□□□,道古賢聖基必張<3>

注釋

<1>論:講究、分辨、考察。 <2>卞隨、牟光:湯時隱士。傳說湯打敗了夏桀,把天下讓給他們,他們認為湯殺君不義,所以都不接受,並投水而死。牟光又作務光。 舉:通,給。 <3>此句上脫四字。 本章韻腳:湯、當、光、張,陽部。

譯文

商王天乙號稱湯,選拔人才都恰當。親自讓位給卞隨,又把天下給光。遵循效法古聖王,國家基業必擴張。

(34)  願陳辭□□□<1>世亂惡善不此治隱過疾賢,長由奸詐鮮無災<2>

注釋

<1>這句脫三字。 <2>[xǎ3n 音顯]:少。從本篇押韻的情況來看,一般是兩個字句、一個七字句、一個十一字句為一章。而這十一字句一般可讀為上八下三,或上四下七,或四四三。但也有變例讀上六下五。此文也屬變例,讀五三三。前人多於字處逗,實不當。 本章韻腳:辭、治、災,之部。

譯文

願把說辭來張揚,世道混亂惡善良,卻不治理這狀況。隱諱過錯恨賢良,任用奸詐作主張,那就很少沒禍殃。

(35)患難哉!為先<1>,聖知不用愚者謀。前車已覆,後未知更<2>何覺時<3>

注釋

<1>[bǎn 音板]:斜坡,引申指歪門邪道。一說。 先:上古屬文部,它與之部字雖可通押,但此文當為字之誤。 <2>更:改。這七字或頓為後未知、更何覺時!字可解為。 <3>本章韻腳:、志(今誤為”)、謀、時,之部。

譯文

遭殃遭殃真遭殃。歪門邪道是志向。聖人智士不任用,卻和蠢人去商量。前邊車子已傾覆,後車尚未知改向,何時覺悟不亂闖。

(36)不覺悟,不知苦,迷惑失指易上下<1>。忠不上達<2>,耳目塞門戶<3>

注釋

<1>指:通,旨意,目的。失指:沒了主意。 <2>忠:《集解》作,據宋浙本改。 <3>本章韻腳:悟、苦、下、戶,魚部。

譯文

君主實在不覺悟,不知如此會受苦。迷惑糊塗不作主,上下顛倒成下屬。忠言不能告君主,君主耳目被蒙住,就像堵住了門戶。

(37)門戶塞,大迷惑,悖亂莫不終極<1>;是非反易,比周欺上惡正直<2>

注釋

<1>莫:古字,昏暗,指愚昧。 <2>本章韻腳:塞、惑、極、直,職部。

譯文

聽言途徑被堵住,就會迷亂極糊塗。惑亂昏暗真愚昧,永遠如此沒限度。是非顛倒正為誤,互相勾結騙君主,正直之士被憎惡。

(38)正直惡,心無度,邪枉辟回失道<1>。己無尤人<2>,我獨自美豈無故<3>

注釋

<1>:通,邪不正。回:奸邪。 <2>:《集解》作,據堂本改:指責,歸罪。 <3>後一字當為衍文。 故:事故。 本章韻腳:惡、度、途、故,魚對轉。屬魚部,其餘屬部。

譯文

正直之士被憎惡,君主心中沒法度。邪曲不正又險惡,昏亂迷惑失正路。自己不要責怪人,唯我獨好太自負,難道自己沒錯誤?

(39)不知戒,後必有,恨後遂過不肯悔<1>夫多進,反復言語生詐態<2>

注釋

<1>恨:通兇悍地堅持錯誤不改叫今字作。 遂:成。 <2>態:通”[ 音特],邪惡。本章韻腳:戒、有、悔、態(),之職對轉。屬職部,其餘屬之部。

譯文

不知警惕出事故,以後一定有錯誤。兇悍固執難勸阻,錯到底不悔悟。人進用又很多,顛三倒四來告訴,欺詐邪惡全幹出

(40)人之態,不如備<1>,爭寵嫉賢利惡忌<2>妒功毀賢,黨與上蔽<3>

注釋

<1>如:當為字之誤。 <2>利:當為字之誤(王念孫說)。 <3>本章韻腳:態()、備、忌、,之職對轉。屬之部,其餘屬職部

譯文

對於臣子的邪,不知防備與警惕。臣下爭寵把賢嫉,彼此憎恨相猜忌。妒忌功臣賢能,下聚黨羽相勾結,上把君主來蒙蔽。

(41)蔽,失輔<1>,任用夫不能制。郭公長父之難<2>,厲王流於彘<3>

注釋

<1>:同 <2>,另作,當為之形訛。:通”(guǒ 音國)。 虢公長父:又稱仲,周厲王的寵臣。 <2>厲王:即周厲王,姓姬,名胡。[zhì 音智]:古地名,在今山西霍縣。 厲王流於彘:西元前841年,西周國人暴動,攻王宮,厲王奔彘。 本章韻腳:蔽、勢、制、質月旁轉屬質部,其餘屬月部

譯文

君主在上被蒙蔽,失去輔佐和權勢。任用進的小人,不能把他來控制。長父太放肆,因把災難來招致,厲王流竄逃到

(42)周幽厲<1>,所以敗,不聽規諫忠是害。何人,獨不遇時當亂世<2>

注釋

<1>周幽:周幽王,姓姬,名宮,西周末代君王,西元前781771在位。 <2>本章韻腳:厲、敗、害、,月部。

譯文

周幽王與周厲王,所以失敗有原因。別人規勸全不聽,專門殘害那忠臣。唉呀我算什麼人,偏偏不遇好時辰活在亂世無所成。

(43)<1>,言不從,恐為子胥身離<2>;進不聽,剄而獨鹿<3>棄之江<4>

注釋

<1>編者按:原注釋稱“‘字不入韻,衷對當作對衷。對:通,進。這種注釋,未免穿鑿。古詩中首句不入韻為常見,衷對原句並非不通,且句意較之對衷明白而深刻。字表答貼切,不必轉義於。 <2>離:通,遭受。 <3>。 獨鹿:屬鏤劍名,相傳吳王將此劍賜給伍子胥逼他自殺。 <4>本章韻腳:、從、凶、江,東冬旁轉屬冬部,其餘屬東部。

譯文

想向君主訴衷情,耽心說話君不聽。恐怕成為伍子,自己反而遭厄運。進言勸諫君不聽,被賜屬鏤割脖頸,還被拋屍在江心。

(44)  觀往事,以自戒,治亂是非亦可識。□□□□<1>,托于成相以喻意<2>

注釋

<1>脫四字。 <2>本章韻腳:事、戒、識、意,之職對轉。屬之部,其餘屬職部

譯文

回顧觀察已往事,用來戒備把身治。安定混亂是與非,從中也可有所知。憑藉敲鼓這曲子,用來表明我心志。

(45)請成相,言治方,君論有五約以明<1>。君謹守之,下皆平正國乃昌<2>

注釋

<1>[lún 音倫]:通,道理。 五:五條,即前五章所闡述的五條為君之道。 <2>本章韻腳:相、方、明、昌,陽部。

譯文

讓我敲鼓說你聽,說說治國的方針。為君之道有五條,不但簡要又分明。君主嚴格遵守它,臣民安寧都端正,國家也就會昌盛。

(46)臣下職,莫遊食,務本節用財無極。事業聽上,莫得相使民力<1>

注釋

<1>本章韻腳:職、食、極、力,職部。

譯文

臣民必須都盡職,不准遊蕩吃白食。從事農耕省開支,財富無窮國庫實。做事聽從君安排,不得擅自相指使,統一民力君控制。

(47)守其職,足衣食,厚薄有等明服。利往<1>莫得擅與孰私得<2>

注釋

<1>往:當為字之誤,的古字(王引之說)。 [yǎng 音仰]:同,依賴。 <2>本章韻腳:職、食、服、得,職部。

譯文

臣民恪守其本職,就能豐衣又足食。俸祿多少有等級,明確爵位與服飾。財利只能靠君賜,臣下不得自佈施,誰能私下得財資?

(48)君法明,論有常,表儀既民知方<1>。進退有律,莫得貴賤孰私王<2>

注釋

<1>表儀:古代立木以示人叫做儀,也叫表,引申指法度、標準。 <2>本章韻腳:明、常、方、王,陽部。

譯文

君主法度很嚴明,言論合法有定準。規章制度已設立,人民瞭解方向明。任免官吏有標準,貴賤不得任意定,誰會私下討好君?

(49)君法儀禁不為,莫不說教名不移<1>。修之者榮,離之者辱孰它<2>

注釋

<1>說:通。名:名號,此指君主的名位稱號,它是政權的象徵。 <2>本章韻腳:儀、為、移、師,歌部。

譯文

君主法度是標準,禁止之事不敢碰。無不喜歡君教令,名號政權不變更。遵循法度榮耀成,背離法度屈辱生,誰敢越軌去橫行?

(50)刑稱陳守其銀<1>,下不得用輕私門罪禍有律<2>,莫得輕重威不分<3>

注釋

<1>銀:通:,界限。 <2>罪:治罪,懲罰。禍:通,罪過。 <3>本章韻腳:陳、銀、門、分,真文旁轉屬真部,其餘屬文部。

譯文

刑法得當陳列明,遵守規定界限清。臣下不得擅用刑,豪門權勢自會輕。懲處罪過有法令,不得加重或減輕,君權也就不被分。

(51)請牧基,明有<1>,主好論議必善謀。五聽修領<2>莫不理續<3>主執持<4>

注釋

<1>這兩句原誤請牧,明有基。 :福。 <2>五:指上五章所闡述的五條為君之道。 修:《集解》作,據宋浙本。 領:要領,指五條為君之道。 <3>理:治理,指君主研究並實行這五條為君之道。 續:繼承並傳授,指君主將此五條綱領代代相傳。 <4>本章韻腳:基、、謀、持,之部。

譯文

請聽治國的根本,要有福氣在賢明。君主愛聽臣議論,謀劃一定會精深。五條原則都聽信,遵循為君的綱領,無不治相繼承,君主掌權才牢穩。

(52)聽之經,明其請<1>,參伍明謹施賞刑<2>。顯者必得,隱者民反誠<3>

注釋

<1>請:通編者按:未必通〕。 <2>[sān 音三]伍:同三伍,即,泛指多而錯雜,引申指將多方面的情況放在一起加以比照檢驗。 <3>反:通,回歸。本章韻腳:經、請、刑,誠,耕部。

譯文

處理政事的常規,在於明瞭那實情。比較檢驗情況明,謹慎實施賞和刑。明顯之事必查清,隱蔽之事也顯形,民眾就會歸真誠。

(53)言有節,其實<1>,信以分賞罰必<2>。下欺上,皆以情言明若日<3>

注釋

<1>有節:有節制,有分寸,指虛妄欺詐。 <2>:通<3>本章韻腳:節、實、必、日,質部。

譯文

要人說話有分寸,就得考核那實情。真話假話已分清,賞罰一定要實行。臣民不敢再欺君,說話都會吐真情,就像太陽一樣明。

(54)通利,隱遠至,觀法不法見<1>。耳目既顯,吏敬法令莫敢<2>

注釋

<1>觀法不法見視:意謂觀法於法不及之地,見視於視不到之鄉”(郝懿行說)。 <2>本章韻腳:利、至、視、,脂質對轉。屬質部,其餘屬脂部

譯文

君主不被人蒙蔽,目光銳利又靈敏。隱微之事顯原形,遠處情況會來臨。深入觀察法外事,人所未見能看清。君主耳目已聰明,官吏就會重法令,沒人再敢任意行。

(55)君教出,有律,吏謹將之無鈹滑<1>。下不私請,以所宜<2>舍巧<3>

注釋

<1>[pī 音披]:通,邪。 滑[gǔ 音骨]:通,擾亂。一說通,狡詐。 <2>宜:適宜的辦法,指合乎道義的行為。字上原脫字,補加。 <3>:巧妙與笨拙,指不合道義的各種方法。本章韻腳:出、律、滑、,物部。

譯文

君主發佈那教令,臣民行為有標準。官吏謹慎來奉行,不敢邪亂法令。臣私下去求情,各人以道侍奉君,捨棄投機取巧心。

(56)臣謹修<1>,君制變,公察善思論不亂<2>。以治天下,後世法之成律貫<3>

注釋

<1>修:當為字之誤編者按:未必誤。 <2>論:通,人倫,指人與人之間的倫理道德關係,即所謂的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等等。 <3>律:法則。 古時穿錢的繩索,引申指貫通古今的常規慣例。本章韻腳:循(今誤作”)、變、亂、,文元旁轉屬文部,其餘屬元部

譯文

臣下謹慎守法嚴,君主控制變法權。公正考察善思索,倫理關係不混亂,用它來把天下治,後世效法作典範,成為常規代代傳。

 

 (資料來源: http://www.ziyexing.com/)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