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南華經)

則陽

06-25(雜篇03)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n1

  [題解]
  
則陽是篇首的人名。本篇內容仍很龐雜,全篇大體可以分成兩大部分,前一部分寫了頭十小故事,用人物的對話來說明恬淡、清虛、順任的旨趣和生活態度,同時也對滯留人事、迷戀權勢的人給予抨擊。後一部分則討論宇宙萬物的基本規律,討論宇宙的起源,討論對外在事物的主體認識。
前一部分大體分作九小段,至故曰待公閱休為第一段,寫公閱休清虛恬適的生活旨趣和處世態度。至以十之台縣眾閒者也為第二段,寫聖人的心態和人們對道的尊崇與愛慕。至無內無外為第三段,寫個人要善自處,善于應物。至一吷為第四段,通過巧妙的比喻指出人在世間的渺小,倡導與世無爭的態度,同時諷刺和嘲弄了諸侯國之間的爭奪戰爭。至其室虛矣為第五段,通過孔子之口盛贊市南宜聲銷志無窮的潛身態度。至內熱溲膏是為第六段,指出為政鹵莽、治民滅裂的嚴重危害。至于誰責而可乎為第七段,通過柏矩遊齊之所見,批評當世君主為政的虛偽和對人民的愚弄。至然乎為第八段,說明人們的是非觀念不是永恆的,認識也是有限的。至之二人何足以識之為第九段,譴責衛靈公的荒唐無道。
後一部分寫少知與大公調的對話,借大公調之口從討論宇宙整體與萬物之個體間合異散同的關系入手,指出各種事物都有其自身的規律,各種變化也都會向自己的反面轉化,同時還討論了宇宙萬物的產生,又最終歸結為渾一的道。
前一部分可以說是雜論,內容並不深厚,後一部分涉及宇宙觀和認識論上的許多問題,也就較有價值。
(source:古詩文大全網)

 

´         篇旨(公閱休冬江夏山)_ 以遊士干祿求進之可鄙,益顯聖人恬淡和樂之可貴。

1.       則陽遊於楚,夷節言之於王,王未之見,夷節歸。彭陽見王果:「夫子何不譚我於王?」王果曰:「我公閱休。」彭陽曰:「公閱休奚為者邪?」曰:「冬則(1)鼈于江,夏則休乎山樊(2)。有過而問者,曰:『此予宅也。』夫夷節已不能,而況我乎!吾又不若夷節夫夷節之為人也,無德而有知,不自許,以之神其交。固,顛乎富貴之地,非相助以德,相助消也。夫凍者假衣於春,反冬乎風。夫楚王之為人也,形尊而嚴;其於罪也,無赦如虎;非夫佞人正德,其孰能橈焉!故聖人,其窮也使家人忘其貧,其達也使王公忘爵祿而。其於物也,與之為娛矣;其於人也,樂物之通而保己焉;故或不言而飲人,與人立而使人化。父子之宜,彼其乎歸居,而一間其所施。其於人心者,若是其遠也。故曰待公閱休。」   [(ㄔㄨㄛˋ),音(ㄈㄢˊ)(一ㄝˋ)(ㄋㄧㄥˋ)(ㄋㄠˊ);;;]

˙  音謁。【說文】傷暑也。【玉篇】中熱也。【前漢·武帝紀】夏大旱,民多暍死。【荀子·富國篇】夏不宛暍。【淮南子·俶眞訓】暍者望冷風於秋。

 

´         篇旨_ 聖人無常心,其愛人皆出自於本性,故愛人時不覺其用心,須要別人指出,方能有所悟。

2.       聖人達綢繆,周盡一體矣,而不知其然,性也。命搖作而以天為師,人則從而命之也。所行恆無幾時,其有止也若之何!生而美者,人與之,不告則不知其美於人也。若知之,若不知之,若聞之,若不聞之,其可喜也終無已,人之好之亦無已,性也。聖人之愛人也,人與之名,不告則不知其愛人也。若知之,若不知之,若聞之,若不聞之,其愛人也終無已,人之安之亦無已,性也。

(2.1) 舊國舊都,望之暢然;雖使丘陵草木之,入之者十九,猶之暢然見聞聞者也,以十臺縣眾也。

 

´         篇旨_ 自己鄉土的泥巴特別香甜,這是自然的。我們若能復返真性,則內心之舒暢,必能與萬物融合為一。

3.       冉相氏得其環中以隨成,與物無終無始,無幾無時。日與物化者,一不化者也闔嘗舍之!夫師天不得師天,與物皆,其以為事也若之何?夫聖人未始有天,未始有人,未始有始,未始有物,與偕行而不替,所行之備而不,其之也若之何?得其司門尹登恆為之傅之,從師而不;得其隨成為之司其名;之名法,得其兩見仲尼之盡慮,為之傅之。容成氏曰:「除日無歲,無內無外。」   [(ㄇㄧㄣˊ)(ㄒㄩㄢˊ)(ㄒㄩˋ)]

˙  日與物化者,一不化者也闔嘗舍之!_ 隨物與時變化,心境(內性)凝靜卻一點也不會改變,何嘗舍棄過虛空大道的精髓!

 

´         篇旨(蝸牛兩角相爭)_ 譏諷戰國君主爭伐。在心於大道的人看來,海內相通之境,不過微塵一點。而盛稱堯舜之德,無非是劍鼻一吹,齊魏之爭,也無異於觸蠻之戰。

劍首可分為環、後鼻。後鼻可以繫「劍穗」。

4.       魏瑩與田侯牟約田侯牟背之魏瑩怒,將使人刺之。犀首公孫衍恥之曰:「君為萬乘之君也,而以匹夫從!衍請受甲二十萬,為君攻之虜其人民,係其牛馬,使其君內熱發於背,然後拔其國。也出走,然後其背,折其脊。」季子聞而恥之曰:「築十之城,城者既矣,則又壞之,此胥靡之所苦也。今兵不起七年矣,此王之基也。衍亂人,不可聽也。」華子聞而醜之曰:「善言伐齊者,亂人也;善言勿者,亦亂人也;謂伐之與不伐亂人也者,又亂人也。」君曰:「然則若何?」曰:「君求其道而已矣!」

4.1       惠子聞之而見戴晉人戴晉人曰:「有所謂者,君知之乎?」曰:「然。」「有國於之左角者曰觸氏,有國於之右角者曰蠻氏,時相與爭地而戰,伏屍數萬逐北旬有五日而後反。」君曰:「其虛言與?曰:「臣請為君實之。君以意在四方上下,有窮乎?」君曰:「無窮。」曰:「知遊心於無窮,而反在通達之國,若存若亡乎?」君曰:「然。」曰:「通達之中有魏,於魏中有梁,於梁中有王。王與蠻氏有辨乎?」君曰:「無辨。客出而然若有亡也客出,惠子見。君曰:「客,大人也,聖人不足以當之。」惠子曰:「夫吹也,猶有(3)也;吹劍首者,吷(4)而已矣。堯舜,人之所譽也;道堯舜於戴晉人之前,一吷也。」   [(ㄔˋㄓˋ)(ㄍㄨㄚ)(ㄔㄤˇㄊㄤˇ)(ㄍㄨㄢˇ)(ㄒㄧㄠ)(ㄒㄩㄝˋ)]

˙  觸蠻:寓言中蝸牛角上的兩個小國。後因以"觸蠻"稱因爭細微私利而興師動眾

 

´         篇旨(僚聲銷陸沉)_ 隱士不慕榮利,心境恬淡凝寂,雖身在市南,仍無法妨礙其成為大隱之人。

5.       孔子之楚,舍於蟻丘之漿,其鄰有夫妻臣妾登極者,子路曰:「是(5)何為者邪?仲尼曰:「是聖人也。是自埋於民,自藏於畔。其聲銷,其志無窮,其口雖言,其心未嘗言,方且與世違而心不屑與之俱。是陸者也,是其市南邪?」子路請往召之。孔子曰:「已矣!彼知丘之著(ㄓㄨˋ)於己也,知丘之適楚也,以丘為使楚王之召己也,彼且以丘為佞人也。夫若然者,其於佞人也羞聞其言,而況親見其身乎!而何以為存?」子路往視之其室虛矣。   [(ㄗㄨㄥˇ)(ㄒㄧㄝˋ)(ㄓㄨˋ)於己]

˙  音總。禾聚束也。【莊子·則陽篇】是稯稯者,何爲者耶。【註】稯,聚貌。

 

´         篇旨(為政治民如種禾)_ 為政莽,治民滅裂之弊害(修養形性不可魯莽)

6.       梧封人問子牢:「君為政焉勿鹵莽,治民焉勿滅裂(6)昔予為禾,耕而鹵莽之,其實亦鹵莽而報滅裂之,其實亦滅裂而。予來年變齊深其耕而之,其禾繁以滋,予終年厭。」莊子聞之曰:「今人之治其形,理其心,多有似封人之所謂,遁其天,離其性,滅其情,亡其神,以眾為。故鹵莽其性者,欲惡之孽,為性蒹葭(7),始萌以扶吾形,尋擢吾性潰漏發不擇所出,漂疽癕,內熱溲膏是也。」   [(ㄧㄡ)(ㄙㄨㄣ)蒹葭(ㄏㄨㄢˊ  ㄨㄟˇ  ㄐㄧㄢ  ㄐㄧㄚ)(ㄓㄨㄛˊ)漂疽(ㄆㄧㄠˋ  ㄐㄩ  ㄐㄧㄝˋ  ㄩㄥ)(ㄙㄡ);;]

 

´         篇旨(人君日行虛偽)_ 指摘人君率先作偽。統治者立榮辱、好貨財、帶頭作偽,導致百姓犯罪。

7.       柏矩於老,曰:「請之天下遊。」老曰:「已矣!天下猶是也。」又請之,老曰:「汝將何始?」曰:「始於齊。」至齊,見辜人焉,推而強之,解朝服而幕之,號天而哭之曰:「子乎子乎!天下有大子獨先離之,曰莫為盜!莫為殺人!榮辱立,然後覩所病;貨財聚,然後覩所爭。今立人之所病,聚人之所爭,窮困人之身使無休時,欲無至此,得乎!古之君人者,以得為在民,以失為在己;以正為在民,以枉為在己;故形有失其形者,退而自責。今則不然,為物而愚不識,大為難而罪不敢,重為任而罰不勝,遠其塗而誅不至。民知力竭,則以偽繼之日出多偽,士民安取偽!夫力不足則偽,知不足則欺,不足則盜。盜竊之行,於誰責而可乎?」   [(ㄔㄠˊ)(ㄗㄞ)民知(ㄓˋ);;]

 

´         篇旨(伯玉與時俱化)_ 處世之道,唯有洞察事理,隨機應變,想要固定沒有定準的是非是不可能的。

      事理(事法相、理法相),另可參閱14金剛經講義14-07-04【慧命補給站大雅講義

8.       蘧伯玉行年六十而六十化,未嘗始於是而卒之以非也,未今之所謂是非五十九非也。萬物有乎生而莫見其根,有乎出而莫見其門。人皆尊其知之所莫知恃其知之所不知而後知,可不謂大乎!已乎已乎!且無所逃。此則所謂然然乎   [(ㄑㄩ)其知(ㄓˋ);;;]

˙  時俱化隨年變化日俱新

˙  萬物有乎生而莫見其根,有乎出而莫見其門。人皆尊其知之所莫知恃其知之所不知而後知,可不謂大乎!_萬物有它的誕生卻看不見它的本根,有其出現卻尋不見它的門徑。人人都尊崇自己的才智所了解的知識,卻不懂得憑借自己才智所不知道而後知道的知識,這能不算是最大的疑惑嗎?

 

´         篇旨(衛靈公飲酒湛樂)_ 衛靈公號之故:衛靈公號為「靈」是出於天然預設,大、伯常騫想各所知加以論,只是徒費精力

9.       仲尼問史大、伯常騫、狶韋曰:「夫衛靈飲酒湛樂,不聽國家之政;田獵畢弋(8),不應諸侯之際;其所以為靈公者何邪?」大曰:「是因是也。」伯常騫曰:「夫靈公有妻三人,同濫而浴。史鰌奉御而進所,搏幣而扶翼。其慢若彼之甚也,見賢人若此其也,是其所以為靈公也。」狶韋曰:「夫靈公也死,卜葬於故墓不吉,卜葬沙丘而吉。掘之數,得石焉,洗而視之,有銘焉,:『馮其子,靈公奪而里之。』夫靈公之為靈也久矣,之二人,何足以識之!」   [(ㄊㄠ)(ㄒㄧ  ㄨㄟˊ)(ㄧˋ)不應(ㄧㄥˋ);;]

˙  夫靈公之為靈也久矣,_ 此「靈」字,指靈魂而言,言靈公號為「靈」已久矣,天早欲亡之,故欲為置石墓

 

´         篇旨(丘里之言)_ 談同異:少知和太公調的問答,與《秋水》中河伯與北海若的問答意境相近,由「丘里之言」引出「同」、「異」,大道合則渾然一體,散則周遍萬物,具有聚散無常,變化莫測的特點。

10.   問於太公調曰:「何謂丘里之言?」太公調曰:「丘里者,合十姓百名而以為風俗也,合異以為同,散同以為異。今指馬之百體而不得馬,而馬係於前者,立其百體而謂之馬也。是故丘山積卑而為高,江河合水而為大,大人合而為公。是以自外入者,有主而執;由中出者,有正而距。四時殊氣,天賜,故歲成五官殊職,君私,故國治;文武(9)大人賜,故德備萬物殊理,道,故無名。無名故無為,無為而無不為。時有終始,有變化。禍福淳淳,至有所拂者而有所宜;自殉殊面,有所正者有所差。比於大澤,百材皆度;觀乎大山,木石同壇。此之謂丘里之言。」少知曰:「然則謂之道,足乎?」太公調曰:「不然。今計物之數,止於萬,而期曰萬物者,以數之多者號而讀之也。是故天地者,形之大者也;陰陽者,氣之大者也;道者為之公,因其大以號而讀之則可也,已有之矣,乃將得比哉!則若以斯辯,譬猶狗馬,其不及遠矣。」

˙  丘里:1. 鄉里。  2.《莊子·則陽》:“ 少知 問於 大公調 曰:何謂丘里之言?’ 成玄英 疏:“古者十家為丘,二十家為里。鄉丘里,風俗不同,故假問答以辯之也。”《文選·王儉》:“感逝川之無舍,哀清暉之眇默,餐輿誦於丘里,瞻雅詠於京國。” 劉良 注:“丘里,田里之間也。 _丘理之言」,猶公論。

˙  是以自外入者,有主而執;由中出者,有正而距。_所以,從外界反映到內心的東西,自己雖有定見卻並不執著己見,由內心向外表達的東西,即使是正確的也不排拒他人。

 

´         篇旨(物種源始)_ 道之境,言論與思維,皆不足以表達。少知和太公調第二次問答,指出大道不像丘里合併十姓百名而止,而是以包舉天地陰陽成其大的;第三次問答,指出大道運化萬物之理,無法用言論來表達,不能憑藉智慧來體察;第四次問答,指出非言非議,才可以達到大道的純真境界。

11.   少知曰:「四方之內,六合之裡,萬物之所生惡起?」太公調曰:「陰陽相照相蓋(10)相治,四時相代相生相殺,欲惡去就於是橋起,雌雄片合於是庸有安危相易,禍福相生,緩急相摩聚散以成。此名實之可紀,精微之可志也隨序之相理,橋運之相使,窮則反,終則始。此物之所有,言之所盡,知之所至,物而已。覩道之人,不隨其所廢,不原其所起,此議之所止。」

(11.1)少知曰:「季眞之莫為,接子之或使,二家之議,孰正於其情,孰偏於其理?」太公調曰:「雞鳴狗吠,是人之所知;雖有大知,不能以言讀其所自化,又不能以意其所將為。斯而析之精至於無倫,大至於不可圍,或之使,莫之為,未免於物而終以為過。或使則實,莫為則虛。有名有實,是物之居;無名無實,在物之虛。可言可意,言而愈疏。未生不可忌已死不可。死生非遠也,理不可覩。或之使,莫之為,之所假。吾觀之本,其往無窮;吾求之末,其來無止。無窮無止,言之無也,與物同理;或使、莫為,言之本也,與物終始。道不可有,有不可無。道之為名,所假而行。或使莫為,在物一曲,夫胡為於大方?言而足,則終日言而盡道;言而不足,則終日言而盡物道物之極,言默(11)不足以載;非言非默,議其有極。」   [()(ㄘㄨˊ)一曲(ㄑㄩˇ);;;]

˙  橋起:《莊子·則陽》:“欲惡去就,於是橋起;雌雄片合,於是庸有。” 成玄英 疏:“橋,起貌也。” 宋 程大昌 《演繁露·尺蠖》:“每欲進步,先聚屈其體,前後幾相連著,而脊背橋起

˙  橋運:謂事物的變化和運動。《莊子·則陽》:“隨序之相理,橋運之相使,窮則反,終則始。” 陳鼓應 今注:“橋運,橋起而運行。

◎少知說:「四方的裡面,大地的中間,萬物從何處產生呢?」太公調說:「陰陽之氣,互相感應,相消相長,四時循環,相生相殺,欲、惡、去、就,於是都產生了。雌雄交合,產生萬物,這是常道。安危是互易的,禍福是相生的。壽延與夭折相互交接,生還與死亡因此而形成,都是相摩相須而成的。這些現象的名稱與實際都能理出端緒,精細微妙之處都能記載下來。隨四時的季節循環,五行運動,遁相驅使,物極則返,終則復始,這是萬物所具的現象,至於言論所能窮盡的,知識所能達到的,只是萬物的表面現象罷了。體察大道的人,不追逐事物的消亡,不探究事物的源起,這就是言語議論所不能及之的原因。」

#言而足,則終日言而盡道;言而不足,則終日言而盡物_ 言論若能及道,則整天說的都是道;若不能忘言求意,則整天說的都是物。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則陽篇。陸樹芝說:

[(ㄙㄨㄣ)、飡(ㄙㄨㄣ)、湌(ㄘㄢ)、飱(ㄙㄨㄣ)]

 

參考:

  (資料來源:漢點) 

1_

《唐韻》《集韻》《韻會》《正韻》𠀤測角切,音齪(ㄔㄨㄛˋ)。與同。刺取龞蜃也。《莊子·則陽篇》冬則龞於江。  資料來源:點)

2_

山旁亦指山中茂林。《莊子·則陽》冬則擉鱉於江,夏則休乎山樊。成玄英 疏:樊,傍也;亦茂林也。陳鼓應 今注:山樊,山傍。《文選·王僧達<和琅邪王依古>》隆 周 為藪澤,皇 漢 成山樊。呂向 注:樊,林也。宋 王安石 《寄楊德逢》詩:山樊老憚暑,獨寤無所適。清 杜岕 《遊嘉善寺》詩:山樊結煙霧,沙渡鳴澗水。

3_

_ () (ㄏㄜˋ) 【嗃嗃】嚴酷的意思。〈易家人〉「家人嗃嗃,悔厲,吉。」疏:嗃嗃,嚴酷之意也。」       () (ㄒㄧㄠ) 希交切.吹竹管聲。〈莊子則陽〉「夫吹也,猶有也。」釋文:「,亦作管,管聲也。」    () (ㄒㄧㄠˋ)喜教切 音孝.大聲呼叫.〈集韻〉「大嗥也.〈文選·馬融·長笛賦〉「末奮𥳓,錚營嗃。」.資料來源:三民書局大辭典上中下

4_

(ㄒㄩㄝˋ)如口吹物發出的小聲音:“吹劍首者,∼而已矣。”《廣韻》許劣切《玉篇》小聲也。《莊子·則陽篇》吹劒首者,吷而已矣。《註》司馬彪曰:劒環頭小孔,吹之吷然,如風過也。資料來源:點)

5_

稯稯:群聚貌。《莊子·則陽》孔子 之 楚 ,舍於 蟻丘 之漿,其鄰有夫妻臣妾登極者, 子路 曰:稯稯何為者邪?’” 成玄英 疏:總總,眾聚也。陸德明 釋文:字亦作總。

6_

滅裂:

1.謂言行粗疏草率。《莊子·則陽》:而滅裂之,其實亦滅裂而報成玄英 疏:耕地不深,(ㄔㄨˊ)治不熟,至秋收時,嘉實不多,皆由疏略,故致斯報也。宋 蘇軾 《與歐陽晦夫書》:聞 少遊 惡耗,兩日為之食不下。然來卒説得滅裂,未足全信。《續資治通鑒·宋高宗建炎元年》:願詔大臣按劾諸路勤王而滅裂者,悉加顯黜,以為將來誤國忘君之戒。

2.猶敗壞,毀滅。 唐 駱賓王 《幽縶書情通簡知己》詩:生涯滅裂,岐路裴徊清 王夫之 《雜物贊序》:雨坐無緒,念平生風物,或時已滅裂,或人間尚有。梁啟超 《論請願國會當與請願政府並行》:故各部各省支離滅裂,各從其好,各營其私,無所統一,無所督責。魯迅 《集外集拾遺補編·破惡聲論》:二類所言,雖或若反,特其滅裂個性也大同。

治:剪除;整治。 宋 《伯少卿埋銘》民頑,悍吏多為奸,公至逾年,峻法治。《朱子語類》卷一一四:私意竊發,隨即鉏治,雖去枝葉,本根更在。《續資治通鑒·宋高宗紹興二十年》 在官,鉏治兇惡無所貸。

7_

葦:

1.兩種蘆類植物:長成後為長成後為葦。《詩·豳風·七月》:七月流火,八月葦。朱熹 集傳:萑葦,即蒹葭也。漢 應劭 《風俗通·祀典·桃梗葦茭畫虎》:《論語》:誰能出不由戶。故用葦者,欲人子孫蕃殖,不失其類,有如萑葦。清 李鬥 《揚州畫舫錄·城西錄》:柳荷千頃,萑葦生之。

2.竹的一種。《易·說卦》:為蒼竹,為葦。孔穎達 疏:萑葦,竹之類也。

蒹葭

1.都是價值低賤的水草,因喻微賤。亦常用作謙詞。《韓詩外傳》卷二:吾出蒹葭之中,入夫子之門。五代 王定保 《唐摭言·怨怒》:攀由鴻鵠,倚是蒹葭。清 李漁 《意中緣·悟詐》:我雖是蒹葭,現開著玉樹花,難道他烏紗就沒個窮葛瓜。參見蒹葭玉樹

2.《詩·秦風·蒹葭》:蒹葭,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本指在水邊懷念故人,後以蒹葭泛指思念異地友人。 胡惠生 《題亞子分湖歸隱圖》詩:無限蒹葭意,殷勤對此圖。

8_

畢弋:畢為捕獸所用之網,弋為射鳥所用的系繩之箭。泛指打獵活動。《詩·齊風·盧令序》襄公 好田獵畢弋,而不民事,百姓苦之。鄭玄 箋:畢,噣也;弋,繳射也。《西京雜記》卷六:廣川王 去疾 ,好聚無賴少年,游獵畢弋無度。宋 郭彖 《睽車志》卷一:支提 長老 善秀 ,言其鄉里有人以田獵畢弋為業者。郭沫若 《黃山之歌》想是畏人施畢弋,應加保護莫毀摧。

9_

文武:王叔岷曰:「據注疏,文武下原有殊能二字。」考之上下文,亦應有殊能二字。資料來源:三民書局莊子課本黃錦注釋

10_

相蓋:俞樾說:「蓋讀為害古字通。」資料來源:三民書局莊子課本黃錦注釋

11_

言默:議論和沉默。《莊子·則陽》道物之極,言默不足以載,非言非默,議有所極。《韓非子·南面》則人臣莫敢妄言矣,又不敢默然矣,言默則皆有責也。南朝 梁 江淹 《雜三言·鏡論語》籌出處之叔仲,酌言默之多少。

 

06-25-01

 

 

06-25-02

 

 

06-2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