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知德《周易集註》

提要、原序

11HH-00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月 照 千 江

首頁

千 江 月 攝

 

 

【提要】 【原序】 【上下經篇義】 【易經字義】 【周易集註改正分卷圖】【梁山來知德圓圖】

 

簡介

來知德1526年-1604年),字矣鮮,別號瞿塘,梁山人,嘉靖壬子舉人。提要:「萬歷三十年,總督王象乾巡撫郭子章薦授翰林院待詔,知德以老疾辭詔,以所授官至任,事迹具《明史儒林傳》。」

來知德因父母病而辭官未士深居以自學易,六年完全一無所獲,後無師自通,《周易集註》歷29年始成

其自序:「德生去孔子二千餘年,且賦性愚劣,又居地,無人傳授。因父母病,養未,乃取易讀釡山草堂,六年不能窺其毫髪。遂遠客萬縣求溪深山之中,沈潛反復,忘寢忘食有年。思之思之,鬼神通之,數年而悟伏羲文王周公之,又數年而悟文王序卦孔子雜卦,又數年而悟卦變之非。始于隆慶四年庚午,終萬厯二十六年戊戌,二十九年而後成書,正所謂困而知之也。」

《周易集註》專以錯綜(錯卦與綜卦)以及「中」(即互卦)論易象,並以兩錯卦為同一卦,以此而持論:上經只十八卦,下經亦只十八卦。自:「是自孔子沒而易亡已至今日矣,四聖之易,如長夜者二千餘年,其可長歎也哉。」

 

【提要】

臣 等謹案,《周易集註》十六卷,明來知德撰知德,字矣鮮,梁山人,嘉靖壬子舉人。萬歷三十年,總督王象乾巡撫郭子章薦授翰林院待詔,知德以老疾辭詔,以所授官至任,事迹具《明史儒林傳》。

知德自鄉舉之後,卽移居萬縣深[4/118]山中,精思易理。自隆慶庚午至萬歷戊戌,閲二十九年而成此書。其立說專取《繫辭》中錯綜其數以論易象,而以雜卦治之。

錯者,陰陽對錯,如先天圓圖乾錯坤,坎錯離,八卦相錯是也。綜者上一下,如屯蒙之類,本是一卦,在下爲屯,在上爲蒙。載之文王序卦是也。

其論錯有四正錯,有四隅錯論綜有四正綜,有四隅綜;有以正綜隅,有以隅綜正。其論[5/118]卦情之有卦畫之象,有大象之,有中,有錯卦之象,有綜卦之象,有變之,有占中之。其註皆先釋象義、字義,及錯綜義,然後訓本卦本爻正義,皆由心力索,得其端倪,因而參互旁通,自成一說,當時推爲絕學。

然上下經各十八卦,本稅與權之舊說。而所說中,亦卽漢以來互體之法。特知德縱橫推專明斯義較先儒爲詳盡耳。[6/118]其自序乃高自位置,至謂孔子沒後而易亡,二千年有如長夜,豈非伏處村塾,不盡覩遺文祕籍之傳,不盡聞老師宿儒之論。師心自悟,偶有所得,遽夜郎自大哉。故百餘年來信其說者頗多,攻其說者亦不少。然易道淵深,包羅衆象。隨得隙而入,皆能宛轉關通,有所闡發,亦不必盡以支離繁碎斥也

乾隆四十六年九月恭校上

[7/118]官 臣 紀昀 臣陸錫熊 臣孫士毅

總校官 臣陸費墀

心:1.泯滅俗念,使心境寧靜。  2.潛心苦思;專心致志。  © 漢典

 

 

【原序】

乾坤者萬物之男女也,男女者物之乾坤也。故上經首乾坤下經首男女,乾坤男女相爲對待,氣行乎其間,有往有來,有進有退,有常有變,有吉有凶,不可爲典要,此易所由名也。

天地間,莫非男女,則盈天地間,莫非易矣。伏羲男女之形以畫卦,文王繫卦下之辭,又序六十四卦,其中有錯有綜,以明陰陽變化之理。

錯者交錯對待之名,陽左而陰右,陰左而陽右也。綜者高低[10/118]綜之名,陽上而陰下,陰上而陽下也。雖六十四卦止乾、坤、坎、離、大過、、小過、中孚八卦相錯,其餘五十六卦皆相綜而爲二十八卦,並相錯八卦,共三十六卦。如屯、蒙之類,雖屯綜乎離,蒙綜乎坎,本是二卦,然上一下皆二陽四陰之卦,乃一卦也。故孔子《雜卦》曰:「屯見而不失其居,蒙雜而著」是也。故上經止十八卦,下經止十八卦。

周公立爻辭,雖曰兼三才而兩之,故六。亦以陰陽之氣皆極于六,天地間窮上反下,循環無端者不過此六而[11/118]已,此立六爻之意也。孔子見男女有即有數,有數即有理,其中之理神妙莫測,立言不一而足,故所之辭多於前聖。

孔子沒,後儒不知文王、周公立皆藏《序卦》錯綜之中,止以《序卦》爲上下篇之次序,乃將《說卦》執圖求駿。自王弼掃以後,註易諸儒皆以象失其傳,不言其止言其理,而易中取旨遂塵埋于後世。

本朝纂修《易經性理大全》,雖會諸儒衆註成書,然不過以理言之而已,均不知其象,不知文王序卦,不知孔子雜[12/118]卦,不知後儒卦變之非。此四者既不知,則易不得其門而入,不得其門而入,則其註疏之所言者乃門外之粗淺,非門內之奧妙。

是自孔子沒而易亡已至今日矣,四聖之易,如長夜者二千餘年,其可長歎也哉。夫易者象也,也者像也,此孔子之言也。曰像者乃事理之佛近似可以想像者也,非真有實事也,非真有實理也。若以事論,金豈可爲車,玉豈可爲鉉。若以理論,虎尾豈可履,左腹豈可入。易與諸經不同者,全在此。

如《禹謨》[13/118]曰:「惠迪吉,從逆凶。」惟影響是真有此理也。如《泰誓》曰:「惟十有三季春,大會于孟津。」是真有此事也。若易則無此事,無此理,惟有此而已。有則大小、遠近、精粗,千萬徑之理,咸寓乎其中,方可彌綸天地。無則所言者止理而已,何以彌?故象猶鏡也,有鏡則萬物畢照,若舍其鏡,是無鏡而索照矣。不知其,易不可也。

又如以某卦自某卦變者,此虞翻之說也,後儒信而從之。如《訟卦》「剛來而得中」,乃以爲自遯卦來,不知乃綜卦[14/118]也。需訟相綜,乃坎之陽內而得中也。孔子贊其爲天下之至變,正在于此。蓋乾所屬綜乎坤,坎所屬綜乎離,艮所屬綜乎,震所屬綜乎兌。乃伏羲之八卦,一順逆自然之對待也,非文王之安排也。惟需訟相綜,故《雜卦》曰:「需不進也,訟不親也」。若綜大壯,故《雜卦》曰:「大壯則止,遯則退也。」見于孔子《雜卦》傳,昭昭如此,而乃曰「訟自遯來」,失之千里矣。此所以謂四聖之易如長夜者,此也。

生去孔子二千餘年,且賦性愚劣,又居[15/118],無人傳授。因父母病,養未,乃取易讀釡山草堂,六年不能窺其毫髪。遂遠客萬縣求溪深山之中,潛反復,忘寢忘食有年。思之思之,鬼神通之,數年而悟伏羲文王周公之,又數年而悟文王序卦孔子雜卦,又數年而悟卦變之非。始于隆慶四年庚午,終萬厯二十六年戊戌,二十九年而後成書,正所謂困而知之也。

既悟之後,始知易非前聖安排穿鑿,乃造化自然之妙。陰一陽,內之外之,橫之縱之,順之逆之,莫非易也。[16/118]知至精者易也,至變者易也,至神者易也,始知《繫辭》所謂「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錯綜其數,非中爻不備」,「二與四同功」,「三與五同功」數語,及作《說卦》《序卦》《雜卦》于十翼之末。

孔子教後之學易者,亦明白親切,但人自不察,惟篤信諸儒之註,而不留心詳審孔子十翼之言,宜乎長夜至今日也。

既成,乃僭于伏羲文王圓圖之前,新畫圖,以見聖人作易之原。又畫八卦變六十四卦圖,又畫八卦所屬相錯圖,又畫八卦六變自相錯圖,又[17/118]畫八卦次序自相綜圖,又畫八卦所屬自相綜文王序卦正綜圖,又畫八卦四正四隅相綜文王序卦雜綜圖

又發明八卦正位及上下經篇義,並各字義,又發明六十四卦啓蒙,又考定繫辭上下傳,又補定說卦傳以廣八卦之象,又改正集註分卷,又發明孔子十翼其註先訓釋象義字義及錯綜義。後加一圈方訓釋本卦本爻正意

數言前,義理言後。其百家易,諸儒雖不知其,不知序卦雜卦及卦變之非,止言其理,若[18/118]理之中間有不悖于經者,雖一字半句,亦必而集之,名曰:《周易集註》。庶讀易者開卷豁然,可以少窺四聖宗廟百官于萬一矣。

孔子曰:「蓋有不知而作之者」,我無是也。孟子曰:「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聖賢立言不容不自任類如此。 因四聖之易,千載長夜,乃將纂修性理大全,去取于其間,更附以數年所悟之數,以成明時一代之書。是以忘其愚陋,改正先儒註疏僭妄,未論及瞿塘來知德撰本

 

 

【上下經篇義】

上經首乾坤者,陰陽之定位,萬物之男女也,易之數也,對待不移者也

自乾坤,厯屯、蒙、需、訟、師、比、小畜、履十卦,陰陽各三十畫,則六十矣。陽極六,陰極六,至此乾坤變矣。故坤綜乾而為泰,乾綜坤而為否否泰者,乾坤[20/118]上下相綜之卦也。乾坤既迭相否泰,則其間萬物吉凶消長,進退存亡,不可悉紀。自同人以下至大畜無非否泰之相推,無否無泰非易矣。

水火者乾坤所有之物,皆天道也,體也。無水火則乾坤為死物,故必山澤通氣,雷風相薄,而後乾坤之水火可交。、大過者,山澤雷風之卦也有離,大過有坎

上經首乾坤,必乾坤厯否泰,至頤大過,而後終之以坎離。下經首咸者。陰陽之交感物之乾坤也。易之氣也,流行不已者也。自咸[21/118],厯遯、大壯、晉、明夷、家人、睽、蹇、解十卦,陰陽各三十畫,則六十矣。陽極六,陰極六,至此男女變矣。故咸之男女,綜而為損之男女,綜而為益。損益者,男女上下相綜之卦也。男女既迭相損益,則其間萬事吉凶消長,進退存亡,不可悉紀,自夬以下至節,無非損益之相推,無損無益,非易矣。

既濟未濟者,男女所交之事,皆人道也,用也。無既濟未濟,則男女為死物,故必山澤通氣,雷風相薄,而後男女之水火可交中孚、小過者,山澤雷[22/118]之卦也。中孚有離,小過有坎。故下經首咸,必咸厯損益,至中孚小過,而後終之以既濟未濟。

要之天道之體,雖以否泰為主,而未必無人道。人道之用,雖以損益為主,而未必無天道。上下經之篇義蘊蓄,其妙至此。若以卦言之,上經陽八十六,陰九十四,陰多于陽者凡八;下經陽一百有六,陰九十有八,陽多于陰者亦八。上經陰多于陽,下經陽多于陰,皆同八焉。是卦陰陽均平也。若以綜卦兩卦作一卦論之,上經[23/118]十八卦成三十卦,陽五十二,陰五十六,陰多於陽者凡四。下經十八卦成三十四卦,陽五十六,陰五十二,陽多于陰者亦四。上經陰多于陽,下經陽多于陰,皆同四焉,是綜卦之陰陽均平也。上下經之篇義卦爻,其精至此。孔子贊其至精至變至神,厥有由矣。

 

 

【易經字義】

中立,有不拘《說卦》乾馬坤牛,乾首坤腹之類者,有自卦情而立象者,如乾卦本馬而言龍,以乾道變化,龍乃變化之物,故以龍言之。《朱子語錄》:「或問卦之象。朱子曰:便是理會不得,如乾為馬而說龍,如此之類,皆不通。」殊不知以卦情立象也,且荀九家,亦有乾為龍。

如咸卦,艮為少男,兌為少女男女相感之情,莫如年之少者,[26/118]故周公立爻象,曰、曰曰股、曰憧憧、曰脢、曰輔頰舌,一身皆感焉,蓋艮止則感之專,兌悅則應之至,是以四體百,從而上,自舌而下,無往而非感矣,此則以男女相感之至情而立也。

又如豚魚知風,鶴知秋,雞知,三物皆有信,故中孚取之,亦以卦情立也。又如漸取鴻者以鴻至有時,而群有序,不失其時,不失其序,于漸之義為切,且鴻又不再王卦辭女歸之義為切,此亦以卦情立也。

以卦畫之形取者,如剝言[27/118]宅、言牀、言廬者,因五陰在下,列于兩旁,一陽覆于其上,如宅、如牀、如廬,此以畫之形立象也。鼎與小過亦然

有卦體大象之凡陽在上者皆象艮巽,陽在下者皆象震兌,陽在上下者皆離,陰在上下者皆坎。如益離,故言龜;大過坎,故言棟離,故亦言龜也。又如中孚,君子以議獄緩死,亦取噬嗑火雷之意,以中孚大象離,而中爻則雷也。故凡陽在下者動之,在中者陷之象,在上者止之象凡陰在下者入之,在中者[28/118]麗之,在上者說之 []

又有以中者,如漸卦九三,婦孕不育,以中二四合坎中滿也。九五,三歲不孕,以中三五合離中虛也

將錯卦立象者,如履卦言虎,以下卦兌錯艮也。有因綜卦立象者,如井與相綜,巽為市,在困為兌,在井為,則改為矣。有即陰陽而取者,如乾為馬,本也,坎與震皆得乾之一畫,亦言馬。坤為牛,本也,離得坤之一畫,亦言牛,皆其類也。有相因而取者,如革卦九五言虎者,以兌錯[29/118]虎也,上六即以豹言之,豹次虎,故相因而言豹也。故其多是無此事此理,而止立其象,如金車玉鉉之類,金豈可為車,玉豈可為蓋雖無此事此理,而內有此也。

《朱子語錄》:「卦要看得親切,須是兼象看,但象失其傳了。」殊不知聖人立象,有卦情之象,有卦畫之象,有大象之象,有中爻之象,有錯卦之象,有綜卦之象,有爻變之象,有占中之象。正如釋卦名義,有以卦德釋者,有以卦象釋者,有以卦體釋者,有以卦綜釋者,即此意[30/118]也。所以說,擬諸其形容,象其物宜。但形容物宜可擬可象,即是矣。自王弼不知文王序卦之妙,掃除其後儒泥滯說卦,所以說失其傳,而不知未失其傳也。善乎,蔡氏曰:聖人擬諸其形容而立至織至悉,無所不有,所謂其道甚大,百物不廢者,此也。

其在上古,尚此以制器。其在中古,觀此以繫辭。而後世之言易者,乃曰:得意在忘,得忘言,一切指為魚兔蹄,聖人作易,前民用以教天下之意矣。此言蓋有所指而發也。

[31/118]

錯者陰與陽相對也。

與母錯,長男與長女錯,中男與中女錯,少男與少女錯。八卦相錯六十四卦皆不外此錯也。天地造化之理,獨陰獨陽不能生成,故有剛必有柔,有男必有女,所以八卦相錯。八卦既相錯,所以即寓錯之中。如乾錯坤,乾為馬,坤即利牝馬之貞。履卦,兌錯為虎,文王即以虎言之革卦上體乃兌,周公九五,亦以虎言之。又卦,上九純用錯卦師卦[32/118]王三錫命,純用天火同人之錯。皆其證也。又有以中爻之錯言者。如小畜言雲,因中爻離錯坎故也。六四言血者,坎為血也。言者,坎為加憂也。又如卦,九三中坎,爻辭曰「薰心」,坎水安得薰心,以錯離有火煙也。

[子宋切]

綜字之義,即織布帛之綜,或上下,顛之倒之者也。如乾坤坎離四正之卦,則或上下。震四隅之卦,則為兌,艮即為震,其卦名則不同。如屯蒙相綜,[33/118]屯則為雷,在蒙則為山是也。如履小畜相綜,在履則為澤,在小畜則為風是也。如損益相綜,損之六五,即益之六二,特倒轉耳,故其皆十朋之龜。夬姤相綜,夬之九四,即之九三,故其象皆臀无膚。綜卦之妙如此,非山中研窮三十年,安能知之,宜乎諸儒以象失其傳也。然文王序卦有正綜,有雜綜。如乾初,坤逆行,五,與姤相綜,所以姤綜夬,遯綜大壯,否綜泰,觀綜臨,剝綜復,所謂乾坤之正綜也,八卦通是。初與五綜,二與[34/118]四綜,三與上綜,雖一定之數,不容安排,然陽順行而陰逆行,與之相綜,造化之玄妙可見矣。文王之序卦不其神哉。即陽木順行,生死午;陰木逆行,生午死之意。若乾坤所屬尾二卦,晉大有需比之類,乃術家所謂遊魂歸魂,出乾坤之外者,非乾坤五正變,故謂之雜綜。然乾坤水火四正之卦,四正與四正相綜,艮巽震兌隅之卦,四隅與四隅相綜,雖雜亦不雜也。八卦既相綜,所以象即寓綜之中。如噬嗑,利用獄,賁乃相綜[35/118]之卦,亦以獄言之旅豐二卦,亦以獄言者,皆以其相綜也。有以上六下初而綜者,剛自外來而為主內是也。有以二五而綜者,柔得中而上行是也。  {則自外來而為}

蓋易以道陰陽,陰陽之理流行不常,原非死物膠固一定者,故顛之倒之,可上可下者,以其流行不常耳。故讀易者不能悟文王序卦之妙,則易不得其門而入。既不入門,而宮晱~望,則改改井之玄辭,其人天且劓之險語,不知何自而來也。,文王不其繼伏羲而神哉

[36/118]

變者,陽變陰,陰變陽也。如乾卦初變即為姤,是就于本卦變之。宋儒不知王序卦如屯蒙相綜之卦,本是一卦,向上成一卦,向下成一卦,詳見前伏羲文王錯綜圖。如之剛來而得中,乃卦綜也,非卦變也,以為自遯卦變來,非矣。如方是變卦。

變,玄之又玄,妙之又妙,蓋爻一動即變如漸卦,九三以三為夫,以坎中滿為婦孕,及三一變,則陽死成坤,離絕夫位,故有夫征不復之[37/118]既成坤,則並坎中滿,通不見矣,故有婦孕不育之象。又如歸妹,九四中坎月離日,期之也,四一變則純坤,而日月不見矣,故愆期,豈不玄妙。

者,二三四五所合之卦也

《繫辭》第九章,孔子言甚詳矣,大抵錯者陰陽橫相對也,綜者陰陽上下相顛倒也,變者陽變陰陰變陽也,中者陰陽內外相連屬也。周公作爻辭,不過此錯、綜、變、中,四者而已。

如離卦居[38/118],同人曰三歲,未濟曰三年,既濟曰三年,明夷曰三日,皆以本卦三言也,若坎之三歲,困之三歲,解之三品,皆離之錯也。漸之三歲,之三品,皆以中合離也。豐之三歲,以上六變而為離也。即離而諸用四者可知矣。

孔子韋編三絕,陰陽之理,悅心研慮已久,故于圓圖看出錯字,于序卦看出綜字,所以說錯綜其數,又恐後人將序卦一連,不知有錯綜二體,故雜亂其卦,惟令體之卦相連,如乾剛坤柔,比樂師憂是也。又說出中[39/118]宋儒不知乎此,將孔子《繫辭》所居而安者,文王之《序卦》所樂而玩者,周公之爻辭,認序字為卦爻所著事理當然之次第。故自孔子沒,而易已亡至今日矣。

 

【周易集註改正分卷圖】

 

 

右舊分卷,前儒不知文王立序卦之意,止以為上下篇之次序,取其多寡君平,乃以屯附坤,需附蒙,小畜附比,泰附復,謙附大有,隨附豫,噬嗑附觀,剝附頤附大畜,坎附大過,晉附井,震附鼎,深失文王立序卦之意矣。今依孔子雜卦傳改正。

 

【梁山來知德圓圖】

[52/118]聖人作易之原也。理氣象數,陰陽老少,往來進退,常變吉凶皆尚乎其中。孔子易,首章至易簡而天下之理得,及陰一陽之謂道,易有太極,形上下,整篇以至幽贊于神明一章,卒歸于義命,皆不外此圖。

神而明之,一部易經不在四聖,而在我矣。或曰:伏羲文王有圖矣,而復有此圖,何耶?:不然。伏羲有圖,文王之圖不同於伏羲,伏羲之圖差耶。蓋伏羲之圖易之對待,文王之圖易之流行,而之圖不立[53/118]文字,以天地間理氣象數不過如此,此則兼對待、流行主宰之理而圖之也,故圖伏羲文王之前。

[60/118]此文王之易也。易之氣也,流行不已者也。自震而離而兌而坎,春夏秋冬,一氣而已。故文王序卦上一下相綜者,以其流行而不已也。所以下經首咸,咸交感者,流行也。

孔子繫辭「剛柔相摩」一條,蓋本諸此,蓋有對待其氣,運必流行而不已。有流行,其象數必對待而不移。故男女相對待,其氣必相摩盪。若不相摩,則男女乃死物矣。此處安得有先後,故不分先天後天。

 

[65/118]右文王序卦。六十四卦除乾坤坎離大過頤小過中孚八箇卦相錯,其餘五十六卦皆相綜。雖四正之卦如否泰既濟未濟四卦,四隅之卦如歸妹漸隨蠱四卦,比八卦[66/118]可錯可綜,然文王皆以為綜也,故五十六卦止有二十八卦,向上成一卦,向下成一卦,共相錯之卦三十六卦,所以上經分十八卦,下經分十八卦,其相綜自然而然[67/118]妙,亦如伏羲圓圖相錯自然而然之妙,皆不假安排穿鑿,所以孔子贊其為天下之至變者以此。漢儒至宋儒止以為上下篇之次序,不知緊要與圓圖同諸象皆藏[68/118]二圖錯綜之中。惟不知序卦緊要之妙,則易不得其門而入矣。因此將二圖並列之。

[六十四方圓圖、文王序卦圖,可另參閱16易經證釋_16-66-0816-66-14] 大雅講義http://www.jackwts.t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