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雪

06FF-08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天 人 合

首頁

物 我 同 體

 

 

 

 

1.     駢拇枝指出乎性哉!而於德。(《合參》:駢拇,足大指連第二指也。枝指,手有六指也。此亦生來已然者,而實非人所同得天也,故曰出乎性而於德。)附贅縣疣,出乎形哉!而侈於性。(息肉腫結,亦依附懸係於形,而本非生初之所自具也,故曰出於形而於性。,多餘也。)多方乎仁義而用之者,列於五藏哉!而非道德之正也。(方,法也,術也。仁義本不可襲取,乃多方比擬之、辨論之。欲以通之天下也。列於五藏,如肝木主仁、肺金主義之類,亦似發於中之所固有,而實皆由於後起,不無偏著,故曰「非道德之正」也。 ◎《天下篇》末惠施多方」,此「多方」字正對墨、惠輩而言。「其書五車,其道駁,其言也不中」,即「多方」也。)是故駢於足者,連無用之肉也;枝於手[180/626]者,樹無用之指也;駢枝於五藏之情者,淫僻於仁義之行,而多方於聰明之用也。(逐後起之仁義,則仁義又為五藏之枝矣。若此者,益所本無,則溢而淫,失其至正,則乖而僻。是淫於仁義之行,而止以耳目聰明之用,多方以自也。)是故駢於明者,亂五色,淫文章,青黃黼黻之煌煌非乎?而離朱是已。(朱即離婁,黃帝時人,百步見秋毫。)多於聰者,亂五聲,淫六律,金石絲竹黃鍾大呂之聲非乎?而師曠是已。(聰明者,不求采色之悅目,不求音聲之悅耳,耳目之所以不也。今既悅青黃黼黻之觀,悅金石絲竹黃大呂之奏,則所謂至明之離朱,至聰之師正亂淫於采章聲律而失其明聰者也)枝於仁者,擢德塞性,以收名聲,使天下簧鼓以奉不及之法非乎?而是已。(抽枝也。塞,遏蔽也。德於中,無所不備,乃必而出之,務欲仁之及物。性於初,無所不通,乃塞而隘之。止欲仁之在我,則愈欲行仁,而仁轉多所不及矣。而以仁為名高者,名亦歸之,能使天下皆簧鼓相煽以奉其不及之法。非校(1)仁者乎?而曾、史則正[181/626]其人已。曾、史,舊說以為即曾子、史魚,然亦方術家自命為曾、史者耳,非正指本人也。)駢於辯者,纍瓦結繩竄句,心於堅白同異之間,而敝跬譽無用之言非乎?而楊、墨是已。故此皆多旁枝之道,非天下之至正也。(瓦結繩,謂辯之反覆重疊,如瓦之層累然辯之糾纏不解,如繩之結縛然,則其辯愈多,愈成為無用之曲說矣。而且改竄字句,遁以求工,惟其心思於白、同異之間,疲敝不止,更分外用力,以稱譽無用之言,非胼於辯者乎?而楊、墨正其人已。夫枝之道,豈天下之正哉? ◎又按:點竄字句原遁辭之常。舊改「句」字為「身」字,殊少味,音屑,牛步也;曰分外出力貌。改「」字為「毀」字,亦失語妙)

˙     漆園1.古地名。戰國時莊周為吏之處。其地一說在今河南省商丘市北;說在今山東省菏澤市;說在今安徽省定遠縣東。又或以為"漆園"非地名,莊周乃在蒙中為吏主督漆事,蒙在今商丘市北。 2.指莊子。  © 汉典

˙     :【玉篇】去也,徹也莊子·騈拇篇】擢德塞性以收名聲。【註】拔去自然之德。

(1)    拔取、抽取。·蘇軾〈惠州李氏潛珍閣銘〉:「蔚鵞城之南麓,仙李之芳根。」

(2)    提拔、選用。《戰國策·燕策二》:「先王過舉,之乎賓客之中,而立之乎群臣之上。」《文選·李密·陳情表》:「過蒙拔,寵命優渥。」   © 漢典

˙     (1)_ 「校」字誤,當作「枝」。

˙     史魚:春秋時衛國大夫。參見「史」條。 h 史鰌,字子魚,春秋時期衛國大臣。  © 漢典

˙     (1)【揚子·方言】半步爲跬。【玉篇】舉一足也。【類篇】司馬法,凡人一舉足曰跬。跬,三尺也。兩舉足曰步。步,六尺也。【禮·祭義】故君子跬步而不忘孝也。    (2) 先結切,音屑。疲也曰分外用力貌。【莊子·騈拇篇】敝跬譽無用之言。【音義】敝跬,用力貌。

 [(ㄆㄧㄢˊ蒲眠切)縣疣(ㄒㄩㄢˊ  ㄧㄡˊ)(ㄔㄨㄢˇ)黼黻(ㄈㄨˇ  ㄈㄨˊ)(ㄓㄨㄛˊ)(ㄎㄨㄟˇ又音)]

2.     彼正者,(,舊作「至正」。然不改字亦可,謂正之極正者也。)不失其性命之情故合不而枝不;長者不為有餘,短者不為不足。(情,本然之實也。本然者,無為自然,初無加損。故如之無合,指之無出,如手足之長短中度,無庸增減。)是故鳧脛雖短,續之則憂;鶴脛雖長,斷之則悲。故性長非所斷,性短非所續,無所去憂[182/626]也。(性惟因任自然,如之長而不可斷,短而不可續,則悲憂無自而生,不期去憂而無憂也)意仁義其非人情乎!彼仁義(2)何其多憂也?且夫駢於拇者,決之則泣;枝於手者,齕之則啼。二者,或有餘於數,或不足於數,其於憂一也。今世之仁人,蒿目而之患;不仁之人,決性命之情而富貴。故意仁義其非人情乎!自三代以下者,天下何其囂囂也?(言由續則憂而斷則悲思之,則凡人之多憂者,必其為後起之累也。觀於仁義之多憂,則彼所謂仁義者,得毋非性命之本然者乎?且性命之本然者,微原無有餘不足,不可增損也,即原不足於數如,原有餘於數如指之枝,亦決則則啼,同為後起之憂矣。仁人之蒿目憂世是益其所本無也。不仁之人,橫決性命而貪富貴,是去其所固有也。去其本有者固有患得患失之憂,益其本無者亦常多痌瘝在抱之憂矣。試思上古,清淨(3)無為,但因其自然,而相安渾。何以三代而下,競言仁義,而天下遂然其不靖邪? ◎楊、墨之辯不息,則仁義之禍。何者?以其多憂而囂囂,則仁義皆為外矣。莊子非惡仁義正惡其囂[183/626],意可微會也) 

˙     (2)_ 「仁義」,郭慶潘集釋本作「仁人」。

˙     蒿目(1).極目遠望。《莊子·駢拇》:“今世之仁人,蒿目而憂之患。” 宋 王安石 《憶金陵》詩之二:“蒿目黃塵憂世事,追思陳跡故難忘。” 清 李漁 《玉搔頭·分任》:“蒿目為時憂,年未艾霜雪盈頭。”  (2).猶言蒿目時艱。《明史·職官志一》:“伴食者承意指之不暇,間有賢輔,卒蒿目而不能救。”清 錢謙益 《南征吟小引》:“而羽書之旁午,民力之凋敝,持籌蒿目,又迸逼於胸中。故其(袁可立子袁伯應)為詩曲而中,而多風。”參見“ 蒿目時艱 ” © 漢典

˙     蒿目時艱憂慮世局、時事而內心難安。孽海花.第三○回:「先本是臺灣的台,因蒿目時艱,急流勇退。」  蒿目,極目遠望;,艱難的時局。形容對時局憂慮不安。語本莊子.駢拇》:"今世之仁人,蒿目而之患。"

˙     痌瘝病痛;疾苦。   謂關懷人民病痛、疾苦。

˙     痌瘝在抱:對人民的疾苦感同身受。形容愛民殷切。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第六○回:「前回一個大善士,專誠到揚州去勸捐,做得那種痌瘝在抱、愁眉苦目的樣子。」也作「恫瘝在抱」、「恫瘝在身」。  © 漢典

˙     (3)_ 「清淨」,當作「清靜」。下同。

˙     質樸淳和

 [鳧脛(ㄈㄨˊ  ㄐㄧㄥˋ)(ㄏㄜˊ)(ㄊㄠ)痌瘝(ㄊㄨㄥ  ㄍㄨㄢ)]

3.     且夫待鉤繩規矩而正者,是削其性也;待繩約膠漆而固者是侵其德也;屈折禮樂,俞仁義,以天下之心者,此失其常然也。天下有常然,常然者,曲者不以,直者不以繩,圓者不以,方者不以矩,附離()不以膠漆,約束不以索。故天下()然皆生,而不知其所以生;同焉皆得而不知其所以得。故古今二,不可虧也。則仁義又連連如膠漆而遊乎道德之間為哉?使天下惑矣!夫小惑易方,大惑易性,何以知其然邪?自虞氏招仁義以撓天下也,天下莫不奔命於仁義,是非以仁義易其性(《合參》:屈折肢體,以為禮樂之文;呴俞顏色,以為仁義之貌,則失其本然矣。本然者,不待矯揉造作而自然正固。此固天下之人所同以有生,同得以成性,歷古今而無二,不可或虧者也。又何必以仁義強為懸綴,糾纏不[184/626]解,連連然如膠漆纆索,以參雜於道德之間哉夫道德之正,本無仁義之迹。之以仁義,而仍目之為道德,是滋天下之惑亂也。惑之小則變易其所向之方,惑之大則變易其本然之性。自有虞氏來,以仁義為招,而屈撓天下以從之,天下遂奔命焉,不已變易其性) 

˙     呴俞亦作“ 呴諭 ”。亦作“ 喻 ”。 1.化育愛撫。《莊子·駢拇》:“屈折禮樂,俞仁義。”《淮南子·原道訓》:“其德……呴諭覆育,萬物羣生,潤於草木,浸於金石。” 高 注:“呴諭,溫恤也。” (2).和悅溫順貌。 唐 杜甫 《朝獻太清宮賦》:“伊神器臬兀,而小人喻,紀大破,瘡痍未蘇。” © 漢典

˙     有虞氏:中國上古時代的部落名。有虞氏部落的始祖是虞幕(即窮蟬)虞幕是黃帝的曾孫,自幼喜歡歌唱,擅長製作樂器,常引百鳥和鳴,鳳凰翔集。以此功德,黃帝就封此人于“虞”地。此人以封地為姓,號稱有虞氏,舜為虞幕的後裔,當時是以孝聞名於世的聖賢。後來成為有虞氏部落首領,接受堯帝的禪讓,成為中原華夏部落聯盟的首領。史稱虞舜帝,為中華遠古的三皇五帝之

˙     虞舜:古帝王舜的稱號。姓名重華。因建國虞,故稱為「虞舜」或「有虞氏」。性至孝,堯用之,使攝位三十年,後受禪為天子,都(今山西省永濟縣)。在位四十八年,南巡,崩於蒼梧之野。傳位於禹也稱為「大舜」。

 [(ㄒㄩ)(ㄇㄛˋ)]

4.     故嘗試論之,自三代以下者,天下莫不以物易其性矣。小人則以身利,士則以身名,大夫則以身家,聖人則以身天下。故此數子者,事業不同,名聲異號其於傷性以身為,一也。(《合參》:殺身從之曰。所求者皆非性所固有,易其性即傷其性也。)臧與穀(舊註:男而婿婢曰臧,女而婦奴曰穀。)二人,相與牧羊而俱亡其羊。問臧奚事,則挾讀書;問穀奚事,則博塞()以遊。二人者,事業不同,其於亡羊均也。伯夷死名於首陽之下,盜利於東陵之上,二人者,所死不同,其於殘生傷性均也,奚必伯夷之是而盜跖之非乎!天下盡也。彼其[185/626]仁義也,則俗謂之君子;其所殉貨財也,則俗謂之小人。其一也,則有君子焉,有小人焉;若其殘生損性,則盜亦伯夷已,又惡取君子小人於其間哉(《集說》:世俗則分為君子、小人,若以傷生損性言之,則亦無異於夷也,又何必分君子、小人於其間哉? ◎議論警快絕倫。) 

 [(ㄒㄧㄝˊ  ㄘㄜˋ)(ㄓˊ)]

5.     且夫屬其性乎仁義者,雖通如,非吾所謂臧也;屬其性於五味雖通如俞兒(黃帝時人,能別之水。)非吾所謂臧也;屬其性乎五聲,雖通如師曠,非吾所謂聰也;屬其性乎五色,雖通如離朱,非吾所謂明也。所謂,非仁義之謂也,臧於其德而已矣;所謂臧者,非所謂仁義之謂也,任其性命之情而已矣;吾所謂聰者,非謂其聞彼也,自聞而已矣;吾所謂明者,非謂其見彼也,自見而已矣。夫不自見而見彼自得而得彼[186/626]者,是得人之得而自得其得者也,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者也。夫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雖盜與伯夷,是同為淫也。余愧乎道德,是以上不敢為仁義之操,而下不敢為淫之行也。(此段收拾通篇。 ◎郭註:「以此係彼為屬。」按:仁義與聲色臭味,均為性所本無,而強以性相屬,若有同嗜焉,則汩其性矣。故必不殉仁義,而存其性命本然之情,乃無不。必不聲色,而存其本然之自見自聞,乃是聰明。若不見己而見人,不悅己而悅人,不於貪,伯夷亦淫於仁義也,於道德之正何當乎誠恐其賊德而滋愧,故不敢以仁義益性所本無,亦不敢以淫僻喪其性所本有也。惟有清淨無為而已。) 

´     褚氏《管見》曰:本意原於《道德經》之「餘食行」,以明自是自者之遠於道,而敷衍流,浩瀚若此。蓋謂人之德性然,如玉在璞,其所漸被木潤山輝。及為聰明所鑿,仁義所分,但知求善於物,在己喪矣。故終以順性命之情為主,而本然之聰明不廢也

´     按:清淨之意,亦自原於《道德》,而《南華》之旨,要以先天太極為主,所以絕聖棄知,正以復還太極,非徒以寂滅為[187/626]而已。如篇中誘然皆生而不知所以生,同然皆得而不知所以得」,分明是一太極。人必遊於天地之一氣,乃可以復還太極。連連仁義,則偏而鑿矣。反覆曉所以覺小知之迷也。

˙     俞兒:1.古代善於辨別味道的人。 2.登山之神,長足善走  傳說中的登山之神。見管子.小問  俞兒是《東周列國志》中的山神,管仲在《上山歌》中提到它的名字。為虛擬的詩歌人物。具體的記載不詳。

˙     淄澠1.水和水的並稱。皆在今山東省。相傳二水味各不同,混合之則難以辨別。 2.比喻性質截然不同的兩種事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