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南華經)

徐无鬼

06-24(雜篇02)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研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題解】
徐無鬼是開篇的人名,以人名作為篇名。本篇是《庄子》中的又一長篇,由十餘個各不相關的故事組成,並夾帶少量的議論。全篇內容很雜,中心不明朗,故事之間也缺乏關聯,但多數是倡導無為思想的。
全篇大體可分為十四個部分。第一部分至莫以真人之言謦吾君之側乎,寫徐無鬼拜見魏武侯,用相馬之術引發魏武侯的喜悅,借此譏諷詩、書、禮、樂的無用。第二部分至君將惡乎用夫偃兵哉,繼續寫徐無鬼跟魏武侯的對話,指出當世國君的作法實質上是在害民,只有應天地之情,才真正是社稷之福。第三部分至稱天師而退,寫黃帝出遊于襄城之野,特向牧馬小童問路,喻指為政者的迷亂。第四部分至終身不反悲夫,批評事事皆囿于物的人。第五部分至未始離于岑而足以造于怨也,寫庄子和惠子的對話,指出天下並沒有共同認可的是非標準,從而批評了各家各是其所是的態度。第六部分至吾無與言之矣,寫庄子對惠子的懷念。第七部分至則隰朋可,寫管仲和桓公的對話,借推薦隰朋闡述無為而治的主張。第八部分至三年而國人稱之,借吳王射殺猴子的故事,告誡人們不應有所自恃。第九部分至其後而日遠矣,寫南伯子綦對世人迷誤的哀嘆。第十部分至大人之誠,提出無求,無失,無棄不以物易己的觀點,強調不用言語、返歸無為的功效。第十一部分至然身食肉而終,表述子綦遊于天地不跟外物相違逆的生活旨趣。第十二部分至夫唯外乎賢者知之矣,批判唐堯,指斥仁義是貪婪者的工具。第十三部分至于羊棄意,批判三種不同的心態,提倡無所甚親無所甚疏的態度。餘下為第十四部分,為雜論,主要是闡明順任自適的思想。

 

´      篇旨(魏武侯悅相馬術)_ 以相犬馬之術為喻,譏刺武侯充滿嗜欲,增長好惡也。

1.     徐无鬼因女商見魏武侯,武侯勞之曰:「先生病矣!苦於山林之勞,故乃肯見於寡人。」徐无鬼曰:「我則勞於君,君有何勞於我!君將盈耆欲,好惡,則性命之情病矣;君將黜耆欲,掔好惡,則耳目病矣(1)。我將勞君,君有何勞於我!」武侯超然不對。少焉,徐无鬼曰:「嘗語君,吾相狗也。下之質執飽而止,是狸德也;中之質若視日,上之質若亡其一。吾相狗,又不若吾相馬也。吾相馬,直者中繩,曲者中鉤,方者中矩,圓者中規,是國馬也,而未若天下馬也。天下馬有成材,若卹若失,若喪其一,若是者,超軼絕塵,不知其所。」武侯大說而笑。徐无鬼出,女商曰:「先生獨何以說吾君乎?吾所以說吾君者,橫說之則以《詩》《書》《禮》《樂》,從說之則以〈金版〉〈六弢〉,奉事而大有功者不可為數,而吾君未嘗啟齒。今先生何以說吾君,使吾君說若此乎?」徐无鬼曰:「吾直告之吾相狗馬耳。」女商曰:「若是乎?」曰:「子不聞夫越之流人乎?去國數日,見其所知而喜;去國旬月,見所嘗見於國中者喜;及期年也,見似人者而喜矣;不亦去人滋久,思人滋深乎?夫逃虛空者,藜藿柱乎鼪鼬之逕,踉位其空,聞人足音跫然而喜矣,而況乎昆弟親戚之謦欬 (2)其側者乎!久矣夫莫以眞人之言謦欬吾君之側乎!」   [(ㄌㄠˋ,音)(ㄕˋ),通「嗜」好惡(ㄓㄤˇ  ㄏㄠˋ  ㄨˋ)( ㄑㄧㄢ),音牽(ㄒㄧㄤˋ)(ㄓㄨㄥˋ)(ㄗㄨㄥˋ)(ㄊㄠ),音掏藜藿(ㄌㄧˊ  ㄏㄨㄛˋ)鼪鼬(ㄕㄥ  ㄧㄡˋ)(ㄐㄧㄥˋ)(ㄌㄤˊ)(ㄑㄩㄥˊ)謦欬(ㄑㄧㄥˋ  ㄎㄞˋ)]

˙  版:1.亦作"金板" 2.天子祭告上帝鏤刻告詞的金屬版。亦用以銘記大事﹐使不磨滅。 3.傳說夏桀殺關龍逢後地庭中所出之金版書。 4.兵書名。 5.用為書籍的代稱。 6.拍板的美稱。

˙  六韜:亦作“六弢”。書名。指文、武、龍、虎、豹、犬韜。相傳為周太公望所撰。六卷。曾號為「武學七書」之一,為談兵者所稱道。其中述殷周情事,多奇聞異說,可供神話研究參考。

 

´      篇旨(徐无鬼論為義偃兵)_ 君主為耳目口鼻之慾,以苦一國之民。養生之道在於外去厚味以全形軀,內棄仁義以絕偽念。

2.     徐无鬼見武侯,武侯曰:「先生居山林,食芧栗,厭葱韮,以賓寡人,久矣夫!今老邪?其欲干酒肉之味邪?其寡人亦有社稷之福邪?」徐无鬼曰:「无鬼生於貧賤,未嘗敢飲食君之酒肉,將來勞君也。」君曰:「何哉,奚勞寡人?」曰:「勞君之神與形。」武侯曰:「何謂邪?」徐无鬼曰:「天地之養也一,登高不可以為長,居下不可以為短。君獨為萬乘之主,以苦一國之民,以養耳目鼻口,夫神者不自許也。夫神者,好和而惡姦;夫姦,病也,故勞之。唯君所病之,何也?」武侯曰:「欲見先生久矣。吾欲愛民而為義偃兵,其可乎?」徐无鬼曰:「不可。愛民,害民之始也;為義偃兵,造兵之本也;君自此為之,則殆不成。凡成美,惡器也;君雖為仁義,幾且偽哉!形固造形,成固有伐,變固外戰。君亦必無盛鶴列(3)於麗譙(4)。無徒驥於錙壇之宮,無藏逆於得!無以巧勝人,無以謀勝人,無以戰勝人。夫殺人之士民,兼人之土地,以養吾私與吾神者,其戰不知孰善?勝之惡乎在?君若勿已矣,修胸中之誠,以應天地之情而勿攖。夫民死已脫矣,君將惡乎用夫偃兵哉!」   [(ㄒㄩˋ),音序(ㄑㄧㄠˊ),音橋(ㄐㄧˋ),音祭()音資]

 

´      篇旨(治天下若牧馬)_ 治天下當去其害馬者(治理天下,必須無心無為,純在自然。)

3.     黃帝將見大隗乎具茨之山,方明為御,昌驂乘,張若、謵朋前馬,昆閽、滑稽後車;至於襄城之野,七聖皆迷,無所問塗。適遇牧馬童子,問塗焉,曰:「若知具茨之山乎?」曰:「然。」「若知大隗之所存乎?」曰:「然。」黃帝曰:「異哉小童!非徒知具茨之山,又知大隗之所存。請問為天下?」小童曰:「夫為天下者,亦若此而已矣,又奚事焉!予少而自遊於六合之內,予適有瞀病,有長者教予曰:『若乘日之車而遊於襄城之野。』今予病少痊,予又且復遊於六合之外。夫為天下,亦若此而已。予又奚事焉!」黃帝曰:「夫為天下者,則誠非吾子之事。雖然,請問為天下。」小童辭。黃帝又問,小童曰:「夫為天下者,亦奚以異乎牧馬者哉!亦去其害馬者而已矣!」黃帝再拜稽首,稱天師而退。   [(ㄨㄟˇ),音偉(ㄘˊ),音慈驂乘(ㄘㄢ  ㄕㄥˋ)(ㄒㄧˊ),音習予少(ㄕㄠˋ)(ㄇㄠˋ),音茂(ㄕㄠˇ)(ㄑㄧˇ);;]

˙  㝢:籀文宇字。  ∼文〕古代的一種字體。中國春秋戰國時流行於秦國,今存石鼓文是其代表。亦稱“大篆”。  。【學古編】李斯旣作小篆,遂以籒文爲大篆。 © 漢典   [(ㄓㄡˋ)]

 

´      篇旨_ 本段探討人生痛苦的原因,皆根於造作,役於物,囿於欲,心不能寧靜無為之故。

4.     知士無思慮之變則不樂,辯士無談說之序則不樂,察士無凌誶之事則不樂,皆囿於物者也。招世之士興朝,中民之士榮官。筋力之士矜難,勇敢之士奮患,兵革之士樂戰,枯槁之士宿名,法律之士廣治,禮樂之士敬容,仁義之士貴際。農夫無草萊之事則不比,商賈無市井之事則不比,庶人有旦暮之業則勸,百工有器械之巧則壯。錢財不積則貪者憂,權勢不尤則夸者悲,勢物之徒樂變,遭時有所用,不能無為也。此皆順比於歲,不物於易者也,馳其形性,潛之萬物,終身不反,悲夫!   [(ㄙㄨㄟˋ),音遂(ㄎㄨㄚ),音誇]

 

´      篇旨(魯遽調瑟)_ 透過莊、惠問答,批評曲士各執一端,自以為是,是非無定見。

5.     莊子曰:「射者非前期而中,謂之善射,天下皆羿也,可乎?」惠子曰:「可。」莊子曰:「天下非有公是也,而各是其所是,天下皆堯也,可乎?」惠子曰:「可。」莊子曰:「然則儒墨楊秉四,與夫子為五,果孰是邪?或者若魯遽者邪?其弟子曰:『我得夫子之道矣,吾能冬爨鼎而夏造冰矣。』魯遽曰:『是直以陽召陽,以陰召陰,非吾所謂道也,吾示子乎吾道。』於是乎為之調瑟,廢一於堂,廢一於室,鼓宮宮動,鼓角角動,音律同矣。夫或改調一弦,於五音無當也,鼓之二十五弦皆動,未始異於聲,而音之君已。且若是者邪?」惠子曰:「今夫儒墨楊秉,且方與我以辯,相拂以辭,相鎮以聲而未始吾非也,則奚若矣?」莊子曰:「齊人蹢子於宋者,其命閽也不以完,其求鈃也以束縛,其求唐子也而未始出域,有遺類矣!夫楚人寄而謫(ㄓㄜˊ)閽者,夜半於無人之時而與舟人鬬,未始離於岑(ㄘㄣˊ)而足以造於怨也。」   [(ㄐㄩˋ)(ㄘㄨㄢˋ)鼓角(ㄐㄩㄝˊ)改調(ㄉㄧㄠˋ)(ㄒㄧㄢˊ)(ㄉㄧˊ)(ㄒㄧㄥˊ)(ㄓㄜˊ)(ㄘㄣˊ)]

 

´      篇旨(匠石斲泥)_ 互信互賴,以誠相託,通力合作。

6.     莊子送葬,過惠子之墓,顧謂從者曰:「郢人堊其鼻端若蠅翼,使匠石斲之。匠石運斤成風,聽而斲之,盡堊而鼻不傷,郢人立不失容,宋元君聞之,召匠石曰:『嘗試為寡人為之。』匠石曰:『臣則嘗能斲之。雖然,臣之質死久矣。』夫子之死也,吾無以為質矣,吾無與言之矣。」   [(ㄧㄥˇ),音影(ㄜˋ),音俄(ㄓㄨㄛˊ),音濁]

 

´      篇旨(隰朋可屬國)_ 為政之道,無為而治,治世不以苛察為上,在於任其自然,與百姓相安無事。

7.     管仲有病,桓公問之,曰:「仲父之病病矣,可不(5)云!至於大病,則寡人惡乎屬國而可?」管仲曰:「公誰欲與?」公曰:「鮑叔牙。」曰:「不可。其為人絜廉善士也。其於不己若者不比之。又一聞人之過,終身不忘。使之治國,上且鉤乎君,下且逆乎民。其得罪於君也,將弗久矣。」公曰:「然,則孰可?」對曰:「勿已,則隰朋可。其為人也,上忘而下畔(6),愧不若黃帝而哀不己若者。以德分人謂之聖,以財分人謂之賢。以賢臨人,未有得人者也;以賢下人,未有不得人者也。其於國有不聞也。其於家有不見也。勿已,則隰朋可。」   [絜,通「潔」不比(ㄅㄧˋ)(ㄒㄧˊ);;]

˙  上且鉤乎君,下且逆乎民_成玄英疏:「上以忠直鉤束於君,下以清明逆忤百姓。」物之有鉤,必多阻難而不順,故不順謂之鉤。(逆忤百姓_違逆百姓)

 

´      篇旨(獼猴以靈巧喪生)_ 戒人不可以色驕人,切勿憑智恃能,勿以矜伐之心待人。

8.     吳王浮於江,登乎狙之山。眾狙見之,恂然棄而走,逃於深蓁。有一狙焉,委蛇攫𢮞 (7),見巧乎王。王射之,敏給搏捷矢。王命相者趨射之,狙執死。王顧謂其友顏不疑曰:「之狙也,伐其巧恃其便,以敖予,以至此殛也。戒之哉!嗟乎,無以汝色驕人哉!」顏不疑歸而師董梧以鋤其色,去樂辭顯,三年而國人稱之。   [(ㄐㄩ),音居(ㄒㄩㄣˊ),音荀(ㄓㄣ)音針委蛇(ㄨㄟ  一ˊ)𢮞(ㄐㄩㄝˊ ㄗㄠˋ)]

 

´      篇旨(南伯子綦之悲)_ 鬻名者雖隱岩穴而不晦,淡泊者雖居市朝而無迹,悲嘆是人自喪真樸。

9.     南伯子綦隱几而坐,仰天而噓。顏成子入見曰:「夫子,物之尤也,形固可使若槁骸,心固可使若死灰乎?」曰:「吾嘗居山穴之中矣。當是時也,田禾一覩我,齊國之眾三賀之。我必先之,彼故知之;我必賣之,彼故鬻之。若我而不有之,彼惡得而知之?若我而不賣之,彼惡得而鬻之?嗟乎!我悲人之自喪者,吾又悲夫悲人者。吾又悲夫悲人之悲者,其後而日遠矣。」   [槁骸(ㄍㄠˇ  ㄏㄞˊ)(ㄩˋ)]

˙  自喪:謂自失其真。弄虛名,則是自喪期真。

˙  吾又悲夫悲人者_ 言悲人者亦可悲也。聖人哀樂不入胸次,豈能悲人。

 

´      篇旨(孔子述不言之義)_ 為政之道,不言之義。

´      本段借市南宜僚與孔子對話,以弄丸解難,秉羽投兵為喻,言不言之義。夫天何言哉,四時行為;地何言哉,百物生焉;為政之道,亦當如是也。郭象云:「聖人無言,其所言者,百姓之言耳,故曰不言之言。苟以言為不言,則雖言出於口,故為未之嘗言。」

´      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

10.  仲尼之楚,楚王觴之,孫叔敖執爵而立,市南宜僚受酒而祭曰:「古之人乎!於此言已。」曰:「丘也聞不言之言矣,未之嘗言,於此乎言之。市南宜僚弄丸而兩家之難解。孫叔敖甘寢秉羽而郢人投兵。丘願有喙三尺。」彼之謂不道之道,此之謂不言之辯,故德總乎道之所一。而言休乎知之所不知,至矣。道之所一者,德不能同也;知之所不能知者,辯不能舉也;名若儒墨而凶矣。故海不辭東流,大之至也;聖人並包天地,澤及天下,而不知其誰氏。是故生無爵,死無諡,實不聚,名不立,此之謂大人。狗不以善吠為良,人不以善言為賢,而況為大乎!夫為大不足以為大,而況為德乎!夫大備矣,莫若天地;然奚求焉,而大備矣。知大備者,無求,無失,無棄,不以物易己也。反己而不窮,循古而不摩,大人之誠。   [(ㄕㄤ)(ㄏㄨㄟˋ)(ㄕˋ)]

˙  孫叔敖_ 公元前601年,出任楚國令尹(楚相),輔佐楚莊王施教導民,寬刑緩政,發展經濟,政績赫然。主持興修了芍陂(今安豐塘),改善了農業生產條件,增強了國力。

 

´      篇旨(子藄悲子梱食祿)_ 相術不如至人能憑藉「怪徵」看破吉凶,口福之慾,不如順任自然為樂。

11.  子綦有八子,陳諸前,召九方歅曰:「為我相吾子,孰為祥?」九方歅曰:「也為祥。」子綦瞿然喜曰:「奚若?」曰:「梱也將與國君同食以終其身。」子綦索然出涕曰:「吾子何為至於是極也!」九方歅曰:「夫與國君同食,澤及三族,而況於父母乎!今夫子聞之而泣,是禦福也。子則祥矣,父則不祥。」子綦曰:「歅,汝何足以識之,而梱祥邪?盡於酒肉,入於鼻口矣,而何足以知其所自來?吾未嘗為牧而牂生於奧,未嘗好田而鶉生於宎,若勿怪,何邪?吾所與吾子遊者,遊於天地。吾與之邀樂於天,吾與之邀食於地,吾不與之為事,不與之為謀,不與之為怪;吾與之乘天地之誠,而不以物與之相攖,吾與之一委蛇而不與之為事所宜,今也然,有世俗之償焉!凡有怪徵者,必有怪行,殆乎,非我與吾子之罪,幾天與之也!吾以是泣也。」無幾何而使梱之於燕,盜得之於道,全而鬻之則難,不若刖之則易,於是刖而鬻之於齊,適當渠公之街(8),然身食肉而終。   [(ㄧㄣ)音欽(ㄐㄩˋ)(ㄗㄤ);音贓(ㄔㄨㄣˊ)音純(ㄧㄠˇ),音咬(ㄩㄝˋ)]

˙    瞿:() (ㄑㄩˊ) 1.〔∼聃〕佛陀與老子,為“佛”、“道”兩教宗奉的教主。  2.〔∼曇〕佛教創始人釋迦牟尼,姓瞿曇。後以瞿曇為佛的代稱,亦稱“喬達摩”。

 () (ㄐㄩˋ) ◎ 驚視,驚恐四顧:∼∼(a.驚顧的樣子;b.迅速張望的樣子;c.勤謹的樣子)。∼然。

˙  奧:室西南隅.       宎:室東南隅也。

 

´      篇旨(許由逃堯)_ 行仁義者,矯性偽情,仁義本出於自然之性,合於無為的,但自堯、舜用它招引天下以來,仁義變得虛偽無誠,還被貪婪者借為作惡之具。

12.  齧缺遇許由,曰:「子將奚之?」曰:「將逃堯。」曰:「奚謂邪?」曰:「夫堯,畜畜然仁,吾恐其為天下笑。後世其人與人相食與!夫民,不難聚也;愛之則親,利之則至,譽之則勸,致其所惡則散。愛利出乎仁義,捐仁義者寡,利仁義者眾。夫仁義之行,唯且無誠,且假夫禽貪者器。是以一人之斷制利天下,譬之猶一覕也。夫堯知賢人之利天下也,而不知其賊天下也,夫唯外乎賢者知之矣。」   [(ㄋㄧㄝˋ),音鎳所惡(ㄨˋ)(ㄆㄧㄝ);;]

 

˙  覕:()(ㄆㄧㄝ)_◎ 古同“”,看一眼:“是以一人之斷制利天下,譬之猶一∼也。”

()(ㄇㄧㄝˋ)_隱而不相見。《說文解字·見部》:「,蔽不相見也。」   © 漢典

 

´      篇旨(暖姝、濡需、卷婁三者)_ 神人棄知自得:第一種人,囿於一孔之見,以為自己盡得大道而自喜;第二種人,托身權貴,一旦冰釋勢敗,大禍必臨,正如虱寄豬上;第三種人,役役行仁。以羶行招人,以致形瘁神疲,,此三種人傷身失性,作者引真人抱和全真,循順自然作結。

13.  有暖姝者,有濡需者,有卷婁(9)者,所謂暖姝者,學一先生之言,則暖暖姝姝而私自說也,自以為足矣,而未知未始有物也,是以謂暖姝者也。濡需者,豕蝨是也,擇疏鬣自以謂廣宮大囿,奎蹏曲隈,乳,自以為安室利處,不知屠者之一旦鼓臂布草操煙火,而己與豕俱焦也。此以域進,此以域退,此其所謂濡需者也。卷婁者,舜也。肉不慕蟻,蟻慕肉,羊肉羶也。舜有羶行,百姓悅之,故三徙成都,至鄧之虛而十有萬家。堯聞舜之賢,舉之童土之地,曰冀得其來之澤,舜舉乎童土之地,年齒長矣,聰明衰矣,而不得休歸,所謂卷婁者也。是以神人惡眾至,眾至則不比,不比則不利也。故無所甚親,無所甚疎,抱得煬(ㄧㄤˊ)(10)以順天下,此謂真人。於蟻棄知(ㄓˋ),於魚得計,於羊棄意。以目視目,以耳聽耳,以心復心。若然者,其平也繩,其變也循。古之真人(11),以天待人,不以人入天,古之真人。   [(ㄕㄨ)(ㄑㄩㄢˊ)(ㄌㄧㄝˋ),音列奎蹏(ㄊㄧˊ)曲隈(ㄨㄟ)(ㄒㄧˇ)(ㄨˋ)(ㄧㄤˊ)]

 

´      篇旨_ 莊子以藥材無貴賤之分,對症即良,水之清流如故,在於其源頭之故,說明人的五官不可一味外用,心思不可過於外逐,當固其本性之道,方是治本之道。

14.  得之也生,失之也死;得之也死,失之也生。藥也,其實(12)也,桔梗也,雞癕也,豕零也,是時為帝者也,何可勝言!句踐也以甲楯三千棲於會稽。唯也能知亡之所以存,唯也不知其身之所以愁,故曰,鴟目有所適,鶴脛有所節,解之也悲。故曰,風之過河也有損焉,之過河也有損焉。請只風與日相與守河,而河以為未始其攖也,恃源而往者也。故水之守土也審,影之守人也審,物之守物也審。故目之於明也殆,耳之於聰也殆,心之於殉也殆,凡能其於府也殆,殆之成也不給改。禍之長也茲萃,其反也緣功,其果也待久。而人以為己寶,不亦悲乎!故有亡國戮民無已,不知問是也。   [(ㄐㄧㄣˇ)(ㄩㄥ)(ㄕㄨㄣˇ)會稽(ㄎㄨㄞˋ  ㄐㄧ)()(ㄒㄩㄣˋ)]

 

´      篇旨__ 無心方為真知,順乎天地自然方能照徹萬物、深藏道心,得其妙理,達不惑之境。故知悟「本」知「一」的真諦,在於「明道」。

15.  故足之於地也踐,雖踐,恃其所不蹍(ㄓㄢˇ)而後善博也;人之於知也少,雖少,恃其所不知而後知天之所謂也。知大一,知大陰,知大目,知大均,知大方,知大信,知大定,至矣。大一通之,大陰解之,大目視之,大均緣之,大方體之,大信稽之,大定持之。盡有天循,有照冥,有樞始,有彼則。其解之也(13),似不解之者;其知之也似不知之也,不知之而後知之。其問之也,不可以有崖,而不可以無崖。頡滑(14)有實,古今不代,而不可以虧,則可不謂有大揚搉(ㄑㄩㄝˋ) (15)乎!闔不亦問是已,奚惑然為!以不惑解惑,復於不惑,是尚大不惑。   [(ㄓㄢˇ)(ㄒㄧㄝˊ)]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資料來源:點)

 

六韜 (六弢

h  《六韜》又稱《太公六韜》、《太公兵法》,是中國古代先秦時期著名的黃老道家典籍《太公》的兵法部分。中國古典軍事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內容博大精深,思想精邃富贍,邏輯縝密嚴謹,是中國古代軍事思想精華的集中體現。最早明確收錄此書的是《隋書·經籍志》,題為“周文王師薑望撰”。姜望即姜太公呂望。但是自宋代以來,就不斷有人對此提出質疑。從此書的內容,文風及近年出土文物資料等分析,可大致斷定《六韜》是戰國時期黃老道家典籍。全書有六卷,共六十篇。《六韜》的內容十分廣泛,對有關戰爭和各方面問題,幾乎都涉及到了。其中最精彩的部分是它的戰略論和戰術論。

h  周初太公望(即呂尚、薑子牙)所著,全書以太公與文王、武王對話的方式編成。西漢國家藏書目錄《漢書·藝文志》道家類曾有著錄曰:“《太公》237篇,其中《謀》81篇,《言》71篇,《兵》85篇。”班固注“呂望為周師尚父,本有道者。”清沈欽韓說:《謀》者即太公之《陰謀》,《言》者即太公之《金匱》,《兵》者即《太公兵法》。但從南宋開始,《太公六韜》一直被懷疑為偽書,特別是清代,更被確定為偽書,但是19724月,在山東臨沂銀雀山漢墓中,發現了大批竹簡,其中就有《太公》的五十多枚,這就證明《太公》至少在西漢時已廣泛流傳了,偽書之說也就不攻自破了。一般認為此書成于戰國時代。   © 汉典

1_

則耳目病矣_ 李勉曰:「依文義,上云『黜耆欲』,此云『引去好惡』,則當歸於清靜安恬,何能使耳目疲乎?其措詞矛盾,不言而喻。故此句應作『則耳目之病除矣』。原文有漏字也。(靝巨書局南華經)

2_

亦作謦咳。 咳嗽。亦借指談笑,談吐。莊子·徐無鬼》夫逃空虛者,藜藿柱乎鼪鼬之逕,踉位其空,聞人足音跫然而喜矣,又況乎昆弟親戚之謦欬其側者乎?成玄英 疏:況乎兄弟親眷謦欬言笑者乎?南朝 梁 簡文帝 《六根懺文》得彼天聰,聞開塔關鑰之聲,彈指謦咳之響。唐 黃滔 《啟博士》蜀 璧端居, 管 牀兀坐,既佩茲謦欬,益勵彼顓愚。宋 蘇軾 《黃州還回太守畢仲遠啟》路轉湖陰,益聽風謡之美;神馳鈴下,如聞謦咳之音。

3_

1.鶴之行列。借指成列的士兵。《莊子·徐無鬼》:君必無盛鶴列於麗譙之間。王先謙 集解引 李頤 曰:鶴列,謂兵如鶴之列。唐 權德輿 《奉和鄜州劉大夫出師》:行師齊鶴列,錫馬盡龍媒。

2.如鶴般排列。形容軍陣齊肅。 北周 庾信 《擬詠懷》之十二:梯衝已鶴列, 冀 馬忽雲屯。

3.戰陣名。 唐 許敬宗 《唐並州都督鄂國公尉遲恭碑》:偃月疏營,右澤左陵之勢;浮雲寫陣,鵝張鶴列之奇。唐 獨孤及 《風後八陣圖記》:魏 之鶴列, 鄭 之魚麗, 周武 之熊羆, 昆陽 之虎豹,出匪以律,我異於是。

4_

麗譙:亦作麗樵。 華麗的高樓。莊子·徐無鬼》君亦必無盛鶴列於麗譙之間。郭象 注:麗譙,高樓也。成玄英 疏:言其華麗嶕嶢也。宋 林逋 《錢塘仙尉君詠物樓成》仙人多在麗樵居,況對西山爽氣餘。明 吳嶔 《山坡羊·寒夜》曲:清清細數三更到,第一關心是麗樵。清 曹寅 三月六日登鼓樓看花》詩:煌煌麗譙藏聖諭,草木暢茂當皇天。

5_

_ 江南古藏本作「諱」。列子力命篇亦作「諱」。當據以改正。 (靝巨書局南華經)

6_

上忘而下畔_《列子•力命》作「下不畔」,此處脫「不」字。(資料來源:三民書局莊子課本黃錦鋐注釋)

7_

𢮞 _ 《集韻》先到切音譟(ㄗㄠˋ),攫博也或作搔. (資料來源:康熙字典網上版)

8_

適當渠公之街_ 孫詒讓曰:「『當』當為掌,『渠』當為康,『街』當為閨。」今釋文從之。(靝巨書局南華經)  閨:1. 上圓下方的小門.   2.舊時女子居住的內室。

正好掌管康公的門戶。

9_

暖姝:自得貌;自滿貌。一說柔婉貌。《莊子·徐無鬼》有暖姝者……所謂暖姝者,學一先生之言,則暖暖姝姝而私自説也,自以為足矣。成玄英 疏:暖姝、自許之貌也。陸德明 釋文:暖,籲爰反,又籲晚反,柔貌。姝,昌朱反,妖貌。明 歸有光 《河南策問對》之一:夫此數子者,固皆一代之偉人,其論議著於本朝,載於後世,視小儒齷齪暖姝,勉強綴論,而中無所有者,真秋蟲之鳴也。清 黎庶昌 《<續古文辭類纂>序》餘今所論纂,其品藻次第,一以昔聞諸 曾 氏者,述而録之……故既敍述略例,亦明夫不敢封己抱殘,守一先生家言,暖暖姝姝,而私自悅以足也。

濡需:苟安一時。《莊子·徐無鬼》濡需者,豕蝨是也。擇疏鬣自以為廣宮大囿;奎蹏曲隈,乳間股腳,自以為安室利處。不知屠者之一旦鼓臂布草操煙火,而己與豕俱焦也。陸德明 釋文:濡音儒,又音如,安也。需音須。濡需,謂偷安須臾之頃。

卷婁:

1.拘攣。衰老背駝貌。《莊子·徐無鬼》:年齒長矣,聰明衰矣,而不得休歸,所謂卷婁者也。成玄英 疏:卷婁者,謂背項俛曲,向前攣卷而傴僂也。傴僂攣卷,形勞神倦。陳鼓應 注:婁,同。《逍遙遊》作捲曲,《大宗師》作曲僂,同義。宋 羅泌 《路史·後紀十一·有虞氏》:舜 長九尺,太上員首,龍顏日衡,方庭甚口,面顄亡髦,懷珠握褒,形卷婁。

2.羊的別名。 厲荃 《事物異名錄·獸畜·羊》引 明 陳懋仁 《庶物異名疏》:羊,亦名卷婁。

10_

煬和:融和;溫和。《莊子·徐無鬼》故無所甚親,無所甚疏,抱德煬和,以順天下,此謂真人。成玄英 疏:煬,溫也。夫不測神人,親疏一觀,抱守溫和,可謂真聖。《淮南子·俶真訓》抱德煬和,而萬物雜累焉。高誘 注:煬,炙也。抱其志德,而炙於和氣,故萬物雜累,言成熟也。

11_

真人:

1.道家稱存養本性或修真得道的人。亦泛稱成仙之人。《莊子·大宗師》:古之真人,其寢不夢,其覺無憂,其食不甘,其息深深……古之真人,不知説生,不知惡死,其出不訢,其入不距;翛然而往,翛然而來而已矣。《淮南子·本經訓》:莫死莫生,莫虛莫盈,是謂真人。漢 王逸 《九思·守志》:隨真人兮翱翔,食元氣兮長存。《舊唐書·玄宗紀下》:天寳 元年…… 莊子 號為 南華真人 , 文子 號為 通玄真人 , 列子 號為 沖虛真人 , 庚桑子 號為 洞虛真人 宋 蘇軾 《甲子日雨》詩:賴有真人不飢渴,閉門卻埽但焚香。《剪燈新話·牡丹燈記》:鄰翁曰:玄妙觀 魏法師 ,故開府 王真人 弟子,符籙為當今第一,汝宜急往求焉。’” 端木蕻良 《科爾沁旗草原》十六:神,凡是神,不管是老母,老君,真人,大士……都得請。  [(ㄏㄨㄥˋ)]

2.佛教稱證真理的人,即阿羅漢。 唐 玄應 《一切經音義》卷八:真人,是阿羅漢也。或言阿羅訶。經中或言應真,或作應儀,亦云無著果,皆是一也。

3.《史記·秦始皇本紀》:始皇 曰:吾慕真人,自謂真人,不稱朕。後因指統一天下的所謂真命天子。 漢 張衡 《南都賦》:方今天地之雎剌,帝亂其政,豺虎肆虐,真人革命之秋也。《梁書·韋叡傳》:天下真人,殆興於吾州矣。《秦併六國平話》卷上:未有真人來統一,奈何七國又爭雄。清 陳康祺 《郎潛紀聞》卷四:録之以見真人埽除之難,元勛櫛沐之苦。

4.指品行端正的人。《漢書·楊惲傳》:我不能自保,真人所謂鼠不容穴,銜窶數者也。顏師古 注引 李奇 曰:真人,正人也。南朝 宋 劉義慶 《世說新語·德行》:太史奏真人東行。劉孝標 注引 檀道鸞 《續晉陽秋》:陳仲弓 從諸子侄造 荀 ( 荀淑 )父子,於時德星聚。太史奏五百里賢人聚。清 周亮工 《與王先生書》:孝廉於僕稱莫逆交者二十年,真人真品,肅然敬之者亦二十年。

5.指真誠可靠或知情的人。參見真人面前不説假話

6.人類學中指從猿進化而來,真正脫離動物界的人。 吳汝康 《人類的起源和發展·人類的祖先》:人科中的真人,則包括一切能製造工具的人,有較發達的腦子,形成了社會……真正脫離動物界而轉變成完全形成的人,即真人。

12_

1.菫:〔古文〕𦻍𦸧𦻋𦸨《唐韻》《集韻》𠀤居隱切,音謹。《詩·大雅》菫荼如飴。《傳》菫,菜也。《禮·內則》菫荁枌楡,免薧滫瀡以滑之。《註》冬用菫,夏用荁。《爾雅·釋草》苦菫。《註》今菫葵也。又《集韻》渠吝切,音覲。《類篇》藥名,烏頭也。《爾雅·釋草》芨菫草。《註》卽烏頭也,江東呼爲菫。《莊子·徐無鬼》藥也,其實菫也。又《淮南子·說林訓》蝮蛇螫人,傅以和菫,卽愈。《註》和菫,毒藥。 又赤菫,山名。《越絕書》赤菫之山,破而出錫。按菫字有三音,上、去二音从艸,入艸部,其平聲音芹,《說文》訓黏土从革,省从土。另詳土部。《說文》堇,黏土。菫俗作堇。

2.堇:〔∼菜〕多年生草本植物,莖細弱,葉呈腎臟形,邊緣有鋸齒,春末開白花,有紫色條紋。果實橢圓形,全草可入藥,亦稱“堇堇菜”。(資料來源:點)

13_

「盡有天循,有照冥,有樞始,有彼則。其解之也,」_

舊本這幾句斷句作『盡有天,循有照,冥有樞,始有彼。則其解之也,』不合文意,茲不從之。(資料來源:三民書局莊子課本黃錦鋐注釋)

盡有天,循有照,冥有樞,始有彼。則其解之也似不解之者,_萬物之中全都有其自然,順應就會逐漸明朗清晰,深奧的道理之中都存在著樞要,而任何事物產生的同時又必然出現相應的對立面。那麽,自然的理解好像是沒有理解似的,

 

◎大一,大陰,大目,大均,大方,大信,大定.

《莊子集解》盡有天,成云:「上七大,未有不由自然者。」循有照,成云:「順其自然,智自明照。」冥有樞,窈冥不言中,自有樞機。始有彼。大始之中,而彼我之端已見。則其解之也似不解之者,郭云:「解之無功,故似不解。」其知之也似不知之也,成云:「能忘其知,故似不知也。」不知而後知之。不知而後為真知。其問之也,不可以有崖,問道無方。而不可以無崖。為道固有方。頡滑有實,向云:「頡滑,謂錯亂也。」案:物物各有實理。古今不代,郭云:「各自有故,不可相代。」而不可以虧,郭云:「宜各盡其分。」則可不謂有大揚搉乎!成云:「其道廣大,豈不謂顯揚妙理而搉實論之乎?」闔不亦問是已,奚惑然為!宣云:「闔同曷。」案:言曷不推問此理,為惑然為乎!姚讀「盡有天循」句,「有照冥」句,「有樞始」句,「有彼則」句,釋云:「天循者,常無以知其妙也;照冥者,常有以知其徼也。天循為體,故有樞始;照冥為用,故有彼則。言因彼為則,無常則也。此非必其人也,人盡有之,特知解者鮮耳。而又不可以知解求也,故問者難而又不可不問。此理真實不虛,盍不問而終身惑乎!」今併取之。以不惑解惑,復於不惑,是尚大不惑。今以我之不惑,解人之惑,以反於不惑,是尚為大不惑也。

14_

頡滑:錯亂,混淆。《莊子·胠篋》知詐漸毒頡滑堅白解垢同異之變多,則俗惑於辯矣。成玄英 疏:頡滑,滑稽也,亦姦黠也。陸德明 釋文:頡滑,謂難料理也。 崔 雲:纏屈也。’”莊子·徐無鬼》頡滑有實,古今不代。成玄英 疏:頡滑,不同也。陸德明 釋文引 向秀 曰:頡滑,謂錯亂也。

姦黠:亦作"奸黠"奸詐、狡猾。南朝齊.蕭子良〈陳時政密啟〉:「令史奸黠,鮮不容情。

15_

揚榷:亦作揚攉 1.約略,舉其大概。《莊子·徐無鬼》:頡滑有實,古今不代,而不可以虧,則可不謂有大揚搉乎!《淮南子·俶真訓》:若藏天下於天下,則無所遁其形矣。物豈可謂無大揚攉乎!高誘 注:揚攉,無慮,大數名也。晉 左思 《蜀都賦》:君子豈亦曾聞 蜀 都之事歟,請為左右揚搉而陳之。唐 劉知幾 《史通·申左》:必揚搉而論之,言傳者固當以 左氏 為首。章炳麟 《辨詩》:揚搉道之,有韻者皆為詩,其容至博。

2.商榷;評論。《宋史·張觀傳》:誠願陛下聽斷之暇,宴息之餘,體貌大臣,以之揚榷。章炳麟 《國故論衡·原道中》:斯足以揚搉誠偽,平章白黑矣。

 

這篇說明至人的德行,教人要像枯木的無情,死灰的無心,禍福不至,就沒有人為的災害了.朱子說:「全篇都是禪.(資料來源:三民書局莊子課本黃錦鋐注釋)

 

06-24-01𢮞

 

 

06-24-02

 

06-24-03

 

06-24-04

 

06-24-05堇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