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經()

文選13-15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研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 n1.1

觀自在菩薩。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略稱《般若心經》或《心經》。 全經有一卷, 260字。屬於《大品般若經》中600卷中的一節。 被認爲是般若經類的提要。該經曾有過七種漢譯本。 較爲有名的是後秦鳩摩羅什所譯的《摩訶般若波羅蜜大明咒經》和唐朝玄奘所譯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般若心經》全名爲《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是唐三藏法師將大藏經的數百冊精髓翻譯而成,由於此經乃群經的精華,故曰《心經》,比喻是群經之心。“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是經名的全稱,意思是:透過根本的、原本的、一切智慧之母的偉大智慧,到達解脱彼岸之心要的經典。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

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

 

 

三界之中、以心為主、欲知妙理、唯在觀心.

天生萬物、惟人最靈、匪人能靈、實心是靈.

一切惟心心最危,範圍天地發光輝,

天心即在人心見,人合天心天弗違。

這點靈光道上來,只因逐妄墮塵埃,

君今要見還鄉路,悟得心經道眼開。

《欲渡苦海,須用經典為舟楫》

一、    心:

1.    這心字,說大就是天地萬類萬象的大樞紐。說小就是萬相萬法的小機關。所以是 _ 天主性 → 性主心 → 心主意 → 意主身 → 身行於外。

2.    故道心的發動,或人心血心的發動,由他作事的偏正,就知道他內堛漱葽N了。由此看來,這心意二字,是非同小可的。由心發就能警其意,意發就能動其身,是為君子之道學。而由身歸於意,由意歸於心,這是小人的行為。

3.    所以君子是以性主心,以心主意,以意主身,這就是由本而推末。小人是以身主其意,以意主其心,這就是由其末而推其本。

4.    .心者,人之本源,一切萬法盡在一心之內;動則無窮無盡,定則不變不移。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心死則性月朗明,心生則慾塵遮蔽;制之一心則止,謀於多事則亂。故收攝其心,歸於一處 → 萬法歸一,一歸於道。

5.    .三點如星象,橫鉤似月斜,披毛從此得,作佛也由他,是也,上天入地,皆在自心所為,非他處所得。故在於閑處,收攝其心;制之一處,事無不辦。

披毛戴角:謂變為禽獸。《景德傳燈錄·阾玨和尚》:“學人不負師機,還免披毛戴角也無?” 明 李贄 《戒眾僧》:“十方顆粒之施難消,必須精進以消之,所謂披毛戴角,酬還信施,豈誑語耶!”

二、  經:

1.     經者,當徑字講。人人必行的一條路途,世人修行之路徑。

2.     試想,心意誰能無有,有其心意,心意一發,當得從這堥哄A方是光明的路途,所以這經,就是入德的一個門戶。有其心,就有其意,這意所發的思想,就向這門戶出入,這才是心意至善的地方。

3.     古時聖賢,遺書留經,費盡千言萬語,無非是盡其心而已,這就是收其心意,而歸其性,求其放心的工夫。

4.     .圓陁陁()光爍爍,這卷真經本在心,自家藏寶不須尋,一心向內覓,休向世間求。

三、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

觀:

 

般:

覺心妙有其所妙.

自:

如如自得。

 

若:

明其大小之理.無所不明。

在:

無所不在,處處皆在.

 

波:

一氣週流,運行人生。

菩:

覺其覺.

 

羅:

一氣週流,浮沉升降,費隱莫測。

薩:

因其因.

 

蜜:

週而復始,川流不息。

行深:

學而時習的功夫。

 

多:

達到至善的地方。

 

1.    觀天之至性,性之至心,心之至意,意之至身,這些曲折,皆是為了明那個地方,所以合天即是明性,性明,自達於心,心明,就達於意,意明,就能明亮全身,這就是明其本,也就明其末。

2.    內觀無慾,外觀無物,這「性光」上至於天,下照萬物,無憂無慮,豈不自在。所以明明德與觀自在,正是相合。

3.    我的心意,能達到明明德的功用,心有所覺,而彼必有所因,彼有所因,也能感我所覺;我心無覺,而彼亦無所因,彼無所因,而我亦無所覺,這不是覺其覺,因其因嗎。

4.    因明德媕Y含有新明的功夫,新民兼善天下;明德新民是一線相連的,由明德而推他人,由己推外,明德fg新明,若明德新民皆能做到,這不是至善的地方嗎,此亦是歸根認 的大路徑。

5.    .自有菩薩,人人皆有,一心清靜,守至靜極,方見自己菩薩,優游自在。若能靜坐回光照,菩薩從來不離身。

6.    .行者,修行也;路徑崎嶇,不修難行;修是修心向道,行是行善歸真。去一切損人利己之心,除一切雜念障道因緣;修行之要,非在口說,亦非足行,全憑心地下功。欲知佛去處,要知本性根,不修不行,不能自到;迷則千山萬水隔,悟則回頭便是家。

7.    .深者,幽微玄妙。損之又損之,以至於無為;放下又放下,如父母未生前。若能放下渾無物,便見靈山佛祖心。

8.    .般若者,妙智慧也。有智之人,外如愚魯,內默安詳;識有生有死,悟無得無失;動則安人利物,靜則入定觀空。

9.    .波羅者,到彼岸。迷者,有生死、墜輪迴,只在此岸;悟者,超生死、脫輪迴,到彼岸。坐禪修道,辦取內功,求見性之法,了生死大事。

10.  .蜜多者,至極也。蜜_虛空妙道;多_諸品眾類。自無始劫來一切習性,說不可盡,修行之人,調伏身心,朝磨暮煉,煉就一片萬劫不壞圓明法性。千思萬慮終成妄,獨守一真道自成。

四、  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時:

學而時習.

 

皆空:

無物所觸.

照:

普照.

 

度:

度過.

五蘊:

色受想行識.

 

一切苦厄:

種種的苦處.

 

1.      五蘊,蘊藏身體,傷損靈性,若能時習照見本來而明德,這五蘊於無形之中就消滅了;也就是為善則惡消,作惡則善沒。

2.      故能使意識觸感清純,即已消化五蘊,成為空空;若五蘊化成空的,這苦厄可從哪裡來,此時達純然天理。

3.      .時者,正見之時。一陽纔動之時,自有無窮消息;無東西南北,無四維上下,無過去未來現在,與大道混然,共歸一時。

4.      .五蘊,因積習而不散,妄認色身是我。色者,罣礙;受者,領納;想者,妄想思慮;行者,心念不停;識者,不分親疏著境物。

5.      .一切境物,見如不見,識如不識,無親無疏,來則應之,去則不思,得識蘊空,自然照見五蘊皆空。若得五蘊空,便出生死界,得免輪迴苦。若得心空苦便無,有何生死有何拘。

五、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舍利子:

人的道心.

 

空:

無形無象.

色:

聲色.

 

不異:

無有分別.

 

1.      舍去後天一切名利,即顯道心。

2.      色不異空,就是空由色生,色由空出,亦假中有真,真中有假,真我在假體媕Y。

3.      清靜經謂:清者濁之源,動者靜之基。故色空沒有甚麼分別,所以色能生空,空能生色,空就是色,色就是空,真空生妙有。

4.      .舍者,屋舍,四大五蘊色身;包藏天地及山河。利子者,舍中本來真靈;不染纖塵鎮大羅。身是氣之宅,心是神之舍,久而神氣散,又是移屋住。

5.      .道性無二,色空一等,應物現形,人皆不識。何物不稟道生,何處不是道化,隨處現形,隨所自在;道不遠人,人自遠之。幻化空身即法身,法身覺了無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桃紅柳綠梅花白,總是東君造化成。

6.      .色空原一種,世人自分別;亦一亦異,亦異亦一;大方無隅,混然一體;聖賢常行平等智,不生分別相。太極散,天地合,三才立,萬有生,隨物流轉,不能歸一。廓然悟空,內外無餘,不見空色,一概平等,有何二也;抱元守一是功夫,地久天長一也無;萬法歸一,即便歸一也是多。

7.      .空在色中,世人難見;色可色,非真色,空可空,非真空;萬靈都因一竅通,真空妙性歸太虛。  (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8.      .色在空外,人被境瞞。見色便見空,無色空不見;內外無分別,如如常自然。

9.      .

10.    天寓乎人,人寓乎天:肉身有靈性,靈性借肉身,因此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11.    做人很重要的是心性,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若心性修的很好,你的面貌、氣質、命運、對人的禮貌全都改變. 相隨心轉,命隨心變.

n      心經的精髓、核心_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

12.    .

六、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受:

由外達內.

 

亦:

.

想:

由內達外.

 

如是:

還是這樣.

 

1.      承上句所說,空色二字,空藏於內,色行於外,即受(我有所受)是由色達於空;想(我有所想)是由空達於色。故此一外一內的分別,就是清與濁之關係。

2.      色發於空,空發於色,有其空色,則有其行識,動念則乖張,安排即不是。

3.      .既無我,則萬法皆無,復歸於空,便能返本還元_萬法歸一、復命歸根;此時言語道斷,心行處滅。若能放下空無物,便向如來藏裡行。

七、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

是諸法:

是一些.

 

空:

無形.

 

 

 

相:

由心生發者曰「相」.

 

1.      能舍去名利,這就是道心的作用。

2.      能看破名利,這心意就無有所思,無思就無慮,因大半思慮皆從心意所發,心意不動,諸法不生。故空其心意,就能空其諸法;心生,法就生;心滅,法就滅;既無心意,諸法無處生,此即舍利之心。

3.      .無我利他,上善若水,隨方就圓。法本無法,形本非形,有形終是假,無相是真人。

4.      .靜坐返照,照見五蘊,有情無情,皆歸空寂,實無所有;忘形忘體,人空法空,自然放下,無修無證,無仙佛可做,無生死可斷;若可修可證,則墮生死界,永劫受沈淪。

5.      .人法皆空心自休,亦無歡喜亦無愁;風平浪靜雲歸去,月照寒江一色秋。

6.      舍利子(修道人)是諸法空相(做任何事,內心不執、不著).

八、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生:

生長.

 

淨:

乾淨.

滅:

消滅.

 

增:

增加.

垢:

污濁.

 

減:

減少.

 

1.      真我,皆是從一所生,人人皆具足,所謂在聖不增,在凡不減,靈性皆由天賦。

2.      然自性雖同一所生發,但因受氣天氣稟所拘,象天的物慾所蔽,因所蔽有薄有厚,這靈光之明暗就不同。所以聖凡之分別,於此可見解。

3.      自性雖一,但於氣於象不一,故是鬼是神,為聖為賢,是全在自己的功夫,自性自度,自修自為。

4.      .有成有壞是事相,「不生不滅」是理性,眾生具足法身真空妙性。

5.      .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寂然不動,感而遂通。若得五蘊皆空,有甚離與不離;水流常不住,青山鎮日閑;任他四大往來奔,月穿潭底水無痕。

6.      .清淨法身,無名無相,不方不圓,「不垢不淨」,如虛空。

7.      .清淨無瑕一法身,如蓮出水不沾塵;分身應現千江水,千月還同一月真。

8.      .混沌虛空之體,沼沼空劫之身,在聖「不增」,在凡「不減」。法身與色身,不必論疏親,靈山會上曾相識,今日因何不認人。

九、  是故空中:

是:

這樣.

 

空中:

真空不動之中.

故:

所以.

 

 

 

 

1.     虛靈不昧的真性,是無聲無臭的。

2.     .妙道真空,清淨本然。真空不掛物,大道不沾塵。

3.     .天地雖大,不能芽空中之核(因不沾地,不著境);陰陽雖妙,不能孵無雄之卵(因內空無物,不能造化);超出三界則陰陽五行不能拘。

十、  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

五蘊:

色受想行識.

 

六賊:

眼耳鼻舌身意.

 

1.      五蘊之生發,皆由眼耳鼻舌身意,故說是六賊。

2.      因五蘊六賊皆隨心生,然我心清靜、無思無慮,這心意能有安身之地,那麼這五蘊六賊又可在何處而生呢?

3.      .六道四生,假名假相;清虛妙道,纖塵不立,行如鳥道(鳥道雖行而不見蹤跡),坐若太虛(真空雖露而不見相)。五蘊俱無便見空,虛靈不昧有神通。

4.      .六根是色身,六識名法相;須忘形忘體,要常應常靜。六根清靜、六塵不染、六識皆空,十八獄空也斷也,則天堂近法身見(ㄒㄧㄢˋ)。悟者志念歸真,迷者著相失本。

十一、   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

色:

淫色.

 

眼:

眼所看到的.

聲:

聲音.

 

意識:

意有所識.

香味:

芬香的氣味.

 

 

 

 

1.      色是心所好,聲是耳所好,香味是口所好,皆是眼耳口的過界。因眼耳口的過界使意識生發而起妄心。

2.      若無此妄心,即是無眼界,無眼界就無意識界。

3.      .揚湯止沸,不如斧底抽薪;萬法皆空福罪無主,自然清淨何須靜坐。締觀心是本來空,是則名為真懺悔;懺則懺其前非,悔則不再重犯;既得諸根斷,何處可生苗。

4.      .眼界淨,意識安,十八界自平安;眼觀心動,著物迷真,四大(一切物相)五蘊(一切事相)無實義,真空妙性方是真。遇境無心眼便明,獨向蓬萊路上行。

十二、   無無明,亦無無明盡:

無:

沒有.

 

盡:

盡頭.

明:

光明.

 

 

 

 

1.      真我與天地同齊,無時不明;即渾然天理,無一時不明,無一刻不亮。

2.      真我猶如日月,是常而不變的一團虛靈,何有盡頭。

3.      .無明是不停的妄念,煩惱皆因無明起。無無明者,萬緣不生;木去火則不灰,人去情則不死。自性內照,三毒即除,地獄等罪,一時消滅,內外明徹,不異西方。

4.      .迷則顛倒妄想,是無明業心;悟則轉凡成聖,是圓明覺性。無明實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雪迷樵子路,雲遮採藥人;轉身些子力,大道坦然寬。

十三、   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無:

無有.

 

死:

形壞.

老:

年大.

 

盡:

盡頭.

 

1.      然真我,無老無少,無死無生,所謂人死則真我不死,即是此意,且至誠不息,永遠的存在。

2.      .修行之人,要忘形忘體,我身既無,有何無明,無明既無,生死亦斷。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三者既悟,惟見於空。

3.      .眾生顛倒,被幻境所惑,習性所牽,隨物流轉,妄心不滅,人我不除,墮落生死。心、佛、眾生,一體同觀,本無差別。太極未判(原一),混然一炁;太極既判(始一),是生兩儀。萬物皆一炁所化,天是道,地是道,人也是道,有情無情,皆受道炁所生,觀梢末則萬彙不等,知根本則一概無殊。

4.      .生則從他生,老則從他老,生老病死,與我何礙。諸行無常一切空,即是如來大圓覺;一輪無影日,端在太虛中,觀空亦是空,生死無由近。

5.      .無老死者,是真空法相,既不著有,亦不滯空,圓陁陁、光爍爍,豈有盡。

十四、  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

苦:

勞碌.

 

智:

智慧.

集:

聚集.

 

得:

有所心得.

滅:

消滅.

 

 

 

 

1.      真我無量,悠然無邊,難描難測,說有則有,說無則無,何來苦集滅道,了然清靜,如如自在。

2.      智有所識,非是真識,智無所得,是為有得;智無所識,方是真智識,智有所得,是為無得。

3.      .身是眾苦之本,心是惡業之根,若能放下身心,便登菩提彼岸。六度萬行,免輪迴;學法無為,見如來。無相乃明真,常寂觀淨盡。﹙如如不動,湛然常寂﹚

4.      .自身尚假,豈有得乎,為化眾生,名為得道。自性清淨,實無一法可得;人我不除,皆墮生死。

參考: 苦、集、滅、道合稱為四聖諦。

  佛陀在波羅奈國的鹿野苑第一次說法時,便向五比丘講解這四諦法,以後在他弘法的四十五年中,不厭其詳地一再為弟子解說,並且勉勵他們努力實踐,以達到大徹大悟,解脫生死的目的 。四諦的內容如下:

  一、苦諦  是闡明一切眾生都是痛苦的。我們的身體,乃至一切事物,全是無常的、會引致痛苦的。《中阿含經》說:『云何苦聖諦?謂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所求不得苦、略五盛陰苦。』

    佛陀要我們深切體會人生就是痛苦這個事實,從而找出解除痛苦的方法。

  二、集諦  又名苦集聖諦。集是積集、生起的意思。集諦便是分析痛苦生起的原因。我們有八苦是基於有無明,它是與生俱來的盲目衝動,能夠障蔽真理,驅使我們盲目地去貪求。上述的無明和貪欲,合稱為惑。如果我們不設法去除無明、克制貪欲,而漫無節制地去追求滿足,作出種種善惡的行為,積集不同的 業力,我們生命便會在業力的牽引下,一期又一期地相續下去--即過去世的苦果。我們便是這樣不斷地起惑、造業、受果報,在六道中不斷輪迴。

  三、滅諦  又名苦滅聖諦。從上文可以理解到,當我們斷除了苦因之後,便不會產生苦果;換言之,就是從生死輪迴轉向解脫,這便是滅諦,又稱為涅槃。
  涅槃意譯為圓寂或寂滅。原始佛教按照解脫的情況,把涅槃劃分為兩種:如果我們依循佛陀所教示的方法去修道,當一切煩惱都完全斷除後,這時,生死輪迴的動力停息了,心靈處於安穩寂靜的境界,但壽命未盡,過去世惑、業所招致的肉體,仍然作為生命的依止,稱為有餘依涅槃。到年老去世的時候,肉體和心靈都得到永遠的解脫,不再在三界中生死輪迴,稱為無餘依涅槃。

  四、道諦  又名苦滅道跡聖諦。道的意思是門徑或實踐的方法,因此道諦是指通向涅槃的門徑或實踐的法。它的內容是能夠使人去惡向善,培養正智的八正道法,我們如果能夠努力修習,到了煩惱淨盡,便可以圓滿地證入涅槃了。

兩重因果
  上述四諦中,集諦是苦因,能招致生死輪的苦果,兩者都是和輪迴有關的,稱為世間因果;道是樂因,能招致清淨涅槃的樂果,這兩者都是和解脫有關的,所以稱為出世間因果。

        四諦作用
  佛陀說四聖諦法,目的是要治癒我們生死輪迴的重病,獲證清淨解脫的涅槃。我們在生死輪迴之中,如同病者;佛陀為我們說法,好比醫生;苦諦是我們的病徵;集諦是我們的病源;道諦是治病的良方;滅諦是病癒的情況。如果我們看了醫生而不服藥的話,那是毫無益處的。因此,在四聖諦中,道諦的八正道法是我們用功的地方。

十五、  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

菩提:

了去一切人空.

 

薩埵:

了得法空.

 

1.     承上而言,言人能了得人法兩空,法既空則空其心,心能空則歸真我,自性有所歸則為返回本來面目。 ﹙人法俱空,名曰妙覺﹚

2.     .得無所得,一體空虛,歸根得旨,方有相應。﹙能廣悟無量空義,不執著胸次學解﹚

十六、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

罣礙:

心有所連牽.

 

 

 

 

1.      然為性之道,能使其活潑流運,一氣運行,這就是明明德的功夫,能達此境界,還有什麼罣礙、什麼思慮。

2.      悟真如妙性 _ 天地即我,我即天地,天地大我亦隨大,日月明我亦隨明;我有一氣,隨天地呼吸,能與天齊,還有什麼罣礙的呢。

3.      .一體同觀,法界通化,無眾生可度,亦無佛可做。依道修行,得大智慧,既有智慧,必登彼岸,而復太虛。

4.      .了得般若波羅蜜,調和種性皆歸一;默默參透一何歸,半夜虛空如白日。

十七、         無罣礙,故無有恐怖:

恐怖:

害怕.

 

 

 

:

想念不斷.

 

礙:

著境不回.

 

1.      我心即能無罣無礙,無思無慮,心空法空,有我而無我,恍恍惚惚,杳杳冥冥,安有恐怖之心。  (杳(一ㄠˇ)又讀(ㄇㄧㄠˇ)深遠;深杳。 寂靜:杳然

2.      .無罣礙者,內外清靜諸緣脫洒,縱橫自在,幻境不能拘。本源自性天真,無去無來。

3.      .霧開日自現,塵盡鏡自明;本來空沒礙,著相自家迷。

4.      .故之一字,圓滿極則、真常之理,不可言說,故曰「故」。無法可說,道本無言,道難說,須當自悟。真常圓滿極則故,坦蕩消遙常獨步。

5.      .心無罣礙,真常圓滿,悟得性空,不被陰陽所拘,不被造化所役;天地莫能拘,鬼神莫能測,有甚麼憂苦可怕,有甚麼生死可佈。去來自在任優游,也無恐怖也無愁。

十八、  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遠離:

隔的遠.

 

究竟:

總然是這樣.(自然而然)

夢想:

心有所觸則有所夢.

 

 

 

涅槃:

根源. 非死也,乃是寂滅,無生無死之謂。

      寂者,寂然不動。滅者,諸法不生。

 

1.     因我心有所觸感生發,則有妄念,無所觸則無顛倒夢想。

2.     遠離其所觸,久而久之,自然歸根復命,超生了死。

3.     . 詩云:來時糊塗去時迷,空在人間走一回,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後我是誰,長大成人方知我,合眼朦朧又是誰,不如不來亦不去,亦無煩惱亦無悲。罣礙無,恐怖絕,自然遠離顛倒夢想。無生無滅,絕思絕慮,一切語言道斷,心行處滅。一拳打破上頭關,翻身直上朝元洞。

4.     .究者:窮究己身,盡是虛假。本無四大,世人皆執有身,迷己逐物,妄將四大六根為實,作種種業,受無量苦,輪迴萬劫,不覺不知,不能解脫。竟者盡也,到這堣@概平等,萬緣頓息,內外無餘。

5.     .湛然常寂,實無生死_識得虛空還一樣;究竟自身原不有,便須放下莫愚痴,涅槃路上無朋伴,大道無人我是誰。

十九、  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

三世:

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即心意.

諸佛:

心生種種之法.

 

依:

遵照.

 

1.      思過去佛是既往而究_則勞其神;存現在佛_則勞其心;夢未來佛_則動其意。若此三種佛皆無有,則諸法也就消滅了。

2.      心生法生,心滅法滅,無法即無心,無心即無法;要去此諸法與三心,當得依遵活潑真常之理,玲瓏清靜之心,實實在在修行,先去三心,而後去諸法。

3.      心與境一致. 無境心空. ƒ無心境滅.

4.      .過去莊嚴劫佛,未來宿星劫佛,現在賢劫佛,更有無窮劫佛,此諸佛皆從修證所得。人身中亦有三世諸佛,因習氣所昧,境物所障,自家迷了,卻不能見。要見三世諸佛麼,[沿河休害渴,把餅莫言饑]_天道金線

5.      .於心無心_過去佛﹔寂然不動_未來佛﹔應現三昧,隨機接物_現在佛。過去未來及現在,近在人身人自昧,千變萬化少人知,混合虛空成一塊。

6.      .修行人須妙智慧,去無始劫來習性,調和成一真之性而登彼岸,若不見性,卒難成就,此句是三世諸佛之母。一切聖果,須當精進及有妙智慧,依般若波羅蜜多法,得無上真正之道,此法親見自性,自悟自信。道本無言,只是教人自修自悟,說真不真,除非自見,見無可見。(不識本心,學法無益)

7.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世人只知隨影轉,不知離影到家鄉﹔若人要躲渾身影,便向無影樹下行。

二十、  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故:

所以是.

 

三藐:

精氣神.

阿:

.

 

三菩提:

三省.

耨:

耕耘.

 

 

 

 

1.      所以耕耘自我的心田,勝於耕莊田萬萬倍,保全自我天良,培精養神,精全則元氣足;元氣足則神而化之,神化而週身,元精、元氣、元神,總歸一體,而歸於本性,自性之週流,以化全身,而總歸於一心。

2.      心者,發而中節,可曰情,由情而發於理,即曰人道,也是本來心之靈妙。心者,即喜怒哀樂未發前,其意難言,難盡其意,故曰三菩提,亦就是覺其心的靈妙,而在不言之中;亦是克己復禮的功夫,故歸其性源,即三菩提之道路。

 

二十一、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

大神咒:

無量之法.

 

大明咒:

上乘之法.

 

1.      自性是無所測量,無所不在,無所不照,無處不有,不知其大小,則不知其量,這就是自在的心;使其恢復本來的明德,達其明,就是所止的地方。

2.      .過去諸佛慈悲,憐憫眾生,以假名引導有情,將善惡報應之事,天堂地獄之說,使人改惡向善,借假歸真,四聖三賢,次第接引。若忽然自悟,自見本性,將超過諸佛位次,直入如來地﹔若不見本性,向外馳求,終不成就。此經,見時無一字,到處放光明﹔既登彼岸歸真道,何須更念薩婆訶。

3.      .若會波羅蜜多,便見是大神咒,此神咒有大神通,人人俱有,不修不見。心有主宰,萬邪難侵﹔神明護門,驅邪立正。此咒,神通並妙用,何處不相隨。

4.      .一點靈光,照徹十方,射透三界﹔一點心燈焰焰生,獨放寒光滿太清﹔若能放下渾無物,依舊心天性月圓。

二十二、  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

無上:

至極無以復加.

等等咒:

言等等諸法,沒有再比上乘法更高的.

 

1.      由上述而知,既能恢復如日月一般光明的明德,如清虛無量一般的自性,這不就是至極無以復加的上乘至精至微的法嗎這等等的法沒有再比上乘法更高的

2.      此咒最上,無有能極者,一切諸法,皆不出於心咒,是無上咒也。

3.      此神咒,無有等齊者,不可說,不可比,說著難信,須是親見此咒。

二十三、  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能除一切苦:

除去一切的苦楚.

 

真實不虛:

天地誠意.

 

1.      能除一切苦,這是大學經典的首要功夫,先格其物慾,然後才能發現真實不虛的誠意,有了真實不虛的誠意,就能隨天地的誠,日月輪轉,四時運行。

2.      .若得見性,有甚苦厄﹔有智慧之人,諦聽大道之言,只究心地,莫去傍求,所謂開池不待月,池成月自來,故修行人心地清淨,自然道生﹔心若無染,自然見性,若得見性,得免輪迴。

3.      .一切諸佛,說此神咒,是真實法語,度脫有情,不是異語,不是謙言。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惟此無相之相,是真實之相﹔有形終是假,無相是真如。

二十四、  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

揭諦揭諦:

(ㄏㄜ)其所誠.

 

 

 

1.      承上而言,能以活潑流運的天然之理,清虛照見的無量之妙,這就是真實真誠。

2.      一誠而化三千,一實而悟性實,一點虛偽也沒有了,誠於內行於外。

3.      .應觀法界性,一切惟心照,善惡存亡總在心。如來有蜜語,迦葉不隱藏﹔常持此咒,鬼神遠離,諸天寂聽常歡喜。此咒不在外不在內,不在中間與內外,在不當離處。

4.      .即說咒曰,十二時中不可忘卻。萬聖千賢在己身,休教昧了本來真﹔因何苦勸重重舉,一翻提起一翻新。

5.      .揭諦者人空,又揭諦者法空﹔人空者教人忘形忘體,法空者教人忘情忘念。人法雙忘萬事休,遠水長天一色秋。

二十五、  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僧:

簡易.

 

婆:

滿.

 

訶:

.

 

1.      達到我至誠不息的心神,運流週遍世界,三千大千,無所不照,無所不滿,神化週流,由爾一念之悟,這天地已在這一念一誠之中。

2.      .波羅揭諦者,到空無所空_徹底淨,到彼岸,須再進,不受生,輪迴斷,生死息。空無所空徹底除,坦然歸去合清虛,自然體道契真如。

3.      .波羅僧揭諦者,是諸佛清淨境界也。仙佛慈愍()眾生,隨機應化,救度群迷,凡聖同居,聖賢莫測。

4.      .菩提是初,薩婆訶是末。修道人須拳拳服膺,日夜為道,慎終如始。道念若還比雜念,成仙作佛已多時。

5.      .忽然悟道,達本性空,即得菩提,超出三界,了無所了,得無所得,蕩然清淨,則到極樂之所受用無盡,故曰薩婆訶。道行徹頭處_水窮山極處,寸草不生時。

二十六、  摩訶般若波羅蜜:

摩:

樞紐.

 

訶:

心機.

 

1.      我心之靈機,達其至誠,與天地同參,天行健自強不息,大則放之六合,卷之藏於密。如此活潑的天然大道,由我身之運流,自然而然而生無為的空法。

2.      .摩呵 _大者,廣無邊際;廣大無邊者,莫過虛空大道。

3.      .虛空境界莫思量,大道清幽理更長;十方無壁落,八面亦無門,大道無邊際,虛空難度量;迎之不見其前,隨之不見其後;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日月雖明,難比其光,乾坤雖大,難得包體;能生萬有而不見其形,徧周沙界而不睹其跡。

4.      .世人不能返本,蓋因錯認色身為己,被六根所瞞,七情所蔽,而自失本真,以致流浪生死。

5.      .法身體若太虛空,性道元來總一同,只因逐妄迷真性,所以輪迴六道中。

6.      .般若 _智慧,正知正解,審察之、修行之;用智慧之力,降伏身心,不令放肆,以習靜定。

7.      .外道 _不究自家生死,好覓他人是非,不親真實道人,愛近虛頭禪客,空談聖人經典,心地全不用功,圖名貪利,我慢高,只說眼下時光,不想腦後之事。

8.      .成道 _窮性命之根元,究生死之大事,制伏身心,收斂神氣,念念在道,息息歸真,一日功成行滿,囟(ㄒㄧㄣˋ)地一聲,透出三界與虛空混為一體,若到此地,造化不能移易,陰陽不能陶鑄,四時不能遷,五行不能役,神鬼不能拘,劫火不能壞,作個逍遙自在物外閑人﹔六座門頭常出入,雖然相近不相親。

9.      .智慧聰明路兩差,聰明枝葉慧根芽,若改愚痴生智慧,多年枯木自開花。

10.    .波羅 _彼岸;此岸者,生死之際;彼岸者,出生死之岸;迷者此岸,悟者彼岸。世人若迷本性,即愚痴顛倒,認四大身相為己;忙忙而不知休息,念念心境不除,生死苦海,去去來來。

11.    .自悟 _棄假修真,窮根究本,常近至人,常親知識,求過岸之舟,覓方便之篙,他人難用力,自渡自家身。

12.    .蜜多 _無極、太極、皇極,「蜜」者和也,「多」者眾法也,極者至高至大。道能包含「萬類」,有情無情,盡在大道之中;人之真性亦同,亦能包藏「萬法」,萬法盡在一性之中。一性譬如蜜,種性(自性眾生相)喻於多,修行人以一性,均和種性,合而為一,故曰蜜多。識得一,萬事畢;萬法歸一;吾道一以貫之。真如性,五行不到處,父母未生前。

 

 法本從心生  還是從心滅  生滅盡由誰  請君自辨別

 既然皆已心  何用他人說  直須自下手  扭出鐵中血

 絨繩驀穿鼻  挽定虛空結  栓在無為柱  不使他顛劣

 莫認賊為子  心法多忘絕  休教他瞞我  一拳先打徹

 觀心亦無心  觀法法亦輟  人牛不見時  碧天清皎潔

 秋月一般圓  彼此難分別

 

*人牛雙泯,理事不存,一真法界,法界一真。此是大圓滿,亦名大涅槃——真常、真樂、真我、真淨。此「牛」亦即六祖之「汝心中必有一物……。」

法達洪州人,七歲出家,常誦法華經;來禮祖師,頭不至地。祖訶曰:「禮不投地,何如不禮?汝心中必有一物,蘊習何事耶?」

 

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經歷之,經歷之,清醒地經歷之,如同一位清醒的人去經歷之,這便是菩薩之道。 故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天佛院遊記_

六祖云:「不識自本心,學法無益。」佛云:「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心者,修道之重點。若明此心,見此本性,則淨土自在,逍遙極樂有望也。

心是萬化之主宰,儒曰:存心。道曰:修心。釋曰:明心。皆不離乎以心為道。但心有道心、人心、血心之分。天有理天、氣天、象天之別。後世不得心傳者,只知道在心中,不知心在何處?或執臟腑氣質之心,以為心者。是以守其心而執相,虛其心而著空,制其心則理欲交馳,聖凡不分,理氣莫辨,無怪勞其心而無成也。

蓋天命之性,人人固有,個個無缺,因拘於氣稟,蔽於物慾,大都有而不知其有。代代祖師,聖聖傳心,即傳其固有之心也。此固有之心即本然之性,本然之性即天之所命。天者人人統體之性,性者人人各具之天也。故孟子曰: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存其心,養其性,所以事天也。天人本自一貫,天統四時,心統四端,天之所具者,人性悉具,特患人不能盡性耳。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