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雪

徐無鬼

06FF-24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天 人 合 一

首頁

物 我 同 體

 

 

◎徐無鬼第二_ 此篇亦發明絕聖去知、無為而無不為之旨,郭象取首三字名篇耳。_24

 

 

1.        徐無鬼因女商見魏武侯,武侯勞之曰:「先生病矣!苦於山林之勞,故乃肯見於寡人。」(舊說:無鬼,緡山人,魏隱士。)徐無鬼曰:「我則勞於君,君有何勞於我!君將盈耆欲,好惡,則性命之情病矣;君將黜耆欲,掔好惡,則耳目病矣。我將勞君,君有何勞於我!」(嗜慾好惡,恣之則足以損其真,絕之則無以適其官骸,是內外皆病也。 ◎掔,固也。)武侯超然不對。(不悅其言,故不對。超然,不屑之意。)少焉,徐無鬼曰:「嘗語君,吾相狗也。下之質,執飽而止,是狸德也;中之質,若視日;上之質,若亡其一。(狗之下質,止知求飽,如貓然,喻人之仕以求祿者。中質昂首不垂,若仰而望日然。喻人之豪邁自高者,上質靈雋卓越,神餘於形,若亡其身,喻人之形全神王,若忘其身者。一,謂身也。)吾相狗,又不若吾相馬也。吾相馬,直者中繩,曲者中鉤,方者中矩,圓者中[458/626]規,是國馬也,而未若天下馬也。天下馬有成材,若卹若失,若喪其一。若是者,超軼絕塵,不知其所。」武侯大說而笑。(舊註:直,謂馬齒。曲,謂馬背。方,謂頭。圓,謂目。「失」或作「佚」。卹佚,驚竦若飛也。國馬以況國士之遊乎方內者。天下馬有成材,不習而自然,若卹若失,神攝其形,若喪其身,超軼絕塵,不知其所至,如神龍不測,以況天下士之遊於方外者。意謂上質狗,天下馬猶如此,則武侯於己固不得以祿士繩之,欲其仰承意旨為容悅也。武侯悟其為方外人,而又不嫌以狗馬自況,故大悅而笑。)徐無鬼出,女商曰:「先生獨何以說()吾君乎?吾所以說吾君者,橫說之則以《詩》《書》《禮》《樂》,從說之則以金板《六弢》,(舊說:《六弢》,太公兵法。金板猶云金櫃,所藏也。)奉事而大有功者不可為數,而吾君未嘗啟齒。(未悅而笑。)今先生何以說吾君,使吾君悅若此乎?」徐無鬼曰:「吾直告之吾相狗馬耳。」女商曰:「若是乎?」曰:「子不聞夫越之流人乎?去國數日,見其所知而喜;去國[459/626]旬月,見所嘗見於國中者喜;及期年也,見似人者而喜矣;(似人,似本國人也。)不亦去人滋久,思人滋深乎?夫逃虛空者,藜藿柱乎鼪鼬之逕,踉位其空,聞人足音,跫然而喜矣,而況乎昆弟親戚之謦欬其側者乎!(逃虛空,入於荒僻無人之境也。路無人迹,即狐鼠之徑,荊棘塞焉,藜藿叢立如柱也。踉,踉鏘也。位其空,言居於空谷也。跫然,行步聲。謦欬,喉中聲。人失其性真,汩於勢利,如去國既久,如遁入荒谷,而其性真則猶之乎親戚故舊也。今告知以相狗馬,而即於狗馬微示以若亡若喪之天真,正如披藜藿而通以兄弟親戚之謦欬也,能無喜乎?)久矣夫莫以眞人之言謦欬吾君之側乎!」(此所以向不啟齒,所以一聞而大悅也。 ◎疊作二喻,即就喻意點入正意作結,倍有神味,斯為筆妙。)

  [(ㄌㄠˋ,音)(ㄕˋ),通「嗜」好惡(ㄓㄤˇ  ㄏㄠˋ  ㄨˋ)( ㄑㄧㄢ),音牽(ㄒㄧㄤˋ)(ㄓㄨㄥˋ)何以說(ㄕㄨㄟˋ),音稅(ㄗㄨㄥˋ)(ㄊㄠ),音掏藜藿(ㄌㄧˊ  ㄏㄨㄛˋ)鼪鼬(ㄕㄥ  ㄧㄡˋ)(ㄐㄧㄥˋ)(ㄌㄧㄤˊ),音良(ㄑㄩㄥˊ)(ㄑㄧㄥˋ  ㄎㄞˋ)]

˙     踉:()音良。跳踉也。【莊子·秋水篇】跳踉乎井干之上。

()音亮。踉蹡,行不迅也。【潘嶽·射雉賦】踉蹡而徐來。◎ 〔∼蹌〕走路不穩:他∼了一下,險些跌倒。

˙     ◎ 亦作咳。咳嗽。《左传·昭公二十四年》:“余左顧而欬,乃殺之。”。

 

2.        徐無鬼見武侯,武侯曰:「先生居山林,食芧栗,厭葱韮,以賓()寡人,久矣夫!今老邪?其欲干酒肉之味邪?其寡人亦有[460/626]社稷之福邪?」(《口義》:擯,棄也。)徐無鬼曰:「無鬼生於貧賤,未嘗敢飲食君之酒肉,將來勞君也。」君曰:「何哉,奚勞寡人?」曰:「勞君之神與形。」武侯曰:「何謂邪?」徐無鬼曰:「天地之養也一,登高不可以為長,居下不可以為短。君獨為萬乘之主,以苦一國之民,以養耳目鼻口,夫神者不自許也。夫神者,好和而惡姦;夫姦,病也,故勞之。唯君所病之,何也?」(《口義》:養,生也。天地之生物本同,無高下貴賤之別。和,謂同物。姦,自私也。 ◎按:神者,心之神明也。厲民自養,神明之內畢竟難安是不自許也。蓋神者虛靈不昧,原好公和而惡姦私,姦私實神明之疚也,故當勞之。我今勞君者,正惟(1)神明之病乃人之所不欲病,而君獨病之,何也?)武侯曰:「欲見先生久矣。吾欲愛民而為義偃兵,其可乎?」徐無鬼曰:「不可。愛民,害民之始也;為義偃兵,造兵之本也;君自此為之,則殆不成。凡成美,惡器也;君雖為仁義,幾[461/626]且偽哉!形固造形,成固有伐,變固外戰。(以仁愛民,民之所利也,而利之所在,即害之所伏也。為義偃兵,以義相高,則相頃相軋,大亂以興,正兵端之所由啟也。欲以行仁,仁反不成;欲以為義,義反不成矣。何者?以為美而務成之,則美翻成惡,只成為作惡之凶器耳。雖美之名曰仁義,安見其真為仁義而非偽哉?天下事原無一定之形,既見有利之形,必造出有害之形也,亦必無兩全之勢。既成後起之事功,必先自伐其本來之真性也,更無變偽而能相安無事之理。既變其性命之情而為仁義,自必馳逐於外而戰以求勝也。夫不戰勝,無以成其仁義,則其為害民之始,造兵之本,所固然矣。 ◎「戰」字生出下文。)君亦必無盛鶴列於麗譙之。無徒驥於錙壇之宮,(鶴列,兵陣名,猶《傳》所云「魚麗之陣」也。麗譙,高樓也,蓋譙樓之高者。步兵曰徒,良馬為驄,猶言人馬也。錙壇,舊註云祭祀之地,恐未然,蓋將壇也。譙樓、將壇以喻心,鶴列、徒驥以喻競為仁義之志力也。)無藏逆於得!無以巧勝人,無以謀勝人,無以戰勝人。(《合參》:人情以得為順,以失為逆。無得則無失,故曰無藏逆於得。不務必得,則不以機巧、智謀、戰爭而求勝人矣。蓋以此求勝,有勝則有不勝也。)夫殺人之士民,兼人之土地,以養[462/626]吾私與吾神者,其戰不知孰善?勝之惡乎在?(夫以戰爭勝人而取人之土地,以快吾耳目鼻口之欲,與吾之神者是姦而非和也。勝負原不可必也,然則以仁義為美而求勝,又烏可必哉?)君若勿已矣,修胸中之誠,以應天地之情而勿攖。夫民死已脫矣,君將惡乎用夫偃兵哉!」(君若不能自已,將使己不勞而民自蒙體,則修此心本然無為之誠,以應天地太初之情,而勿以後起之欲自攖其胸,斯民自免於死矣,何必為義而偃兵哉!)

  [(ㄒㄩˋ),音序(ㄑㄧㄠˊ),音橋(ㄐㄧˋ),音祭()音資]

˙     (1)_ 字缺左半,千頃本作「唯」。

˙     魚麗陣有兩種解釋,一是稱作古代戰陣名,屬於進攻陣形,攻擊力高,防禦偏弱。二是稱作古代將步卒隊形環繞戰車進行疏散配置的一種陣法;殺傷力強。  © 汉典

˙     譙:古代用以瞭望的樓臺。 「譙樓」

˙     魚麗:《詩經.小雅》的篇名。共六章。根據詩序:「魚麗,美萬物盛多能備禮也。」或以為燕饗之樂也。首章二句為:「魚麗於罶,鱨鯊。」麗,遭遇。罶,河中曲梁。鱨、鯊皆魚名。  (ㄌㄧㄡˇ)捕魚的竹簍子,魚能進去,不能出來。

˙     錙壇之宮:指學宮。錙﹐通""。矮圍牆。《莊子.徐無鬼》﹕"君亦必無盛鶴於麗譙之間﹐無徒驥於錙壇之宮。"章炳麟《膏蘭室劄記.錙壇之宮》﹕"錙借為災。《公羊》昭二十五年傳﹕以人為災。《解詁》﹕災﹐周埒垣也。所以分別內外衛威儀。今太學辟雍作側字﹐然則災壇者﹐謂壇外有埒垣也。"一說為宮名。宮內有壇曰"錙壇"﹐因以壇名其宮。見鍾泰《莊子發微》。

˙     埒垣:猶圍牆。  (ㄌㄧㄝˋ)音劣:矮牆。   [/626]

 

3.        黃帝將見大隗(喻大道)乎具茨之山,(喻鴻荒之初。)方明為御,昌驂乘,張若、謵朋前馬,昆閽、滑稽後車;至於襄城之野,七聖皆迷,無所問塗。適遇牧馬童子,問塗焉,曰:「若知具茨之山乎?」曰:「然。」「若知大隗之所存乎?」曰:「然。」(呂註:喻見大隗

黃帝曰:「異哉小童!非徒知具茨之山,又知大隗之所存。請問為天下?」小童曰:「夫[463/626]為天下者,亦若此而已矣,又奚事焉!(舊註:此,指牧馬而言。)予少而自遊於六合之內,予適有瞀病,有長者教予曰:『若乘日之車而遊於襄城之野。』今予病少痊,予又且復遊於六合之外。夫為天下,亦若此而已。予又奚事焉!」(呂註:人心具神,神則無方,而遊不出六合之外,非有瞀病者不若是。 ◎按:乘日之車,隨日輪之推遷,行所無事也。襄城之野蓋極乎六合之際,幾踰乎六合之範圍矣。至遊乎六合之外,則遊於混茫之一氣,更非六合之所能囿也。為天下若此,則無為而無不為矣,又何事乎?)黃帝曰:「夫為天下者,則誠非吾子之事。雖然,請問為天下。」(言子自不屑為天下,願教我所以為天下。)小童辭。黃帝又問,小童曰:「夫為天下者,亦奚以異乎牧馬者哉!亦去其害馬者而已矣!」黃帝再拜稽首,稱天師而退。(按:以牧馬喻治民,即《馬蹄篇》之旨。 ◎碧虛曰:童子之言有旨哉!馬之真性,齧草飲水自足;民之真性。耕食織衣自足。更無他事。再問不答,示以不言之教也。今之牧馬者不知鞭策之為 [464/626]害;治民者,不知法令之生奸,乃謂馬難調而民難治,兩失之矣。)

 [(ㄨㄟˇ),音偉(ㄘˊ),音慈驂乘(ㄘㄢ  ㄕㄥˋ)(ㄒㄧˊ),音習予少(ㄕㄠˋ)(ㄇㄠˋ),音茂,又音務。義同。(ㄕㄠˇ)(ㄑㄧˇ);;]

˙     亦猶七竅鑿而渾沌死。_ 請參閱《應帝王》.

˙     㝢:籀文宇字。  ∼文〕古代的一種字體。中國春秋戰國時流行於秦國,今存石鼓文是其代表。亦稱“大篆”。  。【學古編】李斯旣作小篆,遂以籒文爲大篆。 © 漢典   [(ㄓㄡˋ)]

 

4.      知士無思慮之變則不樂,辯士無談說之序則不樂,察士無凌誶之事則不樂,皆囿於物者也。(《集說》:凌,凌轢也。誶,詬誶也。 ◎呂云:諸士獨樂其性之所偏,皆囿於物,而不能囿物者也。 ◎按:此正對惠施輩而言,故特揭其情而砭之。思慮之變,勞心巧幻,曲以求通也。談說之序,從首至尾,務竟其說也。凌誶之事,爭辯求勝,以氣凌人,互相詬誶也。以堅白鳴者如此。)招世之士興朝,中民之士榮官。筋力之士矜難,勇敢之士奮患,兵革之士樂戰,枯槁之士宿名,法律之士廣治,禮樂之士敬容,仁義之士貴際。(《循本》:招世,以天下為己事,如招攬之也。興朝,立於朝也。 ◎按:中民,上非天民,下非凡民,而在民之中者也。榮官,以有位為榮也。矜難,好為苟難以自矜也。奮患,奮於捍患也。宿名,不求名於當時,欲留名於後世也。貴際,以交際之間,好行其德為可貴也。)農夫無草萊之事則不比,商賈無市井之事則不比,庶人有旦暮之業則勸,百工[465/626]有器械之巧則壯。錢財不積則貪者憂,權勢不尤則夸者悲。(《循本》:比,合也。勸者免於力,壯者勇於為。 ◎按:不比,言不與之並營也。旦暮之事,為饔飱計也。 ◎以上十五種癖習成性之人,歷歷指數,皆為小知好辯。一曲自是者寫照,似莊似謔,蹀躞縱橫。)勢物之徒樂變,(總一句,言自招世之士,以至食者夸者,諸如此類,一切競於勢利,役於物欲之徒,其身心之所樂,各隨所習而變,大抵如是。)遭時有所用,不能無為也。(凡此勢物之徒,苟其所遭之時,有可用其營謀,不能淡泊而無為也。)此皆順比於歲,不物於易者也,馳其形性,潛之萬物,終身不反,悲夫!(呂註:夫時有所用而為之,非性命也。時有今昔,猶歲有寒暑,今一遭之,遂守而不舍,不能無為。此皆順比於歲,寒不知有暑,暑不知有寒,以所遭為常,而不物於易者也。 ◎按:不物於易,言其用心直如一物,且不得為物之靈秀而知變易者。夫以人也而馳其形性,潛入於萬物之中而不復為得秀最靈之人,迷昧終身,曾不知反,豈不大為可悲乎! ◎當時小知好辯之徒,自以為高出等倫,莊子乃比之於勢利下賤之流,同一僻溺忘返,而悲其大愚不靈,直是蠢然一物。刻雋痛快,真足發其冷汗。)

  [(ㄙㄨㄟˋ),音遂(ㄎㄨㄚ),音誇(ㄐㄩㄢˋ)]

˙     凌轢(淩轢)欺侮虐待。《晏子春秋.內篇.諫上》:「任之以力,淩轢天下,威戮無罪,崇尚勇力,不顧義理,是以桀紂以滅,殷夏以衰。」唐.李白〈結客少年場行〉:「少年學劍術,淩轢白猿公。」也作「轔轢」、「陵轢」、「輘轢」、「躪轢」。

˙     轢:音歷。【說文】車所踐也

˙     招引賢才的人從朝堂上開始建功立業,善于治理百姓的人以做官為榮,身強體壯的人不把危難放在眼堙A英勇無畏的人遇上禍患總是奮不顧身,手持武器身披甲胄的人樂于征戰,隱居山林的人追求的是清白的名聲,研修法製律令的人一心推行法治,崇尚禮教的人注重儀容,講求仁義的人看重人際交往。農夫沒有除草耕耘的事便覺內心不定無所事事,商人沒有貿易買賣也會心神不安無所事事。

˙     蹀躞(ㄉㄧㄝˊ  ㄒㄧㄝˋ)1.小步行走的樣子。唐.溫庭筠〈錦鞵賦〉:「淩波微步瞥陳王,既蹀躞而容與。花塵香跡逢石氏,倐窈窕而呈姿。」也作「疊燮」。   2. 往來頻繁的樣子。《樂府詩集.卷四七.清商曲辭四.吳聲歌曲四.嬌女詩二首之二》:「蹀躞越橋上,河水東西流。」  3. 衣帶上的飾物。宋.陸遊〈軍中雜歌〉詩八首之四:「名王金冠玉蹀躞,面縛纛下聲呱呱。

˙     雋同「(ㄐㄩㄣˋ)」:言論或文句意味深長。

 

5.      [466/626]莊子曰:「射者非前期而中,謂之善射,天下皆羿也,可乎?」惠子曰:「可。」(《循本》:射者必前期志的而中謂之善射,今非前期志的,偶爾幸中,亦謂之善射,則是天下皆羿也,可乎?)莊子曰:「天下非有公是也,而各是其所是,天下皆堯也,可乎?」惠子曰:「可。」(《循本》:天下非有公是,而各是其所是,以為天下皆堯也,可乎? ◎《合參》:莊子言此,以幸中者非羿,執私見以自是者非堯。惠子知莊子之言為己發,故強以為可。 ◎按:此即所謂「是其所非」也。)莊子曰:「然則儒墨楊秉四,與夫子為五,果孰是邪?或者若魯遽者邪?(《循本》:楊,楊朱也。秉,公孫龍也。 ◎按:五子皆執所見以自是者,故即以此詰之。若為皆是耶?則無獨是者矣。若謂有獨是耶?則必有不是者矣。是惠子已不能就五子而定其孰是也,而或者止知自是,則惠子又一魯遽矣。魯遽,人名,疑即所謂儒者也。下文言遽與第子論道,而喻之調瑟,謂弟子非而己獨是,即其事也。)其弟子曰:『我得夫子之道矣,吾能冬爨鼎而夏造冰矣。』魯遽曰:『是直以陽召陽,以陰召陰,非吾所謂道也。(《循本》:冬寒之時能不以火爨,夏熱之時能[467/626]使水成冰。二事雖奇,然不過因冬至陽生,以陽召陽而為火,因夏至陰生,以陰召陰而為冰,未為奇也。 ◎按:人皆以冬為寒,以夏為暑,而獨以冬為火,以夏為冰,則與人所是者大異矣。其弟子以為遽之獨執所是,道不過如此,乃遽則謂此猶因天地四時之行,陽極則陰生,陰極則陽生,陽生則水中有火,陰生則火中有水,猶非己之道也。)吾示子乎吾道。』於是乎為之調瑟,廢一於堂,廢一於室,鼓宮宮動,鼓角角動,音律同矣。夫或改調一弦,於五音無當也,鼓之二十五弦皆動,未始異於聲,而音之君已。(《循本》:置一瑟於堂,置一瑟於室,鼓此瑟之宮聲,則彼瑟之宮聲自動。鼓此瑟之角聲,則彼瑟之角聲自動。似為奇矣,然以律相同,故聲相應,亦未奇也。如唐人曹紹夔知樂,洛陽有僧,房中磬日夜自鳴,僧以為怪,因成疾。紹夔素與僧善,來問疾,僧告之故。俄擊齋鐘,磬復作聲,紹夔笑曰:「明日可設盛饌,當為除之。」僧如其言,食畢,紹夔出懷中錯鑢,擊數下而去,聲遂絕。僧苦問其所以,云:「此磬與鐘律合,故擊彼此應。」僧大喜,疾隨愈。又李嗣真得車鐸,振之地中有應者,掘之得鐘,蓋有此事。當,主也,即《學記》「鼓無當於五聲」之「當」。又或改調一弦,於五音無所主,而鼓之則二十五弦皆動。此一弦者初無或異,而能然者,乃是為五音之主,故鼓[468/626]之而眾弦莫不聽命耳。 ◎按:律不必同,而弦無不應。喻己之所謂道者,必絕非常理可通而通之,方是同其至異者。)且若是者邪?」(言惠子所自是者,亦若魯遽邪?)惠子曰:「今夫儒墨楊秉,且方與我以辯,相拂以辭,相鎮以聲而未始吾非也,則奚若矣?」(《循本》:惠子言:四子之辨終不能折我,則我是而四子非矣。 ◎按:此即自謂如魯遽之於弟子。)莊子曰:「齊人蹢子於宋者,其命閽也,不以完。其求鈃也以束縛,其求唐子也而未始出域,有遺類矣!(《循本》:蹢者,蹢,躅行不進貌,《禮記》云:「蹢躅焉,踟躕焉。」鈃鍾,鉶鼎與鍾也。唐,堂塗也,乃庭中之路,《詩》云:「中唐有甓。」唐子者,堂塗給使令之人,猶《周禮》云「門子」,今俗云「廳子」耳。 ◎齊人有蹢行其子於宋,而使為閽人者,務殘其體而不欲完其形。至其求鉶鼎也,則束縛維係之,惟恐其損壞而不完矣,奈何忍蹢其子乎?其求唐子也,則以給堂塗使令,未始出疆域之外矣,奈何忍棄其子於異國乎?是於推類之道有遺矣。言人於親踈貴賤遠近之類,儼而不自覺,以喻惠子知四子之辨為非,而不知己之非也。)夫楚人寄而謫閽者,夜半於無人之時而與舟人鬬,未始[469/626]離於岑而足以造於怨也。」(《循本》:離,同「罹」,至也。岑,山岸也。楚人寄寓船上而蹢躅行,為他國之閽者,夜半於無人之時而與舟人爭鬥,不思未到岸時,何可與人鬥?徒足以造怨而已。此又進一步說與人爭論,不惟有自蔽之患,亦且有禍。 ◎按:五子皆以自是爲道,猶同舟共濟也。互相攻辨,猶同舟相鬥也。勢必難行,猶同舟相鬥先已不濟也。)

  [(ㄐㄩˋ)(ㄘㄨㄢˋ)鼓角(ㄐㄩㄝˊ)改調(ㄉㄧㄠˋ)(ㄒㄧㄢˊ)(ㄉㄧˊ)音的(ㄓˊ)音擲(ㄒㄧㄥˊ),音形(ㄓㄜˊ)(ㄘㄣˊ)]

˙     冬至_地雷復,     夏至_天風姤,

˙     音慮。【說文】錯銅鐵也。【詩·大雅·尚可磨也箋】尚可磨鑢而平。【釋文】鑢,音慮。   © 汉典

˙     1.音擲。【說文】住足也。一曰蹢躅,賈侍中說,足垢也。【博雅】蹢䠱,跢跦也。【易·垢卦】羸豕孚蹢䠱。【釋文】蹢䠱,不靜也。一本作躑。【程傳】跳躑也。

2.音的。【詩·小雅】有豕白蹢。【傳】蹢,蹄也。【爾雅·釋畜】馬四蹢皆白,首。又【莊子·徐無鬼】齊人蹢於宋者。【音義】蹢,投也。

˙     中唐有甓?_ 中庭的路上怎會有磚瓦?

 

6.      莊子送葬,過惠子之墓,顧謂從者曰:「郢人堊其鼻端若蠅翼,使匠石斲之。匠石運斤成風,聽而斲之,盡堊而鼻不傷,郢人立不失容,宋元君聞之,召匠石曰:『嘗試為寡人為之。』匠石曰:『臣則嘗能斲之。雖然,臣之質死久矣。』夫子之死也,吾無以為質矣,吾無與言之矣。」(良工雕斲,須有可雕之材質,若無其質,雖巧無所應。莊子每與惠子反覆開論,正以其可裁也。茲蓋惜其死而無可與言者。)

() [/626]  [(ㄧㄥˇ),音影(ㄜˋ),音俄(ㄓㄨㄛˊ),音濁]

 

7.      管仲有病,桓公問之,曰:「仲父之病病矣,可不云!至於大[470/626]病,則寡人惡乎屬國而可?」(舊註:可不謂云,猶言設有不諱。)管仲曰:「公誰欲與?」公曰:「鮑叔牙。」曰:「不可。其為人,潔廉善士也。其於不己若者不比之。又一聞人之過,終身不忘。使之治國,上且鉤乎君,下且逆乎民。其得罪於君也,將弗久矣。」(不比,不合也。舊說:鉤,亦逆也。 ◎按:太史公言管仲「爲政善因」,又云:「將順其美,匡救其惡,故上下能相親,豈管仲之謂乎?」由莊子之言觀之,則桓公固情(2)慾之主,管仲之所以能用桓公者,徒以能順適其意耳。)公曰:「然,則孰可?」對曰:「勿已,則隰朋可。其為人也,上忘而下畔。(《列子》作「不下叛」。江遹云:上忘者,其政悶悶也。不下畔者,其民淳淳也。 ◎按:上忘下畔,俱貼其爲人講。則上忘下畔者,上之不務有爲,下之不至越畔。蓋不務紛更,亦不廢弛也。)愧不若黃帝而哀不己若者。(愧不若黃帝,師其無爲之治也。哀不己若,謂有以化之,不使越畔也,)以德分人謂之聖,以財分人謂之賢。以賢臨人,未有得人者也;以賢下人,未有不得人者也。其於國有不聞[471/626]也。其於家有不見也。勿已,則隰朋可。」(以德分人,使皆復性也;以財分人,使得遂生也。以賢上人,人滋不服;以賢下人,人化其恭矣。夫聽非不聽,視非不明,而不事察察之治,宰相之度也。此隰朋之所以勝鮑叔。)

  [絜,通「潔」不比(ㄅㄧˋ)(ㄒㄧˊ)(ㄩˋ)]

˙     (2)_ 「情」字不清,千頃堂本作「猜」。

 

8.        吳王浮於江,登乎狙之山。眾狙見之,恂然棄而走,逃於深蓁。有一狙焉,委蛇攫𢮞,見巧於王。王射之,敏給搏捷矢。王命相者趨()射之,狙執死。王顧謂其友顏不疑曰:「之狙也,伐其巧,恃其便,以敖予,以至此殛也。戒之哉!嗟乎,無以汝色驕人哉!」顏不疑歸而師董梧以鋤其色,去樂辭顯,三年而國人稱之。(𢮞,曲折而攀援也。搏捷矢,矢往捷速,而狙之敏給能接而搏之也。執死,被執而死也。◎呂註:以色驕人者,

 

  [(ㄐㄩ),音居(ㄒㄩㄣˊ),音荀(ㄓㄣ),音針委蛇(ㄨㄟ  一ˊ)𢮞(ㄐㄩㄝˊ ㄗㄠˋ)]

 

9.        [472/626]南伯子綦隱几而坐,仰天而噓。顏成子入見曰:「夫子,物之尤也,形固可使若槁骸,心固可使若死灰乎?」曰:「吾嘗居山穴之中矣。當是時也,田禾一覩我,而齊國之眾三賀之。我必先之,彼故知之;我必賣之,彼故鬻之。若我而不有之,彼惡得而知之?若我而不賣之,彼惡得而鬻之?嗟乎!我悲人之自喪者,吾又悲夫悲人者。吾又悲夫悲人之悲者,其後而日遠矣。」(齊眾三賀,以田禾得見子綦爲榮。子藄以為:我必有使人知者而後人知之,我必有自炫者而後人售之。夫使人知之而鬻之,是不能自葆其真,故的然而自喪也。人而若是,我則悲之矣。人可悲而我悲之,則我又未免自喪其真,亦可悲也。我悲人之自喪,而我復自悲,則猶未免有知,即未能葆真之至,是亦可悲也。夫是以吾喪我而日遠矣。日遠而不為物累,則形與心如槁木死灰也。)   [槁骸(ㄍㄠˇ  ㄏㄞˊ)(ㄩˋ)]

˙     吾喪我_另可參閱06-02齊物論。

 

10.     仲尼之楚,楚王觴之,孫叔敖執爵而立,市南宜僚受酒而[473/626]祭曰:「古之人乎!於此言已。」(《循本》:孫叔敖,為賈之子,名艾獵,為楚莊王令尹,在仲尼前。市南宜僚,善弄丸鈴,常八箇在空中,一箇在手。楚與宋戰,宜僚披胸受刃,於軍前弄丸鈴,一軍停戰,遂勝之,在孔子卒後,寓言而已。古之人乎,於此言已,贊仲尼非今人之見,而為之乞言也。)曰:「丘也聞不言之言矣,未之嘗言,於此乎言之。市南宜僚弄丸而兩家之難解。孫叔敖甘()寢秉羽而郢人投兵。丘願有喙三尺。」彼之謂不道之道,此之謂不言之辯,故德總乎道之所一。而言休乎知之所不知,至矣。(孔子言,無聞不言之言矣,而未嘗言,今乃於此而言之。即如宜僚弄丸而解難,孫叔敖甘寢秉羽而息兵,皆以無言而成功,則吾雖長喙善言,而在彼正所謂不道之道,則在我自當為不言之辯矣,又何言乎?故存於己之德,若總歸於道之無爲,至一而不雜,而言止於知之所不知,相忘於無言,斯至極而無以加矣。秉羽,蓋文舞于(3)羽也。 ◎雖,一作「願」。人喙無三尺之理。願喙三尺,是願終無言也。夫子之言止此,似欠順。)道之所一者,德不能同也;(道之所一者,無爲而無不為。德之所具者,或以有為為德,或以無爲[474/626]為德,故不能同也。)知之所不能知者,辯不能舉也;(無爲之化,有莫知其然而然者,非知之所能知也,則固非言之所能傳,故辨不能舉也。)名若儒墨而凶矣。(自有儒、墨之是非,以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則物論紛紜,滑道亂德而凶矣。)故海不辭東流,大之至也;聖人並包天地,澤及天下,而不知其誰氏。是故生無爵,死無諡,實不聚,名不立,此之謂大人。(此托孔子之言,實莊子之言也。所謂聖人,即至人、神人、真人。並包天地,以其遊於太初也。澤及天下,無爲而年穀豐,民不疵癘也。不知誰之為之者,故生不必有爵,死不必有諡,寔不必歸,名不必附。此則神人也、真人也,即大人也。無功無名,又何言乎?)狗不以善吠為良,人不以善言為賢,而況為大乎!夫為大不足以為大,而況為德乎!(狗不以吠為良,人不以言為賢,賢且不在言,何況大人乎?夫無爲則大,若為大則已失其為大矣,況有為以求其有得於己,豈足以為大乎?)夫大備矣,莫若天地;然奚求焉而大備矣。(大備者莫若天地,而天地果何所求而成其大備耶?)知大備者無求,無失,無[475/626]棄,不以物易己也。反己而不窮,循古而不摩,大人之誠。(知大備者性分自足,不假外求,葆其天真,無遺失,亦無舍棄,不逐於物而自喪,則不以物易己也。不以物易己,則一己之中萬物皆備,故反己而不窮。長於上古,故循古而不摩。摩者,物以撫摩久而刓,不摩,言不刓弊也。 ◎呂註:誠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無爲而成者也。)

  [(ㄕㄤ)(ㄏㄨㄟˋ)(ㄕˋ)(ㄨㄢˊ)]

˙     苐:◎ 古同“”。 正字通】《篇海》俗誤作次第之第,非。《韻會》第,但也。亦作弟。《字彙》作苐,非。

˙     (3)_ 「于」,千頃堂本同,疑當作「干」。

˙     羽:古代舞者所執的舞具。文舞執羽,武舞執干。 指文德教化。

干盾和羽翳,皆供樂舞時用。羽為文舞,干為武舞。  書經.大禹謨》:「帝乃誕敷文德,舞干羽兩階,七旬,有苗格。」  © 漢典

˙     疵癘:疾病及災疫。《莊子.逍遙遊》:「其神凝,使物不疵癘,而年穀熟。」

˙     (ㄨㄢˊ)1.削。 2 .刻;挖刻:∼木為瓢。   3.壞,損壞。   4.圓鈍無棱角的樣子。

磨損 [wear and tear]。如:刓隱(因磨損而模糊不清);刓缺(磨損殘缺);刓鈍(磨損鈍弊);刓弊(磨損)

˙     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誠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_可參閱17中庸講義17-25-20【慧命補給站大雅講義.

 

11.   子綦有八子,陳諸前,召九方歅曰:(歅,《淮南子》作「九方堙」,善相馬人也。)「為我相吾子,孰為祥?」九方歅曰:「也為祥。」子綦瞿然喜曰:「奚若?」曰:「梱也將與國君同食以終其身。」子綦索然出涕曰:「吾子何為至於是極也!」九方歅曰:「夫與國君同食,澤及三族,而況於父母乎!今夫子聞之而泣,是禦福也。子則祥矣,父則不祥。」子綦曰:「歅,汝何足以識之,而梱祥邪?盡於酒肉,入於鼻口矣,而何足以知其所自來?(言汝何所見而謂梱祥耶?不過知有飲食而已,何足[476/626]以知飲食所自來乃大不祥耶?)吾未嘗為牧而牂生於奧,未嘗好田而鶉生於宎,(同「窔」。)若勿怪,何邪?(《循本》:奧,室西南隅。宎,室東南隅。未嘗牧羊,未嘗田獵,而牂與鶉乃得於室中。 ◎按:此言不應有之物,不可謂非怪事。喩己之教子非以求食於人,而得食於國君,亦大怪也。)吾所與吾子遊者,遊於天地。吾與之邀樂於天,吾與之邀食於地,吾不與之為事,不與之為謀,不與之為怪;吾與之乘天地之誠,而不以物與之相攖,吾與之一委蛇而不與之為事所宜,今也然,有世俗之償焉!凡有怪徵者,必有怪行,殆乎,非我與吾子之罪,幾天與之也!吾是以泣也。」(言己與子遊心於天地之一氣,樂因於天,食因於地,素位安常,不求國君之鼎養也。不為事,無爲也。不為謀,無思也。不為怪,無奇才異能使人驚怪也。但葆其天真,而乘天地之誠,初不以外物攖其胸。但虛以待物,一概委蛇自得,更不遂事而裁其義,並無可以致食於國君者,而今忽有世俗口腹之償,豈非怪乎?夫未怪而先有怪徵者,必有怪行以致之,乃[477/626]自取也。非自取而忽然有之,是則非人之罪,而若由於天之所予矣,豈不悲乎!)無幾何而使梱之於燕,盜得之於道,全而鬻之則難,不若刖之則易,於是刖而鬻之於齊,適當渠公之街,然身食肉而終。(郭註:使梱於燕,為盜所得,全恐其逃,刖則易售也。 ◎渠公,齊之富室,為街正,買梱以自代。 ◎呂註:言此者,明九方以相知之,不若子綦以道揆之。 ◎按:言此者,見世俗之所謂祥,乃身之殃也。)

  [(ㄧㄣ)音欽(ㄐㄩˋ)(ㄗㄤ);音贓(ㄔㄨㄣˊ)音純(ㄧㄠˇ),音咬(ㄩㄝˋ)]

˙     音杳。室東南隅也。亦作㝔。【莊子·徐無鬼】鶉生於宎。

 

12.   齧缺遇許由,曰:「子將奚之?」曰:「將逃堯。」曰:「奚謂邪?」曰:「夫堯,畜畜然仁,吾恐其為天下笑。後世其人與人相食與!夫民,不難聚也;愛之則親,利之則至,譽之則勸,致其所惡則散。愛利出乎仁義,捐仁義者寡,利仁義者眾。(民無遠見,故以仁義愛利之,則民之能捐仁義者寡,而利仁義者眾矣,所以不難聚也。)夫仁義之行,唯且無誠,且假夫禽貪者器。是以一人之斷制利天下,譬之猶一覕()也。夫[478/626]堯知賢人之利天下也,而不知其賊天下也,夫唯外乎賢者知之矣。」(參《管見》。凡治天下,當無為而自化,倘孜孜焉欲以仁義愛利之,則已為後起之偽,而禍害橫生矣。 ◎按:仁義為後起,故偽而非誠,雖可以聚民,正如人有貪禽之心,而假之以矰弋網羅之器,聚禽而殺之也。然則以一人之斷制,專務仁義,欲以利天下,何異乍然一瞥之下,止見其暫而不見其遠乎?堯知賢人之利,而不知大亂之本寔生於堯舜之間,而其末存乎千世之後,是利之者正以賊之也。唯外乎賢而不欲有為者知之耳。)

  [(ㄋㄧㄝˋ),音鎳所惡(ㄨˋ)(ㄆㄧㄝ),音瞥;;]

˙     矰弋(ㄗㄥ  一ˋ)(zēng ):系有生絲繩以射飛鳥的短箭。

 

13.   有暖姝者,有濡需者,有卷婁者,所謂暖姝者,學一先生之言,則暖暖姝姝而私自說()也,自以為足矣,而未知未始有物也,是以謂暖姝者也。(舊註:暖暖,柔貌;姝姝,妖貌。濡需,謂偷安須臾之頃。卷婁,猶拘攣也。六字音成文。 ◎所謂暖姝者,但守一先生之說,則自以為和暖之至,姝美之極,徒以目前自足,而不知未始有物之初,原無人為也。)濡需者,豕蝨是也,擇疏鬣自以為廣宮大囿,奎蹏曲隈,乳,自以為安室利處,不知屠者之一旦鼓臂[479/626]布草操煙火,而己與豕俱焦也。此以域進,此以域退,此其所謂濡需者也。(呂註:濡則不去,需則有待,安於卑污而不知禍,故以豕虱此(4)之。 ◎域進、域退,謂進退不出於仁義,如囿於豕體也。)

(13.1)卷婁者,舜也。肉不慕蟻,蟻慕肉,羊肉羶也。舜有羶行,百姓悅之,故三徙成都,至鄧之虛()而十有萬家。堯聞舜之賢,舉之童土之地,曰:「冀得其來之澤。舜舉乎童土之地,年齒長矣,聰明衰矣,而不得休歸,所謂卷婁者也。(舊註:童土,無草木地。 ◎按:童土謂建都之地,非山林也。來之澤,澤及方來,保其子孫黎民也。舜勞形於民,老死而不得休,是以仁義自拘束其身也。)是以神人惡眾至,眾至則不比,不比則不利也。(民被其澤,舜勞其形,於舜何加?是以神人不喜眾歸,不肯以身為拘之人也。即使眾歸之,亦不與之比而曲順人心,自不以仁義愛利之也。)故無所甚親,無所甚疎,抱德煬和以順天下,此謂真人。(不比之,不利之,故於人無甚親,亦無甚疎,但抱德煬和,以順天下之[480/626]自然而已。 ◎舊說:煬,炙也,融也。 ◎按:抱德煬和,即《德充符》所謂「遊乎德之和」也,曰抱者,絪縕內守,如禽之抱子然。曰煬者,如火之煬,不嚴凝而與物皆春也。)於蟻棄知,於魚得計,於羊棄意。(呂註:三語為舜有羶行而發,立言甚奇,當先蟻,次羊,後魚。不為羶之所引,蟻棄知也;不著羶行以動人,羊棄意也;如是則上下各安其分,無慕聖尚賢之迹,猶魚相忘於江湖,豈非得計哉? ◎按:呂註已通,但三句順說,亦更有味。言使蟻棄去知識,忘其為羶之所引,猶魚相忘於江湖,悠然得所,必於羊先棄意,不欲以羶行引之。蓋惟無為而治,民乃不識不知也。故下文承棄意暢言之。)以目視目,以耳聽耳,以心復心。若然者,其平也繩,其變也循。(呂註:以目視目,不眩於色;以耳聽耳,不惑於聲;以心復心,不役於知。故其平如繩,為天下法;其應事變,一循理之自然。何憂夫天下之不自化,而有心為治以治之耶? ◎《筆乘》:心與耳、目並言,即釋典之眼、耳、鼻、舌、身、意為「六塵」同意。 按:此五句申言棄意之化。)

() [/626]  [(ㄕㄨ)(ㄖㄨˊ),音儒(ㄑㄩㄢˊ)(ㄌㄧㄝˋ),音列奎蹏(ㄊㄧˊ)曲隈(ㄨㄟ)(ㄒㄧˇ)(ㄨˋ)(ㄧㄤˊ)]

˙     (4)_ 虱」,即「蝨」之俗寫。 「此」字誤,當作「比」。

˙     猶魚相忘於江湖_ 另可參閱「大宗師」.

 

14.   古之真人,以天待之(或「人」),不以人入天。古之真人,得之也生,失之也死;得之也死,失之也生。(呂註:以天待之,則無為而應感;不以人入天雖為而未嘗[481/626]為。真人不知有死生,故有時目(5)得之也生,失之也死,此為輕生者言之也。有時曰得之也死,失之也生。此為惡死者言之也。 ◎真人不知死生先後之所在,故不見有一定之得失也。)藥也,其實也,桔梗也,雞癕也,豕零也,是時為帝者也,何可勝言!(司馬註:菫,烏頭也。雞癕,芡實也。豕零,《進學解》所謂「豨零」也。 ◎按:得失何以無定?以生死之不同,正猶藥味之各別也。而究其實,則為菫,為桔梗,為芡實,為豨零,皆迭為君臣佐使者也。其得失原無一定之局,豈可勝言哉?生之為得為失,其無定亦猶是已。)句踐也,以甲楯三千棲於會稽。唯也,能知亡之所以存;唯種也,不知其身之所以愁。(呂註:大夫種能知亡越之可以存,而不知成功之可以亡身。 ◎按:生死且無一定之局,則天下事皆當以天待之,而無所用其智力矣。若任其智力,則有得必失,如大夫種是也。)故曰,鴟目有所適,鶴脛有所節,解之也悲。(《循本》:自是以下,連用五「故」字申言其義。鴟目夜則明,晝則昏,自有所適。鶴脛長則宜,短則不宜,自有所節。若以刀解之,傷其生矣。言但當因其自然也。)故曰:風之過,河也有損焉;之過,河也有損焉。請只風與[482/626]日相與守河,而河以為未始其攖也,恃源而往者也。(風扇日暄,可以躁濕,則風日之過河,應有損於水。然雖使風與日常守於河,而河不覺其攖者,以河之初也有源,故有恃而不竭,自非風日所能損也。若能以天待之,而不以人之智力參焉,則如河之有源矣。)故水之守土也審,影之守人也審,物之守物也審。(《新傳》:水生於上,而不離於土也。影生於形,而不離於形也。物出於造物,而不離於造物也。故曰:「守之也審」。 ◎按:審者,水不離於上,而無隙不入;影不離於形,而行止俱隨;物不離於造物,而死生變滅無非化工。極詳審也,此不任智力,自然而然之證也。)故目之於明也殆,耳之於聰也殆,心之於殉也殆,凡能其於府也殆,殆之成也不給改。禍之長也茲萃,(茲,積也。《循本》:「殆」字反上「審」字。不能審定,則危殆矣。 ◎《新傳》:上無意於水,而水自親;形無意於影,而影自生;造物無意於物,而物自成。三者皆無意於相須也,世俗豈能似之歟!故目則必期於明也,耳則必期於聰也,心則必期於殉也,是有意於明、有意於聰、有意於殉物也。有意則不免於危殆矣,豈相須之道乎? ◎《循本》:又推廣言之。凡有所能,皆為害。舉府,則藏在其中矣。殆之成不及改,而禍之長滋積,言[483/626]不好則甚速也。 ◎按:此任智力之害也。)其反也緣功,其果也待久。而人以為己寶,不亦悲乎!故有亡國戮民無已,不知問是也。(《循本》:欲其反殆為安,轉禍為福,必須循循漸進之功。即剛果自克者,亦必待久而後能。言好則甚難也。而世之人,玩溺耳目聰明心思之欲如寶然,近而喪身,人而亡國戮民,其禍未已。蓋不知問,比未有曉之耳。 ◎按:既任智力,則以人入天,雖復其天,非旦夕可幾矣。而反以耳目心思之智力為寶,此所以有得必有失,雖智謀貞忠,如大夫種,不免於身危,而國與民亦蒙其害,由不問是以天待之之道也。)

  [(ㄐㄧㄣˇ)(ㄩㄥ)(ㄕㄨㄣˇ)會稽(ㄎㄨㄞˋ  ㄐㄧ)()(ㄒㄩㄣˋ)]

˙     「以天待之」或「以天待人.

˙     (5)_ 「目」字誤,當作「」。

˙     芡實:植物名。睡蓮科,一年生草本。花、莖、葉皆有刺,葉圓大呈橢圓腎形或圓狀盾形,浮在水面似蓮。夏天開紫色的花。種子呈球形,果仁及地下莖皆可食用。也稱為「雞頭」、「雞頭米」、「茨實米」。

˙     芡實,中藥名。為睡蓮科植物芡Euryale ferox Salisb.的乾燥成熟種仁。分佈于從黑龍江至雲南、廣東等地。具有益腎固精,補脾止瀉,除濕止帶之功效。常用於遺精滑精,遺尿尿頻,脾虛久瀉,白濁,帶下。   © 汉典

˙     心之於殉也殆,凡能其於府也殆,殆之成也不給改。:心思一味地追求外物也就危險了。「才能」從內心深處顯露出來就會危險,危險一旦形成已經來不及悔改。

 

15.   故足之於地也踐,雖踐,恃其所不蹍而後善博也;人之於知也少,雖少,恃其所不知而後知天之所謂也。(《循本》:足之所踐無幾,而要必有足所不踐之餘地,乃可寬博而展其步履。知之所知無幾,而要以止乎不知,方能知天之所以為天,而不以人入天也。改訂。)知大一,知大陰,知大目,知大均,知大方,知大信,知大定,至矣。大一通之,大陰解之,大目視之,大均緣之,大方體之,大信稽之,大定持之。(《合參》:知天之所謂則大一、大陰、大目、[484/626]大均、大方、大信、大定,皆知之矣。大一通之者,無不通而為一,一自為不通也。解以大陰者,入窈冥之門,至至陰之原,則懸係自解也。視以大目者,不視以目,自無所不見也。緣以大均者,和以是非,任其兩行也。體以大方者,無西無東,無南無北,萬方各得其分也。稽以大信者,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也。持以大定者,澤焚不熱,河冱不寒,雷破山、風震海而不驚也。不知之知,乃為大知;無用之用,乃為大用如此。)盡有天,循有照,冥有樞,始有彼,則其解之也,似不解之者;其知之也,似不知之也。不知而後知之。(《循本》:吾以為人事盡歸烏有矣,而不盡之天真見焉;吾以為自循其所當行而已,而自有無窮之照焉;吾以為杳冥矣,而實有執其樞者;吾以為自此始矣,而又有彼焉,則彼又自為始。 ◎呂註:其解似不解,言本無係,故不解而後解;其知似不知,以其本無知,故不知而後知,此至人所以遊於世俗之間若愚若拙也。)其問之也,不可以有崖,而不可以無崖。頡滑有實。(《循本》:上言「不知問是也」故卒提出「問」字結之。若問此道,本無崖際,而實未嘗無崖際。說著來,只似前所言頡滑堅白之辨,而此卻有其實。 ◎呂註:頡不可係,滑不可持,若無物而有實也。 ◎按:太極本無極,則似乎頡滑,而叩(6)則有實,非同詭僻。)古今不[485/626]代,而不可以虧,則可不謂有大揚搉乎!闔不亦問是已,奚惑然為!(《合參》:凡物皆有更代,此則歷古今而無更代,亦歷古今而不可虧損。人能舉古今而發其幽,引古今而核其實,謂之揚搉古今,若問於古今之不代不虧者,豈非揚搉之大者乎?闔,何也。人何不問此?而甘自迷惑為?)以不惑解惑,復於不惑,是尚大不惑。(有能以己之不惑解人之惑,使之亦復於不惑,則庶幾都不惑矣,尚庶幾也。)

  [(ㄓㄢˇ)(ㄒㄧㄝˊ) 滑,倉頡(ㄐㄧㄝˊ)(ㄑㄩㄝˋ)]

˙     冱:音護。【玉篇】寒也。【廣韻】寒凝也。 1.閉,塞:“心∼涸其不化兮,形凝冰而自栗”。 2. 凍結:“大澤焚而不能熱,河漢∼而不能寒”。

˙     頡滑:1.錯亂。《莊子.徐無鬼》:「頡滑有實,古今不代。」  2.不正的言辭。《莊子.胠篋》:「知詐漸毒頡滑堅白解垢同異之變多,則俗惑於辨矣。

又【莊子·胠篋篇】知詐漸毒,頡滑堅白,解垢同異之變多,則俗惑于辨矣。【註】頡滑,謂難料理也。崔云:纏屈也。李云:滑,滑稽也。一云頡滑,不正之語也。   © 汉典

˙     (6)_ 「叩」字不清,千頃本作「即」,恐非。 或作「卯」

˙     揚搉:約略論述、略舉大要。《漢書.卷一○○.敘傳下》:「揚搉古今,監世盈虛。.

.

 

 

參考:

 

 

人生痛苦的原因,皆根於造作,役於物,囿於欲,心不能寧靜無為之故。

為政之道,無為而治,治世不以苛察為上,在於任其自然,與百姓相安無事。

吾又悲夫悲人者_ 言悲人者亦可悲也。聖人哀樂不入胸次,豈能悲人。

夫天何言哉,四時行為;地何言哉,百物生焉;為政之道,亦當如是也。郭象云:「聖人無言,其所言者,百姓之言耳,故曰不言之言。苟以言為不言,則雖言出於口,故為未之嘗言。」

莊子以藥材無貴賤之分,對症即良,水之清流如故,在於其源頭之故,說明人的五官不可一味外用,心思不可過於外逐,當固其本性之道,方是治本之道。

無心方為真知,順乎天地自然方能照徹萬物、深藏道心,得其妙理,達不惑之境。故知悟「本」知「一」的真諦,在於「明道」。

 

(參考_)# 為何聰明反被聰明誤,因為智慧不足。

:

   (2)_ 「情」字不清,千頃堂本作「猜」。

  

 

水之守土也審

影之守人也審

物之守物也審

水生於上,

而不離於土也。

影生於形,

而不離於形也。

物出於造物,

而不離於造物也。

故曰:「守之也審」。審者,Ð

水不離於上,

而無隙不入;

影不離於形,

而行止俱隨;

物不離於造物,

而死生變滅無非化工。

Ê 極詳審也,此不任智力,自然而然之證也。

上無意於水,而水自親

形無意於影,而影自生

造物無意於物,而物自成.

三者皆無意於相須也,世俗豈能似之歟!故目則必期於明也,耳則必期於聰也,心則必期於殉也,是有意於明、有意於聰、有意於殉物也。有意則不免於危殆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