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E金剛經基本解說

大雅講義 網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濟 佛 慈 悲 :金剛經基本解說

1.        法會因由分第一_如來為一大事因緣,說法度生,必須因地因人因時,不可輕於說法,所以機緣不到不說也。因地者,須有莊嚴的道場。因人者,須有聽法的智慧。因時者,須機緣的成熟。有此三因,方能說法。總之,言其成立法會之不易也。

2.        善現啟請分第二_善現,就是須菩提的名。須菩提知道佛要說般若大法,所以應機而啟請也。如來每次說法,必同弟子等,借問答以顯明真理。金剛經本是空宗,因須菩提善解空,故而應機啟請也。(善現是須菩提華語譯名。又名善吉,又名空生須菩提原生於有錢之家,出生之時,庫藏的物品皆空了,所以名空生。他的父母請算卦先生占了一卦,占云主吉,所以又名善吉。沒多久庫藏的(家財)物品,又出現了,所以又名善現。)

3.        大乘正宗分第三_聲聞菩薩是小乘,緣覺菩薩是中乘。今言大乘者,是說大乘菩薩之法也。聲聞悟四法,緣覺悟十二因緣法,大乘菩薩悟六度萬行法。宗門派別很多,今言正宗者,就是般若的甚深法。般若為諸佛之母,是最上乘之法,所以說是正宗

4.        妙行無住分第四_妙行者,無能行,無所行。所謂行無所行,雖行而不著於行也。第七識就是一個行字,有所行就不能無住,有所住就不能清淨本然,週遍法界。所以這行而無行,住而無住的妙理,非九地十地菩薩,不能知其奧妙。故四禪四定,都不能脫離這個行陰之苦。今言妙行無住者,就是說的是﹍不著相布施。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住相就是住虛妄,若不住相,就不為境所動。不為境所動,則不生不滅,清淨本然之體,迥然獨露矣,此不住之住,才是真妙行也。

5.        如理實現分第五_如者真如也,十法界無一是實法,若有實法,皆是虛妄相也。如理者,就是不可以虛妄之相見如來,應從無相無不相之理見如來也。何謂無相世間一切相,皆係境,本無所有,故名無相。何謂無不相十界十如之法,應用無方,自在無礙,故名無不相。)實見者,見自性如來,已悟性體空,所以不可以相見如來也。如理實見者,不可執相,亦不可離相蓋執相皆是虛妄,離相又落斷滅,須不執不離,雖有相而不住相,則即見諸相非相,善見如來也。

6.        正信希有分第六_前分說的不可以身相見如來,此理甚深,佛恐眾生佛是虛無,所以將不住相之甚深般若,反覆而申明之,令眾生斷疑而生正信。此從前面無住布施和非相見佛兩段經文而來。蓋因凡夫布施,皆是住相布施,凡夫觀佛,皆是住相觀佛,凡夫不知布施不住相,其功德更大。觀佛不住相,其智慧更深。所以佛教人以無相之因,無相之果,因深果深此義難信難解,故正信希有。

7.        無得無說分第七_前分說的佛不可見,法不可取。佛既不可見,那末(麼)經文是誰說的呢?法既不可取,那末得法的是誰呢?這都是凡夫的疑問。以為有物可得謂之得,有法可取謂之法,殊不知法是不可對不可見的法,並非是有形的物質可比。既不可對不可見,又有何物可得呢?更有一種聰明人,謂之心得。然此心得,也是一種無形的我執,謂之能知障,又謂之理障。事障凡夫,理障菩薩。今無得者,就是雙破事理二障也未悟之時,須憑言說,已悟之後言說皆非。如來所說之法,有時說有有時說無,皆是因病施藥,並無一定之說也。若是隨言生解,執著有無,皆是法執之病。但有言說,都無實義。今言無說者,是破語言文字之障也。所以經頌:有心俱是無執乃名真若悟非非法,逍遙出六塵。

8.        依法出生分第八_世間一切有為法,皆是從心生,所謂心生法生,心滅法滅。心是心體,法是心相,心相有生滅,然而心的本體,則無生滅。心的本體是湛然常住不遷的。若以常住真心,忽有見,則遺失本體,而變為業識。從,精明外溢,奔色奔聲,造業受苦矣。眾生之迷,先執法我,後執人我,有此二執,驟然告以無相之因,焉能無相之果。此甚深般若,未破法我執的菩薩,尚且不明此理,何況是未破人我執的凡夫呢?眾生無始劫來,習氣深厚,處處為業力所轉。舊業未除,新殃又造,愈轉愈深,雖有本智,若不借般若之力,斷不能出此煩惱障蔽。如來苦口婆心,說此一部般若,真有不可思議的妙用。種種破障,淺言之以教化眾生,深言之以啟悟菩薩。未來之眾生,如能依教修行,受持此經,即可超出妙莊嚴路也。因般若為無上法門,諸佛能成無上正等正覺,皆是般若之力,故依法出生。

9.        一相無相分第九_前言佛法不可執著,此言佛果不可著相也。須菩提因昔日佛為聲聞說四法,以為佛所說,必有法可得,依法而修,必有果可得。此皆意言分別,隨言生解,皆落在能知所知之中。殊不知般若實相,非相,非異相,非有相,非無相,非非無相,非非有相,非非相,非非異相,非有無俱相,非一異俱相,離一切相,即一切法,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也。破相破到極處,即諸盡除,諸盡除,不真何待也

10.     莊嚴淨土分第十_上言四果無可得,此云聖果亦無可得,若是有所得,皆是住相。凡夫之所,必以為四果既無所得,何有四果之名稱?聖果若無所得,何以能獲無生法忍?這都是凡夫住相之病。要知聖賢之名稱,皆是假名。全是假(借)有為法,顯無為法,所以般若處處破執,惟恐凡夫貪著有為法也。所謂莊嚴淨土者,並非凡夫目中所見的色相莊嚴。(如修廟一般,以為金碧輝煌,即謂之莊嚴)實是說的非相法身,無形真土,無形質可取,無色相可觀的法性莊嚴也。

11.     無為福勝分第11_凡以有為法布施,所得福報,是有盡的。若以無為法布施,所得福報,是無量無邊的。無為有為,是對待法。無為不離有為,離開有為而無為不顯。有為實在無為,真無為就是有為不住。所以大菩薩不住無為,不盡有為,方顯無為福勝。甚麼是不住無為呢?凡菩薩觀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修無為法,聞法後迴智向悲,不肯安住無為,發大悲心而度悲智雙方運用,以六度法攝化眾生。雖說是度無量無邊眾生,可是不存能度所度的心,這就是不住無為,而行菩薩道也。甚麼是不盡有為呢?凡菩薩破盡了塵沙惑,雖說是觀眾生無量無邊,但是不存難度的心,不存疲倦厭煩的心。和光同俗化身千百萬億,常行度眾生之事。眾生無盡,願力也無盡,這就是不盡有為,而行菩薩道也。總之是有為而不住有為,無為而實無不為的意思,菩薩能行無為之功用,所以說「無為之理」__ 福德無量無邊也。

12.     尊重正教分第12_教者如來之教法也。如來住八十年,說法四十九年,五時說教。初時說華嚴大乘。二時說小乘四諦法。三時說楞嚴。四時說般若。五時說法華。今正教者,即說般若時之正教也。尊重正教者,即諸佛菩薩,皆從此經出。末法眾生聞此大法甚難。說者聽者,皆須十分尊重般若妙法,所謂無量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也。

13.     如法受持分第13_法者,般若之妙法也。凡經律論三種俱是教法。如法受持就是說的依法而修。先由多聞而求解,由解而行,由行而證。推而廣之,有八萬四千法門,對治眾生八萬四千煩惱,因病施藥,種種皆對治法門。譬如眾生淫怒之病,就用戒定慧治伏之。五根五力,四正勤,四神足,七菩提分,八正道分,三十七道品,無一不是修行人的妙法。今言受持的意思,是專指受持般若妙法。因為受持般若,諸法皆具足也。前邊說的法身非相重重破執,已於一相無相分中,將般若的妙理,逐細顯出,至此群疑頓釋,言至理極,所以空生領悟旨義,請經名。

14.     離相寂滅分14_離相者,離一切幻相也。世間一切相,皆是幻化之相。凡夫不知此幻相虛而不實,所以執著取捨,處處為虛妄相所惑境時時薰妄心,真性為外塵相所遮蔽,終日為環境所轉,因起惑而造業,因造業而受苦,長劫輪迴,無有休息。若能離相,不為相所惑,則無執著取捨矣!既無執著取捨,塵相空矣!內心不出,外塵不入,則動靜不生矣!動靜不生則寂矣。所云寂滅者,初伏外塵,次盡內根,根塵雙脫,先破人我,更進一層,又破法我,覺所覺之相亦離,在進一層,俱空不生,空所空相亦亡,生滅,寂滅現前矣。

15.     持經功德分第15_段說的忍辱捨身,皆是破我執。我執破後更須悟般若之理,非徒忍辱捨身也。若知忍辱捨身,而不能受持經典,還是識情用事,於真性並無相與。若能忍辱捨身,又能受持經典,悟徹二執之非,二我俱遣,則所得法性之功德,即不可思議矣。

16.     能淨業障分第16業障者,或是前業或是現業,皆可障蔽真性前業就是宿之業,宿之業,不可以數計。因為無始劫來,所造之業,皆納入在八識田中,遇緣即發,果熟即生六道轉還,無有休止,和合生,和合死,生滅無已,都是不可思議的業力,所牽引也。經:眾生之業,若有體相,盡虛空界不能容受。這就是說,眾生之業,本屬虛妄,只因眾生不了唯心,所以既造虛妄之因,即受虛妄之苦。所謂了得業障本來空,未了須當還夙債也。所謂現業者,即此五濁惡,眾生公共所造之還債也。若有眾生受持讀誦此經,深知一切幻相,皆是唯心所現,五蘊本空,六塵非有,不為物轉,而能轉物,則不受此虛妄之苦。雖然欲了唯心,必須深通般若。若能深入般若,了諸法空,則一切虛妄淨盡,故曰惟般若能淨業障。

17.     究竟無我分第17_須菩提於住降之意,粗塵已遣,細惑難融。至是復申前請,欲得住降究竟的道裡,所以佛全以身上事示之,使知人空法空,究竟無我也。

18.     一體同觀分18_此言心,佛,與眾生,是三無差別也。離眾生無佛,離佛無眾生,離心也無眾生,也無佛。眾生心中皆有『佛性』,而往還六道,隨業所轉。佛之性海中,本有眾生,而包羅萬有,隨緣不變。名雖有凡聖,其體則一也。其差別之處,是在眾生隨業遷流,而遺失本體,佛不為業轉,而了悟真心。其轉與不轉細微處,是真心為之樞紐也。悟則全相成性,即處見真。迷則全性成相,即真處起妄。真同時,不一異。所謂一體同觀者,即眾生本有之佛性,與佛原來無二無別,佛知眾生為同體,因同體而起大悲也。

19.     法界通化分第19_法界者,十法界也,通化者,慧充法界,通入化境也。前分說的三心不可得,既是說心不可得,則福亦必修矣!此又恐人誤解,所以告以無福之福,無得之得之妙理,蓋無福之福,雖有布施,而忘布施。無得之得,雖有能所,而忘能所也。凡住相布施,皆是有為之功用,不住相布施,即是無為之功用。有為之福,終有了日,無為之福,永無盡時。一是心所行之處,一是真心見性之處。上八分言七寶布施,不如見性為妙。十一分言七寶布施,不如持經為勝。此言七寶布施,不如離相為最勝蓋住相為有漏之因,究不能得無漏之果也。般若之最深處,即福德無實性,於無我法中,通達無礙,明了真空實際,則通化法界,無量無邊矣。

20.     離色離相分20_經文云諸相非相,言之不啻再三。至此言離色離相,與前文更深一層矣。前云諸相非相,是令人破相分。自究竟無我一段之後,是破見分也。相分屬色,見分屬心。此心即是能推測事理之心也。此心不能降伏,時時隨六塵緣影,即為法塵留礙。須菩提已得人空之慧,知三十二相非相,明得法身邊事矣。明得非相,破相也。明得見相非真,破見也。人法俱空,色心齊棄,即悟非空非色,非一非異之理。蓋色心二法,相待而有,離之不可,即之亦不可。若云離相則色身未嘗不是法身。若即相,則說法者不是色身。真正法身不可以即相見,亦不可以離相見。即相見,謂之住相。離相見,謂之斷滅。若即相而不住相,離相不落斷滅,於相中悟其非相,於色中悟其非色,則真知離相離色之妙理矣!

21.     說所說分21_非說者,就是如來實無有言說也。如來所說之法,不過為眾生解去縛,究竟無有實法可說。若眾生執著如來有言說,隨語生解,即墜於語言文字障,故曰非說所說者,即有處所,有處所,即落聲塵。非說所說者,蓋不可執著能說之身相,不可執著所說之聲塵,能所兩忘,雖說無有能說所說不落有無二邊也。佛之說法,無有定法可說,隨眾生根器大小,應機而說。應以何法得入,即以何法導之。所以真正說法者,無說無示真正聽法者,無聞無得。若悟此中妙理,即真入般若境矣。

22.     無法可得分第22_般若妙法,本是自己家物,本來無失,從何有得。但有所得,皆是執情未忘,能所未破也。前得福德者,以布施之因,得福德之果,此還是相分邊事。今無得者,是福德性,非福德果可比也。福德果尚有相可見,福德性實無相可見也。福德性既無相可見之法,即為無法可得。不但無法可得,即能得者亦無。相分是所得,見分是能得,能所盡破,即不見眾生為所度,不見自身為能度。故無量眾生是我度者,實無眾生得滅度者。

23.     淨心行善分第23_此段文從無法可得而來。凡夫所行善業,皆是求福德之心。有此求福德之心,即是執著有為之善。稍有執著,皆是不淨今言淨心者,無有能得所得之心,能所不住,故淨心。所善行者,無有能行所行之行,能所不立,故善行。總言淨心行善者,即是所行之善亦忘,能行之心亦忘。發慈悲心,行利益事,外不執所度之心,內不執能度之心,不著四相,修一切善法,此謂真正得菩提。

24.     福智無比分第24_福有二種:有世間福,有出世間福。世間福,從布施因緣而來。有何種因緣,即有何種福報,此謂之有為善。得有為善福,福盡還須墮落。出世間福,從觀照般若而來。能深入般若,即有何等解脫自在,此謂之無盡福。福無盡,亦無墮落。智亦有二種:有世間智,有出世間智。世間智者,對於世間法一切明了,雖曰明了事理,而不捨塵相還是事障。出世間智者,對於出世法一切明了,能所雙忘,盡除理障。今云福智無比者,是出世間之福智。所謂清淨福,漏智,非復從前的世間福,有漏智,所能比擬也。

25.     化無所化分第25_化者,以法度生也。無所化者,以平等心度平等眾,外不見所度之眾,內不見能度之我,作平等法界觀,自他兩忘之時也。此文從是法平等,無有高下而來。既是法平等,無有高下,又有何眾生可度也。若從理法界事法界比較而觀,即悟平等度生之妙。在事法界觀,實有眾生可度,若無眾生可度,則菩薩又何須行六度萬行也。在理法界觀,實無眾生可度,若有眾生可度,則菩薩即不能一體同觀也。究竟眾生何嘗不是受菩薩所度,菩薩又何嘗不是度眾生。不過菩薩悟平等之理,知心、佛,與眾生,是三者實無差別,故曰化無差別,故曰化無所化也。

26.     身非相分26_法身者,遍滿法界,無一處不是如來法身真體。如來法身,既遍滿法界,即不能住相觀如來,故曰非相如來因凡夫執情太深,若直說法身非相,恐人難以信解。所以以前重重破執,至此盡情吐露,告須菩提曰:法身非相,則從前種種疑問,一時打破矣。

27.     無斷無滅分27_斷者,常斷之斷也。執著世間法,不脫顛倒知見,故於斷中計常,常中計斷。以為之斷,而般若法無盡無休,不得謂之斷。以為之常,而般若法有隨緣之用,不得謂之常。今云無斷者,是般若法,本非斷非常,不可以斷常之見計之也。滅者生滅之滅也,世間人涅槃實際,因生言滅,因滅言生。以為滅,而般若法本無生,不得言滅。以為生,而般若法本無滅不得言生。今云無滅者,是般若法本不生不滅,不可以生滅之法論之也。

28.     不受不貪分第28_領納在心為受。凡人對於外塵相,無論順逆境,但有愛憎之心,皆謂之受。即順逆境一切不受,亦謂之受。但有生心動念之處,皆謂之受。若推尋受之根本,即是微細之我未忘。既通達無我法,無我則無受,能受之我已空,故曰不受。常不足為貪,貪求五欲之樂不休,謂之貪,貪求福德謂之貪,即貪求涅槃亦謂之貪。菩薩悟無我之後,不貪念五欲,不馳求福德,不趨向涅槃,故曰不貪。

29.     威儀寂靜分第29_威儀者,即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萬德莊嚴之相也。寂靜者,即無去無來,非動非靜,寂然之體也。淨名經云:不起滅盡定而理諸威儀,當下即現化身菩薩。意思就是說,大菩薩體用二,時時在定中,無有去來出入之迹也。夫菩薩尚有威儀之用,不失寂靜之體,何況如來耶?如來則即威儀即寂靜,即體即用,即用即體,隨緣不變,不變隨緣,無往而不自在也。此文從無我無受而來,既無我無受,則如來現有去來坐臥,豈不是我相耶?既現有我相,豈不是有受耶?此蓋三身一異之見未忘,不明三身一體,尚未悟平等法身之理也。今威儀寂靜者,如來雖現威儀之相,即是寂靜之體。雖是寂靜之體,而隨現威儀之相。如來三身即一體,,而三即一,故威儀而寂靜。

30.     一合理相分第30_一則異,異則不一。若云微塵非世界則異,若云微塵即世界。若是一,則何有微塵世界之名。若是異,則實無微塵世界之分。蓋微塵聚即為世界,世界散即為微塵。說異不可,說亦不可。說合不可,說非合亦不可。以合一則不能異,合異則不能一,此迷於一異者,皆不明平等法身之理也。所謂異之相,皆眾生知見,其實異之相,皆是計名執取之病。蓋此世界微塵,皆非實有也。若微塵是實有,即不能聚而為世界。若世界是實有,即不能散而為微塵。一微塵含五大性,世界亦含五大性。一微塵性即世界性,世界性即微塵性,非一非異。求其一異之相,了不可得。若合相非一合相者,皆是邊見也。究竟法身真際,三身即一體,一體即三身。不但一合相不可見,即一合之理亦不可說。名相皆空言語道斷,平等平等,會歸法身真際矣

31.     知見不生分第31_真知無知,無所不知。真見無見,無所不見。凡夫悟般若之理,不能降伏心。凡有知見,外不能離六塵,內不能離緣影,知見愈多,而塵勞愈甚。終日為知見所迷,不墮於能知障,即墮於所知障。不迷於所見之相分,即迷於能見之見分薰妄心,心取境,總是心外取法,於自己本性上加添障礙。所謂斷除煩惱重增病,趨向真如亦是邪。若能真下不生知見,了明涅槃生死,皆如空花,則本源清淨心體,當時圓明普照,故佛言我於菩提實無所得,恐人不信此理,故引五眼所見,五語所言,真實不虛以證明之。然所云知見者,亦非全無知見,若全無知見,即成斷滅。所不生者,不生邪知見也,非無正知見也若深明般若之用,不離知見,善能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則即了悟本心,如是知,如是見,不生法相矣。

32.     應化非真分32_此總結之文,身非相,應化非真也。前文言人法皆空,既是人法皆空,持經何益?所以篇終歸結,仍重在受持讀誦。蓋眾生處處著相,若不從般若法中,受持讀誦,終不悟法身非相之理。空生雖悟法身全體,又法身無言說,既是法身無言說,何以如來現有言說也。如來既有言說,豈不是有相有說也。反覆悟者,皆因不解化身佛能說法也。其實化身非應,應身非化,亦應亦化,非應非化,全是法身大用也。何謂化身非應?法身是常住法,隨眾身心所感應,隱佛身現龍鬼身也。何謂應身非化?應地前機所現佛身,非五趣之所攝也。何謂亦應亦化?聲聞所見相,是修成身,屬忽有之身也。何謂非應非化?法報二身,既不屬應,亦不屬化也。今云應化非真者,是說法身本無言說相,假化身而說也。以如身,說如法,不取於相,而無相無不相也。三身一體,一體三身,至此方真是般若無上之法,法身如不動之體。

 

南屏道濟  (訓中前段)

修道修道修何    學法學法如何

行功行何在    低心下氣見如來

規矩規矩無規矩    顛顛倒倒令人

壇開壇開開壇    究竟幾個是人才

渡人渡人不渡己    先功後過天降災

是是非非胡亂說    一盤散沙合不來

求佛求佛求保佑    不修焉能座蓮台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