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文公

文選13-31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一、    太子申生;公子重耳,

1.    申生,春秋時代人物,姬姓,晉獻公之嫡長子,齊所生,本是晉國太子(世子)。晉獻公驪姬後,頗愛之,欲立姬之子奚齊即位。驪姬謀陷申生,害申生在曲沃自縊而死。

晉文公 姬重耳 (697-628),晉獻公與族通婚,娶狐姬,生下重耳. 獻公十二年驪姬產下一子,取名奚齊. 二十二年,獻公怒二子不辭而去,認為他們有逆謀,派兵伐重耳逃到翟流亡在外十九年,在62歲時返回晉國榮登君主寶座。

2.    晉獻公之喪_(台灣WiKi)

˙    晉獻公之喪,秦穆公使人公子重耳(2)且曰:「寡人聞之(3)亡國恆於斯得國恆於斯。雖吾子儼然在憂服之中(4)喪亦不可久也(5),時亦不可失也,孺子其圖之(6)!」以告舅犯(7)舅犯曰:「孺子 其辭焉(8)喪人無寶,仁親以為寶(9)父死之謂何?又因以為利,而天下其孰能說之(10)?孺子其辭焉!」公子重耳對客曰:「君惠弔亡臣 重耳(11)身喪父死,不得與於哭泣之哀(12)以為君憂父死之謂何? 或敢有他志(13),以辱君義?」稽顙而不拜(14),哭而起,起而(15)。子 顯以致命於穆公(16),穆公曰:「仁夫,公子重耳!稽顙而不拜,則未為後也(17),故不成拜(18)。哭而起,則愛父也。起而私,則遠利也。」

3.    . 晉獻公之喪 -作品

˙    (1)本節選自《檀弓》下。
  
(2)秦穆公:春秋戰國時諸侯國泰國國君,姓贏,名任好,春秋五霸之
  
(3)寡人:古時君主自稱。這只是使臣代國君講話。
  
(4)吾子:表示親愛的稱呼。儼然:嚴肅的樣子。憂服:憂傷服喪。
  (5)(sang)失位逃亡
  (6)孺子:對年幼者的稱呼。  (7)
名孤堰,重耳的舅舅,字子犯
  (8)辭:推辭,拒絕。  (9)仁親:以仁愛對待親人。
  (10)(shu):誰。說:辯解。  (11)亡:逃亡,流亡。
  (12):參與。  (13);又。敢:豈敢,怎敢。
  (14)
稽顙(ㄐㄧ  ㄙㄤˇ) (qi sang): 古時居父母之喪時跪拜賓客的禮節。拜:拜謝。
  (15)私:私下交談。
  (16)子顯:公子(Zhi)字子顯,是秦穆公派來弔唁的使者。致命:復命, 報。
  (17):指繼承人。  (18)不成拜:只稽顙拜謝。

4.    . 晉獻公之喪 -作品譯文

˙    晉獻公死後,秦穆公派使者向公子重耳弔唁,並且說:「我聽說,亡國常在這時,得到國家也常在這時。雖然你現在莊重地處在憂傷服喪期間,但失位流亡不宜太久,不可失去謀取君位的時機。請你好好考慮一下!」重耳把這些話告訴了舅犯舅犯說道:「你要拒絕他的勸告!流亡在外的人沒有什麼可寶貴的東西,只有把以仁愛對待親人當作寶物。父親去世是怎樣的事啊?利用這種 機會來圖利,天下誰能為你辯解?你還是拒絕了吧!」於是公子重 耳答覆來使說:「貴國國君太仁惠了,派人來為我這個出亡之臣弔唁。我出亡在外,父親去世了,因此不能到靈位去哭泣,表達心中的悲哀,使貴國國君為我擔憂。父親去世是怎樣的事啊?我怎敢有別的念頭,有辱於國君待我的厚義呢?」重耳只是跪下叩頭並不拜謝,哭著站起來,起來之後也不與賓客私下交談。子顯向 秦穆公報告了這些情況,穆公說:「仁義呀,公子重耳!他只跋叩頭而不行拜禮,這是不以繼承君位者自居,所以不行拜禮。哭著起立,是表示敬愛父親。起身後不與賓客私下交談,是貪求私利。」

二、    .

1.    秦穆公三十年(前630年),秦又出兵幫助晉文公圍鄭。鄭老臣燭之武夜從圍城中繩出,見秦穆公說:「鄭國滅亡,於秦不利。晉人這次開拓了東邊的領土,下次就會向西邊的秦國用兵。大君何必損害自己國家的利益,共幫助晉國呢?」秦穆公於是與鄭結盟,留子、逢孫、楊孫戍守,罷兵而還。

2.    秦穆公三十二年(前628年)冬,晉文公死。這時,子從鄭國派人送信回國,說:「鄭人將北門的鑰匙交給了我,如果悄悄地派軍隊來,鄭國就能得到。」秦穆公問蹇叔和百里奚,兩人回答道:「經過幾個國家幾千里路去襲擊別人,很少有成功的。我軍的行動鄭國一定會知道,不能去!」秦穆公說:「我已經決定了,你倆不必再說。」於是派遣百里的兒子孟明視、叔的兒子西術和白乙丙三將帶兵出發。百里奚和蹇叔哭著為軍隊送行,秦穆公很生氣,說:「我出兵,你們卻哭著沮喪我軍的士氣,這是為什麼?」二老答道:「我們並不敢沮喪士氣。只是我們年紀大了,兒子要出征,怕以後再也見不看了!」二老對其兒子說:「你們的軍隊一定會吃敗仗,晉人將山阻擊。」三十三年(前627年)春,秦軍東去,經過成周北門時,車左、車右都脫去頭盔下車致敬,隨即跳上車去的有三百輛戰車的將士。王孫滿看了以後說:「秦軍輕挑而無禮,一定會失敗!」秦軍經過滑國時,鄭國的商人弦高正販了牛準備到周去賣,見秦軍,就將所帶的十二頭牛全部迭給秦軍,說:「聽說大國將要誅滅鄭,鄭君已經作好迎戰的準備,派我先迭十二頭牛犒勞貴軍士卒。」秦軍三位將軍商量道:「鄭國已經知道我軍要去襲擊,去了也沒有用。」於是滅了滑國,往回撤兵。滑是晉國的同姓之國。當時,晉文公還沒有下葬。太子襄公憤怒地說:「秦國欺侮我喪父,乘機攻滅我的同姓之國。」於是, 將喪服染成黑色,出兵在山阻擊,大敗秦軍,將三位秦將全部俘獲。

三、    泰伯素服郊次:左傳公三十三年: 秦伯素服郊次,鄉師而哭,曰:「孤違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孟明,曰:「孤之過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掩大德。」

˙    秦穆公不聽叔的勸告,執意伐鄭,結果在山遭晉國軍隊伏擊,大敗而歸。於是秦穆公出城去安撫敗軍。

˙    孟明秦國將領百里孟明視,姓百里,名視,字孟明,百里奚之子、西(西術,姓,字“西乞”,叔的兒子)、白乙(白乙丙,叔的兒子名“丙”,字“白乙”,姓“蹇”)

1.    秦晉之戰. 公三十三年(西元前627),秦、晉在山發生著名的戰役;後人所以得知這場戰爭始末,則是來自於左傳.秦晉之戰的記載。其中「燭之武退秦師」、「蹇叔哭師」、「弦高師」、「晉敗秦師於殽」諸節,涵戰役的前因後果,以及其間的曲折波瀾,極為有名。於公二十八年晉、楚城之戰,「鄭伯如楚致其師」,因此晉文公邀秦穆公合擊鄭國,且已兵臨城下。此節以「退秦師」為中心,從內容描述中,不僅間接批評鄭文公不懂用人,更顯燭之武有勇有謀,能言善辯,短短百餘字,籠罩秦晉關係現在過去與未來種種得失利害,燭之武的分析,幾乎像是貼心為秦穆公設想,使得穆公利令智昏,埋下秦軍敗戰及未來數百年秦晉交鋒的惡果。

(1)    公三十年九月甲午,晉侯秦伯圍鄭,以其無禮於晉,且貳於楚也晉軍函陵,秦軍南。

(2)    佚之狐言於鄭伯曰:「國危矣,若使燭之武見秦君,師必退。」公從之辭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然鄭亡,子亦有不利焉!」許之,夜而出。

(3)    見秦伯曰:「秦晉圍鄭,鄭既知亡矣若亡鄭有益於君敢以煩執事。越國以遠,君知其難也,焉用亡鄭以陪鄰?鄰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鄭以為東道主,行李之往來,共其乏困,君亦無所害。且君嘗為晉君賜矣,許君焦瑕,朝濟而夕設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晉何厭之有?既東封鄭,又欲肆其西封不闕秦,焉取之?秦以利晉,唯君圖之!」秦伯說,與鄭人盟,使子、逢孫、楊孫戍之,乃還

(4)    犯請擊之。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不仁;失其所,不知;以亂易整武;吾其還也!」亦去之。

2.    蹇叔哭師。此節起筆描述晉文公卒,而「有聲如牛」,卜藉此神道設教,說明晉國對即將到來的戰事有必勝把握;《左傳》作者也藉此暗示戰爭勝負。《左傳》作者常運用此種手法,透過卜之言附會其說,將事件結果預先提示,晉.范寧序《縠梁傳》即說:「左氏而富,其失而。」本文重點則為蹇叔以「勞師以襲遠」、「鄭必知之」、「且行千里,其誰不知」三個理由來分析此次出征的不利因素,但秦穆公並不採納,堅決出兵,呈現出一味貪心、固執,專斷剛愎的昏貌。蹇叔既挨穆公的罵,還得哭送著兒子出征,孤臣無力回天,白髮人送別黑髮人,其無奈痛心可以想知,而全軍覆歿於的預言也更為深刻動。

(1)    三十二年冬,晉文公卒。庚辰,將於曲出絳,柩有聲如牛。卜使大夫拜曰:「君命大事,將有西師過我,擊之,必大捷焉。」

(2)    子自鄭使告於秦,曰:「鄭人使我掌其北門之管,若潛師以來,國可得也。」穆公訪諸叔。蹇叔曰:「以襲遠,非所聞也;師力竭,遠主備之,無乃不可乎?師之所為,鄭必知之;勤而無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誰不知?」公辭焉;召孟明、西、白乙,使出師於東門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見師之出,而不見其入也!」公使謂之曰:「爾何知,中壽,爾墓之木拱矣!」

(3)    叔之子與師,哭而送之,曰:「晉人禦師必於殽,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風雨也。必死是間,余收爾骨焉。秦師遂東

3.    弦高師。秦師入滑。由王孫滿觀察「秦師輕而無禮,必敗」起筆,強調一個稚齡孩兒,與上文一位謀國老臣--叔預言不謀而合,可看出作者密織針脈的匠心。此段並顯了鄭國商人弦高的鮮明形象,描寫他假充使者,鎮靜如恆地犒勞秦軍,爭取時間報信,見義忘利的愛國行為。

(1)    三十三年春,秦師過周北門,左右免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孫滿尚幼,觀之,言於王曰:「秦師輕而無禮,必敗。輕則謀,無禮則脫;入險而脫,又不能謀,能無敗乎?」

(2)    及滑,鄭商人弦高,將市於周;遇之,以乘韋先牛十二犒師,曰:「寡君聞吾子將步師出於敝,敢從者;腆敝,為從者之淹,居則具一日之積,行則備一夕之衛。」且使遽告於鄭

(3)    鄭穆公使視客館,則束載厲兵秣馬矣。使皇武子辭焉,曰:「吾子淹久於敝,唯是脯資牽竭矣。為吾子之將行也,鄭之有原圃,猶秦之有具也;吾子取糜鹿,以,若何?」杞子奔齊,逢孫、楊孫奔宋。孟明曰:「鄭有備矣,不可冀也。攻之不克,圍之繼,吾其還也。」滅滑而還。

4.    晉敗秦師於。從原軫諫起兵擊秦,朝廷和戰雙方攻防,至秦軍果然大敗於,緊接著穆公之女、襄公母文請釋三帥,終於秦伯素服郊次,秦穆公終究表現出有遠見的霸主胸懷。所以晉國的勝利並不令人感到輕鬆愉快,因為那不過是暫時。在記述戰之後,作者補加穆公「不以一掩大德」這一段,意味是雋永深長的。..

(1)    晉原曰:「秦違蹇叔而以貪勤民,天奉我也。奉不可失,敵不可縱;縱敵患生,違天不祥;必伐秦師。」欒枝曰:「未報秦施而伐其師,其為死君乎?」先曰:「秦不哀吾喪,而伐吾同姓,秦則無禮何施之為?吾聞之:一日縱敵,數之患也。謀及子孫,可謂死君乎?」遂發命,姜戎子墨衰絰,梁弘御戎駒為右。夏四月辛巳,敗秦師於崤,獲百里孟明視、西術、白乙丙以歸遂墨以葬文公。晉於是始墨

(2)    請三帥,曰:「彼實構吾二君,君若得而食之,不厭;君何辱討焉?使歸就戮於秦,以逞君之志,若何?」公許之。先朝,問秦囚公曰:「夫人請之,吾舍之矣。」先軫怒曰:「武夫力而拘諸原,婦人暫而免諸國,墮軍實而長寇,亡無日矣!」不顧而。公使陽處父追之,及諸河,則在舟中矣;釋左公命贈孟明。孟明稽首曰:「君之惠,不以鼓,使歸就戮於秦。君之以為,死且不朽;若從君惠而免之,三年將拜君賜。」

(3)    秦伯素服郊次,鄉師而哭,曰:「孤違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孟明,孤之過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掩大德。」

(4)    (三年後,魯文公三年)秦伯伐晉,濟河舟,取王官及郊晉人不出,遂自茅津濟,封屍而還。遂霸西戎,用孟明也。

四、    .

翻譯:
公三十二年冬天,晉文公死了。到了庚辰這天,將移靈停曲沃城由絳城出發,棺木發出像牛的聲音。卜讓大夫下來跪拜說:「國君命令我們軍事大事,將會有西方的軍隊經過我們的邊境,攔擊他們一定大勝。」

子自從鄭國派人告訴秦國說:「鄭國人讓我掌管他們北門的開關;如果暗中發兵而來,那麼鄭國就可以攻下。」秦穆公訪問蹇叔問他的意見;叔說:「勞動軍隊去偷襲遠方國家,這是我沒聽說過的事。因為軍隊勞累力量用盡,加上遠方的軍隊有所防備,恐怕行不通吧?我們秦軍的行動,鄭國一定知道;如果勤勞而無所得,士兵一定有背叛之心,況且行軍千里之遠,誰不知道呢?」秦穆公拒絕叔的建議;招集孟明、西、白乙,讓他們從東門出去。蹇叔哭著來送軍隊說:「孟子,我將看見軍隊出去卻回不來。」秦穆公派了使者對他說:「你懂什麼?如果你活到六十歲就死的話,你墳墓旁的樹木已經有兩手合抱那麼粗了!」叔的兒子在此行軍隊中,哭著送他兒子說:「晉國人在山抵抗。山有兩座山:其中南邊的山,是夏后皋的墓;另外北邊的山,是周文王用來躲避風雨的地方。一定死在兩座山之間,我將去那收取你的屍骨。」秦軍於是向東出發。

 

公三十三年春天,秦軍經過周天子的北門,戰車上左右的士兵脫下頭盔下車步行,走到一半跳上車的有三百輛之多。王孫滿年紀還小,看到這種情形,對周天子說:「秦軍輕佻不守紀律,一定會失敗。因為輕佻就少有計謀,守紀律就會疏略;進入危險的地方做事疏略,又沒有好的計謀,能夠不失敗嗎?」

到了滑國,鄭國商人弦高,將要到周天子都城做生意;遇到秦軍,就先用四張熟牛皮再送十二條牛犒賞秦國軍隊,說:「我們國君聽說您行軍經過我們邊境,派我來慰勞您的部下;我們國家並不富有,為了您部下的停留,居住下來就替你們準備一天的糧米,馬上動身就替你們準備一晚的軍隊來防衛。」同時派人飛快的向鄭國報告。鄭穆公開始偵察的客館,準備好馬車磨利了兵器為好了馬匹。派皇武子去辭退,說:「你們在我國停留很久,只不過是牛羊豬等肉乾用完了。聽說您將要離開我們國家,鄭國有原圃,就像秦國有具一樣,您可以去那抓取麋鹿來食用,好讓我們國家清閒,你覺得怎樣?」子逃到齊國,孫、楊孫逃到宋國。孟明說:「鄭國有所防備,沒有希望攻下。攻打它不能獲勝,包圍它又沒有後援,那還是回去吧。」滅了滑國回去

晉國原說:「秦國不聽叔的勸告因為貪心而勞動百姓,天給我們的機會。天賜的機會不可丟失,敵人不可放走;放走敵人會產生禍患,違背天意;一定要討伐秦國軍隊。」欒枝說:「沒有報答秦國的恩惠,卻討伐他的軍隊,難道因為國君死亡的緣故嗎?」先說:「秦國哀憐我們國家有喪事,卻討伐我們同姓的國家,秦國已經無禮在前,又有什麼恩惠好報答的呢?我聽說:一天放走敵人,會遭來好幾代的禍患。為了後代子孫打算,可說是國君死亡的緣故嗎?」於是發佈命令,馬上號召姜戎的軍隊參戰,晉文公的兒子把白色喪服染黑綁上麻布腰帶,梁弘架軍車,萊駒在右邊。夏天四月辛巳那天,打敗秦國軍隊在山,俘虜了百里孟明視、西術、白乙丙回來。於是穿著染黑的喪服埋葬晉文公。從此開始用黑色做為喪服的顏色。

請求著三帥將領,說:「他們實在是使我們兩國君結怨的人,秦國君主假如抓到他們即使吃了,也不會滿足的;何必您來動手討伐呢?倒不如讓他們回到秦國接受正法,好讓我們秦君滿意滿意,如何?」晉襄公答應了要求。先回來,問秦國俘虜的下落。晉襄公說:「夫人請求,所以我放他們回國了。」先生氣的說:「將士用盡了力量才在戰場上抓到他們,卻因為婦人的三言兩語而放人回國,這樣是毀壞軍隊的實力卻助長敵人的氣勢,我看國家滅亡的日子沒有幾天了!」不顧君臣之禮只吐口水晉襄公派陽處父從後追趕,到了黃河邊,他們已經在船上了。剪下左邊的馬匹用晉襄公的命令要送給孟明;孟明叩頭說:「君臣的恩惠,不把我們處死,讓我們回到秦國接受正法。秦君就算把我們殺了,死了永遠不忘您的恩惠;如果也跟晉君一樣免了我的死刑,三年後,將來拜謝晉君的恩賜。」
秦穆公穿著白衣在郊外等候,向回來的軍隊哭著說:「我不聽叔的勸告,因而使你們受侮辱,這都是我的罪過。」不撤換孟明的職務。「接著說這都是我的過失,大夫有什麼罪呢?況且我不會因為一個小過失而抹煞個人的大功!」

年後,秦穆公伐晉,渡過黃河就把船毀了已示必死決心。攻取王官和郊兩城,晉並未出兵,於是就從茅津渡河,埋葬當年在戰死的將士屍骨,然後收兵,此後秦只得向西發展,稱霸西,這是一直用孟明的緣故。

 

晉國的原(主戰的): "秦國不聽叔的, 貪圖我們的土地, 勞動他的人民來打仗, 這是老天給我們的機會,機會不可失, 敵人不能放過; 放過他們會有後患, 違反天意, 必遭天遣,我們一定要討伐秦國的軍隊". 欒枝(主和的):"我們沒有報答秦國的恩惠,還要討伐他們, 這樣怎麼對得起我們死去的國君呢? (): "秦國不念在我們在國殤期間, 還派兵攻打我們同宗的國家, 這麼無禮的國家,對我們哪還談得上什麼恩惠. 我聽說 : 你放過你的敵人, 會延禍好幾代, 甚至你的子孫都會倒楣, 這才叫對不起死去的國君. 就發動軍隊, 並請求姜戎(邊疆民族)的援軍, 軍隊都帶黑色的孝,並由梁弘(很會開戰車的人)開戰車, (好馬)當馬車的帶頭馬.在辛巳年四月夏天 ,這個地方打敗秦國軍隊, 並活捉了百里孟明視(百里),西術和白乙丙這幾個降將, 就穿著黑色孝服把晉文公葬了, 以後晉國的孝服就是黑色的.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