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雪

馬蹄

06FF-09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天 人 合

首頁

物 我 同 體

 

 

 

 

1.   馬,蹄可以霜雪,毛可以風寒,草飲水,翹足而陸,(跳也。)此馬之真性也。雖有義路寢,無所用之。(《合參》「義」,即《郊特性》所謂「門」。路寢,正寢也。舉二者以該宮室之全。)及至伯樂(舊註:伯樂,天星名,主天馬。孫陽善相馬,因名伯樂。):「我善治馬。」燒之,之,刻之,之,連之以羈馽,編織以皁棧,馬之死者十二三矣;(:燒,以火印烙也剪其毛。刻,削其甲,同「烙」。絡首曰絡足曰馽皁棧,槽也。)饑之,渴之,馳之,驟之,整之,齊之,前有橛飾之患,(馬御曰橛,馬纓曰飾。)而後有鞭筴之威,而馬之死者已過半矣。(呂註:馬之草飲水而無羨於義臺路室,則民耕織自給無羨於高明之譬也。伯樂燒剔刻雒而馬死十二三,則強為仁義而天下始也。飢渴馳驟而馬之死者過半,則屈折禮樂而天下始分之也。)陶者曰:「我善治埴,(土黏曰埴。)圓者中規,方者中矩。」匠人曰:「我善治木,曲者中[190/626],直者應繩。」夫木之性,豈欲中規矩、鉤繩哉?然且世世稱之曰「伯樂善治馬而善治木」,此亦治天下者之過也。(失其性,則其治非治之善,而治之過者也。然且世世稱善,迷而悟。此正如治天下者傷民之性,而世代相沿以為善治也,故曰「此亦治天下者之過也」。只一句,已將喻意二層,俱打入正旨,筆妙可參。·◎以馬喻,就中忽又插入、木二喻,然後併合正意,變化縱橫,是古筆力絕人處) 

 [(ㄏㄜˊ)(ㄑㄧㄠˊ)(ㄊㄧ)(ㄌㄨㄛˋ)羈馽(ㄐㄧ  ㄓˊ)皁棧(ㄗㄠˋ  ㄓㄢˋ造 佔)(ㄐㄩㄝˊ)(ㄘㄜˋ)(ㄓˊ)]

2.   吾意善治天下者不然。民有常性,織而衣,耕而食,是謂同德黨,命曰天放。(天性同然,故曰「同德」。人人合一,而非阿黨以相從,是天使之自然而然,不待勉強,故曰「天放」。)故至德之世,其行填填,其視顛顛。(填填,遲重也。顛,專一也。)當是時也,山無蹊隧,澤無舟梁;萬物群生,連屬其鄉;(舊註:水陸之道不通,故所居之鄉自相連屬。)禽獸成群,草木遂長。是故禽獸可係而遊,鳥鵲之巢可攀援而(民無機心,鳥獸近人) 

(2.1)夫至德之,國與禽獸居,族與萬物並,[191/626] (不知孰為同類,孰為異類。)惡乎知君子小人哉!同乎無知,其德不離;同乎無欲是謂素樸素樸而民性得矣。(此太古之治,民安其常性,治之善者也。)及至聖人為仁,踶跂為義,而天下始疑矣;澶漫為樂,摘擗為禮,而天下始分矣。(羅氏《循木》:足而行也。踶跂企足而強行也。漫,猶「泛濫」。摘糾摘其也。 ◎按:惑也。分,離也。則機心生,分則畛域起也。)故純樸不殘,孰為犧樽!白玉不毀,孰為珪璋!道德不廢,安取仁義!性情不離,安用禮樂!五色不亂,孰為文采!五聲不亂,孰應六律!夫殘樸以為器,工匠之罪也;毀道德以為仁義,聖人之過也。(束一筆,警快!) 

˙    踶跂(ㄉㄧˋ  ㄑㄧˊ)1.用盡心力,力行之的樣子。  © 汉典

˙    踶跂(ㄓˋ  ㄑㄧˊ)誇耀自恃的樣子。莊子.馬蹄:「蹩為仁,踶跂為義,而天下始矣。」唐.成玄英.疏:「踶跂矜恃之容。」

˙    廣韻】【集韻】【韻會】【玉篇】桑葛切,音撒。【蹩躠,旋行貌。【莊子·馬蹄篇】蹩躠爲仁。詳蹩字註

˙    :【集韻】【韻會】【正韻】亦切,𠀤音闢。心也。【孝經】擗踴哭泣。通作。【詩·邶風】辟有。又【莊子·馬蹄篇】摘爲禮。【註】屈折手足之意。亦作  © 汉典

  [(ㄒㄧ西)(ㄎㄨㄟ)] [(ㄅㄧㄝˊ  ㄙㄚˇ)踶跂(ㄓˋ  ㄑㄧˊ)(ㄔㄢˊ)珪璋(ㄍㄨㄟ  ㄓㄤ)]

3.   夫馬,陸居則食草飲水,喜則交頸相靡(摩也。)怒則分背相踶;馬知已此矣。夫加之以衡,齊之以月題(月題,馬額上當顱如月形者)而馬知介倪,闉扼鷙曼,詭銜竊轡。[192/626]故馬之知而能至盜者,伯樂之罪也。(《合訂》介倪,猶睥睨也。,曲也。漫,奔突。詭銜,吐出銜也。竊齧轡也。再以馬喻,又進一步說。言馬之知,初止於飲食喜怒,卒乃至能為盜,皆由伯樂治之而失其性也。妙喻不窮)赫胥氏之時(炎帝之世。)民居不知所為,行不知所以,含哺而熙,鼓腹而遊,民能已此矣。及至聖人,屈折禮樂以匡天下之形,縣仁義以天下之心,(如懸物而使人跂足及之。)而民乃始踶跂好知,爭歸於利,不可止也。此亦聖人之過也。(踶跂強行,好知尚智也。 ◎褚云:此與《尚書》以馬喻臨民義同,而此篇首尾形容馬之性情喜怒,曲盡其態。 ◎按:此篇《莊》文之尤近人者,西漢人文多祖之而字法句法要非秦漢以下所有也。至其巨篇奧旨,則固別成一經矣。)  

© 汉典

˙    月題 (1).馬額上的佩飾。其形似月。《莊子·馬蹄》:“夫加之以衡,齊之以月題。” 陸德明 釋文引 司馬彪 撰 雲:“月題﹞馬額上當顱如月形者也。” 陳鼓應 今注:“月題,馬額上的佩飾,形狀如月。” 宋 蘇軾《次韻劉貢父省上》:“花前白酒傾雲液,戶外青響月題。”(2).借指馬。《宋書·謝莊傳》:“時 河南 獻舞馬,詔群臣為賦, 莊 所上其詞曰:於是順鬥極,乘次,戒懸日於昭旦,命月題于上年。’ © 汉典

˙    介倪:猶睥睨。側目而視。《莊子·馬蹄》:"夫加之以衡?,齊之以月題,而馬知介倪"陸德明釋文引李頤:"介倪,猶睥睨也。"陳壽昌《南華真經正義》:"''獨也。馬獨立而怒視也。"一說,當為"""兀倪""阢隉"不安貌。見馬其昶《莊子故》。或說""宋豎r""""省,""借為"""杌輗",謂折毀。見陳鼓應《莊子今注今譯》引馬敘倫說。

˙    :【正韻】支義切𠀤音至。【說文】擊殺鳥也【玉篇】猛鳥也。【屈原·離騷】鷙鳥之不羣兮,自前世而固然。【王逸註】執也謂能執伏衆鳥,鷹鸇之類也。【後漢·杜詩傳】湯武善禦衆,故無忿鷙之師。【註】,擊也。

又凡鳥之勇,獸之猛者,皆曰。【禮·月令】鷹隼蚤鷙。【註】疾厲之氣也。亦作。【禮·曲禮】前有獸。  又抵也。莊子馬蹄篇馬知介倪闉扼鷙曼。䆁文李云鷙,牴也。

˙    鷙曼1.抵突。形容馬性猛戾不馴,欲狂突以去其勒。莊子.馬蹄:"夫加之以衡扼﹐齊之以月題而馬知介倪、闉、鷙曼、詭"陸德明釋文引李頤曰:"鷙﹐抵也曼﹐突也"一說,猶遲重。郭慶藩集釋引郭嵩燾曰"鷙曼﹐言遲重﹔言馬被介而氣塞行滯﹐有決銜絶轡之憂。"鷙曼﹐指抵觸車幔。參閱陳鼓應《莊子今注今譯》。

 ([(ㄉㄧˋ)(ㄧㄣ)(ㄓˋ)好知(ㄏㄠˋ  ㄓˋ)阢隉(ㄨˋ ㄋㄧㄝˋ)(ㄔㄤˇ)睥睨(ㄅㄧˋ ㄋㄧˋ)]

.

 

 

參考:

 

:

炎帝 (中國上古部落首領)

(1)     炎帝,是中國上古時期薑姓部落的首領尊稱,號神農氏,又號魁隗氏、連山氏、列山氏,別號朱襄(尚有爭議,也有說朱襄氏部落曾有三代首領尊號炎帝)。

(2)     傳說姓部落的首領由於懂得用火而得到王位,所以稱為炎帝。從神農起薑姓部落共有九代炎帝,神農生帝魁,魁生帝承,承生帝明,明生帝直,直生帝氂,氂生帝哀,哀生帝克,克生帝榆罔,傳位五百三十年。

(3)     炎帝所處時代為新石器時代,炎帝故里目前有六地之爭,分別是:陝西寶雞、湖南會同縣連山、湖南株洲炎陵縣、湖北的隨州、山西高平、河南柘城。炎帝部落的活動範圍在黃河中下游,在一說是今寶雞市渭濱區的清薑河,一說是今寶雞市岐山縣的水。)一帶時部落開始興盛,最初定都在陳地,後來又將都城遷移到曲阜。

(4)     相傳炎帝牛首人身,他親嘗百草,發展用草藥治病;他發明刀耕火種創造了兩種翻土農具,教民墾荒種植糧食作物;他還領導部落人民製造出了飲食用的陶器和炊具。 傳說炎帝部落後來和黃帝部落結盟,共同擊敗了蚩尤。

(5)     華人(不僅漢族)自稱炎黃子孫,將炎帝與黃帝共同尊奉為中華民族人文初祖,成為中華民族團結、奮鬥的精神動力。

(6)     炎帝被道教尊為神農大帝,也稱五神農大帝。

炎帝 (詞語)

◎炎帝,號神農氏,為神農氏族,始生地在烈山,以姜水為活動中心,天臺山、常羊山、蒙峪溝、九龍泉、清薑河、炎帝陵、炎帝祠構成了一條完整的炎帝神農氏從出生、死後安葬的炎帝文化。  © 漢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