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南華經)

達生

06-19(外篇12)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研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n1

【題解】

第一部分至反以相天,是全篇主旨所在,棄世就能無累無累就能形全精復與天為一,這就是養神的要領。以下分別寫了十二個小故事,寓意都是圍繞這一中心來展開的。

第二部分至民幾乎以其真,寫關尹對列子的談話,說明持守純和元氣是至關重要的,進一步才是使精神凝聚。第三部分至其痀僂丈人之謂乎,借痀僂”“承蜩的故事,說明養神的基本方法,這就是使神思高度凝聚專一。第四部分至凡外重者內拙,借善游者忘水來說明,忘卻外物才能真正凝神。第五部分至過也,寫田開之與周威公的對話和孔子的談話,指出養神還得養其內養其外並重,即處處順應適宜而不過,取其折中。第六部分至所異彘者何也借祭祀人對豬的說話,諷喻爭名逐利的行為。第七部分至不終日而不知病之去也,以桓公生病為例,說明心神寧靜釋然才是養神的基礎。第八部分至反走矣,借養鬥雞的故事比喻說明凝神養氣的方法。第九部分至命也,寫孔子觀人游水,體察安于環境、習以性成的道理。第十部分至其是與,寫能工巧匠梓慶削木為鐻的故事,藉以說明集思凝神的重要,把自我與外界高度融為一體,也就會有鬼使神工之妙。第十一部分至故曰敗,說明自恃輕用、耗神竭勞,終究要失敗的,而這與養神的要求也正好相反。第十二部分至忘適之適也,直接指出養神須得不內變不外從,忘卻自我,也忘卻外物,從而達到無所不適的境界。

餘下為第十三部分,寫孫休與扁子對話,篇幅較長,內容也有繁複之處,不像前面各段那麼緊湊,但目的仍在於說明忘身便能無為而自適,而無為自适才是養神的真諦。  (百度百科)

 

  旨意_ 指通曉、通達,指生存、生命,達生,就是通達生命的意思。怎樣才能達生呢?篇文明確提出要摒除各種外欲,要心神寧寂事事釋然,可知本篇的宗旨在於討論如何養神。 全篇自然分為十三個部分。 (中文百科)

  篇旨_ 達生篇,主旨在說養神。強調人的精神作用。「達生」,暢達生命。篇首一節是通篇的綱領,指出通達生命實情的人,不重財、名位、權勢,認為健全的生命,當求形體健全、精神充足(「形全精復」),與自然為一(「與天為一」。) (資料來源: 靝巨書局南華經)

 

義疏_ 第一段:欲達天人合一,便須合於道,勿為形體所累,故達生即達性,則生命方顯其意義,並達乎參贊天地之化育。 (靝巨書局)

1.       達生之情者,不務生之所無以為;達命之情者,不務知之所無奈何。養形必先之以物,有餘而形不養者有之矣;有生必先無離形,形不離而生亡者有之矣。生之來不能卻,其去不能止。悲夫!世之人以為養形足以存生;而養形果不足以存生,則世奚足為哉!雖不足為而不可不為者,其為不免矣。夫欲免為形者,莫如棄世。棄世則無累,無累則正平,正平則與彼更生,更生則幾矣。事奚足棄而生奚足遺?棄事則形不勞,遺生則精不虧。夫形全精復,與天為一。天地者,萬物之父母也,合則成體,散則成始。形精不虧,是謂能移;精而又精,反以相天。  [不務知(ㄓˋ)(ㄍㄥ)則幾(ㄐㄧ)(ㄒㄧㄤˋ)]

 

義疏_ 第二段: 借列子與關尹之對話,以醉者墜車,雖疾不死,來說名至人神全,莫之能害之理。

l     至人神全,莫之能害_ 神是以氣為依附憑藉對象的,氣守而神限,神全則無隙可乘,無隙可乘則可以任意游行於萬物之間而物莫能傷,所以養神必以守住「純氣」為先決條件。

l     至人用心若鏡,不將不迎,應而不藏,故能勝物而不傷。

2.       子列子問關尹曰:「至人潛行不窒,蹈火不熱,行乎萬物之上而不慄。請問何以至於此?」關尹曰:「是純氣之守也,非知巧果敢之列。居,予語女!凡有貌象聲色者,皆物也,物與物何以相遠?夫奚足以至乎先?是形色而已。則物之造乎不形而止乎無所化,夫得是而窮之者,物焉得而止焉!彼將處乎不淫之度,而藏乎無端之紀,游乎萬物之所終始,壹其性,養其氣,合其德,以通乎物之所造。夫若是者,其天守全,其神無郤,物奚自入焉!夫醉者之墜車,雖疾不死。骨節與人同而犯害與人異,其神全也,乘亦不知也,墜亦不知也,死生驚懼不入乎其胸中,是故(1)物而不慴。彼得全於酒而猶若是,而況得全於天乎?聖人藏於天,故莫之能傷也。復讎者不折鏌干,雖有忮心者不怨飄瓦,是以天下平均。故無攻戰之亂,無殺戮之刑者,由此道也。不開人之天,而開天之天,開天者德生,開人者賊生。不厭其生,不忽於人,民幾乎以其真!(2)   [(ㄓˋ)(ㄒㄧˋ)(ㄨˋ)(ㄓㄜˊ)(ㄇㄛˋ)(ㄓˋ);;]

 

篇旨_ 第三段:專心一志,聚精會神,萬物無不克_ 痀僂丈人開始學習累丸,尚屬於有意運用心志的階段;及至身如「厥株拘」,臀若「搞木之枝」(內忘有「我」),與「唯蜩翼之知」(外忘有物),則使心志專一到物我兩忘,臻於無為之道。 (痞克邦)  「厥株拘」:今所謂木樁。形容身心之凝定。

3.       仲尼適楚,出於林中,見痀僂 (3)者承蜩,猶掇之也。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曰:「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墜,則失者錙銖;累三而不墜,則失者十一;累五而不墜,猶掇之也。吾處身也,若厥株拘;吾執臂也,若槁木之枝;雖天地之大,萬物之多,而唯蜩翼之知。吾不反不側,不以萬物易蜩之翼,何為而不得!」孔子顧謂弟子曰:「用志不分,乃凝於神,其痀僂丈人之謂乎!」   [痀僂(ㄐㄩ  ㄌㄡˊ)(ㄊㄧㄠˊ)(ㄉㄨㄛˊ)()(ㄋㄧㄥˊ)]

 

義疏_ 第四段:本段以津人操舟若神為喻,說明人一旦受外物所役者,則內心必然笨拙。學道亦然,只求放下,即能達生,一旦重於外物,心必有所矜。

l     以操舟、賭注作比喻,凡是能忘掉利害得失的人,其精神必會閑散自得,而外物是不能傷害他的。

4.       顏淵問仲尼曰:「吾嘗濟乎殤深之淵,津人操舟若神。吾問焉,曰:『操舟可學邪?』曰:『可。善游者數能。若乃夫沒人,則未嘗見舟而便操之也。』吾問焉而不吾告,敢問何謂也?」仲尼曰:「善游者數能。忘水也。若乃夫沒人之未嘗見舟而便操之也,彼視淵若陵,視舟之覆猶其車卻也。覆卻萬方陳乎前而不得入其舍,惡往而不暇!以瓦注者巧,以鉤注者憚,以黃金注者殙。其巧一也,而有所矜,則重外也。凡外重者內拙。」   [(ㄕㄨㄛˋ)(ㄇㄛˋ)()(ㄉㄢˋ)(ㄏㄨㄣ)]

 

義疏_ 第五段: 本段寓言誠然有深意在,養生之道須內外並重,過猶不及,必合於中庸之道。

l     養生應內精外形並重,養生之道在於內外不偏而「柴立其中央」,從單豹享年七十而張毅行年四十來看,偏養其外者致禍為甚,最後喻於袵席、飲食之間,為偏養外形者特加一鞭。

5.       田開之周威公,威公曰:「吾聞祝腎學生,吾子與祝腎游,亦何聞焉?」田開之曰:「開之操拔篲以侍門庭,亦何聞於夫子!」威公曰:「田子無讓,寡人願聞之。」開之曰:「聞之夫子曰:『善養生者,若牧羊然,視其後者而鞭之。』」威公曰:「何謂也?」田開之曰:「魯有單豹者,巖居而水飲,不與民共利,行年七十而猶有嬰兒之色;不幸遇餓虎,餓虎殺而食之。有張毅者,高門縣薄,無不走也,行年四十而有內熱之病以死。養其內而虎食其外,養其外而病攻其內,此二子者,皆不鞭其後者也。」仲尼曰:「無入而藏,無出而陽,柴立其中央。三者若得,其名必極。夫畏塗者,十殺一人,則父子兄弟相戒也,必盛卒徒而後敢出焉,不亦知乎!人之所取畏者,衽席之上,飲食之間;而不知為之戒者,過也。」   [(ㄏㄨㄟˋ)(ㄕㄢˋ)(ㄒㄩㄢˊ)(ㄓˋ)(ㄖㄣˋ)]

´         仲尼曰:「無入而藏,無出而陽,柴立其中央。」_孔子說:不要進入荒山野嶺把自己深藏起來,也不要投進世俗而使自己處處顯露,要像槁木一樣站立在兩者中間。

 

義疏_ 第六段: 在生求富貴利達,死而置棺槨之中與祭祀之豬供彫俎之上,有何不同,哀權貴之士往往因惑於榮華,逐於權位而取禍了。

l     諷權貴人物逐權位而取禍_ 貪圖權貴之人為豬設想時,則寧願辭卻祝宗人的豢而不厭於糟糠之間,為自己設想時,卻寧願獲取軒冕而深陷於囹圄之中

6.       祝宗人玄端以臨牢筴,說彘曰:「汝奚惡死?吾將三月豢汝,十日戒,三日齊,藉白茅,加汝肩尻乎俎之上,則汝為之乎?」為彘謀,曰不如食以糠糟而錯之牢筴之中,自為謀,則苟生有軒冕之尊,死得於腞楯 (6)之上,聚僂之中則為之。為彘謀則去之,自為謀則取之,所異彘者何也?   [(ㄓˋ);;(ㄏㄨㄢˋ)(ㄎㄠ)(ㄗㄨˇ)腞楯(ㄓㄨㄢˋ  ㄉㄨㄣˋ);;]

 

篇旨_ 心神不寧而患病,心神釋然而病癒。

7.       桓公田於澤,管仲御,見鬼焉。公撫管仲之手曰:「仲父何見?」對曰:「臣無所見。」公反,誒詒為病,數日不出。齊士有皇子告敖者曰:「公則自傷,鬼惡()能傷公!夫忿滀之氣,散而不反,則為不足;上而不下,則使人善怒;下而不上,則使人善忘;不上不下,中身當心,則為病。」桓公曰:「然則有鬼乎?」曰:「有。沈有履,竈有髻。戶內之煩壤,雷霆處之;東北方之下者,倍阿鮭蠪躍之;西北方之下者,則泆陽處之。水有罔象,丘有峷,山有,野有彷徨,澤有委蛇。」公曰:「請問,委蛇之狀何如?」皇子曰:「委蛇,其大如轂,其長如轅,紫衣而朱冠。其為物也,惡(ㄨˋ)聞雷車之聲,則捧其首而立。見之者殆乎霸。」桓公辴然而笑曰:「此寡人所見者也。」於是正衣冠與之坐,不終日而不知病之去也。   [誒詒(ㄝˋ  一ˊ) (  ㄊㄞˊ)(ㄒㄧ  ㄉㄞˋ)(ㄔㄨˋ)(ㄐㄧˋ)(ㄌㄨㄥˊ)(ㄩㄝˋ)(一ˋ)(ㄕㄣ)(ㄎㄨㄟˊ)(ㄆㄤˊ)(ㄍㄨˇ)(ㄩㄢˊ)(ㄓㄣˇ)]

´         誒詒:(1).神魂不寧而囈語。一說懈倦貌。《莊子·達生》:“公反,誒詒為病,數日不出。” 陸德明 釋文:“誒,於代反。 郭 音熙…… 李 呼該反。一音哀……詒,吐代反。 郭 音怡。 李 音台。 司馬 雲:懈倦貌。 李 雲:誒詒,失魂魄也。”h  (2).白癡。 章炳麟 《新方言·釋言》:“今謂白癡為誒詒,俗作呆呆。 (3)悶悶不樂的樣子。

´      委蛇(ㄨㄟ  一ˊ)1.從容自得的樣子。詩經.召南.羔羊》:「退食自公,委蛇委蛇。」漢.鄭玄.箋:「委蛇,委曲自得之貌。」

1.隨順的樣子。《莊子.應帝王》:「吾與之虛而委蛇。」唐.成玄英.疏:「委蛇,隨順之貌也。」今亦指與人勉強酬應,虛應敷衍的樣子。

委蛇,中國神話傳說中的蛇。人首蛇身,並且有兩個頭。它的身子是紫色的,頭則是紅色的,長度差不多和車轅相當,特別討厭雷聲,每次打雷的時候都會呆立不動。

 

義疏_ 第八段:莊子以養鬥雞為喻,來說明養神之理,必須做到(1)去其虛驕盛氣。(2)達乎安靜沉著。(3)進乎內剛外和。(4)形似木雞,精神內聚,神之已全。

l     養神之理_ 大智若愚,大勇若懼,以虛凝之心自處,則不為外物所傷(守氣藏神)

8.       紀渻子為王養鬬雞。十日而問:「雞已乎?」曰:「未也,方虛憍而恃氣。」十日又問,曰:「未也。猶應嚮景。」十日又問,曰:「未也。猶疾視而盛氣。」十日又問,曰:「幾矣。雞雖有鳴者,已無變矣,望之似木雞矣,其德全矣。異雞無敢應者,反走矣。」   [(ㄕㄥˇ)(ㄐㄧㄠ)應嚮景(ㄧㄥˋ  ㄒㄧㄤˋ  ㄧㄥˇ)]

 

義疏_ 第九段:莊子以游泳為喻,道出了修行的功夫—— 「安習成性」此為達乎自然天命之道,因為不能適應環境,必然要被環境所淘汰。本乎此而涉乎生生之道,還有何不通的呢?

l     安習成性_順從自然本性行事,就不會與萬物有所牴觸、為物所傷,此養生者之妙道。

9.       孔子觀於呂梁,縣水三十仞,流沫四十里,黿鼉魚鼈之所不能游也。見一丈夫游之,以為有苦而欲死也,使弟子並流而拯之。數百步而出,被髮行歌而游於塘下。孔子從而問焉,曰:「吾以子為鬼,察子則人也。請問,蹈水有道乎?」曰:「亡,吾無道,吾始乎故,長乎性,成乎命。與齊俱入,與(ㄏㄨˊ)(4)偕出,從水之道而不為私焉。此吾所以蹈之也。」孔子曰:「何謂始乎故,長乎性,成乎命?」曰:「吾生於陵而安於陵,也;長於水而安於水,也;不知吾所以然而然,也。」   [(ㄒㄩㄢˊ)黿鼉(ㄩㄢˊ  ㄊㄨㄛˊ)(ㄨˊ)(ㄓㄤˇ)(ㄏㄨˊ)(ㄨㄟˋ);;]

 

義疏_ 第十段: 梓慶削木為鐻,其之所以能巧奪天工的過程,是如何的精修與用心,必然放下一切的執著,盡物之妙,無患得患失之心,技巧尊一,外慮全失,合應天人之故。

l     成器之理_ 養生妙道在於守氣、靜心、全神,內忘有我,外忘有物,以自己的本然之心和()萬物的自然之性。

10.   梓慶削木為鐻,鐻成,見者驚猶鬼神。魯侯見而問焉,曰:「子何術以為焉?」對曰:「臣工人,何術之有!雖然,有一焉。臣將為鐻,未嘗敢以耗氣也;必齊以靜心。齊三日,而不敢懷慶賞爵祿;齊五日,不敢懷非譽巧拙;齊七日,輒然忘吾有四枝形體也。當是時也,無公朝,其巧專而外骨()消;然後入山林,觀天性;形軀至矣,然後成見鐻,然後加手焉;不然則已。則以天合天,器之所以疑神者,其是與!」   [(ㄐㄩˋ)(ㄓㄞ)三日公朝(ㄔㄠˊ);;]

´         鐻:1.樂器名。形似鐘,初為木制,後改用銅鑄。《莊子·達生》:「梓慶削木為成,見者驚猶鬼神。」唐·成玄英·疏:「者,樂器,似夾鐘。亦言似虎形,刻木為之。

1. 懸掛鐘鼓的架子兩旁所立的柱子。《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收天下兵,聚之咸 陽,銷以為鐘。」也作「虡」。

梓慶製鐻,以天合天

 

 

篇旨_ 凡事應順乎自然,不可勉強而為_ 以馬為喻,說明追逐無幻之智,必會精盡神疲,以至於敗,凡養生者,以此為鑑。 (靝巨書局)

11.   東野稷以御見莊公,進退中繩,左右旋中規。莊公以為文弗過也,使之鉤百而反。顏闔遇之,入見曰:「稷之馬將敗。」公密而不應。少焉,果敗而反。公曰:「子何以知之?」曰:「其馬力竭矣,而猶求焉,故曰敗。」   [(ㄓㄨㄥˋ)(ㄕㄠˇ)]

 

義疏_ 第十二段:工倕因指與物化,達乎「忘適之適」,故能精巧絕倫,融合為一,忘是非,內心專一,外不役物,故無往而不歡心。

l     忘適之適_ 工倕不依乎規矩,內不用心思,而手指宕然獨運,有神功之妙,養生當以適性全神為本,以拘於規矩法度等人為桎梏為末。

12.   工倕旋而蓋規矩,指與物化而不以心稽,故其靈臺一而不桎(ㄓˋ)。忘足,屨之適也;忘要(ㄧㄠ),帶之適也;知忘是非,心之適也;不內變,不外從,事會之適也。始乎適而未嘗不適者,忘適之適也。   [(ㄔㄨㄟˊ)(ㄓˋ)(ㄐㄩˋ)]

13.    (5) 孫休者,踵門而詫子扁慶子曰:「休居鄉不見謂不修,臨難不見謂不勇;然而田原不遇歲,事君不遇世,賓於鄉里,逐於州部,則胡罪乎天哉?休惡遇此命也?」扁子曰:「子獨不聞夫至人之自行邪?忘其肝膽,遺其耳目,芒然彷徨乎塵垢之外,逍遙乎無事之業,是謂為而不恃,長而不宰。今汝飾知以驚愚,修身以明汙,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也。汝得全而形軀,具九竅,無中道夭於聾盲跛蹇而比於人數,亦幸矣,又何暇乎天之怨哉!子往矣!」孫子出。扁子入,坐有,仰天而歎。弟子問曰:「先生何為歎乎?」扁子曰:「向者休來,吾告之以至人之德,吾恐其驚而遂至於惑也。」弟子曰:「不然。孫子之所言是邪?先生之所言非邪?非固不能惑是。孫子所言非邪?先生之所言是邪?彼固惑而來矣,又奚罪焉!」扁子曰:「不然。昔者有鳥止於魯郊,魯君說之,為具太牢以饗之,奏九韶以樂之,鳥乃始憂悲眩視,不敢飲食,此之謂以己養養鳥也。若夫以鳥養養鳥者,宜棲之深林,浮之江湖,食之以委蛇,則平陸而已矣。今休,款啟寡聞之民也,吾告以至人之德,譬之若載鼷以車馬,樂鴳(ㄧㄢˋ)以鐘鼓也。彼又惡()能無驚乎哉!」   [臨難(ㄋㄢˋ)休惡()(ㄓㄤˇ)(ㄩㄝˋ)(ㄒㄧ)(ㄧㄢˋ);;]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1:

_ (ㄨˋ)五故切 音誤.遇也逢也見也.〈莊子•達生〉 醉者物而不慴

 

_ (ㄜˋ)逆各切 音噩。[廣韻] 心不欲見而見曰遌。 [正字通] 同遻。

2:

復讎者不折鏌干,……不厭其生,不忽於人,民幾乎以其真! (此段72字疑是別處誤入)(資料來源:靝巨書局南華經)

3:

(ㄐㄩ)_ 背脊彎屈。〈莊子•達生〉「仲尼適楚,出於林中,見痀僂者.

 

(ㄎㄡˋ)_ 病名。又叫軟骨症,使患者成雞胸或駝背。

4:

_ () 莫狄切 音覓(ㄇㄧˋ).地名.汨羅江.

    () 古忽切 音骨(ㄍㄨˇ) 治也.又水聲,汨汨.又汨沒也,今人言汨沒當浮沉也.

   ()胡骨切 音搰(ㄏㄨˊ) 涌波也.莊子•達生〉「與齊俱入,與偕出(資料來源:康熙字典網上版)

5:

靝巨書局:謂此段不類達生篇文,宜刪除。理由有二:()本篇首段為通篇之綱,標示達生之情者,要在形全精復,與自然和合。接設十一寓言故事,以闡述全精、養神、守氣之妙用。惟篇末一段不類。()孫休扁子之對話,後半段「昔者有鳥止於魯郊」一節,已見於〈至樂篇〉,前半段文語也多襲自他篇。〈達生篇〉文至「忘適之適也」句止,造語精譬,文義已足,此段乃畫蛇添足,當刪去。

6:

腞楯:有畫飾的殯車。莊子·達生》自為謀,則苟生有軒冕之尊,死得於腞楯之上、聚僂之中,則為之。成玄英 疏:腞,畫飾也。楯,筴車也。謂畫輀車也。王念孫 《讀書雜誌餘編上·莊子》腞讀為輇,謂載柩車也……楯讀為輴,亦為載柩車也。  (資料來源:漢點)

 

康熙字典網上版

06-19-01

 

 

06-19-02

 

 

06-19-03

 

 

06-19-04

 

 

06-1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