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龍之嘆

帝臣

文選13-48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n

1.《老子韓非列傳》孔子適周,將問禮於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與骨皆已朽矣,獨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時則駕,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吾聞之,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驕氣與多欲,態色與淫志,是皆無益於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去,謂弟子曰:“鳥,吾知其能飛;魚,吾知其能遊;獸,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遊者可以飛者可以(ㄗㄥ)。至於龍,吾不能知其乘風雲而上天。今日見老子,其猶龍也!
孔老夫子見老子,一席就教後,頓生如下的猶龍之嘆。鳥,我知道會在天上飛;魚,我知道會在水中游;獸,我知道會在陸地奔跑。在陸地奔跑的獸可以用網來捕捉,在水中游的魚可以用釣線來捕捉,在天上飛的鳥可以用生絲繫矢射擊來捕捉。對於龍,我除了知道風駕雲而上天,其它的就不知道了!今天,我見到了老子,他就像是神龍一樣啊!

2.老子降,發揚道宗,東渡孔子,闕里傳猶嘆,西化胡王,函關現紫氣之瑞,關尹子強留作書,著道德經五千言,為道教之始祖也。尹喜因曾任關尹(古代把守關隘的官吏),故世稱「關尹子」。據傳關尹子曾問學於老子,於函谷關得老子親授《道德經》。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意思是,禍是造成福的前提,而福又含有禍的 因素。也就是說,好事和壞事是可以互相轉化的,在一定的條件下,福就會變成禍,禍 也能變成福。老子說的這句名言,是很有道理的。

3.猶龍傳序老氏姓李諱耳,字伯陽,謐日聰。當商十八王陽甲之十七年,歲在庚申,其母晝寢,夢太陽化流珠入口,因吞而,凡八十一年,太陽九九之數。母氏因逍遙于李下,由左而生。既生,皓首而能言,指李日:此吾姓也一云:父姓李名靈飛,母尹氏名益壽,即商二十二王武丁之九年,歲在庚辰,二月十五日卯時生于楚國苦縣萬瀨曲仁里渦水之陰。至紂王時,居岐山之陽,西伯命為守藏史。武王克商,韶為柱下史。至昭王二十五年,癸丑歲五月,乘青牛薄暈車,徐甲為御,而去周。因度函谷關,關令尹喜善天文,知有聖人之來,乃齋戒迎。王七月十二日老君至,授《道德》二經。約千日後,會蜀郡青羊肆,而俱適流沙。至幽王時,卻還諸夏。故孔子適周而問禮孔子問禮者,孔子問老氏之言,而起猶龍。然以聖問聖,豈不玄同,蓋聖人尊道之大,為起教之端也

 

二、

帝臣蔽,簡在帝心

()

()

1.        商湯:「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_天下人若有罪,不是人民有罪,是我治理不好,罪在朕躬。 我們要挑盡天下人之痛苦. (:我) (秦始皇後,朕才指帝王.)

2.        同樣的道理,子女不好,罪在父母.

3.        感謝天恩師德,求道、修道後,才有機緣來好好讀經典,還能法喜充滿.所以學而時習之(:讀經典.  時習:時時刻刻融入生活中),不亦悅乎!

˙       學而(而:天、道時習(親身去做)之,不亦悅乎.(講道理要融入自性、修道、生活)

˙       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時時刻刻將摘要復習、整理、檢討,上完課,回家坐車時,拿來看,並可舉一反三.

4.        .讀經典不是給你誦讀的,一定要融入生活中,提昇生活,改脾氣、去毛病,法喜充滿,將來能夠超生了死,不是很快樂的嗎! 你的生活如此高尚,因為你的行住坐臥跟經典融在一起.讀經典的目的,是要我們時習之.

5.        常「反求諸己」,我有這樣做嗎?我有窮理盡性嗎?要明理,將道理由自性中流露,才能歸根復命.

()

1.     商湯自稱自己是平凡的人,我祭祀你,並告訴你,夏桀有罪,我不會赦免他,我把放逐到安徽南巢.

2.     我們現在修道的道親,都是上天派下來的,我不會蒙蔽,不會埋沒他,不會不用.如果前賢瞧不起道親,你就完蛋了,你就違背了帝臣不.我們現在修道的,將來都可以成佛.

3.     在帝心_ 我有沒有對不起修道的人,你上天很清楚(:明鑒).明明上帝派來的,是不是有被重用.

4.     朕躬有罪,無以萬方_ 我本身有差錯、有罪過,自己要承擔,不能推卸責任.

()商湯,名履:「予小子履,帝臣蔽,簡在帝心_ 我建立了商朝,這些子民都是上天老娘派下來的,我不敢埋沒他們,不會對不起他們.有沒有對不起百姓,上帝明,在上帝你的心中看的很清楚.(蔽:埋沒.) (:明鑒).  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_我本身有罪,不能推卸責任給百姓.百姓有過失,也是我的罪過.  在道場身為前輩者,一定要照顧道親,要把道推展起來,讓道親法喜充滿,而不是保有你的身分.如國家領導者,主要工作就是為全民謀福祉。

()上天所遣下來的臣子,我絕對不會矇蔽不用.道中的道親人才,都是上天派下來的.絕對要好好的用,不能瞧不起他們.上天明,我有沒有好好用他. (:)  我本身有罪不能推到別人身上.同修有罪過,是我本身的罪過.百姓有罪,這個罪是我本身要負責起來的.在道場不可瞧不起任何一個同修.

()「帝臣蔽,簡在帝心._ 所有的百姓都是上天派來的臣子 (:帝臣),我不會不重用他.做好、做壞,簡在帝心,很明確的看得很清楚。各位前賢,今天在道場中,所有的道親都是帝臣,是上天派來有能力之人.我們要為上天造就人才,來愛才、培才、育才,所以道中的任何人要不蔽(:不能不重用),天生我才必有用.有沒有重用人才,在上天老心中很清楚.所以各位肯定自我是佛.要是對道親、人才的埋沒,上天不會原諒你. 因為他們都是乘..

()

()

     堯曰:「爾舜!天之數在爾躬。允執其中。四海困窮,天祿永終。舜亦以命禹。曰:「予小子履,敢用玄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蔽,簡在帝心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周有大,善人是富。「雖有周親,不如仁人。百姓有過,在予一人。」謹權量,審法度,修廢官,四方之政行焉。興滅國,繼絕世,舉逸民,天下之民歸心焉。所重:民、食、喪、祭。寬則得眾,信則民任焉,敏則有功,公則說。

 

堯說:「好啊!你這個舜。天命降臨到你的身上,讓你繼承帝位。如果天下都很窮困,你的帝位也就永遠結束了。」舜也這樣告誡過禹。商湯說:「至高無上的上帝啊,你在人間的兒子----謹用黑牛來祭祀您,向您禱告:有罪的人我絕不敢赦免。一切善惡,我都不敢隱瞞,您無所不知,自然心中有數。如果我有罪,請不要牽連天下百姓;如果百姓有罪,罪都應歸結到我身上。」周朝恩賜天下,使好人都富了。武王說:「我雖有至親,都不如有仁人。百姓有錯,在我一人。」孔子說:「謹慎地審查計量,密地制定法度,建立公正的人事制度,讓國家的法令暢通無阻,復興滅絕的國家,承繼斷絕的世族,提拔埋沒的人才,天下民心都會真心歸服。」掌權者應該重視:人民、糧食、喪葬、祭祀。寬容就能得到人民的擁護,誠信就能使人民的信服。勤敏就能取得功績,公正就能使人民幸福。」

1.      :詔文.聖旨.    歷數:天命的傳承.    在爾躬:剛好落在你身上.

2.      允執中:全心全力,把握住、守住天命之性.     四海困窮:百姓哀鴻遍野.

˙      出門無所見,白骨草原,路有一婦人,抱子棄草間.

3.      我現在很鄭重的告訴你,上天一代一代位在傳,現在輪到你了.整頓天下的責任,是在你本身.你要特別特別守住中庸本體,中也者大本.中就是本性.若把國家治理不好,那你的前途黯淡,天祿永終.

4.      白陽期,天道降,是儒家應運,儒家代表是孔孟,孔子是教育家,有教無類.今天道降火宅,求道以後,一定要受教,因為我們先得後修,這個修字,以儒家精神來說,就是要受教育.所以儒家應運,要拿孔子的教育精神來教育一貫道,一定要受教.如果求道之後不來聽,就是得而不修.雖求了道,還不懂什麼叫做道,要慢慢聽,慢慢聽.這不是一朝一夕、三年五載的事,慢慢咀嚼,道的味道才會出來. 立十大抱好古合同,要有始有終抱在一起、天心人心合在一起、言行一致、心口一致.

5.        我很慎重的告訴你-舜,現在有一個很重要的傳承,上天剛好要傳給你.你要特別特別的注意,繼位後一定要中.上天的靈,集中在你身上,國家治理的好壞,百姓的幸福與否,全部要你個人負責.如果天下的困窮、災難、不如意、很痛苦,那上天絕不原諒你.  (0:17~0:21)

()

論語堯曰篇_

商湯即位時曰:「予小子履(商湯),敢用玄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蔽,簡在帝心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

1.:.   夏朝祭拜用黑色,商朝用白色.  (商湯剛即位,所以還是用黑色的來祭拜) 

2.有罪不敢赦:夏桀無道,我不敢赦免他的罪,把他放逐到南巢(安徽).

˙     帝臣蔽:道中人才,皆是老娘的臣子(:帝臣),我皆蒙蔽,絕對提拔.   蔽:一定提拔,不會埋沒.

n      這些道中人才,皆是明明上帝讓他們乘,來世間救度眾生的,這些優秀人才,我不會埋沒.若是有罪的,我也不敢赦.

˙     在帝心:請明明上帝明.

˙     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_ :古代自稱.到秦始皇時,成為皇帝的尊稱.

n      我若有罪不推卸責任於百性.百性有罪,罪在吾本身.

n      天下眾生有罪,罪在我本身,我自己要承擔.

 

.

 

 

孔門心法釋義 (網路資料參考)

第一章 孔門心法釋義

壹、前言

師尊與師母於西元1930年同領天命,繼承一貫道統,傳授真理天道,性理真傳性理天道乃三教真傳,三教聖人皆修斯道而成聖、成仙、成佛。吾們有緣得聞天道,才真正瞭解三教心法,才真正希聖希賢,才真正明白人人都可以成佛,人人都可以為舜的道理。當代哲學家方東美説:「再到高貴的人,就是儒家所謂聖人,道家所謂至人,佛家所謂覺者(佛),這是一種很難達到的境界,但至少應當集中他的全體才能與心力去努力提昇。」見方教授在中央大學演講紀錄,講題是:教育的目標與文化的理想。)吾們何等榮幸,得了天道,下學上達,豈可入寶山空手而返?

貳、性與天道及孔門心法

孔子問禮於老聃,闕里傳猶龍之嘆;顏回得夫子心法,拳拳服膺而曰:「仰之彌高,鑽之彌;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個中三昧,如不得聞夫子性與天道之詳,那能體會。性與天道,子貢不得與聞。曾子得之,戰戰兢兢而作大學,闡明大人之道。子思得之,乃作中庸,直言性由天賦,程伊川謂「此篇(《中庸》)乃孔門傅授心法,子思恐其久而差也,故筆之於書,以授孟子。」韓愈在〈原道〉一文:「堯以是傳之舜,舜以傳之禹禹以是傳之湯,湯以是傳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傳之孔子,孔子(傳之曾子,曾子傳之子思,子思傳之孟子)傳之孟軻。孟軻之死,不得其傳焉。」孟子以後,心法失傳,可知孔孟有一套心法之學,而此心法並非在文字中,若以經典文字為心法,則五經四書倶在,自孟子以後,博學鴻儒,精通五經四書者,代不乏人,何以謂之失傳乎?不過文以載道,借文字為橋樑,由此而認識性理心法,猶佛家因指見月之喻也。吾人閲儒經,應作如斯觀。茲簡述所聞,以明孔門心法。

參、孔顏樂

1.論語開宗明義就提到孔子的樂處,孔子的樂處是什麼?孔子説:「學而時習之,不亦悦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不亦君子乎?」

2.當代史學大師錢穆説:「孔子只是直本己心直指人心,揭示出人心一番共同的傾向。……諸位讀《論語》第一章學而時習之認為學可樂,那是假知識,一定要從自己生活堥蚢F到孔子所指的真境界,才知有此真快樂。」(見《孔孟的心性學》)什麼是孔子所指的真境界?我想應該是「朝聞道,夕死可矣」了。

3.孔子之學指的是道學,子曰:「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於藝。」讀書為學道,這個道學是心性之學,内聖外王之學。這是做人道德的最高標準,在道家稱之為真人,也是孔子所認為學而之人,這個學不是文字知識,這是最高的修養工夫,所以要「學而時習之」。習是行持,是做修養的工夫,修身養性必須時時刻刻不離於道,惠能説:「直心是道場」,如能體會,就會有興趣,自能得到會心的微笑——  悦。

4.「有朋自遠方來」,知音真是難求,當知音聚集一處,相與研究聖學,探求明哲之道,日新月盛,而至微理大明,恍然悟道,默識於懷,豈不快樂?

5.「人不知而不,不亦君子乎?」這是佛家「八風不動」的境界,也是莊子毁譽齊觀的至人修養。孔子説:「六十而耳順」,無論是恭維、批評,乃至惡意中傷,在他看來,都如過眼雲煙,無動於衷。但孔子之道,曲高和寡,顏回:「夫子之道至大,天下莫能容,不容然後見君子。」修身學道,要能自得其樂,才能達到「不怨天、不尤人,知我者,其天乎!」的境界。

6.孔子安貧樂道,故能「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並且「視富貴如浮雲」,因此「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

7.孔子弟子三千,獨稱顏回好學,所學者何?學為聖人也。顏回服膺孔子之道,雖「居陋巷,一簞食,瓢飲,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此顏子之樂道也。宋朝大儒周敦頤先生每令學生尋「孔顏樂處」,領會得孔門心法,自可會心一笑。因為心活在道裡,快樂的源泉,滾滾而來,這是什麼氣象?朱熹的詩:「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是最好的寫照。

肆、易經旨在闡述性與天道

1.孔顏樂處的源泉就是性與天道。古人稱《易經》為群經之首,亦在闡明性與天道之奥旨。伏羲一畫開天,畫先天八卦,以顯天地之奥;夫子以貫之,則繼天立極;孟子:「夫道而已矣。」祖源:「一者道也、性也、理也。」(參見《大藏經》,《萬法歸心錄》)易有變易、簡易、易之義,即説明數、象、理;以數明理,以象顯理,不易之易,在其中矣。洗心子曰:「讀儒典中之《易經》者,教你明乎陰陽交易,窮理盡性以至於命也;讀《大學》者,教你明乎大學之道,壹是皆以修身為本;讀《中庸》者,教你明乎中庸之道,萬事始終理,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其味無窮,皆實學也。」(參見《大道指迷直辨》)

2.孔子讀易,韋編三絕,謙稱「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此與孔子自述「五十而知天命」語,可以互相印證。)於此可見孔子對於《易經》之讚許。由《易經》更對宇宙之玄妙,洞見幾微。天地之大,即在其生生不已,天覆地載,百物生焉。天之時行,剛健文明,地之順動,柔謙成化,天地之心,交泰和會,光輝篤實,其德日新,萬物成材,貞吉通其志,人類合德,中正同其情。故《易乾卦文言傳》曰:「君子黃中通理,正位其體,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發於事業,美之至也。」(參見方東美《中國人生哲學概論》)

3.易之為書,「窮理盡性,以至於命。」《易經卦傳》窮理是窮天地事物之真理;盡性是使天性能夠充分發展;這就是性理心法,孔門心傳;命就是性命、天命、天命之謂性,如此的神聖,所以君子天命。《易經》窮天人之際,究造化之原,以明吉凶消長之理,進退存亡之道,修齊治平之本;大而賢關聖域,救世救民,小而立身處世,待人接物;明體達用,體而用之,無在不是。《易經》指示吾們人生之真諦,使吾們有信心、有定見,樂觀積極,奮發有為,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

4.北海老人曰:「上古傳道之書,首寄於易;達不易之易,則範圍造化,謂之聖域;達變易之易,則明於造化,謂之賢關。聖域無為,是為天德;賢關有為,是為王道。若只知交易之易,則知顯而不知微,知有而不知無者,未足以言道也。」誠哉斯言,讀易不知黃中通理,不知性命根源,何以聖人之堂奥?何以明孔門心法?蓋此理,是無形之理,千古不易,故曰不易。此理超乎三界,為無極理天,最上之理,無為真靈,人得之而終古遥萬劫常存,故曰至理。(至理渾圓太極先此理即降維皇,賦性之上天,無極之至真也。三教傳心,即傳此真主宰之心也。真宰萬劫長存,修此心,則與真宰同壽;迷此心,則入生死輪迴。此不易之易,所以不易知,不易言,而為大道之淵源也。故孔子曰:「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又曰:「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遺,通乎畫夜之道而知;故神無方而易無體。」此即老子所説「大道無形,生育天地」「道可道,非常道」的真理。此皆深知不易之易,善言不易之易之聖人。(北海老人《三易探原》)

5.由此可知孔門心法,實在於「道」。論語説:「志道、依仁」;可見孔子所志在道,即前述孔顏樂處之源泉;道在那裡?孔子曰:「吾道以貫之。」五燈會元王:「予聞孔聖曰:參乎吾以貫之,曾子曰;子出,門人問。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又聞釋迦在靈山拈花,葉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付葉。二者用處不同,義則一也。」性理心法,二氏所言可以貫通,故陸子曰:「東方有聖人出焉,此心同,此理同;西方有聖人出焉,此心同,此理同。」

伍、孔門薪傳一顏曾思

1.顏回得孔子心法,請問孔子克己復禮之工夫,孔子告訴他四,「非禮勿视,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其他地方還講到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這是教他守住天性、道心,以實踐仁之工夫。孔子學道之歷程:「十有五而志於學」,這個學就是道,宋儒叫它為道學、理學,並不是學文藝,而是學道,學聖賢;「三十而立」,就是立大志向,希聖希賢,已有所成就;「四十而不惑」,不動搖,就是知止而定;孟子四十而不動心,就是這種境界,先要克己復禮,就要先知止;知止而後有定,這是根本。

[原文參考_《孟子》公孫丑問曰:「夫子加齊之卿相,得行道焉,雖由此霸王異矣。如此,則動心否乎?」 孟子曰:「否。我四十不動心。」]

2.中華文化道統心法,從堯舜禹湯文武周公,悉受真傳,孔子集其大成,故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人雖為萬物之靈,但仍有物性,必須「克己」,反省自己之念頭,用禮來作行為之規範。禮即理,復理即回復天理之純全,而達到天人合一之境界。「復禮」即佛家所言證悟真如自性。人必須克服私慾,恢復本性之光輝,如此才能合乎禮,才能「從心所欲踰矩」,此為孔孟之真正命脈,儒學之真精神。

3.曾子傳孔子心法,在大學開宗明義即言:「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子思得孔子心法(由曾子所傳)而作《中庸》曰:「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王陽明言「明德」即「天命之謂性也。」北海老人:「《中庸》之天性,《大學》之明德,闡明理天氣天,為理性氣性,人心道心之所自出。」又:「大學之道,必須真師指點理天氣天象天之源,理性氣性質性之分,然後知得之理天者,乃惟微之道心;道心即明德,明德即至善。」

4.曾子闡述孔門心法,除了綱領(明德、新民、止於至善)外,又提出知止、定靜安慮得之修養工夫。求得明師指點玄關,即為知止,内而知止為守性,外而知止不妄為。由知止而定,定而能靜,澄心所見,心靜神安,心神安而慮,此慮非他,猶之悟也。慮其何為天理?何為私慾?慮我所行之是非曲直與理合否?合於理者即守之違乎理者去之,此謂之得。即得到心法傳授,以心印心,無入而自得焉。有志為學者,必先求其真知,真知而後有真行。真知者,知至善之所在地也;真行者,止於至善而不遷也。如此始知「克明峻德」、「顧之明命」也。

5.《中庸》之作,本於虞廷之傳心,湯誥之言性,(附錄二)人心道心,人道天道也。惟危惟微,顯微費隱也。不偏之謂中,不易之謂庸中者道之體,庸者道之用。允執中,即用中也。維皇降衷,若有恆性,天命之謂性也惟精惟一,允執中,率性之謂道也。其言不睹不聞,無聲無臭,洋洋如在,體物遺,皆發揮維皇之真體;其言三達德、五達道。九經、三重(附錄三)、位育、參贊,乃極推降之大用。其言德性、問學、廣大、精緻,乃剖天道人道之兩端,施允執厥中之大權。至於遯世不見知而不悔,則樂天知命,君子無入而自得矣。

6.祖源襌師曰:「書:『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中。』(附錄四)蓋人心生滅不停,故危不安;道心虚靈寂照,故微妙難見。精為虚中靈,一為靈中虚。執是定辭,中是性體。三教聖賢,本乎理;若離心性,盡是魔説。」(見萬法歸心錄)

7.孟子主張盡心知性,知性知天,存心養性,事天敬天。又懼世人之迷故言必稱堯舜,認為人人皆可以為堯舜。但須養浩然正氣求回已放失之天理良心,故曰:「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矣。」朱熹:「孟子之學,受自子思,子思受之曾子,則知其蓋有由來。而孟子乃拳拳服膺,守而不失。」孟子所以四十而不動心者,蓋受此一真傳,知止而后有定之因緣也。

8.浙東史學家柳詒徵説:「子思作《中庸》,首揭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即示人以性善也。性如不善,則率之不得為道矣。孟子暢言性善之旨,其原實出於子思。」(見所著中國文化史)聖人之學説實有其一貫之心傳,所以孔子要祖述堯舜之道,孔門心法就是承先啓後的性理真傳,而孔子和孟子把它發揚光大,他們所講的最高真理,都是靈性的所在,都是人的本來面目,都是「吾道一以貫之」,以「一」代表道,用一貫通萬事萬物。我們的靈性包括天地萬物一切(即一切,如能把靈性發揚光大,盡己性,盡人之性,最後參贊天地之化育,與天地同矣。但這個道,這個靈性,無形無,用盡辦法去説明,如不得真道,還是不懂。

9.《中庸》:「聲色之於化民,末也。德如毛,毛猶有倫,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至矣。」《中庸》一開始講的是天命之謂性,中間講了很多道理,到最後講以聲色來化民,這是末,因為講道講得多好也沒有用,這是末。德好像羽毛那麼輕,毛還有毛的輪廓,還有羽毛的形狀可見,德也是一樣能找到輪廓,如太陽照射萬物,萬物都生長了,這都能看到它們的形狀,就叫做「德」,可是指示德的那個「道」就看不見。你率性,你孝順父母,這孝子看得見,但是裡面的那個良知,指示你孝順父母的那個道就看不見,所以説德輶如毛,毛猶有倫,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至矣。無聲無臭,無形無,看不到摸不著,但真空妙有的就是這個道。

10.——  這個天命之謂性、與生俱來,祖源:「從外入者,不是家珍,從內發者,方謂真慧。當時孔子門下,唯有顏回得悟,餘者多學多見,皆從外來助發,所以學與悟如隔霄壤耳。……顏子信得,所以孔子稱其好學;曾參究理心切,忽聞孔子一以貫之,唯然悟心性之理。」因此他們都能轉凡成聖。  {霄壤: 天和地,天地之間。  比喻相去極遠,差別很大如:「霄壤之别」}

陸、結語

心也、性也、一也,道之體也;道之體者,至善之地也。孔門心法,本無一字,只可以意會,不可以言傳,故曾子,夫子曰予欲無言,吾等幸遇真道降,得此真傳,始體悟孔門心法乃超生了死之天道,朝聞夕死,唯憑明師一指,此乃希聖希賢(修天爵)之路徑,願與諸前賢共之。

 

附錄二:虞廷指舜傳禹十六字心法。舜國號曰虞,故稱虞廷。

《書經湯誥》王曰:「!爾萬方有眾,明聽予一人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若有恆性,克綏厥猷。」又:「天道福善禍淫,降災夏,以彰罪,肆台小子,將天命明威,不敢赦,敢用玄敢昭告于上天神。」又:「各守爾典,以承天休,爾有善,朕弗敢蔽;罪當朕躬,敢自赦,惟簡在上帝之心,其爾萬方有罪,在予一人,予一人有罪,無以爾萬方。」此為書經天命之謂性的天命、天道觀。

附錄

《中庸》「王天下有三重焉。」王天下有三件大事,即議禮、制度、考文。

附錄四:

堯曰:「爾舜,天之數在爾躬,允執中,四海困窮,天祿永終。舜亦以命禹。曰:「予小子履,敢用玄敢昭告于皇皇后帝。」《論語》這段記載,不但印證了孔門的天命觀,也説明了道真理真天命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