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雪

列禦寇

06FF-32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天 人 合 一

首頁

物 我 同 體

 

 

 

 

1.       列禦寇之齊,中道而反,遇伯昬瞀人。伯昬瞀人曰:「奚方(道也)而反?」曰:「吾驚焉。」曰:「惡乎驚?」曰:「吾嘗食於十𩝫(同「漿」,謂賣漿家。),而五𩝫先饋。(先饋,謂其敬己。)伯昬瞀人曰:「若是,則汝何為驚已?」曰:「夫內誠不解,形諜成光,以外鎮人心,使人輕乎貴老,而其所[588/626]患。(《合參》:內有實德,固結於中,如冰凍不解,則中不能虛也。。外可間諜而成光采,為人所窺,則外不能泯於無迹也。,猶醃釀也。中不虛而外有迹,則有以鎮於人心,使人視之更重於貴者老者,則所患由此而釀成矣。蓋的然而日章,君子之所患也。人既得而窺,患不自此釀乎?)𩝫人特為食羹之貨,多餘之贏,(《列子》作「無多餘之贏」。)其為利也薄,其為權也輕,而猶若是,而況於萬乘之主乎?(萬乘之欲保其利權,必更切於漿人矣。)身勞於國,而知盡於事,彼將任我以事,而效我以功,吾是以驚。伯昬瞀人曰:「善哉觀乎!汝處己,人將保汝矣!(知以先饋為驚,是善於觀機者。所以存於己者,既有可見,則人將師保奉汝也。)無幾何而往,則戶外之屨滿矣。(求保者多矣。)伯昬瞀人北面而立,敦杖蹙之乎頤,(《循本》:敦音頓,竪也。蹙之乎頤,,以杖柱頤而皮肉皺也。)立有間,不言而出。賓()者以告列子,列子提屨,跣而走,暨乎門,(追及於門。)曰:「先生既來,曾不發藥乎?」曰:「已矣,吾固告汝曰人將保[589/626]汝,果保汝矣。非汝能使人保汝,而汝不能使人無保汝也,而焉用之感豫出異也!(凡人感動悅豫而師保奉之,由在己自表其異也。出,猶表也。)必且有感,搖而本才,又無謂也。(《循本》:才,或作「性」。必且有感,則搖動爾之本性。 ◎按:無謂者,無有言說而潛已動搖也。)與汝游者,又莫汝告也,彼所小言,盡人毒也。(即與汝遊者,亦莫以相告,則所聞者小言耳。小言,所見者小,無深識遠慮之言,適足為養心存神之大患,故盡為人之毒害也。)莫覺莫悟,何相孰也!(《循本》:孰,誰何也。相孰,不知其誰何也。盡人毒而不覺悟,猶觀而不知其誰何,良可怪也,故曰「何相孰」。 ◎按:呂云:孰者,薰蒸而至於成,言不可謂之相成也。則「孰」應作「熟」,古字適用。 ◎又按:「何相孰」句,兩解皆尚牽強。「孰」應當作習熟解。「相孰」者,彼此皆習熟而不察也,「何」則怪之之辭。)巧者勞而智者憂,無能者無所求,飽食而遨遊,汎若不繫之舟,虛而遨遊者也。(呂註:為學者日益,故勞且憂;為道者日損,去知巧而復無能,故泛者不繫之舟,虛而遨遊者也。 ◎按:「虛」字尤為點睛、有味。)

  [(ㄇㄠˋ)𩝫(ㄐㄧㄤ)不解(ㄒㄧㄝˋ)𩐎,䪢 (ㄐㄧ)(ㄐㄩˋ)(ㄒㄧㄢˇ)]

˙     竪:音樹。立也。俗豎字。【說文】从豎。【廣韻】童僕之未冠者曰豎。【史記·酈生傳】沛公罵曰:竪儒。【註】竪,童僕之稱。沛公輕之,以比奴竪,故曰竪儒。()籒文豎。

˙     習熟:1.猶熟悉,熟知。 2.猶慣常。言對某事物看熟聽熟,不以為奇。 3. 通曉。漢.王充《論衡.超奇》:「博覽多聞,學問習熟,則能推類興文。」© 漢典

 

2.     [590/626]鄭人也呻吟裘氏之地。(呻吟,誦讀也。)祇三年而緩為儒,(只三年而儒業成也。)河潤九里,澤及三族,(河潤九里,喻澤及三族,言為儒食祿而澤及宗族也。)使其弟墨。(緩自為儒,而使其弟為墨。)儒墨相與辯,其父助翟,(助墨翟之教。)十年而緩自殺。(爭是非不勝乃至於自殺,人之迷昧,乃至於此。)其父夢之曰:「使而子為墨者予也。闔胡嘗視其良,既為秋柏之實矣?(闔,同「盍」。胡,何不也。《通義》:「闔胡」二句,諸解無味。謂父何不見其成弟之善,如秋之柏,已成材而結實,乃黨弟以致已死乎?十年而怨,其為儒可知矣。)夫造物者之報人也,不報其人而報其人之天。彼故使彼。(此下乃莊子論斷之詞。言造物之因人而施,如報之也。不報以其人力之所可致,而報以其人稟於天所各足。必彼之所當得,故使彼得之。緩弟之為墨,固其弟之天也,而緩乃貪天以為己功乎?)夫人以己為有以異於人以賤其親,齊人之井飲者相捽也。故曰今之世皆緩也。(造物實使彼能墨,而緩以為己功而賤其親。譬穿井者謂己有造井之功而捽飲者,不知泉之出乃天也。今世[591/626]之儒皆賤彼貴我,自以為有異於人者,皆緩之徒也。)自是有德者以不知也,而況有道者乎!古者謂之遁天之刑。(原其所以昧迷如此者,以其有知,故自是而非人也。以是之故,有德者常止於不知,以全其天也,況有道者乎?古者以有知為「遁天倍情」,謂之「遁天之刑」。)聖人安其所安,不安其所不安;眾人安其所不安,不安其所安。(呂註:所安者天也,所不安者人也。 ◎《循本》:此數與足上意。緩蓋不安者也。)

(2.1)莊子曰:「知道易,勿言難。知而不言,所以之天也;知而言之,所以之人也;古之人,天而不人。(呂註:之天、之人之分,此無為謂所以云「狂屈似之」,知與黃帝「終不近也」。)   [(ㄉㄧˊ)(ㄗㄨˊ)]

˙     遁天之刑:謂違背自然規律所受的刑罰。 【示例】“死底境地為生者所不知,所以畏懼,不知生是‘天刑’,故如《養生主》所說,死是‘∼’,是‘呼之縣解’”。 ◎許地山《道教史》第四章

˙     遁天倍情:1.亦作"遯天倍情" 2.謂違背天然之性而加添流俗之情。一說,違背天性與真情。倍,通""  【出處】《莊子·養生主》:“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古者謂之遁天之刑。”成玄英疏:“言逃遁天理,倍加俗情。” 【示例】棄惇德而染澆風,∼,忘其所受,其不漸摩而與漢物化者寡矣。 ◎嚴復《原強》。  _澆風:浮薄的社會風氣。

˙     嚴復:人名。(西元18531921原名宗光,字又陵,後改名復,字幾道,清侯官(今福建省林森縣)人。同治間,留學于英國格林尼次海軍大學,歸國後歷任北洋水師學堂總辦、京師大學堂編譯局總辦等。民國初年,曾任北京大學校長,致力於西洋學術思想的介紹。譯書甚多,著名的有赫胥黎的《天演論》、亞丹斯密的《原富》、孟德斯鳩的《法意》、穆勒的《名學》、斯賓塞的《群學肄言》等

 

3.     朱泙漫學屠龍於支離益,單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無所用其巧。(呂註:龍之為物,其變化有似乎聖知,屠則絕棄之。謂單千金,空其所有也。無所用其巧,則亦無所事於絕棄矣。此之天之全者也。)

(3.1)聖人以必不必,故無兵;眾人以不必必之,故多兵;順於兵,故行有求。兵,恃之則亡。(《筆乘》:兵非[592/626]戈矛之謂,喜怒之戰於胸中者是也。《庚桑子》曰:「懷恚未發,兵也。」呂註:兵莫憯乎志,鏌鋣為下。聖人之才,立之斯立,道之斯行,可必也;然而未嘗必之,歸之天而已。則不為不得志之所傷,故無兵。眾人反此,故多兵。 ◎多兵,則順於兵而外求,故曰「行有求」。若恃兵而求之不已,則真性盡亡矣。)

(3.2)小夫之知,不離苞苴竿牘,敝精神乎蹇淺,而欲兼濟道物,太一形虛。若是者,迷惑于宇宙,形累不知太初。(《合參》:苞苴所以饋遺。竿牘,簡牘也。所以通書問。小夫之知,不離問遺之俗情,則是疲敝精神,以役蹇滯粗淺之末務,而欲兼濟乎道與物,太一乎形與虛,亦妄甚矣。若是者,既迷惑於宇宙,不免為形所累,不知有太初矣。此處「太一」與常言太一、太初不同,其句法,「太一」與「兼濟」對,「形虛」與「道物」對。太一猶言極均平之,合形上形下而一之也。)彼至人者,歸精神乎無始而甘冥乎無何有之鄉。水流乎無形,發泄乎太清。悲哉乎!汝為知在毫毛,而不知大寧!(《循本》:甘冥,即酣眠。水流乎無形,發泄乎太清,言至人如水之無心,所以濟道與物,而一形與虛也。知在毫毛。小知也。 ◎按:大寧者,與物相安於無事,不敝其精神也。)

  [(ㄆㄧㄥˊ),音平(ㄏㄨㄟˋ)(ㄐㄩ)(ㄉㄨˊ)形累(ㄌㄟˋ)(ㄓˋ)]

˙     苞苴竿牘:苞苴:蒲包,指贈送的禮物,引申為賄賂;竿牘:竹簡為書,指書信,這堹S指請托信。指攜著禮物帶著書信,去探訪人。指行賄請托。

˙     蹇淺:猶言鄙陋淺薄。《莊子·列禦寇》:“小夫之知,不離苞苴竿牘,敝精神乎蹇淺。” 成玄英 疏:“好為遺問,徇於小務,可謂勞精神於跛蹇淺薄之事,不能遊虛涉遠矣。” 宋 曾鞏 《謝中書舍人表》:“敷導訓辭,懼空疏之難強;追參諷議,憂蹇淺之易窮。”   © 汉典

˙     書問:書信;音問。

˙     兼濟:指使天下民眾、萬物咸受惠益。 《隋書.卷一.高祖紀上》:「然則前帝后王,俱在兼濟,立功立事,爵賞仍行。」 唐.韓愈〈爭臣論〉:「得其道不敢獨善其身,而必以兼濟天下也。」

 

4.     [593/626]宋人有曹商者,為宋王使秦。其往也,得車數乘;王說()之,益車百乘。反於宋,見莊子曰:「夫處窮閭阨巷,困窘織屨,槁項黃馘者,之所短也;一悟萬乘之主而從車百乘者,商之所長也。(《循本》:槁項者,項枯槁無肉。黃馘者,耳黃悴消削,如被馘然。)莊子曰:「秦王有病召醫,破癕潰痤者得車一乘,(《循本》:痤亦癕類。)舐痔者得車五乘,所治癒下,得車愈多。子豈治其痔邪,何得車之多也?子行矣!  

   [(ㄌㄩˊ)(ㄍㄨㄛˊ),音國(ㄘㄨㄛˊ)(ㄕˋ);;]()

˙     馘:1. 音蟈。【玉篇】截耳也。【說文】軍戰斷耳也。【詩·大雅】攸馘安安。【註】軍法,獲而不服,則殺而獻其左耳。【禮·王制】以訊馘告。【註】訊是生者,馘是死而截耳者。【爾雅·釋詁】馘,獲也。【註】今以獲賊耳爲馘。   2. 音洫。面也。【莊子·列禦𡨥】槁項黃馘。 【說文】本作聝。【字林】截耳則作耳旁,獻首則作首旁。   3.『說文解字注』 聝或从𩠐今經傳中多从首。   © 汉典

 

5.     魯哀公問乎顏闔曰:「吾以仲尼為貞幹,國其有瘳乎?(舊註:貞楨通。《詩》云「維周之楨」,猶云棟樑也。)曰:「殆哉圾乎仲尼!方且飾羽而畫,從事華辭,以支為旨,忍性以視民而不知不信,受乎心,宰乎神,夫何足以上民!(道法自然,如鵠之不日浴而白。今仲尼方且有聖知為之累,則是欲飾羽而畫也。羽者,天[594/626]質自然;畫者,人為之巧。猶從事華辭,紛紛文誥,以支離矯偽之道,為精微之妙旨。不循性命之情,而強民以從我之仁義。是忍其性之偽以示民,民雖拘於文法而從之,究竟無由知其所以然,而信其果當然也。若然者,不能忘心而受乎心,不能體神而宰乎神,此其道何足以上民哉?視,猶示也。)彼宜汝與?予頤與?誤而可矣。(彼指仲尼,汝謂哀公。頤,謂頤養也。言彼仲尼之道若與相宜,但繼粟繼肉,以頤養之則雖誤糜廩祿,而不至盡誤眾民,猶之可矣。)今使民離實學偽,非所以視民也,為後世慮,不若休之。難治也。(今使民盡離其性之本真,而習於後起之偽,非所以示法於一世之民也,且開後世無窮之患矣。若為後世慮,不如休之而不用。用之治民,實難治也。)   [(ㄔㄡ)(ㄐㄧˊ)(ㄏㄨˊ)]

˙     貞幹_1.《易·幹》:“貞者,事之幹也。” 孔穎達 疏:“言天能以中正之氣,成就萬物,使物皆得幹濟。”因以“貞幹”喻支柱,骨幹。亦指能負重任、成大事的賢才。《莊子·列禦寇》:“ 魯哀公 問乎 顏闔 曰:‘吾以 仲尼 為貞幹,國其有瘳乎!’” 王先謙 集解引 宣穎 曰:“貞,同楨。” 漢 王充 《論衡·語增》:“夫三公鼎足之臣,王者之貞幹也。” 唐 權德輿 《送商州崔判官序》:“今二千石以宗室貞幹,自中台郎出守,首辟 博陵 崔君 。” 明 文征明 《鄉里祭沉都憲文》:“國失貞幹,鄉無老成。”

2. 忠貞幹練;賢能。 晉 袁宏 《後漢紀·桓帝紀上》:“太尉 喬 曰:‘古之明君,皆以用賢賞罰為務;失國之主,其朝豈無貞幹之臣,典誥之篇哉?’”《晉書·謝琰傳》:“ 琰 字 瑗度 ,弱冠,以貞幹稱,美風姿。” 元 王惲 《凝寂大師衛輝路道教都提點張公墓碣銘》:“ 貞常真人 以師貞幹有節,命知宮事。”

3. 指經冬不凋、質地堅致的竹、木。 三國 吳 楊泉 《織機賦》:“貞幹修梓,名匠騁工。” 元 虞集 《大龍翔集慶寺正殿小上樑文》:“上棟下宇,方締構於良工;細桷大杗,並具材於貞幹。”

4. 借指強壯的體魄。   © 漢典

 

6.     施於人而不忘,非天布也。商賈不齒,雖以事齒之,神者弗齒。(凡為治之道,苟施於人而有其迹,使之執守不忘者,非天然之布化也,乃習於人偽耳。譬之四民,商賈有心求利,逐末尚詐,不得與士齒,即或偶以事齒之,不過貌與周旋,士之存乎神明者,終不屑與之齒也。離實學偽之治,豈足為乎?)

7.     為外刑者,金與木也;為內刑者,動與過也。(刑人之體者,外刑也,金則有刀鋸、斧鉞、,木則為捶楚、桎梏。刑人之心[595/626]者,內刑也,動則為方寸之擾,過則為神明之疚。)宵人之離外刑者,金木訊之;離內刑者,陰陽食之。(宵即「小」,古字通用。小人而罹外刑,則難逃乎金木;罹內刑,則動與過既以自殘,陰陽之氣亦因之乘舛而為害,故陰陽食之。)夫免乎外內之刑者,唯眞人能之。(呂註:唯真人寂然無為,內外之刑安能累哉? ◎按:無為則不動,無過所以免內外之刑,治之上者也。)   [原影本為「乘舛」或應作「」。]

˙     捶楚:一種用木杖鞭打的古代刑罰。唐.韓愈〈八月十五夜贈張功曹〉詩:「判司卑官不堪說,未免捶楚塵埃間。」唐.蔣防《霍小玉傳》:「爾後往往暴加捶楚,備諸毒虐,竟訟於公庭而遣之。」也作「棰楚」、「箠楚」。   © 漢典

˙     (ㄔㄨㄢˇ)1.不齊。《文選.潘嶽.西征賦》:「人度量之乖舛,何相越之遼迥。」   1.不順利。唐.陳子昂〈為蘇令本與岑內史啟〉:「雖命途乖舛,良或甘心。」  1. 謬誤、差錯。北齊.顏之推《顏氏家訓.勉學》:「至於文字,忽不經懷,己身姓名,或多乖舛,縱得不誤,亦未知所由。」

˙     遼迥:是指遙遠。

 

8.       孔子曰:「凡人心險於山川,難於知天;天猶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人者厚貌深情。故有貌愿而益。有長若不肖,有順懁而達,有堅而縵,有緩而釬。故其就義若渴者,其去義若熱。(舊註:有外若謹愿而內實盈溢者,有內偏長而外若不肖者,有巽順、懁急而能相達者,有外若堅持而內反縵繞者,有外若和緩而內實釬急者。人之情貌,內外相反不易測如此,故察之不可一塗。)故君子遠使之而觀其忠,近使之而觀其敬,(遠則易欺,故可驗其忠。近則易狎,故可觀其敬。)煩使之而觀其能,卒()然問焉而觀其知,(能治煩劇,則有能可[596/626]知。能應倉卒,則有智可知。)急與之期而觀其信,委之以財而觀其仁,(急於踐約,信也。不忍欺心,仁也。)告之以危而觀其節,醉之以酒而觀其則,雜之以處而觀其色。(處紛雜之場而神不擾,則色之根心而生者可知。)九徵至,不肖人得矣。(按此段詳言觀人之法,見人違其天則情偽百出,不可以一途測也。)

  [(ㄏㄨㄢˊ)(ㄇㄢˋ),通「慢」(ㄏㄢˋ),音悍(ㄘㄨˋ)觀其知(ㄓˋ)]

˙     懁:《玉篇·心部》:「,心急也。」 『說文解字注』_()也。獧下曰。一曰急也。此與義音同。論語狷、孟子作獧。其實當作懁。 [(ㄐㄧˊ)【集韻】急本字。]  © 汉典

˙     釬:通“悍”。躁急。《莊子·列禦寇》:“人者,厚貌深情,故有貌願而益,有長若不肖,有順懁而達,有堅而縵,有緩而釬。”

˙     謹愿:謹慎;誠實。_謹願自守

 

9.     正考父一命而傴,再命而僂,三命而俯,循牆而走,孰敢不軌!(正考父,孔子十世祖也,事見《春秋傳》。孰敢不軌,言謙恭之至,自循法度。)如而夫者,一命而呂鉅,再命而於車上儛,三命而名諸父,孰協唐許!(《循本》:而夫,指世俗之人。呂鉅,驕矜貌。車上儛,乘車而軒舞也。名諸父,呼諸父之名也。唐許,陶唐時許由也。許由讓天下而不受,豈以爵祿自驕?孰協,誰能如之也?)

(9.1)賊莫大乎德有心而心有睫,及其有睫也而內視,內視而敗矣。(呂註:不識不知,順帝之則。毀則,為賊矣。德有心而心有眼,知識具而敗其則,賊莫大於是。內視則所謂賊也。 ◎按:人之所得者有心,而心若有所見,是有睫也。有所見而內視乎心,必強心以[597/626]從所見,心之本體由此而失,豈不敗乎?)

(9.2)凶德有五,中德為首。何謂中德?中德也者,有以自好也而其所不為者也。(《循本》:耳目鼻口心五者之欲皆凶德,而心主其中,心之欲尤為凶德之首。凡自好而眥人之不為我所為者,即是凶德。)

(9.3)窮有八級,達有三必,(二句總提,下乃分疏。)形有六府。美髯長大壯麗勇敢,八者俱過人也,因以是窮。(《循本》:美髯長大為一,壯麗勇敢為一。如知襄子美髯長大則賢,射御足力則賢,亦是二事,並六府為八。以八者之所能為過人,因以是窮。此申言「窮有八極」也。)緣循偃佒困畏不若人,三者俱通達。(《循本》:緣循者,順其自然。偃佒者,偃仰自在。困畏不若人者,困抑畏怯,自處於不如人。三者不求通而自通。此申言「達有三必」也。)知慧外通,勇動多怨,仁義多責。達生之情者傀,達於知者肖;達大命者隨,達小命者遭。(《循本》:此七句又綴上「通達」字論之。知慧外通者,勇動則多招怨,仁義則多招責,唯達有生之情者,能傀偉自在。達於知者雖未及此,亦克肖似,即「踐形唯肖」之「肖」。達天命之大者,動與天隨。達天命之小者雖不及此,亦能安其所遭。言所謂通達[598/626]者,非事乎其外也。 ◎按:諸解俱蒙混,唯《循本》字字熨貼,羅氏說《莊》實高出諸家之上,故茲編引用為多。)

  [(ㄩˇ)自好(ㄏㄠˋ)(ㄆㄧˇ)(ㄅ一ˋ)(ㄖㄢˊ)(ㄔㄤˊ)(ㄧㄤ),音央(ㄓㄨㄟˋ)]

˙    緣循偃佒困畏不若人,三者俱通達:因循順應、俯仰隨人、困厄怯弱而又態度謙下,三種情況都能遇事通達。

˙    達生之情者傀,達於知者肖;達大命者隨,達小命者_通曉生命實情的人心胸開闊,通曉真知的人內心虛空豁達,通曉長壽之道的人隨順自然,通曉壽命短暫之理的人也能隨遇而安。

˙    傀偉:奇特壯大的樣子。如:「這篇文章,氣勢傀偉,用字精煉,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

˙    陶唐:古帝名。即唐堯。帝嚳之子﹐姓伊祁﹐名放勳。初封于陶﹐後徙于唐。 2.古部族名。 3.陶唐為古代傳說中的聖主﹐後指稱賢明的帝王。 4.指陶唐之世。 5.借指開明盛世。 6.指《擊壤歌》。 7.借指中國。

˙    五帝_我國上古傳說中的五位聖王。因出自傳說,故說法不盡相同,較主要者為:(1) 黃帝、顓頊、帝嚳、堯、舜。

˙    少昊:上古五帝之一。黃帝之子,嫘祖所生,名摯,修太昊之法,故稱為「少昊」。以金德王,故也稱為「金天氏」。都於曲阜,在位八十四年。

˙    顓頊:(西元前25132435)傳說中的上古帝王。黃帝之孫,年十歲,佐少昊,二十即帝位,在位七十八年

˙    帝嚳:古帝名。生卒年不詳。黃帝曾孫,名夋,年十五佐顓頊,受封于辛,後代顓頊為王,號高辛氏,都於亳,在位七十年。

     正考父是宋閔公長子弗父何的曾孫,曾輔佐過宋戴公、宋武公、宋宣公,地位很高,行為十分檢點。在家廟的鼎上鑄下銘訓:一命而僂,再命而傴,三命而俯。循牆而走,亦莫餘敢侮。饘於是,粥於是,以糊餘口

(1)“饘粥以糊口孟僖子知其後必有達人。(饘、粥:稀粥、稠粥。孟僖子:春秋時魯國大夫仲孫貗。其後,指正考父的後代。達,顯達)——·司馬光《訓儉示康》

(2)正考父生子孔父嘉、宣靖(後世為鄒姓)。孔父嘉為宋國大司馬,後為太宰華督所害。孔父嘉之子木金父為避禍而遷居魯國。木金父生祁父,祁父生防叔,防叔生伯夏,伯夏生叔梁紇,叔梁紇生孔子。正考父是孔姓鄒姓(子姓鄒)的共同先祖

正考父_  1世孫(兒子)孔父嘉  2世孫(孫子) 木金父  3世孫(曾孫) 祁父

4世孫(玄孫)孔防叔  5世孫伯夏  6世孫叔梁紇  7世孫孔子(名孔丘,字仲尼)

8世孫孔鯉  9世孫孔伋 

 

10.   人有見宋王者,錫車十乘,以其十乘驕莊子。(《口義》:驕穉,矜己而孩視人也。)莊子曰:「河上有家貧,恃緯蕭而食者。(緯,也。蕭,蘆荻也。恃纖蘆為箔以自食。)其子沒於淵,得千金之珠。其父謂其子曰:『取石來鍛之!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淵而驪龍頷下,子能得珠者,必遭其睡也。使驪龍而寤,子尚奚微之有哉!』(鍛,搥碎之也。驪龍,黑龍也。奚為之有,言殘食無餘也。)今宋國之深,非直九重之淵也;宋王之猛,非直驪龍也;子能得車者,必遭其睡也。使宋王而寤,子為𩐎粉夫!(世之竊祿者,大率類此,其亦危矣哉!)

  [(ㄓˋ)(ㄌㄧˊ)(ㄏㄢˋ)(ㄨˋ)𩐎 (ㄐㄧ)]

˙     緯蕭:編織蒿草。蕭,蒿類,可以織為簾箔。語出《莊子.列禦寇》:"河上有家貧恃緯蕭而食者,其子沒於淵,得千金之珠。"郭慶藩集釋:"蕭,蒿也,織緝蒿為薄簾也。"後用為安貧或安貧樂道的典故。

 

11.  或聘於莊子。莊子應其使曰:「子見夫犧牛乎?衣以文繡,食以芻菽叔,及其牽而入於廟,雖欲為孤犢,其可得乎!(莊子入於[599/626]不死不生,非畏死也,陷溺於富貴而死,則死非不死矣。)   [(一ˋ)(ㄙˋ)]

 

12.  莊子將死,弟子欲厚葬之。莊子曰:「吾以天地為棺槨,以日月為連璧,星辰為珠璣,萬物為齎送。吾葬具豈不備邪?何以加此!弟子曰:「吾恐烏鳶之食夫子也。莊子曰:「在上為烏鳶食,在下為螻蟻食,奪彼於此,何其偏也!

(12.1)以不平平,其平也不平;以不徵徵,其徵也不徵。(以意為予奪,則心有偏者。惟無心則平而有徵,譬之水焉,莫動則平,故可以為準而皆平。瞻彼闋者,唯虛生白,故可以鑒物而有徵。若心有偏主,則不平矣;以不平者為平,則其平也非平。心不虛空,則不徵矣;以不徵為徵,則其徵也非徵。甚矣,意見之下不可執!而有心者即已失其常心也。)明者唯為之使,神者徵之。夫明之不勝神也久矣,而愚者恃其所見入於人,其功外也,不亦悲乎!(知有予奪,亦人心之明也。而有知之明,不免逐物而為所使,不若如神之氣,可以坐照而徵之也。明之不勝神久矣,而愚者莫知所謂神,獨恃所見以入[600/626]於人,則用功於外,無望乎其人而天矣,豈不悲哉!)

  [(ㄍㄨㄛˇ)(ㄐㄧ)(ㄩㄢ)(ㄌㄡˊ)(ㄑㄩㄝˋ)]

˙     闋:又空也。【莊子·人閒世】瞻彼闋者,虛室生白。【註】闋,空也。室比喻心,心能空虛,則純白獨生也。

˙     坐照:1.猶寂照。謂通過禪定止息妄念,觀照正理。  1. 猶內觀。道家謂通過內觀,以心印道,以道印心,觀照正理。   © 漢典

.

 

 

參考:

 

 

《正考父鼎銘》

正考父鼎銘原文】隹月初吉。正考父作文王寶鄭鼎。其萬年無強。子孫永寶用享。(拓本)一命而僂。再命而傴。三命而俯。循牆而走。亦莫餘敢侮。饘於是。鬻於是。以糊余口(左傳昭七年)

【啟示】正考父,春秋時期宋國的上卿。史書記載正考父恭儉從政的故事,現在讀來仍然讓人感觸頗多。

正考父貴為帝室之胄,且博學多才,文武兼備,德高望重,深受宋國幾代國君倚重,官拜上卿,卻是個謙謙君子,為人處世甚是恭謹低調,平和有加,儉樸至極。是其官微權輕嗎?這個上卿又是個什麼樣的官呢?那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朝廷重臣,相當於古時的丞相、宰相。正考父的美名和故事,《史記·孔子世家》《左傳》等典籍均有記載。《孔子世家》載:正考父佐戴、武、宣,三命茲益恭。

故其鼎銘曰:一命而僂,再命而傴,三命而俯。循牆而走,亦莫餘敢侮。饘於是,粥於是,以糊餘口。其恭儉也如此。

其意是說,正考父作為上卿,曾先後輔佐戴公、武公、宣公三個國君,三次任命,他一次比一次恭謹。為了惕厲自儆,為了教訓子孫,他特意在家廟鑄鼎銘文。銘文為:我曾經三次被國君任命為上卿,每一次都是誠惶誠恐。第一次我是彎腰受命,第二次我是鞠躬受命,第三次我是俯下身子受命。平時我總是順著牆根兒走路,生怕別人說我傲慢。儘管是這樣,但也沒有人看不起我或膽敢欺侮我。不論是煮稠粥還是熬稀粥,我都是在這一個鼎堙A只要能糊口度日就滿足了。他的恭謙節儉竟然到了如此之地步!

銘文共計31個字,其中一個字,一個字,一個字,三個漢語動詞何其生動形象!從字面意義上講,傴恭於僂,俯更恭於傴。作為幾朝元老,正考父不但沒有居功自傲,玩弄權術,借機攫財,淫奢糜費,反而越來越謙恭節儉了。可謂是終身守節不逾,官品、人品均堪稱高潔!  (頭條百科)

 

(ㄙˋ):古同說文】籀文四字。【集韻】關東謂四數爲亖。

說文解字注』_籒文四。此筭法之二二如四也。二字㒳畫均長、則亖字亦四畫均長。今人作篆多誤。覲禮四享。鄭注曰。四當爲三。書作三四字或皆積畫。字相似。由此誤。聘禮注云。朝貢禮純四只。鄭志。荅趙商問四當爲三。周禮內宰職注。天子巡守禮制幣丈八尺純四𦐖。鄭志。荅趙商問亦云四當爲三。左傳。是四國者。專足畏也。劉炫謂四當爲三。皆由古字積畫之故。按說文之例。先籒文。次古文。此恐轉寫誤倒。  © 汉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