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雪

06FF-16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天 人 合

首頁

物 我 同 體

 

 

 

 

1.   繕性於俗學以求復其初滑欲於俗思,以求致其明;「謂之蔽蒙之民。」(《筆乘》:,修治也。滑:汩亂也性非學不復,而俗學可以復性明非思不致,而俗思不可以求明。徒益之蒙蔽耳。俗,對真而言。 ◎按:此亦正指惠、龍輩之多方而言。)古之治道者,以恬養知;知生而無以知為也,謂之以知養恬。(俗學、俗思所以不可復初致明者,以其役於知而不也。古之治道者則不然矣,蓋知止其所不知,也,而本體之明因而不至於芒,是「以恬養知」也。若後起之知,則自有生以來,無所用之,亦惟以其知之所知,養其知之所不知,使有知仍歸於無知,所謂「以知養」也。以恬養知,猶言以無知存其本體之知;以知養猶言去其後起之知,以復其本體之無知。 ◎「止其所不知」、「養其所不知」,語[306/626]見《齊物論》、《大宗師》,宜參看。諸解俱欠分明。)知與恬交相養,而和理出其性。(恬養知,知養,是交相養也交相養,則有知歸於無知,亦無知而無不知。本體湛然,而中發為氣載乎理,皆其性之所含者矣)夫德,和也;道,理也。(所謂德者,即性之和是也。所謂道者,即性之理是也。)德無不容,仁也;道無不理,義也:(德之量無不容,仁也;道之行無不當理,即義也。)義明而物親,忠也;(義、仁交盡,其心忠也。)中純實而反乎情,樂也;(著誠去偽,而樂其所由生,樂也。)信行容體而順乎文,禮也。(信則有諸中,發諸外,而順乎自然之節文,禮也。)禮樂徧行,則天下亂矣。(知與恬交相養,則道德、仁義、忠信、禮樂如木有根而華實自茂,如水有源而波瀾自遠,無煩偏執之以求必行也。若逐末忘本,專求之禮樂,而偏執以行,則支離於俗學而天下亂矣。合參)彼正而蒙己德,德則不冒,冒則物必失其性也。(:天下之所以亂者,以彼欲正人,而先蔽蒙己德,則其德不足以覆冒萬物不足覆冒而覆冒之,欲強天下以從我,則物皆失其自然之性,所以亂也) 

˙    (ㄍㄨˇ)_《正韻》𠀤古忽切,音骨。亂也。《晉語》置不仁以滑其中。
又治也。《莊子·繕性篇》滑欲於俗思,以求致其明。

˙    覆冒:指籠罩,掩蓋。

1.掩覆遮蓋。漢書.卷八五.永傳:「黃濁四塞,覆冒京師。」也作「冒被」。  © 汉典

1.掩沒真相。漢.王符潛夫論.述赦:「為讒佞利口所加誣冒。

  [(ㄏㄜˊ) (ㄩㄝˋ) (ㄅㄧㄢˋ便)]

2.   古之人,在混芒之中,與一世而得澹漠焉。當是時也,陰[307/626]陽和靜,鬼神不擾,四時得節,萬物不傷,群生不,人雖有知,無所用之,此謂至。當是時也,莫之為而常自然。(古之人無知無為而常恬,則將與造物者為人,而遊乎天地之一氣,是常在混茫之中也,而惟一己恬,則一世皆遂同得淡漠焉。夫與一世俱安淡漠,則陰陽、鬼神、四時、萬物、群生無不矣。人雖有知,安所用之?是乃所謂「至」也。當是之時,豈有他術哉無為而常自然,一恬,無亂之萌,自至耳。)逮德下衰,及燧人伏羲始為天下,是故順而不一。德又下衰,及神農黃帝始為天下,是故安而不順。德又下衰,及唐虞始為天下,興治化之流,(𣻏)澆淳散朴,離道以善,險德以行,然後去性而從於心。心與心識知,而不足以定天下,然後附之以文,益之以博。文滅質,博心,然後民始惑亂,無以反其性情而復其初(無為自然,是以至一,德之盛也。德下衰而有為,則順而不一矣。又衰而有為,則安而不順矣。愈降[308/626]德愈衰,則愈有為,不操治化之本源,而創興治化之末流,澆薄其淳厚之性,散亡其渾朴之質。道本率性而不離也,乃別有所謂善,以風示天下,使相馳逐,則去道愈遠矣。德本平易而無險也,乃別有所謂行,以驅率天下,唯恐失足,則得為險途矣道離德險,而民已失其性,因並舍其性中所自有之道德,而逐於心所向慕之仁義。於是上之心與下之心俱非不識不知之心,而情識知覺紛紛不定矣。顧欲以定天下,烏可得乎!乃更從而附之以禮樂之文,益之以學習之博,有文而本質愈滅,有博而初心愈溺,民之惑亂至是始矣,更何以反其性情而復其淳朴之初乎! ◎舉人、伏羲、神農、黃帝、堯、舜,見前乎禹者已不足以定天下,而托於禹者自不足道矣,非真貶抑帝王也。) 

(2.1)由是觀之,世喪道矣,道喪矣,與道交相喪也!道之人何由興乎亦何由興乎道哉?道無以興乎無以興乎道,雖聖人不在山林之中,其德隱矣。隱,故不自隱(之下衰以世遞降如是。由是觀之,既非復淡漠,自無復有養之道,則世喪道矣;既以去性從心為道,自必無復有淳朴則道又矣。是交相喪也又安望世道之復興哉?世道不興,則聖人雖遊於世俗,其德固已隱矣,不[309/626]必遁跡山林也。蓋德已隱,故不必隱遁山林乃為隱也)古之所謂隱士者,非伏其身而弗見也,非閉其言而不出也,非藏其知而不發也,時命大謬也。當時命大行乎天下,則反無迹;不當時命而大窮乎天下,則深根寧極而待;此存身之道也。(承上言,古之隱者非必自隱其而閉其言藏其智也,所值之時實大乖謬,則身隱而德已隱也,然於其身究何加損哉當時命則返天下於至一,而不見有為之迹;際時命之窮,則深寧其根極以待氣數之自然,此所以不興乎道而道自常存於其身也。根極者,淡漠無為之性,猶木之有本根,天之有北極也。根以深而固,以寧而尊,故曰「深根寧極」。 ◎又按:墨、惠輩原處士橫議之列,故特提出古之隱士與之對照。) 

˙    淡漠:淡泊恬靜。文子.上仁:「非淡漠無以明德,非寧靜無以致遠。」史記.卷八四.屈原賈生傳》:「真人淡漠兮,獨與道息。」_冷漠,冷淡。_親切,親熱,熱情,熱心

  1.印象淡薄。如:「都這麼些年了,這件事在人們的記憶已經淡漠了。」

˙    澹漠:恬淡寡欲。

1. 《莊子·繕性》:古之人在混芒之中,與一世而得澹漠焉。《明史·儒林傳一·黃淳耀》:名士爭務聲利,獨澹漠自甘,不事徵逐。

˙    澆薄:社會風氣浮薄,不淳樸敦厚.

1.貧瘠。如:「此地土壤澆薄,不利農耕。」

1.人情、風俗淡薄。後漢書.卷四三.朱樂何列傳.朱暉:「常感時澆薄,慕尚敦篤,乃作崇厚論。」《儒林外史》第一五回:「而今人情澆薄,讀書的人,都不孝父母。」

˙    神農氏:帝號。傳說中上古的帝王,始作耒耜,教民種植五穀,振興農業,口嘗百草,始作方書,以療民疾,為我國傳說中務農、制藥的創始人,故稱為「神農」。起於烈山,故也稱為「烈山氏」、「炎帝」。

˙    寧極:謂寧靜至極之性。

《莊子·繕性》:不當時命而大窮乎天下,則深根寧極而待,此存身之道也。成玄英 疏:深固自然之本,保寧至極之性。一說謂極寧靜。見 陳鼓應 今注。 南朝 宋 顏延之 《應詔宴曲水作詩》:極和鈞,屏京維服  (漢語網)

  [陰陽和(ㄏㄜˊ)(ㄉㄞˋ)] [ (ㄇㄧㄡˋ眉救切)]

3.   古之存身者,不以辯飾知,不以知窮天下,不以知窮德,危然處其所而反其性,己又何為哉道固不小行,德固不小識小識傷德,小行傷道。故曰:「正而已矣。」(此又因俗學以小知自是,而好辯以求勝,故即以古隱士之存身者,指出[310/626]與俗學相反處以針對之。言能養而不以辯飾知。則止於所不知矣。故安於淡漠而不以知窮天下,守其自得而不以知窮德,危然安處於其所,不為物累不逐物遷,自然反其性而復其初,在己何所作為哉有作為,則雖有所知,皆小識也;雖有所行,皆不行也。適足為道德之累耳。故道不小行,德不小識,乃所以正己也。故曰:君子正己而已矣。豈有欲以辯勝人者哉危然,猶然,高寄靜正之象)樂全之謂得志(道不小行,則遊於坦途;德不小識,則塊然大通。獨夷其心,毫無缺憾,樂之全者也,而志之無不得可知矣。 ◎此句繳上起下。)古之所謂得志者,非軒冕之謂也,謂其無以益其樂而已矣。今之所得志者,軒之謂也。軒在身,非性命也,物之來,寄者也。寄之,其來不可,其去不可止。故不為軒冕肆志,不為窮約趨俗,其樂彼與此同,故無憂而已矣。(郭註:無以益其樂者,全其內而足也。 ◎按:樂全,故無不足;無不足,故無可益無可益,則不待益,而志無不得矣。軒外物,何與性命?且凡物之來皆是偶然,故曰來,乃暫寄耳。來不可,去不可止,物自去來,得失之非我也。淡然自若,不覺寄之在身;然自得,不[311/626]知窮之在己。其樂常全,視軒冕與窮約,無彼此之異也,無憂而已。言無憂者其常不特無戚,亦無也。)今寄去則不樂,由是觀之,雖樂,未嘗不荒也。故曰:「喪己於物,失性於俗者,謂之倒置之民。」(郭云:寄去則不樂者,寄來則荒矣。斯以外易內也盈外而虧內,其倒置矣。◎按:「倒置之民」與起處「蔽蒙之民」相應,均之皆失性者也,皆迷惑於俗者也。 ◎此篇上半篇言養恬之道在上則天下至一,不天下皆亂,後半篇言士知養恬之道者,必不以小知自是而好辯以求勝,其於之外物毫無所動於中,不然,則蔽蒙之甚,且至於倒置,不可謂士矣。)  

˙    (ㄎㄨㄟ)【爾雅·釋山】小而衆,巋。【疏】言小山而衆叢萃羅列者名巋。【王延壽·魯靈光殿賦】巋㠑穹崇。【註】高大貌。

˙    高寄志懷高遠。

˙    靜正 :恬淡平和而趨於純正。【出處】《史記·龜策列傳》:“ 衛平對曰:‘龜者是天下之寶也……安平靜正,動不用力。

˙    古代卿大夫的車服古制大夫以上的官員才可以乘軒服冕。後借指官位爵祿或顯貴的人。後漢書.卷五二.崔駰:「臨雍泮儒,疏軒冕以崇賢。」初刻拍案驚奇.卷二八:「是白公脫屣(ㄒㄧˇ)塵埃,投棄軒,一種非凡光景,豈不是個謫仙人?」

1. 原指古時大夫以上官員的車乘和服,後引申為借指官位爵祿,國君或顯貴者,泛指為官。  © 漢典

˙    又或然之辭。儵忽不可期也。【莊子·天地篇】儻乎若行,而失道也。【繕性篇】軒冕在身,非性命也,物之儻來寄也。

又【莊子·天下篇】時恣縱而不儻。【註】儻,苟也。

˙    倒置之民_ 謂人當以本性為重,外物為輕,今以外物喪本性,輕重不分,所以稱為倒置之民.

  [(ㄓˋ)(ㄊㄤˇ)(ㄩ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