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南華經)

寓言

06-27(雜篇05)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n1

  [題解]
  
寓言是篇首二字,但也是本文討論的主要內容之。所謂寓言,就是寄寓的言論。《庄子》闡述道理和主張,常假托故事人物,寓言的方法正是《庄子》語言表達上的一大特色。
全文大體分成六個部分,第一部分至天均者天倪也,討論了寓言重言卮言,指出宇宙萬物從根本上說是齊一的、等同的,辨析事物的各種言論說到底是不符合客觀事理的,要麽不如忘言,要麽隨順而言不留成見,日日變化更新。第一部分是全文的主體。第二部分至吾且不得及彼乎,借子之口評說孔子不再勵志用心,指出再好的言論也不能使人心悅誠服。第三部分至如觀雀蚊虻相過乎前也寫曾參兩次作官心情不一樣,但都不能做到心無牽掛,所以還是不能擺脫外物的拘系。第四部分至若之何其有鬼邪,表述體悟大道的過程,指出這其間最為重要的是忘卻死生。第五部分至強陽者又何以有問乎寫影外微陰問影子變化不定的故事,指出無所依待才能隨心而動。餘下為第六部分,寫老子對陽子居的批評以及陽子居的悔改,借此說明去除驕矜、容眾人,方才能真正做到修身養性。
(source:古詩文大全網)

 

´         篇旨_ 寓言篇為南華經的敘論開宗明義式地說明本書著作的旨趣及寫作之方式。故為研讀南華經者必要先讀為快之序言。

1.     寓言十九,重言十七,言日出,和以天(1)   [()()]

˙  寓言十九:「寓言」有所寄託之言,就是不直接說明理由,而是借外物來曲予表達的語言,然寓言的主角雖為物,但寓意的對象則為人。「十九」即十分之九。全句是指《南華經》一書中,用寓言來表達的全書的90%。

˙  重言十七:「重言」借重的話,及凡為人所看重之話,如歷代聖哲、偉人所講的言論較為世人所重視。《南華經》一書中,較常引用、假托的有黃帝、堯、舜、孔子、顏回等人。借重其言論、故事來證明莊子所要表達的思想。「十七」即全書的十分之七。(另一解釋為寓言的十分之七,那麼便全書的63)

˙  言日出,和以天:「」為酒器的一種,其特性是注滿則傾,空則仰,故其立姿隨水之多寡而不時在變化,守。「巵言」隨人、物、時、空的不同而立論,變化萬千,如龍之見首不見尾,捉不到話柄。「日出」日日變化萬千,日新不已。「和」即「合」。「天」天空自然的分水嶺,即自然的分際。形容其恰到好處,無不過或不及之患,全句是指《南華經》的言論每日推陳出新、隨機應變、層出不窮,有如巵這種酒器的變化,而且所發的言論,捉不到話柄,因其處處與自然之理相合。   (資料來源: 靝巨書局南華經)

˙  〈形〉(1) 支離的。言日出,和以天——《莊子·寓言》  (2) 又如:(支離而無統或隨人妄言,既無主見,也無立場的、隨和人意的言論);(隨和人意,無主見之詞).    {巵:◎ 古同“}

(3) 《康熙字典》_【莊子·寓言篇】言日出。【註】酒器滿則傾,空則仰,比之于言,因物隨變也。  [另可參閱19荀子19-28坐之器【慧命補給站大雅講義]

心得紀要_ 「巵言」更是莊子整個立言的特色,凡是寓言、重言,均是廣義的巵言,意味著莊子所有的話,層出不窮,但卻不是遊談無根,而是本於自然,法於天道的,這一點對於我們了解《南華經》真諦,是極為重要的。

 

2.       寓言十九,藉外論之。親父不為其子媒,親父譽之,若非其父者也;非吾罪也,人之罪也。與己同則應,不與己同則反;同於己為是,異於己為非之。

心得紀要_ 莊子之所以比別人聰明的原因在於對人性的了悟透徹,故不直率以言,假借著其他的人、事、地、物來加以表達,這一來,說服人的效果較大,可免事倍功半之憾。又人之常情為物以類聚,以本位為中心,故自己總認為對的,凡是與自己觀念有異者,便是錯的,如以佛家語言之,則為「我執」太重,實為眾生之毛病。

 

3.     重言十七,所以已言也,是為 (2)。年先矣,而無經緯本末以期年(3)是非先也。人而無以先人,無人道也;人而無人道,是之謂陳人   [(ㄑㄧˊ  ㄞˋ)]

4.       言日出,和以天,因以衍,所以窮年也。不言則齊,齊與言不齊,言與齊不齊也,故曰無言。言無言,終身言,未嘗言;終身不言,未嘗不言。有自也而可,有自也而不可;有自也而然,有自也而不然惡乎然然於然惡乎不然?不然於不然。惡乎可?可與可。惡乎不可?不可於不可。物有所然,物有所可,無物不然,無物不可(4)。非言日出,和以天孰得其久萬物皆種也,以不同形相禪,始卒若環,莫得其倫,是謂天均(5),天均者天倪也。

˙  「道可道,非常道」,道本不可言,言則離道道雖無言,卻能生萬物,即所謂的「終身不言,未嘗不言」。蓋大自然的啟示,便是最高層次的語言。_老君曰: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名,長養萬物

˙  _ 因為用來形容、闡述道的言語,已經和「道」有所不同了。所以我們要論道時,其最高的境界即以「無言」的方法來體道,參悟者當下悟道,那麼能達乎體道,就不必嘗試用言語來陳述。所以凡落入現象界後的言語,往往由於個人主觀的不同而有差別。

˙  天均:即天鈞,「鈞」齊也,指自然的繁衍。本句是承接上文的總結語,意指萬物各有其種,代代相傳,生發至於無窮,這是上天對萬物公平的對待,稱為天均()。這便是道的均衡發展或自然的和諧處。  所以一旦體會出天道的和諧處,便能天人合一,與道共化了。

´         篇旨(孔子未嘗多言)_ 莊子以孔子不敢自以為是為例,勸惠子勿執定是非,終身爭辯不休。

5.     莊子謂惠子曰:「孔子行年六十而六十化,始時所是,卒而非之,未知今之所謂是,非五十九非。」惠子曰:「孔子勤志服知也。」(6)

 

6.     莊子曰:「孔子謝之矣,而其未之嘗言。孔子:『夫受才乎大本,復靈以生。』鳴而當律,言而當法,利義陳乎前,而好惡是非直服人之口而已矣。使人乃以心服,而不敢(7)立,定天下之定。已乎已乎!吾且不得及彼乎!」  [好惡(ㄏㄠˋ  ㄨˋ)(ㄨˋ);;]

˙  本段所提的「化」是莊子思想中的一個重要觀念,在整部的《南華經》中的「化」大約有三種意義:

(1)萬物的變化:這是最普通的所謂變化。是指形體上的改變。這種變化是平面的發展,是暫時性的,如生老病死、貴賤禍福等。

(2)自然的大化:這是指自然界生生不已的變化,這是就整個宇宙來看,是循環反復,是永性的。

(3)工夫的化道:這是指修養的工夫,達到某種程度後,使人性向上昇華,而融入道體之中。也就是說超脫了形體的變化,而與自然共化。

人生本來即是靈肉的集合體,而靈受於天理,是為「根」,亦為「體」。故莊子假托孔子曾說:「夫受才乎大本,復靈以」。 (資料來源: 靝巨書局南華經)

˙  夫受才乎大本,復靈以_ 本謂太初。章太炎說:「復借為伏。為伏藏靈氣而降生。

 

´         篇旨(鍾如雀蚊)_ 曾子心有所懸,未達大化之境:曾子輕視福,但還不能忘記雙親,更不能使哀樂不入於胸次,跟纖毫無係的至人相比,仍然相差甚遠。

7.     曾子再而心再化,曰:「吾及親仕,三而心樂;後三千,不吾心悲。」弟子問於仲尼曰:「若參者,可謂無所縣其罪乎?」曰:「既已縣矣夫無所縣者,可以有哀樂乎?彼視三釜三千鍾,如觀雀蚊虻(8)過乎前也。」   [(ㄐㄧˋ)曾參(ㄕㄣ)所縣(ㄒㄩㄢˊ)(ㄇㄥˊ)]

 

´         篇旨(九年而大妙)_ 成道之歷程:修道要返璞歸真,無所作為,任天而遊。

8.     顏成子謂東郭子曰:「自吾聞子之言,一年而野,二年而從,三年而通,四年而物,五年而來,六年而鬼入,七年而天成,八年而不知死不知生,九年而大妙。」

_顏成子遊對東郭說:自從我聽了你的談話,一年之後就返歸質樸,兩年之後就順從世俗而不自專,三年豁然貫通,四年與物混同、情識不生,五年神情自得,六年靈會神悟,七年融自然與天合一,八年就忘卻生死,九年之後便達到了玄妙的境界。

 

9.     生有為,死也,勸公。以其死也,有自也;而生陽也,無自也。而果然乎?惡乎其所適?惡乎其適?天有歷數(9),地有人據(10)吾惡()乎求之?莫知其所終,若之何其無命也莫知其所始,若之何其有命也?有以相應也,若之何其無鬼邪?無以相應也,若之何其有鬼邪?

˙  本段係莊子對人生真諦的結語,他看到芸芸眾生,不是為名來,則係為利往,整天挖空心思,終於作繭自縛,害了自己,又損了大眾,實為一大不智。

˙  到底生從何來?死從何去?均是歷代聖哲所要討論的「法」,天有晝夜的循環,但晝非夜之始,夜非晝之終。人既不知其最後當歸屬於何方,這正意味著人難免受到天地氣數的束縛,而產生了命運說。人若一旦接受命運的安排但又不服氣,顯得非常矛盾,故唯有放棄一切的執著,任其自然而活潑,更當執生死,方能入道之次第。

˙  「命運說」,可另參閱21大學章句講義21-04-0217中庸講義(17-07-03)(17-10-07,08) 【慧命補給站大雅講義

 

10.  罔兩問於景曰:「若向也俯而今也仰,向也而今也被,向也坐而今也起,向也行而今也止,何也?」景曰:「𢯱𢯱也,奚稍問也!予有而不知其所以。蜩甲也,蛇蛻也,似之而非也。火與日,吾屯也;陰與夜,吾代也彼吾所以有待邪?而況乎以無有待者乎!彼來則我與之來,彼往則我與之往,彼強陽則我與之強陽,強陽者又何以有問乎!」   [(ㄊㄧㄠˊ)(ㄕㄨㄟˋ);;]

˙  𢯱𢯱也二句_ 劉師培說:「𢯱與謏同。𢯱𢯱,區區的意思稍與肖同肖有小的意思。奚稍問,謂何問之小也。」  [(ㄒㄧㄠˇ)]

˙  心得紀要_ 莊子此段寓言,重點在說明「無待」的高境界,勸世人不必執於有無,正如尊的拈花示眾,葉微笑理之一般自然。畢竟道即是自然,問也不對,答也不對,皆為有待之故,莊子特別假設半影子與影子的對話,來說明「有待」者,得不到真自由,惟有「無待」方能達乎活潑天機之界。

 

11.  子居南之沛,西於秦,邀於郊,至於梁而遇老子。老子中道仰天而嘆曰:「始以汝為可教,今不可也。」陽子居不答。至舍,進漱巾,脫戶外,膝行而前曰:「向者弟子欲請夫子,夫子行不,是以不敢。今矣,請問其過。」老子曰:「而睢睢盱盱 (11),而誰與居?大白若辱,盛德若不足。」陽子居變容曰:「敬聞命矣!」其往也,舍者迎將,其家公執席,妻執巾櫛,舍者避席,煬者避竈。其反也,舍者與之爭席矣   [(ㄐㄧㄝˊ)(ㄐㄩˋ)睢睢盱盱 (ㄙㄨㄟ  ㄙㄨㄟ  ㄒㄩ  ㄒㄩ)(ㄘㄨˋ)](ㄐㄩ)

˙  睢睢盱盱 1.傲慢、橫暴。莊子.寓言:「老子曰:『而睢睢盱盱,而誰與居。』」  1.恭敬聽視淮南子.:「此萬民睢睢盱盱然,莫不身而載視聽。」  1.渾厚純樸。文選.揚雄.劇秦美新:「權輿天地未睢睢盱盱或玄而萌,或黃而牙玄黃剖判,上下相嘔。。」

˙  大白若辱,盛德若不足_ 本句出自於《道德經》第四十一章,意指:清白的人,總認為自己不夠清白,仍有很多缺點要改。個人愈是具有盛德者,愈是感到自己的德不夠。{另可參閱18道德經講義18-47-41【慧命補給站大雅講義}

言的論述而得知,莊子哲學與《易經》的哲理均同屬「變」與「不變」的哲學。由「變」而達「化」的境界。「化」在道家是一項重要修持功夫,即儒家所謂「提昇」、「昇華」。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1_

1.自然的分際。《莊子·齊物論》:何謂和之以天郭象 注:天倪者,自然之分也。南朝 梁 江淹 《翡翠賦》:遠人跡而獨立,擥天倪而為儔。唐 王維 《座上走筆贈薛璩慕容損》詩:君徒視人文,吾固和天倪。宋 王安石 《出城訪無黨因宿齋館》詩:關外尋君信馬蹄,謾成詩句任天倪。況周頤 《蕙風詞話》卷二:有時意筆俱化,純任天倪,竟能略似 坡公 。

2.猶天邊。 唐 高適 《宋中遇林慮楊十七山人因而有別》詩:遙見 林慮山 ,蒼蒼戛唐 岑參 《宿鐵關西館》詩:雪中行地角,火處宿天倪。

2

艾:尊長;師長。亦泛指老年人。《莊子·寓言》重言十七,所以已言也,是為艾。王先謙 集解:此為長老之言,則稱引之。《釋詁》、艾,長也。’”《國語·周語上》瞽史教誨,耆艾修之。韋昭 注:耆艾,師傅也。《漢書·武帝紀》然則於鄉里先耆艾,奉高年,古之道也。顏師古 注:六十曰耆,五十曰艾。唐 元稹 《代曲江老人》詩:尚齒惇耆艾,搜材拔積薪。明 方孝孺 《臥雲樓記》登乎耆艾而燁然常有嬰孺之容。

3_

而無經緯本末以期年耆者_ 而無經緯本末以期『來者』.楊守敬說:「『年者』當依古鈔本作『來者』。」 「經緯」,經為南北方向的線條,緯為東西方向的線條。引申其意為處事上下左右均能旁通、貫串。「本末」前後連貫,不顛三倒四,並能有始有終者。「期」接待提攜。「來者」指年輕人。資料來源:三民書局莊子課本黃錦注釋

4_

類似物論10.

5_

天鈞:亦作天均 1.天然均平之理。《莊子·齊物論》:是以聖人和之以是非而休乎天鈞,是兩行成玄英 疏:天均者,自然均平之理也。陸德明 釋文:本又作均。《莊子·寓言》:萬物皆種也,以不同形相禪,始卒若環,莫得其倫,是謂天均。南朝 宋 謝鎮之 《重與顧道士書》:故卑高殊物,不嫌同道;左右兩儀,無害天均。唐 司空圖 《二十四詩品·自然》:薄言情悟,悠悠天鈞。章炳麟 《四惑論》:神教衰而歸敬於宿命,宿命衰而歸敬於天鈞。

2.指極北之地。

3.比喻心。 清 劉獻廷 《廣陽雜記》卷二:事之成敗,猶兵之勝負,固不可以此動我天鈞。

4.指鈞天廣樂。神話中的一種天界音樂。 唐 皮日休 《上真觀》詩:天鈞鳴響亮,天祿行蹣跚。

兩行:

1. 莊子 謂不執著於是非的爭論而保持事理的自然均衡為兩行。《莊子·齊物論》:是以聖人和之以是非而休乎天鈞,是謂兩行。郭象 注:任天下之是非。

2.兩者一起通行、流行。《毛詩·周南關雎詁訓傳》 唐 陸德明 題注故訓舊本多作故,今或作詁案:、故皆是古義,所以兩行。

3.兩者一起施行、實行。《新唐書·呂諲傳》:始在 河西 ,悉知諸將能否,及為,奏取材者數十人總牙兵,故威惠兩行。

6_

1.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踰矩。」(為政篇4.)

2.      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季氏篇9.)

7_

_ () (ㄨˋ) 故切 音悟. 逆也。〈莊子˙寓言〉「使人乃以心服,而不敢立。

   () (ㄜˋ) 逆各切.咢字俗加艸.之別出,即一字也。資料來源:康熙字典網上版

8_

:亦作蟁虻。 一種危害牲畜的蟲類。以口尖利器刺入牛馬等皮膚,使之流血,並產卵其中。亦指蚊子。《後漢書·孔融傳》性既遟緩,與人無傷,雖出胯下之負, 榆次 之辱,不知貶毀之於己,猶蚊虻之一過也。李賢 注:言蚊虻之暫過,未以為害。宋 沉括 《夢溪筆談·譏謔》信安 、 滄 、 景 之間多蚊虻。夏月,牛馬皆以泥塗之,爾多為蚊虻所斃王闓運 《<墨子校注>序》遭時彊橫,諸凶竊位,怙其勢力富厚,儌一朝之幸,逞志縱欲,曾無采聽,視匹夫所陳,先王之言,若蟁虻雚雀之過乎前。

9_

歷數:

1.猶曆法。觀測天象以推算年時節候的方法。《漢書·律曆志下》:歷數之起上矣。唐 柳宗元 《舜禹之事》:﹝ 舜 ﹞合時月,正歷數。《警世通言·旌陽宮鐵樹鎮妖》:有一人姓 王 名 朔 ,亦善通五行歷數之書。

2.古謂帝王代天理民的順序。,也寫作。《論語·堯曰》:,爾 舜 ,天之歷數在爾躬。何晏 集解:厤數謂列次也。邢昺 疏: 注《尚書》云:謂天道。謂天運之數。帝王易姓而興,故言厤數謂天道。北魏 楊衒之 《洛陽伽藍記·平等寺》:今天眷明德,民懷奧主,歷數允集,歌訟同臻。唐 杜甫 《重經昭陵》詩:草昧英雄起,謳歌歷數歸。清 侯方域 《擬思宗改元追複楊漣等官爵廷臣謝表》:水德之傳一傳二,豈獨神言赤帝之為 桓 為 靈 ,誠非歷數。

 

亦作厤數 1.歲時節候的次序。《莊子·寓言》:天有歷數,地有人據。晉 葛洪 《抱樸子·博喻》:是以雞知將旦,不能究陰陽之歷數。

2.推算歲時節候的方法。《書·洪範》:五紀五曰數。孔 傳:厤數節氣之度以為厤,敬授民時。孔穎達 疏:筭日月行道所歷,計氣朔早晚之數,所以為一歲之厤。《後漢書·郅惲傳》:﹝ 郅惲 ﹞及長,理《韓詩》、《嚴氏春秋》,明天文歷數。清 王錫闡 《曉庵新法·自序》:儒者不知歷數,而援虛理以立説。

3.指帝王繼承的次序。古代迷信說法,認為帝位相承和天象運行次序相應。《論語·堯曰》:堯 曰:!爾 舜 ,天之歷數在爾躬。’” 漢 蔡邕 《光武濟陽宮碑》:歷數在帝,踐祚允宜。宋 范成大 《秦淮》詩:經營暨六代,茲地稱神州,乃知歷數定,昧者徒私憂。明 朱元璋 《免朝謁手詔》:爾察歷數,觀天文,擇主就聘,首陳三策,朕實嘉行。

亦作厤數。 一一列舉;逐說出。《資治通鑒·唐代宗大曆元年》:因歷數大臣過失。宋 歐陽修 《論台諫官唐介等宜早牽複劄子》:昨所能黜臺諫五人,惟是 從誨 入臺未久,其他四人,出處本末,跡狀甚明,可以歷數也。清 王夫之 《薑齋詩話》卷二:若 杜陵 長篇,有歷數月日事者,合為一章。《大雅》有此體

10_

人之所憑依,指人賴以生存的事物。《莊子·寓言》天有歷數,地有人據,吾惡乎求之?成玄英 疏:夫星曆度數,玄象麗天;九州四極,人物依據。一說為人所佔據,指邦國地域。參閱 陳鼓應 《莊子今注今譯》

11_

睢睢(ㄙㄨㄟ)仰視貌。《漢書·五行志中之下》萬眾睢睢,驚怪連日。顏師古 注:睢睢,仰目視貌也。唐 韓愈 《寄崔二十六立之》詩:久欲辭謝去,休令眾睢睢。宋 曾鞏 《福州鱔溪禱雨文》餘醜成群,百十睢睢。跳出沒,負力乘巇明 唐順之 《宿遊塘書懷》詩:脈脈常多病,睢睢竟寡諧。

盱盱:張目直視貌。《荀子·非十二子》吾語汝學者之容:其冠,其纓禁緩,其容簡連;填填然,狄狄然,莫莫然,瞡瞡然,瞿然,盡然,盱盱然。王先謙 集解引 郝懿行 曰:盱盱者,張目直視之容也。

睢盱(ㄏㄨㄟ  ㄒㄩ)

1.渾樸貌。 漢 王延壽 《魯靈光殿賦》:鴻荒樸略,厥狀睢盱。唐 柳宗元 《懲咎賦》:上睢盱而混茫兮,下駁詭而懷私。

2.睜眼仰視貌。 漢 張衡 《西京賦》:迾卒清候,武士怒,韎韐睢盱唐 柳宗元 《鐃歌鼓吹曲·東蠻》:睢盱萬狀乖,咿嗢九譯重。清 王士禛 《池北偶談·談異五·孫文定》:道遇一長人如方相狀,目睢盱可畏,直前欲搏之。章炳麟 《總同盟罷工論序》:一國罷工,他國睢盱而起,亦無憂於外患,如是則政府崩,豪民潰,階級墮,資用散,生分均,而天下始玄同矣。

3.喜悅貌。《易·豫》盱豫悔孔穎達 疏:,謂睢盱睢盱者,喜説之貌。宋 蘇軾 《浣溪沙·徐州石潭謝雨》詞:照日深紅暖見魚,連村緑暗晚藏烏,黃童白叟聚睢盱。清 錢謙益 《中秋夜餞馮爾賡使君》詩之八:天王本聖明,臣工自睢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