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子

禮論

19-19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研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題解]

  本篇論述了禮制的起源、內容、作用等各個方面。荀子認為,人生而有欲,為了滿足欲望,就會發生爭奪混亂,統治者為了避免這種局面,於是就制定了禮來加以約束。制定禮不但是為了用來調節與滿足人們的物質欲望(“”),更是為了用來確立社會等級制度(“”)。它規定的各種道德規範和禮節儀式等等都有利於等級制度的確立與鞏固,所以它是治國的根本,是人道之極,關係到國家的安危存亡,因此統治者必須重視實行禮。篇中關於具體禮制的論述十分豐富,對我們瞭解古代的禮制具有重要的認識價值。(資料來源: http://www.ziyexing.com/)

 

1.        禮起于何也?曰: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則不能無求。求而無度量分界,則不能不爭;爭則亂,亂則窮。先王惡其亂也,故制禮義以分之,以養人之欲,給人之求。使欲必不窮於物,物必不屈於欲,兩者相持而長,是禮之所起也。故禮者養也;芻豢稻梁,五味調香,所以養口也;椒蘭芬苾(ㄅㄧˋ),所以養鼻也;雕琢刻鏤,黼黻(ㄈㄨˇ  ㄈㄨˊ)文章,所以養目也;鐘鼓管磬,琴瑟竽笙,所以養耳也;疏房檖貌,越席床笫(ㄗˇ)几筵,所以養體也。故禮者養也。

2.        君子既得其養,又好其別。曷謂別?曰:貴賤有等,長幼有差,貧富輕重皆有稱者也。故天子大路越席,所以養體也;側載睪芷,所以養鼻也;前有錯衡,所以養目也;和鸞之聲,步中武象,趨中韶護,所以養耳也;龍旗九斿(一ㄡˊ) (1),所以養信也;寢兕,持虎,蛟韅(ㄐㄧㄠ  ㄒㄧㄢˇ)、絲末、彌龍,所以養威也;故大路之馬必至,教順然後乘之,所以養安也。孰知夫出死要節之所以養生也!孰知夫出費用之所以養財也!孰知夫恭敬辭讓之所以養安也!孰知夫禮義文理之所以養情也!故人苟生之為見,若者必死;苟利之為見,若者必害;苟怠惰偷懦之為安,若者必危;苟情說之為樂,若者必滅。故人一之于禮義,則兩得之矣;一之於情性,則兩喪之矣。故儒者將使人兩得之者也,墨者將使人兩喪之者也,是儒墨之分也。

3.        禮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類之本也;君師者,治之本也。無天地,惡生?無先祖,惡出?無君師,惡治?三者偏亡,焉無安人。故禮,上事天,下事地,尊先祖,而隆君師。是禮之三本也。故王者天太祖(2),諸侯不敢壞,大夫士有常宗,所以別貴始;貴始得之本也。郊止乎天子,而社止于諸侯,道(3)及士大夫,所以別尊者事尊,卑者事卑,宜大者巨,宜小者小也。故有天下者事世,有一國者事五世,有五乘之地者事三世,有三乘之地者事二世,持手而食者不得立宗廟,所以別積厚,積厚者流澤廣,積薄者流澤狹也。

4.        大饗,尚玄尊,俎生魚,先大羹,貴食飲之本也。饗,尚玄尊而用酒醴,先黍稷而飯稻粱。祭,齊大羹而飽庶羞,貴本而親用也。貴本之謂文,親用之謂理,兩者合而成文,以歸大一,夫是之謂大隆。故尊之尚玄酒也,俎之尚生魚也,之先大羹也,一也。利爵之不醮也,成事之俎不嘗也,三臭之不食也,一也。大昏之未發齊也,太廟之未入尸也,始卒之未小斂也,一也。大路之素集也,郊之麻絻(ㄇㄧㄢˇ)也,喪服之先散麻也,一也。三年之喪,哭之不反也,清廟之歌,一唱而三歎也,縣一鍾,尚拊膈,朱弦而通越也,一也。 

5.        凡禮,始乎梲(ㄊㄨㄛ),成乎文,終乎悅校。故至備,情文俱盡;其次,情文代勝;其下複情以歸大一也。天地以合,日月以明,四時以序,星辰以行,江河以流,萬物以昌,好惡以節,喜怒以當。以為下則順,以為上則明,萬變不亂,貳之則喪也。禮豈不至矣哉!立隆以為極,而天下莫之能損益也。本末相順,終始相應,至文以有別,至察以有說,天下從之者治,不從者亂,從之者安,不從者危,從之者存,不從者亡,小人不能測也。 

6.        禮之理誠深矣,堅白、同異(4)之察,入焉而溺;其理誠大矣,擅作典制辟陋之說,入焉而喪;其理誠高矣,暴慢恣睢(ㄗˋ  ㄙㄨㄟ)輕俗以為高之屬,入焉而隊(ㄓㄨㄟˋ)。故繩墨誠陳矣,則不可欺以曲直;衡誠縣矣,則不可欺以輕重;規矩誠設矣,則不可欺以方圓;君子審于禮,則不可欺以詐偽。故繩者,直之至;衡者,平之至;規矩者,方圓之至;禮者,人道之極也。然而不法禮,不足禮,謂之無方之民;法禮,足禮,謂之有方之士。禮之中焉能思索,謂之能慮;禮之中焉能勿易,謂之能固。能慮能固,加好者焉,斯聖人矣。故天者,高之極也;地者,下之極也;無窮者,廣之極也;聖人者,道之極也。故學者,固學為聖人也,非特學無方之民也。

7.        禮者,以財物為用,以貴賤為文,以多少為異,以隆殺為要。文理繁,情用省,是禮之隆也。文理省,情用繁,是禮之殺也。文理情用相為內外表堙A並行而雜,是禮之中流也。故君子上致其隆,下盡其殺,而中處其中。步驟馳騁厲鶩不外是矣。是君子之壇宇宮廷也。人有是,士君子也;外是,民也;於是其中焉,方皇周挾,曲得其次序,是聖人也。故厚者,禮之積也;大者,禮之廣也;高者,禮之隆也;明者,禮之盡也。詩曰:「禮儀卒度,笑語卒獲。」此之謂也。

8.        禮者,謹於治生死者也。生,人之始也;死,人之終也(5);終始俱善,人道畢矣。故君子敬始而慎終,終始如一,是君子之道,禮義之文也。夫厚其生而薄其死,是敬其有知而慢其無知也,是奸人之道而倍叛之心也。君子以倍叛之心接臧穀,猶且羞之,而況以事其所隆親乎!故死之為道也,一而不可得再復也,臣之所以致重其君,子之所以致重其親,於是盡矣。故事生不忠厚,不敬文,謂之野;送死不忠厚,不敬文,謂之瘠。君子賤野而羞瘠,故天子棺椁重,諸侯五重,大夫三重,士再重。然後皆有衣衾(ㄑㄧㄣ)多少厚薄之數,皆有翣菨(ㄕㄚˋ  ㄐㄧㄝ) (6)文章之等,以敬飾之,使生死終始若一;一足以為人願,是先王之道,忠臣孝子之極也。天子之喪動四海,屬諸侯;諸侯之喪動通國,屬大夫;大夫之喪動一國,屬修士;修士之喪動一鄉,屬朋友;庶人之喪,合族黨,動州里;刑餘罪人之喪,不得合族黨,獨屬妻子,棺椁三寸,衣衾三領,不得飾棺,不得晝行,以昏殣(ㄐㄧㄣˇ),凡緣而往埋之,反無哭泣之節,無衰麻之服,無親疏月數之等,各反其平,各復其始,已葬埋,若無喪者而止,夫是之謂至辱。

9.        禮者,謹於吉凶不相厭者也。紸纊(ㄓㄨˋ  ㄎㄨㄤˋ)聽息之時,則夫忠臣孝子亦知其閔已,然而殯斂之具,未有求也;垂涕恐懼,然而幸生之心未已,持生之事未輟也。卒矣,然後作具之。故雖備家必踰日然後能殯,三日而成服。然後告遠者出矣,備物者作矣。故殯久不過七十日,速不損五十日。是何也?曰:遠者可以至矣,百求可以得矣,百事可以成矣;其忠至矣,其節大矣,其文備矣。然後月朝卜日,月夕卜宅,然後葬也。當是時也,其義止,誰得行之?其義行,誰得止之!故三月之葬,其貌以生設飾死者也,殆非直留死者以安生也,是致隆思慕之義也。 

10.     喪禮之凡,變而飾,動而遠,久而平。故死之為道也,不飾則惡,惡則不哀;尒(ㄦˊ)則翫(ㄨㄢˋ),翫則厭,厭則忘,忘則不敬。一朝而喪其嚴親,而所以送葬之者,不哀不敬,則嫌於禽獸矣,君子恥之。故變而飾,所以滅惡也;動而遠,所以遂敬也;久而平,所以優生也。

11.     禮者,斷長續短,損有餘,益不足,達愛敬之文,而滋成行義之美者也。故文飾麤惡,聲樂哭泣,恬愉憂戚,是反也;然而禮兼而用之,時舉而代御。故文飾聲樂恬愉,所以持平奉吉也;麤惡哭泣憂戚,所以持險奉凶也。故其立文飾也,不至於窕冶;其立麤也,不至於瘠棄;其立聲樂恬愉也,不至於流淫惰慢;其立哭泣哀戚也,不至於隘懾傷生,是禮之中流也。

11.1   故情貌之變,足以別吉凶,明貴賤親疏之節,期止矣。外是,奸也;雖難,君子賤之。故量食而食之,量要而帶之,相高以毀瘠,是奸人之道,非禮義之文也,非孝子之情也,將以有為者也。故說豫娩澤,憂戚萃惡,是吉凶憂愉之情發於顏色者也。歌謠謷笑、哭泣諦號,是吉凶憂愉之情發於聲音者也。芻豢稻梁,酒醴餰鬻(ㄓㄢ  ㄓㄡ),魚肉菽藿酒漿,是吉凶憂愉之情發於食飲者也。卑絻黼黻文織,資麤衰絰(ㄘㄨㄟ  ㄉㄧㄝˊ)菲繐菅屨,是吉凶憂愉之情發於衣服者也。疏房檖貌越席床笫几筵,屬茨倚廬席薪枕塊,是吉凶憂愉之情發于居處者也。兩情者,人生固有端焉。若夫斷之繼之,博之淺之,益之損之,類之盡之,盛之美之,使本末終始莫不順比,足以為萬世則,則是禮也。非順孰修為之君子,莫之能知也。 

12.1   故曰:性者,本始材朴也;偽者,文理隆盛也。無性則偽之無所加,無偽則性不能自美。性偽合,然後成聖人之名,一天下之功於是就也。故曰:天地合而萬物生,陰陽接而變化起,性偽合而天下治。天能生物,不能辨物也,地能載人,不能治人也;宇中萬物,生人之屬,待聖人然後分也。詩曰:「懷柔百神,及河喬嶽。」此之謂也。(7)

12.     喪禮者,以生者飾死者也,大象其生以送其死也。故死如生,亡如存,終始一也。始卒,沐浴鬠(ㄎㄨㄛˋ) (8)體飯唅,象生執也。不沐則濡櫛三律而止,不浴則濡巾三式而止。充耳而設瑱(ㄊㄧㄢˋ),飯以生稻,唅以槁骨,反生術矣。褻衣,襲三稱,縉紳而無鉤帶矣。設掩面儇(ㄒㄩㄢ)目,鬠而不冠笄(ㄐㄧ)矣。書其名,置於其重,則名不見而柩獨明矣。薦器則冠有鍪(ㄇㄡˊ)(9)而毋縰(ㄒㄧˇ),甕廡虛而不實,有簟席而無床笫,木器不成斲,陶器不成物,薄器不成內,笙竽具而不和,琴瑟張而不均,輿藏而馬反,告不用也。具生器以適墓,象徙道也。略而不盡,貌而不功,趨輿而藏之,金革轡靷而不入,明不用也。象徙道,又明不用也,是皆所以重哀也。故生器文而不功,明器(10)貌而不用。

12.1   凡禮,事生,飾歡也;送死,飾哀也;祭祀,飾敬也;師旅,飾威也。是百王之所同,古今之所一也,未有知其所由來者也。故壙壟其貌象室屋也;棺槨其貌象版蓋斯象拂也;無帾絲歶(ㄩˊ)縷翣其貌以象菲帷幬尉也。抗折其貌以象槾茨(ㄇㄢˊ  ㄘˊ)番閼(ㄜˋ)也。故喪禮者,無他焉,明死生之義,送以哀敬,而終周藏也。故葬埋,敬藏其形也;祭祀,敬事其神也;其銘誄(ㄌㄟˇ)系世,敬傳其名也。事生,飾始也;送死,飾終也;終始具而孝子之事畢,聖人之道備矣。刻死而附生謂之墨,刻生而附死謂之惑,殺生而送死謂之賊。大象其生以送其死,使死生終始莫不稱宜而好善,是禮義之法式也,儒者是矣。 

13.     三年之喪,何也?曰:稱情而立文,因以飾群,別親疏貴賤之節,而不可益損也。故曰:無適不易之術也。創巨者其日久,痛甚者其愈遲,三年之喪,稱情而立文,所以為至痛極也。齊衰(ㄗ ㄘㄨㄟ)苴杖,居廬食粥,席薪枕塊,所以為至痛飾也。三年之喪,二十五月而畢,哀痛未盡,思慕未忘,然而禮以是斷之者,豈不以送死有已,復生有節也哉!凡生乎天地之間者,有血氣之屬必有知,有知之屬莫不愛其類。今夫大鳥獸則失亡其群匹,越月踰時,則必反鉛;過故鄉,則必徘徊焉,鳴號焉,躑躅(ㄓˊ  ㄓㄨˊ)焉,踟躕(ㄔˊ  ㄔㄨˊ) (11)焉,然後能去之也。小者是燕爵,猶有啁噍(ㄓㄡ  ㄐㄧㄠ)之頃焉,然後能去之。故有血氣之屬莫知於人,故人之于其親也,至死無窮。將由夫愚陋淫邪之人與,則彼朝死而夕忘之;然而縱之,則是曾鳥獸之不若也,彼安能相與群居而無亂乎!將由夫修飾之君子與?則三年之喪,二十五月而畢,若駟之過隙,然而遂之,則是無窮也。故先王聖人安為之立中制節,一使足以成文理,則舍之矣。

14.     然則何以分之?曰:至親以期(ㄐㄧ)斷。是何也?曰:天地則已易矣,四時則已偏矣,其在宇中者莫不更始矣,故先王案以此象之也。然則三年何也?曰:加隆焉,案使倍之,故再期也。由九月以下何也?曰:案使不及也。故三年以為隆,緦小功以為殺,期九月以為間。上取象於天,下取象於地,中取則於人,人所以群居和一之理盡矣。故三年之喪,人道之至文者也,夫是之謂至隆。是百王之所同也,古今之所一也。

15.     君之喪,所以取三年,何也?曰:君者,治辨之主也,文理之原也,情貌之盡也,相率而致隆之,不亦可乎?詩曰:「愷悌君子,民之父母。」彼君子者,固有為民父母之說焉。父能生之,不能養之;母能食之,不能教誨之;君者,已能食之矣,又善教誨之者也。三年畢矣哉!乳母,飲食之者也,而三月;慈母,衣被之者也,而九月;君,曲備之者也,三年畢乎哉!得之則治,失之則亂,文之至也。得之則安,失之則危,情之至也。兩至者俱積焉,以三年事之猶未足也,直無由進之耳。故社(12),祭社也;稷,祭稷也;郊者,並百王於上天而祭祀之也。

16.     三月之殯,何也?曰:大之也,重之也。所致隆也,所致親也,將舉錯之,遷徙之,離宮室而歸丘陵也,先王恐其不文也,是以繇(一ㄠˊ)其期,足之日也。故天子七月,諸侯五月,大夫三月,皆使其須足以容事,事足以容成,成足以容文,文足以容備,曲容備物之謂道矣。

17.     祭者、志意思慕之情也。愅詭唈僾(ㄍㄜˊ  ㄍㄨㄟˇ  一ˋ  ㄞˋ)而不能無時至焉。故人之歡欣和合之時,則夫忠臣孝子亦愅詭而有所至矣。彼其所至者,甚大動也;案屈然已,則其於志意之情者惆然不嗛,其于禮節者闕然不具。故先王案為之立文,尊尊親親之義至矣。故曰:祭者、志意思慕之情也。忠信愛敬之至矣,禮節文貌之盛矣,苟非聖人,莫之能知也。聖人明知之,士君子安行之,官人以為守,百姓以成俗;其在君子以為人道也,其在百姓以為鬼事也。故鐘鼓管磬,琴瑟竽笙,韶夏護武汋(ㄓㄨㄛˊ)桓箾(ㄕㄨㄛˋ)簡象(13),是君子之所以為愅詭其所喜樂之文也。齊衰、苴杖、居廬、食粥、席薪、枕塊,是君子之所以為愅詭其所哀痛之文也。師旅有制,刑法有等,莫不稱罪,是君子之所以為愅詭其所敦惡之文也。蔔筮視日、齋戒、修塗、幾筵、饋薦、告祝,如或饗之。物取而皆祭之,如或嘗之。毋利舉爵,主人有尊,如或觴之。賓出,主人拜送,反易服,即位而哭,如或去之。哀夫!敬夫!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狀乎無形,影然而成文。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1:

斿:《集韻》《韻會》夷周切,𠀤音由。《說文》作游。旌旗之流也。《玉篇》斿,旌旗之末垂。或作游。《博雅》天子十二斿至地,諸侯九斿至軫,大夫七斿至軹,士三斿至肩。《周禮·春官·巾車》建大常十有二斿。《註》大常,九旗之畫日月者,正幅爲縿,斿則屬焉。

縿:《集韻》《韻會》《正韻》師銜切,𠀤音衫。《說文》旌旗之斿也。《爾雅·釋天》纁帛縿。《註》縿,衆旒所著。《詩·鄘風箋》以縫紕旌之旒縿。《疏》縿謂繫於旌旗之體,旒謂縿末之垂者。《周禮·春官·巾車註》大常九旗之畫日月者,正幅爲縿,旒則屬焉。  (資料來源:漢點)

2:

故王者天太祖_

天,謂配天也,動詞。太祖,若周之后稷。孝經:「昔者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宗室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 (資料來源: 商務書局荀子課本熊公哲註釋)

明堂:

1.       古代天子舉行大典的地方禮記.明堂位:「昔者周公朝諸侯于明堂之位,天子負斧依南鄉而立。」文選.曹植.七啟:「讚典禮於辟雍,講文德於明堂。」亦作「翼室」。

2.       打晒糧食的場地、院子。

3.       堪輿家稱墓前聚水的地方。

4.       墓前的祭臺。後漢書.卷八十一.范冉傳:「其明堂之奠,干飯寒水,飲食之物,勿有所下。」章懷太子.注:「此言明堂,亦神明之堂,謂壙中也。」 (資料來源:漢點)

3:

◎《說文解字》古文禫或爲導。喪大記注曰。禫或皆作道。 (資料來源:漢點)

(ㄊㄢˇ):父母喪期服滿,脫除孝服的祭禮。說文解字:「禫,除服祭也。」元.王實甫.西廂記.第一本.第二折:「這是崔相國小姐至孝,為報父母之恩,又是老相公禫日,就脫孝服,所以做好事。」  (來源:教育部異體字字典)

4:

堅白、同異:參閱06莊子06-33-天下(13) 大雅講義 網址_ http://www.jackwts.tw/

5:

參考_

 

6:

翣菨應當作「蔞翣」_

:《說文》棺羽飾也。《周禮·天官·女禦》後之喪持翣。《註》翣,棺飾也。《禮·檀弓》飾棺牆置翣。《註》翣,以布衣木,如襵與。《疏》鄭註,喪大記云:漢禮,翣以木爲筐,廣三尺,高二尺四寸,方兩角高,衣以白布,畫雲氣,柄長五尺,云如襵與者,襵如,漢時之扇。

:又《類篇》色甲切。同翣。棺羽飾也。

:又《集韻》力九切,音柳。喪車飾也。《禮·檀弓》設蔞翣。《註》棺之牆飾。 (資料來源:漢點)

7:

〔譯文〕  所以說:先天的本性,就像是原始的未加工過的木材;後天的人為加工,則表現在禮節儀式的隆重盛大。沒有本性,那麼人為加工就沒有地方施加;沒有人為加工,那麼本性也不能自行完美。本性和人為的加工相結合,然後才能成就聖人的名聲,統一天下的功業也因此而能完成了。所以說:上天和大地相配合,萬物就產生了;陰氣和陽氣相接觸,變化就出現了;本性和人為的加工改造相結合,天下就治理好了。上天能產生萬物,但不能治理萬物;大地能負載人民,但不能治理人民;宇宙間的各種東西和各類人,得依靠聖人才能安排好。《詩》云:招徠安撫眾神仙來到黃河高泰山。說的就是這種情況啊。 (資料來源: http://www.ziyexing.com/)

˙     懷柔百神、及河喬嶽:祭祀四方神明,以及河神山神。 喬嶽,一說:指泰山之神。 Source三民書局詩經讀本滕志賢注譯)

8:

:◎ 古同“”,束發。 音括。《玉篇》同髺。《儀禮·士喪禮》鬠筓用桑。《疏》以髺爲鬠,取以髮會聚之意。《又》鬠用組。《註》古文鬠皆爲括。

˙     鬠用組,謂以組束髮也。

˙     《說文》綬屬。其小者以爲冕纓。《書·禹貢》厥篚纁璣組。《傳》組,綬類。《周禮·天官·典絲》凡祭祀,共黼畫組就之物。《疏》組就者,謂以組爲冕旒之就。
又《詩·邶風》執轡如組。《註》組,織組也。
又《詩·鄘風》素絲組之。《箋》素絲者,以爲縷,以縫紕旌旗之旒縿,或以維持之。
又《儀禮·士喪禮》著組繫。《註》組繫,可爲結也。
又《儀禮·士喪禮》鬠用組。《註》用組,組束髮也。
又《禮·內則》織紝組紃。《疏》組紃,俱爲絛。薄闊爲組,似繩者爲紃。
又《左傳·襄三年》使鄧廖帥組甲三百。《註》組甲,漆甲成組文。《疏》組甲,以組綴甲,車士服之。

9:

鍪:借為冃,即今帽子。 (資料來源:三民書局荀子課本王忠林注釋)

冃:《集韻》莫報切,音帽。《說文》小兒頭衣也。《徐曰》今作冒。《玉篇》或作帽。(資料來源:漢點)

10:

明器:

1.       古代陪葬的物品。古代有陪葬的習慣,每以器皿用具葬於墓室,以為死者來生之用。儀禮.既夕禮:「陳明器於乘車之西。」鄭玄.注:「明器,藏器也。」列子.楊朱:「相捐之道,非唯不相哀也,不含珠玉,不服文錦,不陳犧牲,不設明器也。」

2.       明德之器、神明之器。左傳.昭公十五年:「諸侯之封也,皆受明器於王室,以鎮撫其社稷,故能薦彝器於王。」 (資料來源:漢點)

◎鬼器,今作冥器。《禮記˙檀弓》:「其作明器,神明之也。」 (資料來源:三民書局荀子課本王忠林注釋)

11:

躑躅:徘徊不前的樣子。漢.秦嘉.贈婦詩三首之二:「臨路懷惆悵,中駕正躑躅。」樂府詩集.卷七十三.雜曲歌辭十三.古辭.焦仲卿妻:「躑躅青驄馬,流蘇金鏤鞍。」徘徊、踟躕、躊躇.

踟躕:徘徊;心中猶疑,要走不走的樣子。 搔首踟躕。——《詩·邶風·靜女》 (資料來源:漢點)

˙     躑躅:不行也。   踟躕:留連不能去也。 (資料來源: 商務書局荀子課本熊公哲註釋)

12:

◎社,土神,以句龍配之;稷,百谷之神,以棄稷配之。 (資料來源: 商務書局荀子課本熊公哲註釋)

˙     句龍,即后土氏,相傳為共工氏之子。句龍「能平九土」,因治水土有功,顓頊任命其為土正官。句龍被後世祀為后土之神,是掌管社稷、土地的社神。 (source:維基百科)

˙     《論衡祭意》:周棄曰:「少昊有四叔,曰重,曰該,曰修,曰熙,實能金大木反。使重為句芒,該為蓐收,脩及熙為玄冥,世不失職,遂濟窮桑,此其三祀也。顓頊氏有子曰犁,為祝融;共工氏有子曰句龍,為后土,此其二祀也。后土為社。稷、田正也。有烈山氏之子曰柱為稷,自夏以上祀之。周棄亦為稷,自商以來祀之。」《禮》曰:「烈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柱,能殖百穀。夏之衰也,周棄繼之,故祀以為稷。共工氏之霸九州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故祀以為社。」  (Source: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13:

◎《荀子·禮論篇》武、酌、桓、箾、𥳑、象。《註》舞曲名。

◎《左傳·襄二十九年》季子觀樂,見舞《象箾》. 又《字彙補》《左傳》《象箾》註:原音朔,與《韶箾》異音,惟司馬氏从所交切。 (資料來源:漢點)

˙     _ 武,奏大武也。

於皇武王,無競維烈。允文文王,克開厥後。
嗣武受之,勝殷遏劉,耆定爾功。

˙     _酌,告成大武也。言能酌先祖之道,以養天下也。

於鑠王師,遵養時晦。時純熙矣,是用大介。
我龍受之,蹻蹻王之造。載用有嗣,實維爾公。允師。

˙     _桓,講武類禡也。桓,武志也。

綏萬邦,婁豐年,天命匪解。
桓桓武王,保有厥士,于以四方,克定厥家。於昭于天,皇以間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