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個莊子雪

讓王

06FF-28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天 人 合

首頁

物 我 同 體

 

 

 

 

1.     堯以天下讓許由,許由不受。又讓於子州子州父曰:「以我為天子,猶之可也。雖然,我適有幽憂之病,(幽,隱也。言心有隱疾也。)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夫天下至重也,而不以害其生,又況他物乎!唯無以天下為者,可以天下也。(「夫天下至重」以下,是莊子語。「無以天下為」,言無所用於天下也。)

1.1    舜讓天下子州支伯子州支伯曰:「予適有幽憂之病,方且治之,未治天下也。」故天下大器也,而不以易生,此有道者之所以異乎俗者也。[538/626] (子皆不肯天下役其身,是不以天下害其生,即不以天下易其生者也。視世俗之捨身以陷於富貴者異矣。)

1.2    舜以天下讓善卷(《循本》:今常德府武陵縣南蒼山有善卷壇。宋政和中賜號遯世高蹈先生」,郡守李燾為《壇記》,壇之近仍有其墳。)善卷曰:「余立於宇宙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絺;春耕種,形足以勞動;秋收斂,身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遙於天地之間而心意自得。何以天下為哉悲夫,子之不知予也!」遂不受。於是去而入深山,莫知其處

1.3    舜以天下讓其友石戶之農,石戶之農曰:「捲捲(音權)乎,之為人,葆力之士也!」(捲捲用力貌。 ◎按:謂舜。葆力,猶用力也。)以舜之德為未至也,於是夫負妻戴,攜子以入於海,終身不反也。(二子,一入山,一入海,皆不以天下易其生者。)

  [(ㄊㄠˊ)(一ˋ)皮毛()(ㄅㄠˇ);;]

˙     捲捲(ㄑㄩㄢˊ  ㄑㄩㄢˊ)真摯誠懇。漢書.卷六四下.賈捐之:「臣幸得遭明盛之朝,蒙危言之策,無忌諱之患,敢昧死竭卷卷。」也作「拳拳」、「惓惓」。

˙     捲捲(ㄐㄩㄢˋ  ㄐㄩㄢˋ)凋零、零落的樣子。唐.韓愈〈秋懷詩〉一一 首之八:「卷卷落地葉,隨風走前軒。」

 

2.     太王父居,狄人攻之;事之以皮帛而不受,事之以犬馬而不受,事之以珠玉而不受,[539/626]狄人之所求者土地也。大王亶父曰:「與人之兄居而殺其弟,與人之父居而殺其子,吾不忍也。子皆居矣!為吾臣與為狄人臣奚以異!且吾聞之,不以所用養害所養。」(所用養者,土地。所養者,人也。)因杖筴(「策」同)而去之。民相連而從之,遂成國於岐山之下。夫大王父,可謂能尊生矣能尊生者,雖貴富不以養傷身,雖貧賤不以利累形。今世之人居高官尊者,皆重失之,見利輕亡其身,豈不惑哉(於富貴而患失之,則傷其身矣;苦於貧賤而欲去之,則累其形矣。二者重失,是見利而亡其身也,則惑之甚矣。) 

  [(ㄊㄞˋ)(ㄉㄢˇ)(ㄅㄧㄣ)(ㄅㄛˊ)(ㄘㄜˋ)(ㄑㄧˊ)]

 

3.     越人三世弒其君王子搜患之(搜,王子名。)逃乎丹穴(《爾雅》:南戴日為丹穴)而越國無君,求王子不得,從之丹穴。王子不肯出,越人薰之以艾,乘以王輿。王子搜援綏登車,仰天而呼:「[540/626]乎!君乎!獨不可以舍我乎王子搜非惡為君也,惡為君之患也。若王子搜者,可謂不以國傷生矣,此固越人之所欲得為君也。(莊子以世俗多榮利而忘其身,故歷舉不屑天下、不肯有國者,而贊其能全生。至末卻轉出意,云此固越人之所欲得為君,與起段「無以天下為者,可以天下」皆別有微旨,而輕輕點逗,有含蓄不盡之致,蓋能自全其生,而民物無不全其生,即內篇《逍遙遊》末四段及《應帝王》之意。知有為之為,而不知無為之為,故於此處逗出,見清淨之非無用也。)   [(ㄞˋ)]

˙     戴日:(1).敬奉太陽。 清 屈大均 《廣東新語·天語·戴日》:“蓋南人最事日,以日為天神之主,炎州所司命,故凡處山者,登 羅浮 以賓日,處海者,臨 扶 以浴日,所謂戴日之人也。”   (2).頂日,謂在太陽之下。《爾雅·釋地》:“岠齊州以南,戴日為 丹穴 。” 郭璞 注:“戴,值也。”

 

4.     韓魏相與爭侵地子華子(魏人)見昭(魏侯),昭侯有憂色。子華子曰:「今使天下書銘於君之前(以天下訂不渝之約,如勒為銘,故曰「書銘」。)書之言曰:『左手攫之則右手廢,右手攫之則左手廢,然而攫之者必有天下。』君能攫之乎(,取也。言以一手取天下,則一手廢。廢一手而得天下,君能取之否):「寡人不攫也。子華子:「甚善(言見之甚明也。)[541/626]是觀之,兩臂重於天下也,身亦重於兩臂。韓之輕於天下亦遠矣,今之所爭者,其輕於韓又遠君固愁身傷生以憂戚不得也!僖侯:「善哉!教寡人者眾矣,未嘗得聞此言也。子華子可謂知輕重矣。(呂氏:此於不以天下易生者,又其次也。 ◎按:知輕重贊,語味不盡)   [(ㄒㄧ)(ㄐㄩㄝˊ);;;]

 

5.     魯君聞顏得道之人也,使人以幣先焉。守陋布之衣而自飯牛(,有子蔴也。)魯君之使者至,顏闔自對之。使者曰:「此顏之家闔對:「之家也。使者致幣,顏闔對:「恐聽者(「者」字衍)謬而遺使者罪,不若審之。使者還,反審之復來求之,則不得已。故若顏者,眞惡富貴也。故曰,道之真以治(《呂氏春秋》「治」當作「持」)身,其餘以為國家,其土苴以治天[542/626]下。(糞草)由此觀之,帝王之功,聖人之餘事也,非所以完身養生也。今世俗之君子,多危身棄生以殉物,豈不悲哉(舊評:此數語,莊子自道之辭,常人說不出,今見《呂氏春秋》。不韋去莊子未遠,必得其真。)凡聖人之動作也,必察其所以之,(即「察所由」。)與其所以為(即「觀所安」。)今且有人於此,以隨侯之珠彈千仞之雀,世必笑之。是何也?則其所用者重而所要者輕也。夫生者,豈特隨侯之重(「重」當作「珠」)(此處大發輕重之旨,作一總束,有遺音矣)

  [(ㄌㄩˊ)(ㄐㄩ)(ㄨˋ)富貴(ㄊㄢˊ)千仞]

˙     餘:剩餘、多餘。多指學問、禮義、道德。莊子.讓王:「道之真以治身,其餘以為國家。」

˙     呂不韋:人名。(西元前?∼235). 戰國時秦人。本為商賈,因有功于秦莊襄王,而為秦相,後封文信侯。曾以有孕之姬獻給莊襄王,生子政,即秦始皇。始皇時尊為仲父,後與太后私通,畏罪自殺。居相位時,曾使門客著《呂氏春秋》一書。

˙     《莊子》:書名。戰國時莊周撰。《漢志》著錄五十二篇,今傳者為晉郭象本,僅三十三篇,唐時改稱《南華經》。古注有晉司馬彪、向秀、郭象等,又有唐朝成玄英疏、清朝王先謙集解、郭慶藩集釋。其書大要與《老子》相近,文辭汪洋恣肆,旨趣深奧。

˙     莊周:1.即莊子,約前369295,中國古代哲學家——道家的代表之的簡稱。   2.人名。戰國時宋國蒙人,生卒年不詳。曾為蒙漆園吏,故也稱為「蒙吏」、「蒙莊」、「蒙叟」。與梁惠王、齊宣王、孟子、惠施同時。又嘗隱居南華山,故唐玄宗天寶初,詔追號為南華真人,稱其書為南華經。其人生觀崇尚自然無為,逍遙自得;政治觀則歸於無為而治。與老子並為道家思想的宗師,著有《莊子》。

 

6.     列子窮,容貌有(窮至於)客有言之於鄭子陽曰:「列禦寇,蓋有道之士也,居君之國而窮,君無乃為不好士乎鄭子陽即令官遺之粟。子列子見使者,再拜而辭。使者去,子列子入,其妻望之拊心:「妾聞為有道者之妻子,皆[543/626]樂,今有色。君過而遺先生食,先生不受,豈不命邪。(過,謂引為己過也。豈命,言豈必不欲自存性命耶?)子列子笑謂之:「君非自知我也。以人之言而遺我粟,至其罪我也,又且以人之言,此吾所以不受也。其卒,民果作難而殺子陽(子陽,鄭相。為人嚴酷,罪者無赦。舍人折弓,畏子陽怒責,因國人逐猘狗而殺子陽)

  [不好(ㄏㄠˋ)(ㄨㄟˋ)之粟(ㄙㄨˋ)(ㄈㄨˇ)作難(ㄋㄢˋ);;(ㄓˋ  ㄒㄩㄣˊ)]

˙     發狂的。《淮南子·泛論》:「畏罪而恐,則因狗之驚,以殺子陽。」

˙     狥:【字彙】俗字。◎

 

7.     楚昭王失國屠羊走而於昭王昭王反國,將賞從者,及屠羊說。屠羊說:「大王失國,說失屠羊;大王反國,說亦反屠羊。臣之爵祿已復矣,又何賞之!王曰:「強之。」屠羊說:「大王失國,非臣之罪,故不敢伏其;大王反國,非臣之功,故不敢當其賞:「見之!屠羊說:「楚國之法,必有重賞大功而後得見,今臣之知不足以存國而勇不足以[544/626]寇。吳軍入郢,說畏難而避寇,非故隨大王也。今大王欲廢法毀約而見說,此非臣之所以聞於天下也。(不可令天下人聞之。)王謂司馬子綦:「屠羊說居處卑賤,而陳義甚高,子綦為我延之以三旌之位。(《口義》:三,三公也。車(1)服各有旌別,故曰三)屠羊說:「夫三旌之位,吾知其貴於屠羊之肆也;萬鍾之祿,吾知其富於屠羊之利也;然豈可以貪爵祿而使吾君有妄施之名乎!不敢當,願復反吾屠羊之肆。遂不受也。(碧虛《詩》《書》而發,居屠肆而守義者,何代無之?比而觀之,可以知愧矣)

  [(ㄑㄧㄤˇ)臣之知(ㄓˋ)(ㄧㄥˇ)畏難(ㄋㄢˋ)(ㄐㄧㄥ);;]

˙     (1)_  「車」,千頃堂本誤作「卓」。  

˙     車服1.輿服飾。三國演義.第六八回:「用天子車服儀,出警入。」    1. 古時天子多以車馬服飾賜與諸侯臣僚,後亦泛指賞賜。書經.舜典:「敷奏以言,明試以功,車服以庸。」唐.韓愈〈送李願歸盤穀序〉:「車服維,刀鋸不加,理亂不知黜陟不聞。」

˙     (1).指公、侯、伯三公。《莊子·讓王》:“ 子 為我延之以三之位。” 陸德明 釋文:“三,三公位也。 司馬 本作三。” 唐 封演 《封氏聞見記·制科》:“ 屠羊 隱名, 楚王 延以三之位。” 明 方孝 《樂壽堂記》:“自茲以往,縱僥倖有成,而竊五鼎之食,三之位,亦無與於樂矣。”參見“ 三 ”。 (2).三面旌旗。 清 朱彝尊 《題汪檢討楫乘風破浪圖》詩:“琅函錦題國門出,車前騶唱揚三旌。” [(ㄗㄡ)古代主管駕駛車馬的小官。]  © 汉典

˙     (識別;區別)  【周語】故爲車服以旌之。【註】,表也。

˙     《外物》儒以詩禮發_儒生表面運用詩、書而暗地卻在盜墓。

 

8.     原憲居魯環堵之室,茨以生草蓬戶不完,桑以為;而甕二室,褐以為塞;上漏下濕,匡坐而弦(匡,正也。)子貢乘大馬,中紺而表素,軒車不容巷,往見原憲。原憲華冠縰履,(草冠曳履。)杖藜而應[545/626]門。子貢:「嘻!先生何病原憲應之:「憲聞之,財謂之貧,學而不能行謂之今憲,貧也,非病也。子貢逡巡而有愧色。原憲笑:「夫希而行,比周而友,學以為人,教以為己,仁義之(依託仁義以為奸)輿馬之飾,憲不忍為也。(數語道盡俗儒)

  [(ㄘˊ)(ㄨㄥˋ  ㄧㄡˇ)(ㄏㄜˊ)(ㄍㄢˋ)華冠(ㄍㄨㄢ)(ㄒㄧˇ)(ㄑㄩㄣ)(ㄅㄧˋ)(ㄊㄜˋ)]

 

9.     曾子居衛,縕袍無表,顏色腫(剝錯也)手足胼胝。三日舉火,十年製衣,正冠而纓絕,捉衿而肘見,納屨而踵決曳縰而歌〈商頌〉,聲滿天地,若出金石。天子不得臣,諸侯不得友。故養志者忘形,養形者忘利,致道者忘心矣

 

  [(ㄩㄣˋ)(ㄎㄨㄞˋ)胼胝(ㄆㄧㄢˊ  )(ㄐㄩˋ)曳縰(一ˋ  ㄒㄧˇ);;]

 

10.  孔子謂顏回曰:「回,來!家貧居,胡不仕乎?顏回對:「不願。回有外之田五十畝,足以給飦粥;內之田十畝,足以為絲[546/626]麻;鼓琴,足以自娛;所學夫子之道者,足以自樂也。回不願孔子變容:「善哉回之意!丘聞之,『知足者不以利自累也,審自得者失之而不懼,行修於內者無位而不。』丘誦之久矣,今於回而後見之,是丘之得也。(謂得其友。)   [(ㄓㄢ)(ㄑㄧㄠˇ)]

 

11.  中山公子牟謂瞻子(魏公子,名封於中山瞻子,魏之賢人。)身在江海之上,心居乎魏闕之下,奈何?(身在江海,心在魏闕,言其未能無心於富貴也,奈何,言私意難勝也。)瞻子:「重生。重生則利輕。(言當自重其生,能重生則不肯物傷生矣。)中山公子牟:「雖知之,未能自勝也。(言雖知生可重,未能絕去富貴之念。)瞻子曰:「不能自勝則從,神無惡乎?不能自勝而強不從者,此重傷。重傷之人,無壽類矣(言未能自勝,則姑順而從之,猶不至內傷其神。若強制之而不從,則神惡之矣。不自勝已傷,強制之又一傷,是謂重傷。此非自養之道,乃無壽者儔類中人矣。)魏牟,萬乘[547/626]之公子也,其隱巖穴也,難為於布衣之士;雖未至乎道,可謂有其意矣。

  [(ㄑㄩㄝ)(ㄓㄨㄥˋ)無惡(ㄨˋ)而強(ㄑㄧㄤˇ)(ㄔㄡˊ)]

˙     類:朋輩;同輩的人。

 

12.  孔子窮於陳蔡之間,七日不火食,藜羹不(音傘,無米粒也。)顏色甚憊,而弦歌於室。顏回擇菜,子路子貢相與言:「夫子再逐於削跡於衛,伐樹於宋,窮於商周,圍於陳蔡,殺夫子者無罪,藉(藉,陵也。)夫子者無禁。弦歌鼓琴未嘗絕音,君子之無恥也(不羞窮阨)若此乎顏回無以應,入告孔子。孔子推琴喟然而嘆:「與賜,細人也。召而來吾語之路子貢入子路:「如此者可謂窮矣!孔子曰:「是何言也!君子通於道之謂通,窮於道之謂窮今丘抱仁義之道以遭亂世之患,其何窮之為!故內省而不窮於道,臨難而不失其德,天寒既[548/626]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陳蔡之()於丘其幸乎孔子削然反琴而弦歌,子路扢然執幹而舞(削然,反琴聲。然,奮舞貌。)子貢:「吾不知天之高也,地之下也。古之得道者,窮亦樂,通亦樂。所樂非窮通也,道德於此,則窮通為寒暑風雨之序矣(此即「於我如浮雲」之意。)故許由娛於潁陽而共伯得乎丘首(共伯,即共和。邱首,作「共首」。司馬彪共伯名和,修其行,好賢人。周厲王之難,天子絕,諸侯皆請以為天子。即位十四年,大旱屋卜於太陽兆曰厲王為祟召公乃立宣王,共伯復歸於宗,逍遙得意共山之首。 ◎呂註:自顏禦寇至孔子,皆不受人之祿施,以至貧賤凍而不改其樂者也。其次公子,雖為至乎道,而有其意者也。世俗湛於人偽,聞許由、善卷之風,狂而不信,故歷敘聖賢莫不樂道以忘生,忘生為難,猶且為之,則不以天下國家傷其生為易,可知矣。)

  [(ㄙㄢˇ)(ㄌㄧˋ)(ㄎㄨㄟˋ)(ㄞˋ)(ㄒㄧˋ)(ㄧㄥˇ)]

˙     欺陵、壓倒。史記.卷一○.孝文本紀:「令不得居其故,陵邊吏,入盜。」也作「淩轢」。  [同「凌」]

˙     亦作“穷厄”“窮厄”。陷於困境。窮,失意。,困窘。

˙     細人1. 見識淺陋、器量狹小的人。禮記.檀弓上:「君子之愛人也以德,細人之愛人也以姑息。」    1. 地位卑微之人。韓非子.說難:「與之論大人,則以為閑己矣;與之論細人,則以為賣重。」

˙     共國,商朝及周朝的諸侯國,商代共國故址在今甘肅省川縣,後為周文王所滅;周代共國故址在今河南省輝縣市西北一帶,《世本·氏族篇》記載:「共氏,國名,周有共伯。」《漢書·古今人表》顏師古注云:「共,國名也。」

 

13.  舜以天下其友北人,北人無擇:「異哉,后之為人[549/626]也,居於畝之中而遊堯之門!若是而已,又欲以其辱行漫我,吾羞見之。因自投清泠之淵   [(ㄌㄧㄥˊ)]

 

14.  湯將伐,因卞隨而謀,卞隨曰:「非吾事也:「孰可?」曰:「吾不知也。湯又因而謀,瞀光:「非吾事也:「孰可?」曰:「吾不知也。:「伊尹如何?」曰:「強力忍垢,吾不知其他也。湯遂與伊尹謀伐之,以讓卞隨。卞隨辭:「之伐桀也謀乎我,必以我為賊也;勝而讓我,必以我為貪也吾生乎亂世,而無道之人再來漫我以其辱行,吾不忍數聞也乃自投水而死。(作「桐水」。)湯又讓瞀光:「知者謀之,武者遂之,仁者居之,古之道也。吾子胡不立乎瞀光辭:「廢上,非義也;殺民,非仁也;人犯其難,我享其利,非廉也。吾聞之曰:非其義者,不受[550/626]其祿,無道之,不其土。況尊我乎不忍久見也。乃負石而自於廬(作「)水。(此三子以富貴為大辱,乃至羞死,則以身名,轉非尊生之道矣。特以其標傲世之逸志可以厲俗,故並及之。)

  [(ㄅㄧㄢˋ)(ㄇㄠˋ)(ㄔㄡˊ)犯其難(ㄋㄢˋ)]

 

15.  周之興,有士二人,處於孤竹,曰伯夷、叔齊。二人相謂:「吾聞西方有人,似有道者,試往觀焉。至於陽,武王聞之,使往見之,與之盟:「加富二等,就官一列。而埋之。(,殺也。)二人相視而笑:「嘻,異哉!此非吾所謂道也。昔者神農之有天下也,時祀盡敬而不祈喜;其於人也,忠信盡治而求焉。樂與政為政,樂與治為治,不以人之壞自成也,不以人之卑自高也,不以遭時自利也。今周見殷之亂而為政,上謀而下行貨,阻兵而保威,割而盟以[551/626]為信,揚行以說()眾,殺伐以要利,是推亂以易暴也吾聞古之士,遭治不避其任,遇亂世不為苟存。今天下周德衰,其乎周以塗吾身也,不如避之以絜吾行(並,傍也。塗,塗炭也。)二子北至於首陽之山,遂餓而死焉。若伯夷叔齊者,其於富貴也,苟可得已,則必不賴。高節行,獨樂其志,不事於,此二士之節也。(劉概曰:聖人至於外無物,則孰弊弊焉以天下為事?志於內無我,則為天下所歸,亦安得而辭?如此則堯舜之禪,湯武之伐,伊尹之相湯,伯夷之避,或足履堯門,與身居畎畝者,無殊致矣。 ◎按:內篇以無為而天下歸為至人,則以之治天下,亦行所無事而已。孤矯鳴高者,猶未免有位祿之見存也,豈若有天下與無天下,為天下與不為天下,俱漠然不動於中者哉然非真能尊生者,不能致無功無名之治也;非絕去榮利者,不足以語尊生也。故歷述讓王之人,並及辭祿之士,至於隨、光、夷、齊之倫,寧死辱,似乎尊生適以害生矣然既具此清風高節,實尊生之基本也。孔子論仁,必先打破富貴貧賤關頭;莊子論尊生,亦必先有不屑天下之志。[552/626]故於舍生逃讓者,猶有取焉。)

  [(ㄩㄝˋ)以要(ㄧㄠ)(ㄢˋ)]

˙     辛苦疲憊貌。《莊子·逍遙遊》:“之人也,之德也,將旁礴萬物以為一,亡蘄乎亂,孰弊弊焉以天下為事。” 明 宋濂 《跋清源國師所書棲霞碑》:“者毋徒弊弊焉索之於形跡之間,庶幾目擊而道存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