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南華經)

山木

06-20(外篇13)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n1.1

  【題解】
本篇仍主要是討論處世之道。篇內寫了許多處世不易和世事多患的故事,希望找到一條最佳途徑,而其主要精神仍是虛己、無為。
全文分為九個部分。第一部分至其為道德之鄉乎寫山木無用卻能保全和雁不能鳴因而被殺,說明很難找到一條萬全的路,最好的辦法也只能是役使外物而不被外物所役使,浮遊萬物之祖道德之鄉。這一部分對于揭示篇文題旨最為重要。第二部分至其孰能害之,指出貪圖權位必然引起爭端,必然帶來禍患,唯有虛己才能除患避禍。第三部分至而況有大塗者乎,通過賦斂以造鐘的故事諷喻不應拘滯于物,真正需要的是順任自然。第四部分至而況人乎,寫孔子在陳、之間被圍,說明途多削跡捐勢不為功名才是處世之道。第五部分至固不待物,通過孔子和桑的對話,進一步提出緣形率情的主張,即順應自然去行動,遵從本性去縱情。第六部分至此比干之見剖心徵也夫,寫子的貧困,原因卻在今處昏上亂相之間。第七部分至聖人晏然體逝而終矣,通過孔子被圍時的態度,說明聖人身處逆境也能安然順應。第八部分至吾所以庭也,借子一系列所見喻指人世間總是在不停地爭鬥中。餘下為第九部分,通過一個有趣的小故事,說明忘形的重要。
_ (source:詩詞古文大全網)

 

´         篇旨(木以不材壽)_ 處世之道,與時俱化。遠禍全身之道,在於泯滅有形之跡,材與不材付之兩忘,浮游於大道的至虛之境。

1.     莊子行於山中,見大木,枝葉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問其故,曰:「無所可用。」莊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終其天年。」夫子出於山,舍於故人之家。故人喜,命豎子殺雁而烹之豎子請曰:「其一能鳴,其一不能鳴,請殺?」主人曰:「殺不能鳴者。」明日,弟子問於莊子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終其天年;今主人之雁,以不材死;先生將何處?」莊子笑曰:「周將材之間。材與之間,似之而非也,故未免乎累。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則不然。無譽無訾蛇,與時俱化而無肯專為上一下,以和為量,浮游乎萬物之祖;物物於物,則胡可得而累邪!此神農、黃帝之法則也。若夫萬物之情,人倫之傳,則不然。合則離成則毀;廉則挫,尊則議,有為則虧(1)賢則謀,不肖則欺,胡可得而必乎哉悲夫!弟子志之,其唯道德之鄉乎!」 [(ㄗˇ);;;]

【本段意疏】◎莊子借與弟子對話,以山木不材得終其天年,雁以不材死為喻,言處世之道,惟有如龍蛇與時俱化言木以不材得終其天年。言雁以不能鳴而見殺。言處世之道,其唯道德之鄉。夫木以不材壽,雁以,其因相同,其果不同。究其原因,蓋時空因素之不同。表面視之,兩者皆為材;然詳析之,則不同也。就空間而言:木處於山中,因無所可用,砍伐運輸,勞命傷財,故不取也,得享其天年。雁處於平地人家,雖其不善鳴,然其肉美味可口,可作食物,故殺而烹之反之,若木處於平地人家,雖無成器之材,然可做燃料,則亦不得享其天年矣。雁若處於山中,自由飛翔,因不善鳴,難以遭人發現而獵殺,則可享其長壽矣。是故,宇宙事物,不可一味模仿,應隨機應變。庸俗之徒,善於仿效。就事而言:以為甲既可如此,乙有何不可。如甲坐飛機一生平安;乙坐飛機,則機毀人亡。再就物言:鴉片,毒物也。普通人食之,則傷身喪生。然在醫學上,可作為麻醉劑,在治療上,不可或缺之藥物也。諸如此類,不勝枚舉,吾人當舉一反三,隨機應變,趨吉避凶。故莊子謂處於材之間,意似是而非也。應如神龍之現露或如蟲之隱伏,變化莫測,而順乎自然,歸於道德之鄉。郭象:「不可故待之不可以方也,唯與時俱化者,為能涉變而常通耳。成玄英云:「言能用中平之理,其為道德之鄉也。

 

乘道德:心懷道德以處世,道德即莊子所謂自然也。

則不然:言心懷道德則不必言材與不材。

蛇:或龍見或蛇。意指有時顯現,時而隱晦。

上一下:或屈或伸。意即一進退。

 

´         篇旨(豐狐文豹以皮亡身)_ 捐國棄民,去欲虛己,心於大道之鄉,就能使憂慮冰釋。

2.     市南魯侯,魯侯有憂色。市南子曰:「君有憂色,何也?」魯侯曰:「吾學先王之道,修先君之業;吾敬鬼尊賢,親而行之,無須臾居;然不免於患,吾是以憂。」市南子曰:「君之除患之術淺矣夫豐狐文豹,棲於山林,伏於巖穴,靜也;夜行晝居,戒也;雖飢渴隱約,猶且疏於江湖之上而求食焉,定也;然且不免罔羅機辟之患。是何罪之有哉?其皮為之災也。今魯國獨非君皮邪?吾願君(ㄎㄨ)形去皮,洒心去欲,而於無人之野。南越有焉,名為建德之國。其民愚而朴,少私而寡欲;知作而不知藏,與而不求其報;不知義之所適,不知禮之所將;猖狂行,乃蹈乎大方;其生可樂,其死可葬。吾願君去國捐俗,與道相輔而行。」

(2.1)君曰:「彼其道遠而險,又有江山,我無舟車,奈何?」市南子曰:「君無形,無留居,以為君車。」君曰:「彼其道幽遠而無人,吾誰與為鄰?吾無糧我無食,安得而至焉?」市南子曰:「少君之費,君之欲,雖無糧而乃足君其涉江而浮於海,望之而不見其崖,愈往而不知其所窮。送君者皆自崖而反,君自此遠矣!故有人者累,見有於人者憂故堯非有人,非見有於人也。吾願去君之累,除君之憂,而獨與道遊於大莫之國。方舟而濟於河,有虛船來觸舟,雖有心之人不怒;有一人在其上,則呼張歙之;一呼而不聞,再呼而不聞,於是三呼邪,則必以惡聲隨之。向也不怒而今也怒,向也虛而今也實。人能虛己以遊世,其孰能害之!」   [機辟(ㄅㄧˋ)(ㄎㄨ)(ㄙㄚˇ)(ㄩˋ)(ㄐㄩˋ)(ㄅㄧㄢˇ)(ㄒㄧˋ)]

˙        先王:指王季、文王。    先君指周公伯禽。

˙        王季_,姬姓,名,季是排行,所以稱季尊稱公季、王季、周王季,之末子,周文王之父,周武王周公之祖父。

接位後,師承古公亶父遺道,篤於行義,領導部落興修水利,發展農業生產,訓練軍隊,又與商貴族任氏通婚,積極吸收商朝文化,加強政治聯繫。在商王朝的支援下,他對周圍戎狄部落大動干戈,不斷擴張軍事實力。商王文丁時,受封為牧師,成為西方諸侯之長。後因權重遭忌被文丁軟禁絕食死。

˙        伯禽,生卒年不詳,姬姓,名禽,伯是其排行,尊稱禽父,周文王姬昌之孫,周公旦長子,周武王姬發之侄,周朝諸侯國魯國第一任國君。

當時周公受封魯國,但因周公鎬京輔佐周成王,故派伯禽代其受封魯國。伯禽在位四十六年去世,死後其子魯考公繼位。

伯禽在位時期,平定徐戎叛亂,堅持以周禮治國,使魯國政治經濟出現新局面。其轄區北至泰山,南達徐淮,東至黃海,西抵一帶,成為周王朝控制東方的一個重要邦國。

˙      知作而不知藏,與而不求其報;不知義之所適,不知禮之所將;猖狂行,乃蹈乎大方_知道耕作而不知道儲備,給與別人什麽從不希圖酬報;不明白義的歸宿,不懂得禮的去向;隨心所欲(從心所欲)任意而為,竟能各自行于大道。

˙      人能虛己以遊世,其孰能害_ 人處事若能虛心,雖無意觸犯了別人,也能得到人的原諒,誰能夠傷害他呢?

 

´         篇旨(北宮為鐘)_ 做任何事都應順應自然,不可強求,事情就能迅速完成。

3.     北宮靈公以為鐘,為壇乎郭門之外,三月而成上下之縣。王子見而問焉,曰:「子何術之設?」曰:「一之,無敢設也。聞之:『既,復歸於。』侗乎其無識,儻乎其怠疑萃乎芒乎,其送往而迎來;來者勿禁,往者勿止;從其梁,隨其曲傅,因其自窮,故朝夕賦而毫毛挫,而況有大塗者乎!」   [(ㄒㄩㄢˊ)(ㄊㄨㄥˊ)(ㄊㄤˇ)(ㄗㄨㄥˋ)]

˙  侗乎其無識,儻乎其怠疑_ 純樸無心是那樣無知無識,忘卻心智是那樣從容不

 

´         篇旨(甘井先竭)_ 不死之道:去功與名。人世間必須忘功忘名,去其智之心,方可遠禍。

4.       孔子圍於陳蔡之間,七日不火食。太公弔之曰:「子幾死乎?」曰:「然。」「子惡死乎?」曰:「然。」任曰:「予嘗言不死之道,東海有鳥焉,其名曰意。其為鳥也,翂翂翐翐 (5),而似無能;引援而飛,迫而棲;進不敢為前,退不敢為後;食不敢先嘗,必取其緒。是故其行列斥,而外人卒不得害,是以免於患。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意者飾知以驚愚,修身以明,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故不免也。昔吾聞之大成之人曰:『自伐者無功,功成者,名成者虧。』孰能去功與名而還與眾人?道流而不明居,得行而不名處;純純常常,乃比於狂;削迹捐勢,不為功名,是故無責於人,人亦無責焉。至人不聞,子何喜哉?」孔子曰:「善哉!」辭其交,去其弟子,逃於大澤;衣裘褐,食栗;入獸不亂群,入鳥不亂行。鳥獸惡,而況人乎   [(ㄨˋ)死乎(ㄈㄣ)(ㄓˋ)飾知(ㄓˋ)而還(ㄏㄨㄢˊ)(一ˋ)裘褐(ㄏㄜˊ)(ㄙˋ)(ㄓㄨˋ)]

 

´         篇旨(棄千金之)_ 以利合者禍患相棄,以天屬者患難相共。形莫若就,情莫若率(隨順自然自與外物相合不離,坦承率真就不煩勞心安排)

5.     孔子子桑雽曰:「吾再逐,伐樹於宋(2),削迹於魏,窮於商周,圍於陳蔡之間。吾犯此數患,親交益疏,徒友益散,何?」子桑曰:「子獨不聞假人之亡林回棄千金之,負赤子而趨。或曰:『為其布?赤子之布矣;為其累?赤子之累多矣;棄千金之,負赤子而趨,何也?』林回曰:『彼以利合,此以天屬也。』夫以利合者迫窮禍患相棄也;以天屬者,迫窮禍患害相收也夫相收之與相棄,亦遠矣。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親,小人甘以絕無故以合者,則無故以離。」孔子曰:「敬聞命矣!」徐行翔佯而歸,絕學捐書,弟子無於前,其愛益加進。異日,桑雽又曰:「之將死,真(3):『汝戒之哉!形莫若緣,情莫若率。緣則不離,率則不;不離不,則不求文以待形;不求文以待形,固不待物。』」    [(ㄏㄨˋ)何與(ㄩˊ)(ㄌㄧˇ)(一ˋ);;;] 

 

´         篇旨(莊子衣弊履穿)_ 安貧樂道,批判社會現實的黑暗。

6.     莊子衣大布而補之,正緳係履而過魏王。魏王曰:「何先生之邪?」莊子曰:「貧也,非也。士有道德不能行,也;衣弊履穿,貧也,非也;此所謂非遭時也。王獨不見夫騰猿乎?其得()梓豫章也,攬蔓其枝而王長其,雖羿蓬蒙(4)不能眄睨也。及其得柘棘枳枸之間也,危行側視,振動悼;此筋骨非有加急而不柔也,處勢不便,未足以逞其能也。今處昏上亂相之間,而欲無,奚可得邪?此比干之見剖心徵也夫!」   [(一ˋ)大布(ㄐㄧㄝˊ)攬蔓(ㄌㄢˇ  ㄇㄢˋ)(ㄇㄧㄢˇ  ㄋㄧˋ)(ㄓㄜˋ)(ㄐㄧˊ)(ㄓˇ)(ㄉㄠˋ  ㄌㄧˋ)(ㄔㄥˇ)]

 

´         篇旨(孔子窮於陳蔡)_ 處逆境當怡然自然(無人而自得)游世者不可厭惡困窮,也不可希求利達,應安然順應自然變化。

7.     孔子窮於陳蔡之間,七日不火食,左據槁木,右擊枝,而歌之風,有其具而無其數,有其聲而無宮角,木聲與人聲,犁然有當於人之心。顏回端拱還目而窺之。仲尼恐其廣己而造大也,愛己而造哀也,曰:「回,無受天損易,無受人益難無始而非卒也,人與天一也。夫今之歌者其誰乎?」回曰:「敢問無受天損易。」仲尼曰:「飢渴寒暑,窮不行,天地之行也,運物之泄也,言與之偕逝之謂也。為人臣者,不敢去之。執臣之道猶若是,而況乎所以待天乎?」  

7.1   「何謂無受人益難?」仲尼曰:「始用四達,爵祿並而不窮,物之所利,乃非己也,吾命有在外者也。君子不為盜,賢人不為竊吾若取之,何哉!故曰:鳥莫知於鷾鴯,目之所不宜處,不給視,雖落其實,棄之而走。』其畏人也,而襲諸人,社稷存焉爾。」「何謂無始而非卒?」仲尼曰:「化其萬物不知其禪之者,焉知其所終?焉知其所始?正而待之而已耳。」「何謂人與天邪?」仲尼曰:「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聖人晏然(6)體逝而終矣!   [(ㄅㄧㄠ)宮角(ㄐㄩㄝˊ)(ㄒㄩㄢˊ)(ㄓˋ)鷾鴯(一ˋ  ㄦˊ)(ㄕㄢˋ)]

˙  始用四達,爵祿並而不窮,物之所利,乃非己也,吾命有在外者也。_初被任用辦什麽事都覺得順利,爵位和俸祿一齊到來沒有窮盡,外物帶來的好處,本不屬于自己,對於自己的性分上毫無關係,只不過是我的機遇、氣數偶然與外物相順罷了。

 

´         篇旨(螳螂捕蟬)_ 無論順逆,皆應戒慎恐懼,莫得意忘形,以虛己忘利為游世原則。

8.     莊周游乎雕陵之樊(ㄈㄢˊ),覩一異鵲自南方來者,翼廣七尺,目大運寸,感周之顙而集於栗林。莊周曰:「此何鳥哉,翼殷逝,目大不覩?」蹇裳躩步,執彈而留之。覩一蟬,方得美蔭而忘其身;螳螂執翳而搏之,見得而忘其形;異鵲從而利之,見利而忘其眞。莊周怵然曰:「物固相累,二類相召也!」捐彈而反走,虞人逐而之。莊周反入,三日藺且從而問之:「夫子何為頃間甚不庭乎?」莊周曰:「吾守形而忘身,觀於濁水而迷於清淵。且吾聞諸夫子曰:『入其俗從其俗。』今吾游於雕陵而忘吾身,異鵲感吾顙,游栗林而忘眞,栗林虞人以吾為戮,吾所以不庭也。」   [(ㄏㄢˋ)周之(ㄙㄤˇ)(ㄐㄩㄝˊ)(ㄧㄣˋ)(ㄔㄨˋ)(ㄙㄨㄟˋ)(ㄔㄥˇ)(ㄗㄨㄥˋ)]

 

´         篇旨(美醜二妾)_ 行賢而去自賢之行,凡有伐之心而不能虛己者,必受到人們的輕視。

9.     陽子之宋,宿於逆旅。逆旅人有妾二人,其一人美,其一人惡,惡者貴而者賤。陽子問其故?逆旅小子對曰:「其美者自美,吾不知其美也;其惡者自惡,吾不知其惡也。」陽子曰:「弟子記之!行賢而去自賢之行,安往而不愛哉!」

˙  行賢而去自賢之行,安往而不愛哉_行為良好,又不自以為好,何往而不受人的愛重呢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1:

尊則議有為則虧_ 王叔岷氏說:「議、虧二字,疑當互錯。《呂氏•必己》:尊則虧。《淮南•說林》:有為則議是其證。」  資料來源:三民書局莊子

2:

伐樹於宋:指春秋時宋司馬 桓魋(ㄊㄨㄟˊ)拔樹欲害孔子之事。史記·孔子世家》孔子去曹適宋,與弟子習禮大樹下。宋司馬桓欲殺孔子,拔其樹。 孔子去。拔樹後皆作伐樹資料來源:漢點

3:

《莊子·山木》舜 之將死,真 禹 曰:汝戒之哉!形莫若緣,情莫若率。’” 陸德明 釋文引 司馬彪 雲:泠,曉也,謂以真道曉語 禹 也。泠或為命又作令。命,猶教也王引之 以為是乃命之訛:字誤為,再誤為古字通。見 王念孫 《讀書雜誌餘編·莊子》, 唐 寫本亦作。 王 說是。後用以指帝王遺命。 清 惲敬 《續辨微論》授受大事,太后何事真時始及之耶?(資料來源:漢點)

4:

_ 皮江切(ㄆㄤˊ). 〈孟子離婁下篇〉蒙學射於羿.

5:

翂翂翐翐形容鳥群舒緩地循序而飛。資料來源:漢點

6:

晏然:1.安寧;安定。《莊子·山木》:聖人晏然體逝而終矣!唐 王昌齡 《風涼原上作》詩:海內方晏然,廟堂有奇策。嚴複 《原強》:四海晏然,視邦國之顛危,猶 秦 越 之肥瘠。

2.安適;安閒。《後漢書·方術傳上·樊英》:樊英雖在布衣之列,環堵之中,晏然自得。茅盾 《一個女性》四:她學會了怎樣在可憎的人前晏然談笑。

3.晴朗貌。 漢 荀悅 《漢紀·成帝紀四》:天清晏然無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