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雪

胠篋

06FF-10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天 人 合

首頁

物 我 同 體

 

 

 

 

1.    將為胠篋探囊發之盜而為守備,則必攝緘縢,固扃鐍,此世俗之所謂知也。(也。胠篋破筐之脅而竊物也。,結也,收也。緘縢,徽之類。,關也。也。)然而巨盜至,則負匱揭篋擔囊而趨,唯恐緘縢扃鐍之不固也。然則鄉之所謂知者,乃為大盜積者也?(《合參》:大盜反恐收藏固,則所積不多,是固其守備是為大盜積耳。 ◎按:不乃,猶「毋乃」。俗本或作「今乃為大盜積者也」,亦順,但欠語妙。 ◎憑空陡設喻,飛舞透闢,大意已)故嘗試論之,世俗所謂知者,有不為大盜積者乎?所謂聖者,有不為大盜守者乎?何以知其然邪?昔者齊國鄰邑相望,雞犬之音相聞,罔罟之所布,耒[193/626]耨之所刺,方二千餘里。四境之內,所以立宗廟社稷,治屋州鄉曲者,嘗不法聖人哉?然而田成子(陳恆)一旦殺齊君而盜其國。所盜者豈獨其國邪?與其聖知之法而盜之。故田成子有乎盜賊之名,而身處堯舜之安;小國不敢非,大國不敢,十二有齊國。則是不乃竊齊國,並與其聖知之法,以守其盜賊之身乎(《合訂》:十二有齊國,自田敬仲至齊威王十二世也。或因此語篇出秦以後人手,然非漆園固不能為。 ◎田氏齊,以公量貸以私量收,觀《左傳》所言,便見借仁義之法以濟其盜賊之謀。戰國時大抵如是,故莊子以此喻之) 

  [胠篋(ㄑㄩ  ㄑㄧㄝˋ)緘縢(ㄐㄧㄢ  ㄊㄥˊ間 騰)扃鐍(ㄐㄩㄥ  ㄐㄩㄝˊ涓熒 )(ㄔㄨˊ)罔罟(ㄨㄤˇ  ㄍㄨˇ)耒耨(ㄌㄟˇ  ㄋㄡˋ  乃豆切)(ㄏㄜˊ)(ㄌㄩˇ)]

2.    嘗試論之,世俗之所謂至知者,有不為大盜積者乎?所謂至聖者,有不為大盜守者乎(就聖知推上一層,加「至」字,方拍到正意,却仍用前文筆法,漸漸引入,極波洄層摺之妙。)何以知其然邪?昔者龍逢斬,(桀殺之。)比干(紂剖心。)萇弘(靈王刳腸。) [195/626]子胥(同麋),故四子之賢而身不免乎戮。(舊說:裂也,爛之江中也。 ◎按:引四子之死,見聖人之道,賢者得之不足以保其身,而反以害其身。以跌起大盜假之,反足以濟其惡也。)故跖之徒問於跖曰:「盜亦有道乎?」跖曰:「何適而無有道邪!夫妄意室中之藏,聖也;入先,勇也;出後,義也;知可否,知也;分均,仁也。五者不備而能成大盜者,天下未之有也。」由是觀之,善人不得聖人之道不立,不得聖人之道不行;天下之善人少而善人多,則聖人之利天下也少,而害天下也多。(奇想論,幾欲另闢天地,却自切理饜心。 ◎後世方術亦自托於仁義,竊其以鳴其術耳。直比之於盜之道。嬉笑唾罵,足令若輩無地自容。)故曰:「唇竭則齒寒,魯酒薄而邯鄲圍,聖人生而大盜起。擊聖人,縱舍盜賊,而天下始治矣。」(呂註:唇齒以相因,魯酒邯鄲況非相因而相因。 ◎許慎注《淮南子》:「楚會諸侯魯獻酒於楚王,魯酒薄而趙酒厚,楚之主酒吏求[196/626]酒於趙,趙不吏怒,乃以趙厚酒易魯薄酒,奏之楚王,以趙酒薄圍邯鄲。」 ◎按:有聖人則有聖知,有聖知則盜得竊之,以成大盜。是以聖人生而大盜起,似不相因而實相因也。擊聖人,去其聖知也。綜舍盜賊使竊聖知而無所用也。相安渾,而天下浴矣。搖五岳筆,破鬼胆語。)夫川竭而谷虛,邱夷而淵實。聖人已死,則大盜不起,天下平而無故矣。聖人不死,大盜不止。雖重聖人而治天下,則是重利盜也。(川、邱二句,陪出聖人。谷而無復有川,則自虛;淵而填之以,則自實。理之顯然者也。聖人死而盜不起,亦猶是已。不然,則聖人之道日生,大盜之禍亦日起,雖聖相承,重聖人以治天下,亦重為盜跖利耳。下文即確指利盜之實。) 

(2.1)為之斗斛以量之,則並與斗斛而竊之;為之權衡稱之,則並與權衡而竊之;為之符璽以信之,則並與符璽而竊之;為之仁義以之,則並與仁義而竊之。何以知其然邪?彼竊,竊國者為諸侯,諸侯之門,而仁義存焉。則是非竊仁義聖知邪?[197/626] (論剏而確。太史公《貨殖傳》無限感慨都從此脫胎。)故逐(趨也)於大盜,揭(奪也)諸侯,竊仁義並斗斛、權衡、符璽之利者,雖軒冕之賞弗能勸,斧鉞之威弗能禁。此重利盜而使不可禁者,是乃聖人之過也。故曰:「魚不可脫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彼聖知者,天下之利器也,非所以明天下也。(魚失淵則藏身無所,利器明則為大盜資,故不可以示人。明天下,明示天下也。明則盜得而竊之矣。)  

˙     (ㄔㄨㄤˋ)同“”。  【字彙】俗字。  漢典

˙     質樸淳和

  [(ㄔㄤˊ)(ㄔˇ)(ㄆㄡˇ)] [(ㄏㄨˊ)(ㄔㄥˋ) 符璽(ㄈㄨˊ  ㄒㄧˇ)]

3.    故絕聖棄知,大盜乃止擿玉毀珠,小盜不起;符破,而民朴鄙掊斗折衡,而民不爭;殘天下之聖法而民始可與論議。(殘,盡去也。議論,論道也。 ◎按:所「絕」、「棄」、「擲」、「毀」、「」、「破」、「剖」、「折」等字,俱須活看。謂不貴於心而斤斤然逐於其迹,但與百姓相安於淡泊,乃復其性命之情而可與議道也。然竟用「擲」、「毀」、「破」、「剖」等險字,不見得警辣,翻案文字固須掃箇盡也)擢亂六律,鑠絕竽瑟,(鑠絕,焚棄之也。)塞瞽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聰矣;滅文章,散[198/626]五采,膠離朱之目,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毀絕鉤繩而棄規矩,攦工之指,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故曰「大巧若拙」。(插一句,妙!)之行,鉗之口,攘棄仁義,而天下之德始玄同矣。彼人含其明,則天下不矣;人含其聰,則天下不累矣;人含其知,則天下不惑矣;人含其德,則天下不矣。彼曾、史、楊、墨、師工捶、離朱者,皆外立其德,而以亂天下者也,法之所無用也。(,拆之也。火飛也,電光也。 ◎按:此段暢發絕聖棄知大盜乃止之理,言聖人以仁義為治人之法,猶師以律呂為聲音之,工以規矩為方員之至,皆外立其德於迹象之著,使人皆一心倒向外邊去,遂亂其本然之聰明,而喪其元同之德,是聖人之法止足以炫亂人之耳目心思,而無所可用者也。元同,謂元穆而公共也,即指太極而言。,閃爍不定也。 ◎讀此段,要認得是憤激之辭,如因「儒以《詩》《禮》發」,遂言《詩》《禮》必當盡豈真欲焚書哉?誠以藉口發塚,固不如棄去文字,而遊心於「思無邪」、「毋不敬」之初也。楊、[199/626]墨竊仁義以惑亂天下,何如棄仁義而復全其元同之德,如太極未判而健順五常悉備其中乎其語絕奇絕險,而其意中却自見得有至平至穩處也。 ◎「《詩》《禮》發塚」事見《雜篇》。) 

  [(ㄓˊ)(ㄆㄨˊ)(ㄉㄢ)(ㄓㄨㄛˊ)(ㄕㄨㄛˋ)(ㄩˊ)(ㄍㄨˇ)(ㄌㄧˋ)(ㄩㄝˋ)]

4.    子獨不知至德之乎?昔者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陸氏、驪畜氏、軒轅氏、赫胥氏、尊盧氏、祝融氏、伏戲氏、神農氏,(十二皆古帝王)當是時也,民結繩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樂其俗,安其居,鄰國相望,雞犬之音相聞,民至老死而不相往來。(自「結繩」至此,語本《老子》。)若此之時,則至治已。(無《詩》《禮》時,民却不發塚。)今遂至使民延頸舉踵曰:「某所有賢者。」贏糧而趣之,則內棄其親,而外去其主之事,足跡接乎諸侯之境,車軌結乎千里之外,則是上好知之過也。上誠好知而無道,則天下大亂矣。(贏,裹也,擔也。無知,故結繩而用之。無欲,故隨所處而皆適。無求,故老死不相往來。此至德之也。若裹糧趨賢,而至棄親去上,奔走四方,則知識開[200/626]而求欲無塵矣,能無亂乎其過由於之好知而無道也。不但曰「好知之過」,又一句曰「誠好知而無道」,是其用意精密處。蓋知止於其所不知,則大道存焉。惟好知而無道,則以知謀相軋,機詐日出,故大亂也) 

  [(ㄌㄧˊ  ㄒㄩˋ)好知(ㄏㄠˋ  ㄓˋ)]

5.    何以知其然邪?夫弓弩畢弋機變之知多,則鳥亂於上矣;鉤餌罟罾笱之知多,則魚亂於水矣;削格羅罝罘之知多,則獸亂於澤矣知詐漸毒頡滑堅白解垢同異之變多,則俗惑於辯矣(《合參》:畢,網之有柄者削格,木柵,所以施羅網者。免網,翻車也。知詐漸毒者,以知相詐,積漸深毒也。白者,堅執為而方辯之順不下,圓滑不止也。解垢同異者,合異為同而力辯之,始則如解散之不一,乃如垢膩之不去也。白、同異,語本公孫龍書。 ◎莊子非惡仁義,只惡白、同異之辯,於此露出本旨。)故天下每每大亂,罪在於好知。故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而莫知求其所已知者,皆知非其所不善而不知非其所已善者,是以大亂。(堅白同異之辯,正聖知自是之尤者也。故天下每每大亂,而其皆由於好[201/626]知而無道。故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以自示新異,而不反求其性之自然、為己所已知者;皆知各執己見以自是,而非其所不善者,不復知己之所謂善者正未必是。物論紛云,是非倒置,此天下所以大亂也)故上悖日月之明,下爍山川之精,中墮四時之施;惴耎之蟲,肖翹之物,莫不失其性。甚矣夫,好知之亂天下也!自三代以下者是已。(無足蟲,動物之小者。肖翹植物知小者。 ◎此言大亂之感召,上於天,則日月之明為之悖鬥;下極乎地,則山川之精為之銷;中及於四時,則寒暑雨為之愆墮下逮於昆蟲草木,則皆無以逐其生而若其性。)舍夫種種之民而悅夫役役之佞,釋夫恬淡無為而悅夫啍啍之意,啍啍亂天下矣。(種種,謹慤貌。役勞擾貌。佞口給之人。啍啍,多言往復也。 ◎按:白、同異之辯,強辭求勝,不憚煩絮,正役啍啍之意也。夫多言雜,則道術不明,已足以惑亂天下矣。以此招撓天下,使人盡失其真性,人類幾何而不滅也?故莊子於此,用加一倍法,將聖帝明王之法近於聖知者,一併掃去,使竊仁義糟粕以禍仁義者,更無可托以鳴其術。此為拔本塞源之論,非直詆眥聖以自示異[202/626]也。自太使公以來罕窺此旨者,則莊子乃非聖無法之妄言而已矣,惜哉)

´     以上三篇,皆《莊》文之平易近人者。以下諸篇,則其辭漸奧,非精心苦思,難得其解矣。

˙     惴耎蟲蠕動的樣子。  莊子.胠篋》:「惴耎之蟲,肖翹之物。」

˙     1.亦作"" 2.無足蟲    © 漢典

˙     肖翹纖細微小的生物。是指細小能飛的生物。莊子.胠篋》:「惴耎之蟲,肖翹之物。」唐.陸龜蒙〈螢〉詩:「肖翹雖振羽,戚促盡疑冰。」

˙     啍啍(1)遲重緩慢的樣子。詩經.王風.大車:「大車啍啍毳衣如?。」 (2)多言。孔子家語.卷.五儀解:「無取啍啍,捷捷貪也,鉗鉗亂也,啍啍誕也。」

˙     (ㄘㄨㄟˋ)音脆【說文】獸細毛也。周禮·天官·掌皮】共其毳毛爲氈,以待邦事。【鄭註】毳毛,毛細縟者。   又冕服名。【周禮·春官·司服】四望山川則毳冕。【又】子男之服,自毳冕而下,如侯伯之服。【尚書·正義】毳冕五章,虎蜼爲首。虎蜼毛淺,毳是亂毛,故以毳爲名。【詩·王風】毳衣如菼。【毛傳】毳衣,大夫之服。【箋】古者天子大夫服毳冕,以巡行邦國。天子大夫四命,其出封五命,如子男之服,故得服毳冕。

˙     音毯。【說文】雚之初生。【爾雅·釋草】菼,薍。【註】似葦而小,實中,江東呼爲烏蓲。【詩·王風】毳衣如菼。【箋】毳衣之屬有五色,其靑者如鵻。【傳】郭璞曰:菼草色如鵻,在靑白之閒。【字說】菼,中赤,始生未黑,黑已而赤,故謂之菼,可爲帚。

˙     拔本塞源比喻人毀棄根本。參見「拔本塞原」條。書經.大誥》:「惟大人,伐於室,爾亦不知天命不易。」唐.孔穎達.正義:「惟大為難之人,謂三叔等,大近相伐於其室家,自拔本塞源,反害周室,是其為易天法也。

˙        拔本塞原_【解釋】(1) [abandon sources] 拔掉樹根,堵塞水源。比喻自毀滅根本。 伯父若裂冠毀冕,拔本塞原,專棄謀主, ,其何有餘一人。——《左傳》。  (2) 後亦比喻從根本上解決。  我們現在的要求,難道不應該從拔本塞源做起嗎?——郭沫若《為“五卅”慘案怒吼》

˙     拔本塞原_【國語辭典】本,樹根。原,水源。拔本塞原指拔掉樹木的根,堵住水的源頭。語出左傳.昭公九年:「我在伯父,猶衣服之有冠冕,木水之有本原,民人之有謀主也。伯父若裂冠毀冕,拔本塞原,專棄謀主,雖戎狄,其何有餘一人?」後比喻毀棄根本。晉書.卷六七.郗鑒傳:「賊臣祖約、蘇峻不恭天命,不畏王…拔本塞原,殘害忠良,禍虐蒸黎,使天地神祇靡所依歸。」亦可引申為正本清源、從根本做起。也作「拔本塞源」。  © 漢典

 [(ㄋㄨˇ)(一ˋ)罾笱(ㄗㄥ  ㄍㄡˇ增 枸)(ㄐㄩ  ㄈㄨˊ)(ㄒㄧㄝˊ)惴耎(ㄓㄨㄟˋ  ㄖㄨㄢˇ)肖翹(ㄑㄧㄠˊ)(ㄋㄧㄥˋ乃定切)(ㄆㄤˊ)(ㄊㄧㄢˊ)(ㄊㄨㄣ)]

.

 

 

田氏領袖  (維基百)

稱號

領袖姓名

在位年數

在位年份

關係

田敬仲

陳完

24

672649

陳厲公之子

田孟夷

田穉

42

648607

陳完之

田孟莊

26

606581

田穉之子

田文子

田須無

23

580558

之子

田桓子

田無宇

56

557502

田須無之子

田武子

田開

29

501473

田無宇之

13

472460

田無宇之子、田開之

田成子

田恆
《史記》避諱改作田常

10

459450

之子

田襄子

田盤
徐廣雲一名
《世本》名田班

9

449441

田恆之

田莊子

田白
《世本》名田伯

30

440411

田盤之

田悼子

 

6

410405

為田白之子

田齊君主

稱號

國君姓名

在位年份

在位年數

齊太公

田和

386384

在位3

 

383375

在位9

齊桓公

田午

374357

在位18

齊威王

田因齊

356320

在位37

齊宣王

田辟

319301

在位19

田地

300284

在位17

齊襄王

田法章

283265

在位19

齊平王

田建

264221

在位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