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雪

寓言

06FF-27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天 人 合

首頁

物 我 同 體

 

 

 

_360

 

 

1.     寓言十九,重言十七,言日出,和以天(郭註:寄之他人,則十言而九見信之所重,則十言而七見信滿則傾,空則仰,之於言。因物隨變,唯彼從,故曰「日出」。日出謂日新也,日新則盡其自然之分,自然則和也。 ◎按:此處寓言是之他人之口,《史記》「皆寓言」,則言在此而意在彼謂。合全書言之,十九、十七,言《南華》中語於他人之口者十之九,其於尊重人之口者十之七。皆取之心而注之口,如之注水,隨時而出,似有心而實非有意,未嘗爭是非而辨以求勝,故曰「和以天」。《齊物論》:「和之以天,因之以衍,所以窮年也註已見彼,可互參之)   [()()]

 

2.     寓言十九,藉外論之。親父不為其子媒,親父譽之,若非其父者也;非吾罪也,人之罪也。與己同則應,不與己同則反;同於己為是,異於己為非之。(藉外,假借他人之口也。所謂「寓言十九」者,借外人以論之,似非自己出,故不至如以父譽子,使人其私而不信,如書中所托肩吾、[/626]連叔之屬是也。借外則似不直矣,然此非吾不直言之過,乃人不可與直言之過也。蓋言無所托,則人將以己意為是非,同己則應而是之,異己則反而非之矣。)

˙     肩吾、連叔;可參閱06-01逍遙遊。

 

3.     重言十七,所以已言也,是為艾。年先矣,而無經緯本末以期年者,是非先也。人而無以先人,無人道也;人而無人道,是之謂陳人(所謂「重言十七」者,托於人所尊重之人以言之,所以止人之辨也。知書中所稱引古昔,皆人所素重之前輩,以有經緯本末,在人心目是以推為耆艾者也。不然,年雖在人之先,而德業無以先人,則已往者與朽木死灰何異?是特已陳之人耳,曷足重乎?故所稱引多上帝王神聖。)   [耆艾(ㄑㄧˊ  ㄞˋ);;]

 

4.     言日出,和以天,因以衍,所以窮年也。不言則齊,齊與言不齊,言與齊不齊也,故曰無言。言無言,終身言,未嘗言;終身不言,未嘗不言。(所謂「言日出」,如《齊物論》所「和之以天,因之以衍,所以窮年」,雖如巵之注而不竭,而一切付之無心,初非爭執是非,故有言一如無言也。蓋惟無言,則物論乃齊之;至有言,則不言與言有是非而不齊,即言之與齊亦已有言而不齊矣。故貴於無言。唯如水之出於而無心,有言一如無言,而言雖多而皆歸於無言,歸於無言而言之理得矣。)有自也而可,有自也而不可;有自也而然,有自也而不然。惡乎然然於然惡乎不然?不然於不然。惡乎可?可與可。惡乎不可?不可於不可。物有所然,物有所可,無物不然,無物不可。(凡言之出,其所可所不可,所然所不然,皆有由也,由於己意之有然不然、可不可耳。而要之,物本無一定之然不然、可不可。此段語亦見《齊物論》,說已見彼,可互參之)言日出,和以天倪,孰得其久?(久,言曼衍、窮年也。)萬物皆種也,以不同形相禪,始卒若環,莫得其倫,是謂天均。天均者,天倪也。

˙     [/626]連叔之~卒而[530/626] 非之,缺原文影本。

 

5.     莊子謂惠子曰:「孔子行年六十而六十化,始時所是,卒而[530/626]非之,未知今之所謂是,非五十九非。」(孔子與天地合德,從心中矩,而猶曰「加年學《易》,可無大過」,蓋雖與天同運,而歷一年則有一年之時行物生,故雖行健有常,未嘗不隨年變化也。莊子引之,謂孔子之行有是無非,而猶自見得是非無定,可知人所見之是非皆非有定,無容爭辨。亦即《齊物論》之意。)惠子曰:「孔子勤志服知也。」(惠子喻莊子之意,以為此孔子常憂勤其志以服行所知,故每覺其非而不敢自是也。則豈真是非弗定乎)

() [/626]

˙     而篇_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

(1) 五十以學易:易,易經,言處世人生之道。何晏曰:「易,窮理盡性,以至於命,年五十而知天命,以知天命之年,讀至命之書,可以無大過也。」

(2)易經是性命之學,五十是大衍之數。孔子說:五十以學易。又說:五十而知天命。又說:君子居易以命。其中邏輯是一貫的。

 

6.     莊子曰:「孔子謝之矣,而其未之嘗言(莊子曉之曰:爾所云勵志服知,乃學者之事,孔子固已謝絕之,不必從事於此矣。而孔子初未嘗自言其有是而無非者,蓋有深意焉,吾試與子參之)孔子云:『夫受才乎大本,復靈以生。』鳴而當律,言而當法,利義陳乎前,而好惡是非直服人之口而已矣。使人乃以心服,而不敢(逆也),定天下之定。已乎已乎!吾且不得及彼乎!」(推孔子之意,蓋夫人受天之降才,同本於太初,原虛不昧必去物欲之蔽以復其,乃不負所生。由是聲為律而言足法,利義當前能審好惡而別是非,使群言不得,此[531/626]儒者之事,但足以服人之口而已。至若使人不以口屈,乃以心服,不敢違逆而與之角立物論齊而天下之紛紜以定,此方是至人之道,無言之教,所不易及者也已乎已乎吾又何言乎是非兩忘之境,吾方有志焉而未逮,又安可執一時之是非,為不易之是非乎?)   [好惡(ㄏㄠˋ  ㄨˋ)(ㄨˋ);;]

 

7.     曾子再而心再化,曰:「吾及親仕,三而心樂;後三千,不吾心悲。(:再化,謂悲樂之變。量名,及也;不及養親也)弟子問於仲尼曰:「若參者,可謂無所縣其罪乎?」(縣,係也。言以及養不及養為悲喜,非有縣係於穀祿之罪也。):「既已縣矣。夫無所縣者,可以有哀乎彼視三釜、三千如觀()雀蚊過乎前也。」(莊子言:既以為悲喜,即已懸係於祿矣若果無縣,則水、鼎無非色養之宜。不以祿喜,豈以祿悲乎彼其視釜鐘之祿,若小鳥微蟲之過前,絕無所動於中也。)

  [(ㄐㄧˋ)曾參(ㄕㄣ)所縣(ㄒㄩㄢˊ)(ㄍㄨㄢˋ)(ㄇㄥˊ)(ㄕㄨˊ)]

˙     水:豆與水。指所食唯豆和水,形容生活清苦。語出禮記.檀弓下:"子路曰:'傷哉!貧也!生無以為養,死無以為禮也。'孔子曰:'飲水盡其歡,斯之謂孝'"後常以""指晚輩對長輩的供養。

˙     鼎鐘:家廟必備的器具。器上通常刻有銘功記德的文字。三國志.卷一九.魏書陳思王植:「以國家之難,身雖裂,而功銘著于鼎鐘名稱垂於竹帛。」也作「鼎鐘」。   © 汉典

 

8.     顏成子謂東郭子曰:「自吾聞子之言,一年而野,二年[532/626]而從,三年而通,四年而物,五年而來,六年而鬼入,七年而天成,八年而不知死不知生,九年而大妙。」(《合參》:野,謂忘仁義。賓禮樂,無文飾也。從,言心之莫逆,執是非也。通,言心之,不分彼我也。物,與物合一,即物,物物皆觀矣。來,即道集之謂。鬼入,即鬼神來舍。天成則與天合德。不知死不知生則止乎其所不知。大妙則神矣,妙萬物而為言然後能體神也。)

˙     妙萬物而為言_ 可參閱16易經證釋_16-20觀卦[陸、3.]

 

9.     生有為,死也,勸公。以其死也,有自也;而生陽也,無自也。而果然乎?惡乎其所適?惡乎其適?(生而無為,則不知有生。不知有死生,而有人為之私,乃自戕其生而有死,是有為實死之所自也。勸之以公而無私,至於不私其身而外之,正以死自有為而來也。若生則陽而已,非以有為而生,亦非以無為而不生也。是說也而果然不乎?則人但當任天而遊,無思也,無為也,何所分於好惡是非,而以為有所適、有所不適乎?此所以無往不妙而為大妙也)天有歷數,地有人據,吾惡乎求之?(彼司天者猶有歷數可以推之,司地者猶可據人所處之方域以考之,若太妙則本無適不適,吾又於何求之,而得其死生先後之所在乎?)莫知其所終,若之何其無[533/626]命也?莫知其所始,若之何其有命也?有以相應也,若之何其無鬼邪?無以相應也,若之何其有鬼邪?(夫由不知死生而入於大妙,則不知死生者亦竟無一定之死生矣。凡人氣至而則為命,氣反而死則為鬼。命即生也,死即鬼也今即大妙而求之,流行不息,莫知所終,無終則不可謂非生矣;循環無端,莫知所始,則又不可謂有生矣。氣有屈伸,大妙未始不與之相應,而有時或屈,屈則不可謂非死矣,機有絕續,大妙未始與之相應,而有時或絕或不絕,則又不可謂有死矣。大妙之不測如此,人奈何於是非好惡,懸而不解乎?)

 

10.  罔兩問於景()曰:「若向也俯而今也仰,向也(括髮)而今也被,向也坐而今也起,向也行而今也止,何也?」(罔兩影外之陰也。若,謂影也。此即《齊物論》「無特操」之意,言不能自主也。問答與彼詞小異而意大同。)景曰:「叟叟也,奚稍問也!(按:「叟叟」或作「搜搜」,音蕭。 ◎呂註影外微陰非一,故曰叟。 ◎羅,老人之稱。,略也。罔兩與影,如叟之與,二叟相逢,住(1)能有幾時,不過略稍相問耳,汝何必問也。 ◎愚謂二「叟」字皆指罔兩,猶老人。汝固老人也,自[534/626]當不問可知,何必稍問之也。漸也。《儀禮》「惟稍受之」,廩食謂,以其漸少給之也。則「奚稍問」者,言少問亦可不必也。)予有而不知其所以(《循本》:,影自謂也。予雖有此影,而不知其所以然之故。),蜩甲也,蛇蛻也,似之而非也。火與日,吾屯也;陰與夜,吾代也彼吾所以有待耶?而況乎以無有待者乎!(影言,予生於形,如之甲,蛇之蜕。無則無甲蜕,甲蜕不能自主也。此說似矣,而仍非也。蓋甲生於蜩,蜕生於蛇,但有蜩蛇即有甲蜕,不必別有所待也。若影之生於形,則必有火與日照形,而後吾得屯聚以成焉;若遇天陰與黑夜,則如寒暑之代謝,潛消而不可復見矣。然則彼形者非吾待耶?吾固聽命於形矣,況乎形又待於火日者乎?吾更何能自主耶!此即《齊物論》「吾所待又有待而然」之意。)彼來則我與之來,彼往則我與之往,彼強陽則我與之強陽,強陽者又何以有問乎!」(血氣之運,靜為陰,動為陽。無血氣而亦能運動,謂之「強陽。影隨形之往來而與俱往來,原非血氣之運,是彼強陽,則我亦與之強陽也。若罔兩又因影之強陽以為強陽者,尚不知其原不可自主,而須問乎?此亦《齊物論》言身且不自定其行止坐起,又安能定物之是非意,[535/626]而語更警峭)   [(ㄊㄧㄠˊ)(ㄕㄨㄟˋ)]

˙     (1)_ 「住」,千頃本誤作「佳」。

˙     食:1.倉儲的糧食。 2.公家供給口糧。 3.指公家供給的糧食。

˙     強陽:1.亦作"" 2.健動之貌。 3.指剛暴之氣。

 

11.  子居南之沛,西於秦,邀於郊,至於梁而遇老子。老子中道仰天而嘆曰:「始以汝為可教,今不可也。」(陽姓,名字子居。《列子》作「楊朱」。 ◎按:子居之沛,欲見老子。老子先已遊秦,子居乃邀迎於路。老子蓋見其矜誇之色,故以為不可教也。)陽子居不答至舍,進漱巾,脫戶外,膝行而前曰:「向者弟子欲請夫子,夫子行(),是以不敢。今間矣,請問其故。」(請不可以教之故。)老子曰:「而睢睢盱盱,而誰與居?(而,汝也。舊仰目也,張目也。皆視上於目而近傲者傲則側媚者至,而有道者遠矣。)大白若辱,盛德若不足。」(白,顯白也。言人之自牧,雖通達高明,而常若卑辱雖道大德至,而自視欿然,不可自視自滿。)陽子居蹴然變容曰:「敬聞命矣!」其往也,舍者迎將,其家公執席,妻執巾櫛,舍者避席,煬者避竈。其反也,舍者與之爭席矣(子居[536/626]既奉老子之教,抑然自下,大改本來面目,故當其往也,旅次主人極意趨奉之;比其反也,則不見其可畏矣。 ◎舊炊也。 ◎按:左蔽,當是對竈燎衣者。 ◎記此節,見人各執己見之是非相持而不相下者,由氣之未也。故必大白若辱,盛德若不是,乃可適於大道。)

 [(ㄐㄧㄝˊ)(ㄐㄩˋ)睢睢盱盱 (ㄙㄨㄟ  ㄙㄨㄟ  ㄒㄩ  ㄒㄩ)欿(ㄎㄢˇ)(ㄘㄨˋ)][(ㄐㄩ)]

˙     自牧自我調養,自我修養。

˙     欿1.不自滿:“如其自視∼然,則過人遠矣。”  2.憂愁:“∼愁而委兮,老冉冉而逮之。”

˙     蔽:遮瞞;蒙蔽。 清 錢謙益<李忠文公文水全集>序》:“盜弄不減於 似道 ,煬蔽有甚於 宜中 。”

˙     竈:在灶前烤火,遮蔽灶的火光,後面的人無從見之。語本戰國策.趙策:「日並燭天下者也,不能蔽也若灶則不然,前之人,則後之人無從見也。」比喻幸專政,蒙蔽國君的賢明。明.陳汝元金蓮記.第一七出:「淒涼更有斷腸詩,怕依叢煬灶指日間難免夷。」

˙     猶氣勢。《戰國策·韓策二》:“勇哉!氣矜之隆。是其 育 而高 成荊 矣。” 諸祖耿 集注引 金正煒 曰:“氣,猶言氣勢。”  © 漢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