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記及德性與音樂

文選13-43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研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禮記

   樂記

1.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動,物使之然也。感於物而動,故形於聲。聲相應,故生變,變成方,謂之音。比音而樂之,及干戚羽旄,謂之樂。樂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於物也。是故其哀心感者,其聲噍以殺;其樂心感者,其聲嘽以緩;其喜心感者,其聲發以散;其怒心感者,其聲粗以厲;其敬心感者,其聲直以廉;其愛心感者,其聲和以柔。六者,非性也,感於物而后動。是故先王慎所以感之者。故禮以道其志,樂以和其聲,政以一其行,刑以防其姦。禮樂刑政,其極一也,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也。

2.        凡音者,生人心者也。情動於中,故形於聲,聲成文,謂之音。是故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聲音之道,與政通矣。宮為君,商為臣,角為民,徵為事,羽為物。五者不亂,則無怗懘之音矣。宮亂則荒,其君驕;商亂則陂,其官壞;角亂則憂,其民怨;徵亂則哀,其事勤;羽亂則危,其財匱。五者皆亂,迭相陵,謂之慢。如此,則國之滅亡無日矣。鄭衞之音,亂世之音也,比於慢矣。桑間濮上之音,亡國之音也,其政散,其民流,誣上行私而不可止也。

3.        凡音者,生於人心者也。樂者,通倫理者也。是故知聲而不知音者,禽獸是也;知音而不知樂者,衆庶是也。唯君子為能知樂。是故審聲以知音,審音以知樂,審樂以知政,而治道備矣。是故不知聲者不可與言音,不知音者不可與言樂。知樂,則幾於禮矣。禮樂皆得,謂之有德。德者,得也。是故樂之隆,非極音也。食饗之禮,非致味也。清廟之瑟,朱弦而疏越,壹倡而三歎,有遺音者矣。大饗之禮,尚玄酒而俎腥魚,大羹不和,有遺味者矣。是故先王之制禮樂也,非以極口腹耳目之欲也,將以教民平好惡而反人道之正也。

4.        人生而靜,天之性也;感於物而動,性之欲也。物至知知,然後好惡形焉。好惡無節於內,知誘於外,不能反躬,天理滅矣。夫物之感人無窮,而人之好惡無節,則是物至而人化物也。人化物也者,滅天理而窮人欲者也。於是有悖逆詐偽之心,有淫泆作亂之事。是故強者脅弱,衆者暴寡,知者詐愚,勇者苦怯,疾病不養,老幼孤獨不得其所,此大亂之道也。是故先王之制禮樂,人為之節。衰麻哭泣,所以節喪紀也;鐘鼓干戚,所以和安樂也;昬姻冠笄,所以別男女也;射鄉食饗,所以正交接也。禮節民心,樂和民聲,政以行之,刑以防之。禮樂刑政,四達而不悖,則王道備矣。

5.        樂者為同,禮者為異。同則相親,異則相敬。樂勝則流,禮勝則離。合情飾貌者,禮樂之事也。禮義立,則貴賤等矣;樂文同,則上下和矣;好惡著,則賢不肖別矣。刑禁暴,爵舉賢,則政均矣。仁以愛之,義以正之。如此,則民治行矣。

6.        樂由中出,禮自外作。樂由中出故靜,禮自外作故文。大樂必易,大禮必簡。樂至則無怨,禮至則不爭。揖讓而治天下者,禮樂之謂也。暴民不作,諸侯賓服,兵革不試,五刑不用,百姓無患,天子不怒,如此,則樂達矣。四海之內,合父子之親,明長幼之序,以敬天子。如此,則禮行矣。

7.        大樂與天地同和,大禮與天地同節。和,故百物不失;節,故祀天祭地。明則有禮樂,幽則有鬼神,如此,則四海之內,合敬同愛矣。禮者,殊事合敬者也;樂者,異文合愛者也。禮樂之情同,故明王以相沿也,故事與時並,名與功偕。

8.        故鐘鼓管磬,羽籥干戚,樂之器也。屈伸俯仰,綴兆舒疾,樂之文也。簠簋俎豆,制度文章,禮之器也。升降上下,周還裼襲,禮之文也。故知禮樂之情者能作,識禮樂之文者能述。作者之謂聖,述者之謂明;明聖者,述作之謂也。

9.        樂者,天地之和也;禮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羣物皆別。樂由天作,禮以地制。過制則亂,過作則暴;明於天地,然後能興禮樂也。論倫無患,樂之情也;欣喜歡愛,樂之官也。中正無邪,禮之質也;莊敬恭順,禮之制也。若夫禮樂之施於金石,越於聲音,用於宗廟社稷,事乎山川鬼神,則此所與民同也。

10.     王者功成作樂,治定制禮,其功大者其樂備,其治辯者其禮具。干戚之舞,非備樂也;孰亨而祀,非達禮也。五帝殊時,不相沿樂;三王異世,不相襲禮。樂極則憂,禮粗則偏矣。及夫敦樂而無憂,禮備而不偏者,其唯大聖乎!

11.     天高地下,萬物散殊,而禮制行矣。流而不息,合同而化,而樂興焉。春作夏長,仁也;秋斂冬藏,義也。仁近於樂,義近於禮。樂者敦和,率神而從天;禮者別宜,居鬼而從地。故聖人作樂以應天,制禮以配地。禮樂明備,天地官矣。天尊地卑,君臣定矣。卑高已陳,貴賤位矣。動靜有常,小大殊矣。方以類聚,物以羣分,則性命不同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如此,則禮者天地之別也。

12.     地氣上齊,天氣下降,陰陽相摩,天地相蕩,鼓之以雷霆,奮之以風雨,動之以四時,煖之以日月,而百化興焉。如此,則樂者天地之和也。

13.     化不時則不生,男女無辨則亂升,天地之情也。及夫禮樂之極乎天而蟠乎地,行乎陰陽而通乎鬼神,窮高極遠而測深厚,樂著大始,而禮居成物。著不息者,天也;著不動者,地也;一動一靜者,天地之間也。故聖人曰禮樂云。

14.     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風,夔始制樂以賞諸侯。故天子之為樂也,以賞諸侯之有德者也。德盛而教尊,五穀時熟,然後賞之以樂。故其治民勞者,其舞行綴遠;其治民逸者,其舞行綴短。故觀其舞,知其德;聞其謚,知其行也。

15.     大章,章之也。咸池,備矣。韶,繼也。夏,大也。殷周之樂,盡矣。天地之道,寒暑不時則疾,風雨不節則饑。教者,民之寒暑也,教不時則傷世;事者,民之風雨也,事不節則無功。然則先王之為樂也,以法治也,善則行象德矣。

16.     夫豢豕為酒,非以為禍也,而獄訟益繁,則酒之流生禍也。是故先王因為酒禮。壹獻之禮,賓主百拜,終日飲酒而不得醉焉。此先王之所以備酒禍也。故酒食者,所以合歡也;樂者,所以象德也;禮者,所以綴淫也。是故先王有大事,必有禮以哀之;有大福,必有禮以樂之。哀樂之分,皆以禮終。樂也者,聖人之所樂也,而可以善民心。其感人深,其移風易俗,故先王著其教焉。

17.     夫民有血氣心知之性,而無哀樂喜怒之常,應感起物而動,然後心術形焉。是故志微噍殺之音作,而民思憂;嘽諧慢易繁文簡節之音作,而民康樂;粗厲猛起奮末廣賁之音作,而民剛毅;廉直勁正莊誠之音作,而民肅敬;寬裕肉好順成和動之音作,而民慈愛;流辟邪散狄成滌濫之音作,而民淫亂。

18.     是故,先王本之情性,稽之度數,制之禮義,合生氣之和,道五常之行,使之陽而不散,陰而不密,剛氣不怒,柔氣不懾,四暢交於中而發作於外,皆安其位而不相奪也。然後立之學等,廣其節奏,省其文采,以繩德厚,律小大之稱,比終始之序,以象事行,使親疏貴賤長幼男女之理,皆形見於樂,故曰:樂觀其深矣。

19.     土敝則草木不長,水煩則魚鼈不大,氣衰則生物不遂,世亂則禮慝而樂淫。是故其聲哀而不莊,樂而不安,慢易以犯節,流湎以忘本;廣則容姦,狹則思欲,感條暢之氣而滅平和之德。是以君子賤之也。

20.     凡姦聲感人而逆氣應之,逆氣成象而淫樂興焉。正聲感人而順氣應之,順氣成象而和樂興焉。倡和有應,回邪曲直,各歸其分;而萬物之理,各以其類相動也。是故君子反情以和其志,比類以成其行,姦聲亂色不留聰明,淫樂慝禮不接心術,惰慢邪辟之氣不設於身體,使耳目鼻口心知百體,皆由順正以行其義。

21.     然後發以聲音,而文以琴瑟,動以干戚,飾以羽旄,從以簫管。奮至德之光,動四氣之和,以著萬物之理。是故清明象天,廣大象地,終始象四時,周還象風雨,五色成文而不亂,八風從律而不姦,百度得數而有常,小大相成,終始相生,倡和清濁,迭相為經。故樂行而倫清,耳目聰明,血氣和平,移風易俗,天下皆寧。  或『八風從律而不奸』

22.     故曰:樂者樂也。君子樂得其道,小人樂得其欲。以道制欲,則樂而不亂;以欲忘道,則惑而不樂。是故君子反情以和其志,廣樂以成其教。樂行,而民鄉方,可以觀德矣。德者,性之端也;樂者,德之華也。金石絲竹,樂之器也。詩言其志也,歌咏其聲也,舞動其容也。三者本於心,然後樂器從之。是故情深而文明,氣盛而化神。和順積中而英華發外,唯樂不可以為偽。

23.     樂者,心之動也;聲者,樂之象也;文采節奏,聲之飾也。君子動其本,樂其象,然後治其飾。是故先鼓以警戒,三步以見方,再始以著往,復亂以飭歸,奮疾而不拔,極幽而不隱。獨樂其志,不厭其道;備舉其道,不私其欲。是故情見而義立,樂終而德尊,君子以好善,小人以聽過。故曰:生民之道,樂為大焉。

24.     樂也者,施也;禮也者,報也。樂,樂其所自生;而禮,反其所自始。樂章德,禮報情,反始也。

25.     所謂大輅者,天子之車也;龍旂九旒,天子之旌也;青黑緣者,天子之寶龜也;從之以牛羊之羣,則所以贈諸侯也。

26.     樂也者,情之不可變者也;禮也者,理之不可易者也。樂統同,禮辨異。禮樂之說,管乎人情矣。窮本知變,樂之情也;著誠去偽,禮之經也。禮樂偩天地之情,達神明之德,降興上下之神,而凝是精粗之體,領父子君臣之節。

27.     是故大人舉禮樂,則天地將為昭焉。天地訢合,陰陽相得,煦嫗覆育萬物,然後草木茂,區萌達,羽翼奮,角觡生,蟄蟲昭蘇,羽者嫗伏,毛者孕鬻,胎生者不殰,而卵生者不殈,則樂之道歸焉耳。

28.     樂者,非謂黃鐘大呂弦歌干揚也,樂之末節也,故童者舞之。鋪筵席,陳尊俎,列籩豆,以升降為禮者,禮之末節也,故有司掌之。樂師辨乎聲詩,故北面而弦;宗祝辨乎宗廟之禮,故後尸;商祝辨乎喪禮,故後主人。是故,德成而上,藝成而下;行成而先,事成而後。是故先王有上有下,有先有後,然後可以有制於天下也。

29.     魏文侯問於子夏曰:吾端冕而聽古樂,則唯恐臥;聽鄭衞之音,則不知倦。敢問古樂之如彼何也?新樂之如此何也? 子夏對曰:今夫古樂,進旅退旅,和正以廣,弦匏笙簧,會守拊鼓,始奏以文,復亂以武,治亂以相,訊疾以雅。君子於是語,於是道古,脩身及家,平均天下。此古樂之發也。今夫新樂,進俯退俯,姦聲以濫,溺而不止;及優侏儒,獶雜子女,不知父子。樂終,不可以語,不可以道古。此新樂之發也。今君之所問者樂也,所好者音也。夫樂者,與音相近而不同。

30.     文侯曰:敢問何如?子夏對曰:夫古者,天地順而四時當,民有德而五穀昌,疾疢不作而無妖祥,此之謂大當。然後聖人作為父子君臣,以為紀綱。紀綱既正,天下大定。天下大定,然後正六律,和五聲,弦歌詩頌,此之謂德音;德音之謂樂。詩云:莫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類,克長克君,王此大邦;克順克俾,俾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孫子。此之謂也。今君之所好者,其溺音乎?

31.     文侯曰:敢問溺音何從出也?子夏對曰:鄭音好濫淫志,宋音燕女溺志,衞音趨數煩志,齊音敖辟喬志;此四者,皆淫於色而害於德,是以祭祀弗用也。詩云:肅雍和鳴,先祖是聽。夫肅肅,敬也;雍雍,和也。夫敬以和,何事不行?為人君者謹其所好惡而已矣。君好之,則臣為之;上行之,則民從之。詩云:誘民孔易。此之謂也。然後,聖人作為鞉鼓椌楬壎篪,此六者,德音之音也。然後鐘磬竽瑟以和之,干戚旄狄以舞之。此所以祭先王之廟也,所以獻酬酳酢也,所以官序貴賤,各得其宜也,所以示後世有尊卑長幼之序也。鐘聲鏗,鏗以立號,號以立橫,橫以立武。君子聽鐘聲,則思武臣。石聲磬,磬以立辨,辨以致死。君子聽磬聲,則思死封疆之臣。絲聲哀,哀以立廉,廉以立志。君子聽琴瑟之聲,則思志義之臣。竹聲濫,濫以立會,會以聚衆。君子聽竽笙簫管之聲,則思畜聚之臣。鼓鼙之聲讙,讙以立動,動以進衆。君子聽鼓鼙之聲,則思將帥之臣。君子之聽音,非聽其鏗鎗而已也,彼亦有所合之也。

32.     賓牟賈侍坐於孔子,孔子與之言及樂,曰:夫武之備戒之已久,何也?對曰:病不得衆也。咏歎之,淫液之,何也?對曰:恐不逮事也。發揚蹈厲之已蚤,何也?對曰:及時事也。武坐致右憲左,何也?對曰:非武坐也。聲淫及商,何也?對曰:非武音也。子曰:若非武音,則何音也?對曰:有司失其傳也。若非有司失其傳,則武王之志荒矣。子曰:唯!丘之聞諸萇弘,亦若吾子之言是也。

33.     賓牟賈起,免席而請曰:夫武之備戒之已久,則既聞命矣,敢問:遲之遲而又久,何也?子曰:居!吾語女。夫樂者,象成者也;總干而山立,武王之事也;發揚蹈厲,大公之志也。武亂皆坐,周召之治也。且夫武,始而北出,再成而滅商。三成而南,四成而南國是疆,五成而分周公左召公右,六成復綴,以崇天子。夾振之而駟伐,盛威於中國也。分夾而進,事蚤濟也,久立於綴,以待諸侯之至也。且女獨未聞牧野之語乎?武王克殷,反商,未及下車而封黃帝之後於薊,封帝堯之後於祝,封帝舜之後於陳。下車而封夏后氏之後於𣏌,投殷之後於宋。封王子比干之墓,釋箕子之囚,使之行商容而復其位。庶民弛政,庶士倍祿。濟河而西,馬散之華山之陽,而弗復乘;牛散之桃林之野,而弗復服。車甲衅而藏之府庫,而弗復用。倒載干戈,包之以虎皮;將帥之士,使為諸侯;名之曰建櫜。然後天下知武王之不復用兵也。散軍而郊射,左射貍首,右射騶虞,而貫革之射息也。裨冕搢笏,而虎賁之士說劒也。祀乎明堂而民知孝。朝覲然後諸侯知所以臣,耕藉然後諸侯知所以敬。五者,天下之大教也。食三老五更於大學,天子袒而割牲,執醬而饋,執爵而酳,冕而總干,所以教諸侯之弟也。若此,則周道四達,禮樂交通。則夫武之遲久,不亦宜乎!

34.     君子曰:禮樂不可斯須去身。致樂以治心,則易直子諒之心油然生矣。易直子諒之心生則樂,樂則安,安則久,久則天,天則神。天則不言而信,神則不怒而威,致樂以治心者也。致禮以治躬則莊敬,莊敬則嚴威。心中斯須不和不樂,而鄙詐之心入之矣。外貌斯須不莊不敬,而易慢之心入之矣。故樂也者,動於內者也;禮也者,動於外者也。樂極和,禮極順,內和而外順,則民瞻其顏色而弗與爭也;望其容貌,而民不生易僈焉。故德煇動於內,而民莫不承聽;理發諸外,而民莫不承順。故曰:致禮樂之道,舉而錯之,天下無難矣。

35.     樂也者,動於內者也;禮也者,動於外者也。故禮主其減,樂主其盈。禮減而進,以進為文:樂盈而反,以反為文。禮減而不進則銷,樂盈而不反則放;故禮有報而樂有反。禮得其報則樂,樂得其反則安;禮之報,樂之反,其義一也。

36.     夫樂者樂也,人情之所不能免也。樂必發於聲音,形於動靜,人之道也。聲音動靜,性術之變,盡於此矣。故人不耐無樂,樂不耐無形。形而不為道,不耐無亂。先王恥其亂,故制雅頌之聲以道之,使其聲足樂而不流,使其文足論而不息,使其曲直繁瘠廉肉節奏足以感動人之善心而已矣。不使放心邪氣得接焉,是先王立樂之方也。

37.     是故樂在宗廟之中,君臣上下同聽之則莫不和敬;在族長鄉里之中,長幼同聽之則莫不和順;在閨門之內,父子兄弟同聽之則莫不和親。故樂者,審一以定和,比物以飾節;節奏合以成文。所以合和父子君臣,附親萬民也,是先王立樂之方也。故聽其雅頌之聲,志意得廣焉;執其干戚,習其俯仰詘伸,容貌得莊焉;行其綴兆,要其節奏,行列得正焉,進退得齊焉。故樂者,天地之命,中和之紀,人情之所不能免也。

38.     夫樂者,先王之所以飾喜也;軍旅鈇鉞者,先王之所以飾怒也。故先王之喜怒皆得其儕焉。喜則天下和之,怒則暴亂者畏之。先王之道,禮樂可謂盛矣。

39.     子贛見師乙而問焉,曰:賜聞聲歌各有宜也。如賜者,宜何歌也?師乙曰:乙,賤工也,何足以問所宜?請誦其所聞,而吾子自執焉:愛者,宜歌商;溫良而能斷者,宜歌齊。夫歌者,直己而陳德也,動己而天地應焉,四時和焉,星辰理焉,萬物育焉。故商者,五帝之遺聲也。寬而靜柔而正者宜歌頌;廣大而靜疏達而信者宜歌大雅;恭儉而好禮者,宜歌小雅;正直而靜廉而謙者宜歌風;肆直而慈愛,商之遺聲也,商人識之,故謂之商;齊者,三代之遺聲也,齊人識之,故謂之齊。明乎商之音者,臨事而屢斷;明乎齊之音者,見利而讓。臨事而屢斷,勇也;見利而讓,義也。有勇有義,非歌,孰能保此?故歌者,上如抗,下如隊,曲如折,止如槀木,倨中矩,句中鉤,纍纍乎端如貫珠。故歌之為言也,長言之也。說之,故言之;言之不足,故長言之;長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子貢問樂。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德性與音樂為何密不可分?天道的體現!

孔子說甚麼音樂最好?具備善和美的道德含意

2018-09-03 07:17 作者: 宇祥   


凡「音」,乃是生於人心直觀感觸,而「樂」則是通乎倫常大道。

樂記》云:「德者,性之端也;樂者,德之華也」,是說德性是人性內涵的根本,音樂是德性外觀的光華。樂具備修身養性、教化天下、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等意義。古人以樂修身,以樂祭祀天地,其豐富的文化涵載是儒、釋、道三大家傳統文化在樂中的結晶,道法自然,與天地合其德,講求中正平和,以善感化,天人合一,「以己之心會物之神,以達於天地之道」。

樂的起源

關於樂的起源,《樂記》云:

凡「音」,乃是生於人心直觀感觸,而「樂」則是通乎倫常大道。樂音種類很多,有不同的層次,只有合於道的音才能稱為樂,並明確界定說「德音之謂樂」。高層次的樂音是天道的體現,使人在享受音樂的同時,受到道德的薰陶,涵養心性,是入德之門;悖逆天道原則的低級樂音,使人聽後意志頹廢或驕橫,走向墮落。所以《樂記》說:「君子樂得其道,小人樂得其欲。以道制欲,則樂而不亂;以欲忘道,則惑而不樂」、「唯君子為能知樂。」主張音樂應該有益於人的教化,而不是為了刺激感官。因此,對樂音要有所選擇,惟有君子才懂得真正的樂。

音樂的功能

樂具有教化的社會功能。樂之所以能為教,是因為樂的形式最為人民喜聞樂見。樂有音調,有節奏,有強烈的感染力,聞聲而心從,潤物細無聲,「可以善民心,其感人深」,「足以感動人之善心而已矣」。華夏古聖人最為看重人心的教化,因此非常注重音樂,用其善化民眾。在中國古代,天人關係是一切理論問題的出發點和歸宿,聖人有德而且行道,其樂教體現出對天道真理的追求、體悟和對道德正義的彰明。

古時廣義上的「樂」,不僅是單純的音樂,而是詩、樂、舞三位一體的總稱。聖人作樂敬天事神,樂在禮儀中成為溝通人和天地神明的橋樑與紐帶,成為中國古代雅樂的一種典範。《易書》云:「先王以作樂崇德,殷薦之上帝,以配祖考」。如黃帝之樂《咸池》,顓頊之樂《承雲》,堯之樂《大章》,舜之樂《韶樂》。

人們聽其聲,眼觀威儀之禮,行止唯恭,言出必仁,淫邪不入,感到心胸寬廣。因此先聖制禮作樂的目的,不是為了滿足口腹耳目的嗜欲,而是用以教導人民明辨是非真妄,回歸天理正道,做到普天之下互相敬愛,感召上下神祇;聖人使用禮樂時,天地神明都幫他彰明教化,天地欣然和諧,萬物欣欣向榮,達到人神相和的境界。這也是樂的主旨精神之所在!因此說「樂的道理太深奧了」。

孔子尤其看重音樂實施的道德含義,認為音樂的思想性和藝術性是「善」和「美」。孔子觀看《韶樂》時稱讚「盡美矣,又盡善也」,以至於使他「三月不知肉味」。此後,「盡善盡美」不僅成為一句成語,它更成為美學史上關於評論藝術作品內容與形式完美統一的標準。凡合乎仁德者為善,表現平和中庸者為美,聖賢之道及其聖人境界、倫理道德,蘊含在美的旋律中,使道德滲透進音樂,「美」與「善」在這裡已經以一種更高的層次合一了,「善」的內核與「美」的形式已經無須區分了。孔子整理了《詩經》並將其制為琴歌,「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頌》之音」。

子夏談雅樂與溺音的區別。魏文侯問子夏說:「古樂與今樂有甚麼不同?」子夏回答:「古樂是黃帝、堯舜以來,聖賢相傳的雅樂。節奏平和而莊重,富有寓意。樂聲諧和,氣勢寬廣,弦匏笙簧一應管弦樂器都聽拊鼓節制,以擂鼓開始,以鳴金鐃結束,舞姿迅捷且又雅而不俗。《詩經》中說:『肅靜寧定的德音啊,其德行能光照四方,能慈和服眾能擇善而從』。所謂的今樂,有些只能稱之為溺音。表演時行伍雜亂,奸聲濫溺,表現出滿足種種物慾的狂熱,毫無思想內涵可言,完全悖逆於德,不能稱為樂。」


孔子尤其看重音樂實施的道德含義,認為音樂的思想性和藝術性是「善」和「美」。

師曠制止溺音

春秋時晉國的師曠被後人稱為「樂聖」。一次,衛靈公訪晉,令師涓演奏樂曲,剛開始演奏,師曠就急忙制止說:「快停住!這是《清商》,商紂的朝歌北鄙之濫曲,是不祥之音。音樂是來傳播德行的,有害德行的溺音千萬彈不得呀!」晉平公於是向師曠說:「那你演奏一個吉祥的曲子。」

師曠於是演奏了《清征》,但見祥雲縹緲,瑞靄紛紛,有數隻玄鶴飛來展翅起舞。此後,人們常用「玄鶴降雲」來形容音樂的美妙動聽。師曠還創作了《陽春》、《白雪》等清逸迥然、曲高和寡的雅樂,表達君子高潔的志向。

聞樂知德、聞樂知風

春秋時吳國季札來魯國觀賞周朝的禮樂,演出時他並不知道每組詩章的題目,但他卻能心領神會,辨別出十五國風,透析了禮樂之教的深遠蘊涵。如演奏《齊風》時,季札說:「真美呀!好洪亮啊!這是東海表率,大概是姜太公吧?他的國家前途不可限量啊。」演奏《大雅》時,他說:「寬廣呀!聲音多麼和諧。曲折舒緩而本體剛健正直,大概是文王的節操吧?」《韶樂》體悟的是天地之心志,季札觀賞《韶樂》時嘆為觀止:「完美啊,廣大無邊像上天一樣覆蓋一切,像大地一樣承載一切。這是上天的盛德吧?!」

音樂的內容內涵是主要的,演奏者的道德修養是重要的。自古以來的傑出音樂家不僅音樂造詣高深,而且品行高潔。春秋時師文向師襄學琴時,每日靜心體悟音樂表達的意境,不斷完善修養。不久,他開始演奏,首先奏響了屬於金音的商弦,發出南呂樂律(八月律),只覺琴聲挾著涼爽的秋風拂面,草木都要成熟結果了。面對這金黃收穫的秋色,他又撥動了屬於木音的角弦,發出夾鐘樂律(二月律),隨之好像有溫暖的春風緩緩吹來,草木發出嫩芽。接著又奏響了屬於水音的羽弦,發出黃鐘樂律(十一月律),竟使人感到霜雪交加,江河封凍。再往下,他叩響了屬於火音的征弦,發出蕤賓樂律(五月律),又使人彷彿見到了驕陽似火,堅冰消釋。最後,師文又奏響了宮弦總括以上四種音律,頓時感覺四周有南風輕拂,祥雲繚繞,甘露從天而降,清泉於地湧出。音樂藝術之高超,曲所存者不在弦,所志者不在聲,在於「得心應手」,用正心、正念以達到寧靜致遠,心身和一,與天地相和的境界。

古之君子愛樂

中國古代知識分子有喜愛音樂的傳統。如春秋時伯牙彈琴鐘子期善聽的傳說:伯牙鼓琴,意在高山,鐘子期讚道:「美哉洋洋乎志在高山」;意在流水,鐘子期讚道:「美哉湯湯乎志在流水」,樂曲《高山流水》也流傳後世。西漢以後,禮樂文明成為儒家文化的核心,君子禮樂一刻不離自身,即所謂「士無故不撤琴瑟」。三國時嵇康寫的「目送歸鴻,手揮五弦。俯仰自得,遊心太玄」,表達出其對超然玄遠的境界--道的追求。白居易《對琴待月》詩:「玉軫臨風久,金波出霧遲。幽音待清景,唯是我心知」,描繪出人與自然融為一體,表達出一種「物我相知,天人合一」的意境。

藝術的意境和境界,在於使人的思想受到感染而產生共鳴,以正確的審美觀和道德水準,領悟蘊含和昭示的深刻人生哲理及宇宙意義的更高境界,從而實現對天道的領悟而把握永恆。真正的藝術源於偉大的神傳文化。   (來源:看中國)

 

《樂記》最早的一部具有比較完整體系的音樂理論著作,它總結了先秦時期儒家的音樂美學思想,創作於西漢,作者劉德及門人,是西漢成帝時戴聖所輯《禮記》第十九篇的篇名,其豐富的美學思想,對兩多千年來中國古典音樂的發展有著深刻的影響,並在世界音樂思想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 作品名稱_樂記

· 創作年代_西漢

· 作品出處_《禮記》第十九篇

· 文學體裁_

· 作者_劉德及門人

基本概述

《樂記》,中國儒家音樂理論專著。西漢成帝時戴聖所輯《禮記》第十九篇的篇名。

歷史記錄

歷來有兩種說法:

1.《樂記》一書為戰國時期孔子的再傳弟子公孫尼子所作。

2.此書是漢代劉向、劉歆父子校先秦古籍所得。

比較公認的觀點:《樂記》成書于西漢,但其思想資料來源于先秦諸子言樂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