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南華經)

秋水

06-17(外篇10)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n1

   [題解]
  本篇著重闡述認識相對性的理論,是《逍遙遊》、《齊物論》宗旨的充實和展開。全篇的核心部分是河伯與北海若的七段對話,把其綜合起來,就是講人由於受時空的局限,所見所聞所知是極有限的。河伯以黃河汛期之水為多,到了海邊才知海水比河水大得多,由此引申開來,海比河大,天地比海大,天地以外還有更大的,人在無限的宇宙中,就更渺小了,必須突破自身限制,才可能認識大道。進而論述大小是相對的,毫未雖小,與比它更細小之物相比則為大;地雖大,與比它更大的相比則為小。因此,大小、多少、是非、善惡、貴賤等等,都是相比較而存在,相反而不可以相無的,各自按其本性生滅變化,從大道來看,都是齊的,最後歸結為無以人滅天,無以故滅命。應當一切任其自然,不用人為去破壞它,才合于天道之真。這種理論是莊子哲學的核心,它否認事物差別的客觀性,否認認識的真理性,儘管其中包含有某些辯證法的合理因素,在反對儒、墨形而上學獨斷論上有一定積極作用。但是,它認為人的認識活動是徒勞的、無意義的,一切都是不可知的,最終把人引向了相對主義和不可知論。後面幾段也是圍繞這一中心,從不同方面,運用不同事例加以反復申說的。
(source:古詩文翻譯網)

 

  篇旨_ 秋水篇,主題思想為討論價值判斷的無窮相對性。「秋水」即秋天雨水。本篇以河伯與海若的對話為主要部分,河伯與海若共七問七答。其第二番對話,述時空的無窮與事物變化的不定性,指出認知與確切判斷的不易。第三番對話,指出宇宙間有許多事物是「言之所不能論,意之所不能察致」的。第七番對話,河伯最後問:「什麼是天?什麼是人?」這裡「天」即天然,「人」指人為,含有妄為的意思。海若認為順真性,便是自然(_),違逆常性便是妄為(_)(資料來源: 靝巨書局南華經)

1.    秋水時至,百川灌河,涇流之大,兩涘渚不辯牛馬。於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為盡在己。順流而東行,至於北海,東面而視,不見水端,於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而歎曰:「野語有之曰,『聞道百,以為莫己若者』,我謂也!且夫我嘗聞少仲尼之聞,而輕伯夷之義者,始吾信。今我睹子之難窮也,吾非至於子之門,則矣,吾長見笑於大方之家。」

1.1   北海:「井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今爾出於觀於大海乃知爾醜,爾將可與語大理矣。天下之水,莫大於海,萬川歸之,不知何時止而不盈;尾閭泄之,不知何時已而不虛;春秋不變,水旱不知。此其過江河之流,不可為量數。而吾未嘗以此自多者,自以比形於天地,而受氣於陰陽,吾在天地,猶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方存乎見少,又奚以自多!計四海之在天地之間也,不似之在大澤乎?計中國之在海內,不似米之在太倉乎號物之數謂之萬,人處焉;人卒九州食之所生,舟車之所通,人處焉;此其比萬物也,不似豪末之在於馬體乎?五帝之所連,三王之所爭,仁人之所憂,任士之所,盡此矣。伯夷辭之以為名,仲尼語之以為博,此其自多也,不似爾向之自多於水乎?」    [(ㄐㄧㄥ)涘渚(ㄙˋ  ㄓㄨˇ  ㄧㄞˊ)嘗聞少(ㄕㄠˇ)(ㄨㄚ)(ㄅㄧˋ)(ㄌㄟˇ  ㄎㄨㄥˇ)(ㄊㄧˊ);;;]

2.    河伯曰:「然則吾大天地而小豪末,可乎?」北海若曰:「否。夫物,量無窮,時無止,分無常,終始無故。是故大知(ㄓˋ)觀於遠近,故小而不,大而不多,知量無窮;證曏今故,故遙而不悶,掇而不,知時無止;察乎盈虛,故得而不喜,而不憂,知分之無常也;明乎坦塗,故生而不說,死而禍,知終始之不可故也。計人之所知,若其所不知;其生之時,若未生之時;以其至小,求窮其至大之域,是故迷亂而不能自得也。由此觀之,又何以知毫末之足以定至細之倪,又何以知天地之足以窮至大之域!   [大知(ㄓˋ)(ㄒㄧㄤˋ)今故(ㄍㄨˇ )(ㄉㄨㄛˊ)(ㄑㄧˊ )不說(ㄩㄝˋ);;]

˙       (ㄈㄣ)無常:「分」謂得與失也。「無常」言得失無定。

˙       生而不說,死而_ 明瞭死生是自然的正道,所以不把生存當作喜悅,也不把死亡當作禍害。

3.    河伯曰:「之議者皆曰:『至精無形,至大不可圍。』是信情乎?」北海若曰:「夫自細視大者不盡,自大視細者不明。夫精,小之微也(1),大之殷也;故異便,此勢之有也。夫精粗,期於有形者也;無形者,數之所不能分也;不可圍者,數之所不能窮也,可以言論者,物之粗也可以意致者,物之精也;言之所不能論,意之所不能察致者,不期精粗焉。是故大人之行,出乎害人,不多仁恩;動不為利,不賤門隸;貨財爭,不多辭讓;事焉不借人,不多食乎力,不賤貪汙行殊乎俗,不多辟異;為在從眾,不賤佞諂祿不足以為勸,恥不足以為辱;知是非之不可為分,細大之不可為聞曰:『道人不聞,至德不得,大人無己。』約分之至也。」   [(ㄆㄡˊ)(ㄐㄧ)(ㄕㄨˋ)(ㄅㄧˋ)佞諂(ㄋㄧㄥˋ  ㄔㄢˇ)]

4.    河伯曰:「若物之外,若物之內,惡至而倪貴賤?惡至而倪小大?」北海若曰:「以道觀之,物無貴賤;以物觀之,自貴而相賤;以俗觀之,貴賤不在己。以差觀之,因其所大而大之,則萬物莫不大;因其所小而小之,則萬物莫不小;知天地之為米也,知豪末為丘山也,則差數覩矣。以功觀之,因其所有而有之,則萬物莫不有;因其所無而無之,則萬物莫不無;知東西之相反而不可以相無,則功分定矣。以趣觀之,因其所然而然之,則萬物莫不然;因其所非而非之,則萬物莫不非;知堯之自然而相非,則趣操覩矣。   [()(ㄊㄧˊ);;;]

(4.1)昔者堯舜讓而帝,讓而絕;湯、武爭而王,白公(2)爭而滅。由此觀之,爭讓之禮,堯、之行,貴賤有時,未可以為常也。梁麗可以衝城,而不可以穴,言殊器也;騏驥驊騮一日而馳千里,捕鼠不如狸言殊技也;鴟鵂撮蚤察豪末,晝出目而不見丘山,言殊性也。故曰:蓋師是而無非,師治而無亂乎?」是未明天地之理,萬物之情者也。是猶師天而無地,師陰而無陽,其不可行明矣。然且語而不舍,非愚則誣也。帝王殊禪,三代殊繼差其時逆其俗者,謂之夫;當其時,順其俗者,謂之義之徒。默默乎河伯女惡知貴賤之門,小大之家!」  [(ㄎㄨㄞˋ)騏驥驊騮(ㄑㄧˊ  ㄐㄧˋ  ㄏㄨㄚˊ  ㄌㄧㄡˊ)(ㄕㄥ)鴟鵂(  ㄒㄧㄡ)(ㄘㄨㄛˋ)殊禪(ㄕㄢˋ)]

5.    河伯曰:「然則我何為乎何不為乎吾辭受趣舍,吾終奈何?」北海若曰:「以道觀之,何貴何賤,是謂反衍;而志,與道大何少何多,是謂謝施;無一而行,與道參差。嚴乎若國之有君,其無私德;繇繇乎若祭之有社,其無私福;泛泛乎其若四方之無窮,其無所域。兼懷萬物其孰承翼?是謂無方。萬物一齊,孰短孰長道無終始,物有死生,恃其滿不位乎其形。年不可舉,時不可止;消息盈虛,終則有始。是所以語大義之方,論萬物之理也。物之生也,若驟若馳,無動而不變,無時而不移。何為乎何不為乎夫固將自化。」  [(一ㄡˊ)(ㄓㄣˇ);;;]

6.    河伯曰:「然則何貴於道邪?北海若曰:「知道者必達於理,達於理者必明於權,明於權者不以物害己至德者,火弗能熱,水,寒暑弗能害,禽獸弗能賊。非謂其薄之也,言察乎安危,寧於禍福,謹於去就,莫之能害也。故曰:『天在內,人在外,德在乎天。』知天人之行,本乎天,位乎得(3)而屈伸,反要而語極。」曰:「何謂天?何謂人?」北海若曰:「牛馬四足是謂天;落馬首,穿牛鼻是謂人。故曰:『無以人滅天,無以故滅命,無以得名。』謹守而勿失是謂反其真。」  [(ㄓˊ  ㄓㄨˊ)(ㄩˋ);;]

7.    夔憐蚿蚿憐蛇,蛇風,風目,目心。曰:「吾以一足趻踔(4)而行,予無如矣。今子之使萬足,獨奈何?」曰:「不然。子不見夫唾者乎噴則大者如珠,小者如霧,雜而下者,不可勝數也。今予動吾天機,而不知其所以然。」蚿謂蛇曰:「吾以眾足行,而不及子之無足,何也?」蛇曰:「夫天機之所動,何可易邪?吾安用足哉?」蛇謂風曰:「予動吾脊、脅而行,則有似也。今子蓬蓬然起於北海,蓬蓬然入於南海,而似無有,何也?」風曰:「然,予蓬蓬然起於北海而入於南海也,然而指我則勝我,鰌我亦勝我。雖然,夫折大木,大屋者,唯我能也,故以小不勝為大勝也。為大勝者,唯聖人能之。」  [(ㄎㄨㄟˊ)憐蚿(ㄒㄧㄢˊ)趻踔(ㄔㄣˇ  ㄓㄨㄛˊ)(ㄕㄥ)(ㄑㄧ ㄡ){與「(ㄘㄨˋ)」同。(ㄘㄨˋ)也,【莊子·秋水篇】鰌我亦勝我。【音義】鰌,藉也。本亦作䠓。}(ㄈㄟ)_ ◎ 古同“”,指無根據的、無緣無故的。現“流言飛語”常寫作“流言蜚語”。;;]

8.    孔子遊於匡,宋人圍之數帀,而弦歌不惙。子路入見,曰:「何夫子之娛也?」孔子曰:「來!吾語女。我諱窮久矣,而不免,命也!求通久矣,而不得,時也!當堯舜而天下無窮人,非知得也;當桀紂而天下無通人,非知失也;時勢適然。夫水行不避蛟龍者,漁父之勇也;陸行不兕虎者,獵夫之勇也;白刃交於前,視死若生者,烈士之勇也;知窮之有命,知通之有時,臨大難而不懼者,聖人之勇也。處矣,吾命有所制矣。」無幾何,將(ㄐㄧㄤˋ)甲者進辭曰:「以為陽虎也故圍之。今非也,請辭而退。」  [(ㄗㄚ)(ㄔㄨㄛˋ)非知(ㄓˋ)(ㄙˋ)(ㄔㄨˋ)_處:休息(ㄐㄧㄤˋ)甲者;;]

9.    公孫龍問於魏牟:「少學先王之道,長而明仁義之行;合同異,離(5),然不然,可不可;困百家之知,窮眾口之辯;吾自以為至達已。今吾聞莊子之言,汒焉異之。不知論之不及,知之今吾無所開吾喙,敢問其方?」公子太息,仰天而笑曰:「子獨不井之鼃乎?謂東海之鼈曰:『吾樂!出跳梁乎井幹榦之上,入休乎缺甃之崖赴水則接掖持頤,蹶泥則沒足滅跗;還虷蟹與科斗,莫吾能若也。且夫擅一壑之水,而跨跱埳井之樂,此亦至矣,夫子不時來入觀乎!』東海之鼈,左足未入而右膝已縶矣。於是逡巡而,告之海曰:『夫千里之遠,不足以舉其大;千仞之高,不足以極其深。禹之時,十年九,而水弗為加益;湯之時八年七旱,而崖不為加損。夫不為頃久推移,不以多少進退者,此亦東海之大樂也。』於時井之鼃聞之,適適(6)然驚,規規然自失也。  [(ㄇㄤˊ)(ㄏㄨㄟˋ)(ㄎㄢˇ)井幹(ㄏㄢˊ)(ㄓㄡˋ)(一ˋ)(ㄇㄛˋ)足滅(ㄈㄨ)(ㄒㄩㄢˊ)(ㄏㄢˊ)(ㄓˋ)(ㄓˊ)(ㄑㄩㄣ)(ㄌㄠˋ)(ㄊㄧˋ  ㄊㄧˋ) ]

˙     (ㄏㄢˊ)【說文】築牆耑木也。【徐曰】別作幹,非。  又樹木旁生曰枝,本根爲榦。【淮南子·主術訓】枝不得大於榦。  又井榦,井上木闌也。【莊子·秋水篇】塪井之鼃,跳梁井榦之上。   通「端」。

˙     (ㄌㄠˋ):◎ 古同“,雨水過多,水淹。

˙     (ㄌㄧㄠˊ)

1.〔∼河〕水名,在中國河南省西南部。亦稱“垢河”。

2.〔∼倒〕a.落拓不羈,舉止不自檢束;b.頹喪,失意。

3.〔∼草〕a.(做事)草率,不精細;.(字)不工整。

(9.1)且夫知不知是非之竟,而猶欲觀於莊子之言,是猶使負山,商蚷馳河也,必不勝任矣。且夫知(ㄓˋ)不知論極妙之言而自適一時之利者,是非井之鼃與?且彼方黃泉而登大皇,無南無北,然四解,淪於不測;無東無西,始於玄,反於大通。子乃規規然而求之以察,索之以辯,是直用管闚天,用錐指地也,不亦小乎!子往矣!且子獨不聞夫壽陵餘子之學行於邯鄲未得國能,又失其故行矣,直匍匐而歸耳。今子不去,將忘子之故,失子之業。」公孫龍口呿而不合,舌舉而不下,乃逸而走。  [(ㄓˋ)不知(ㄐㄩˋ)(ㄘˇ)(ㄕˋ)(ㄑㄩ);;]

10.  莊子釣於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願以內累矣!」莊子持竿不顧,曰:「吾聞楚有神龜,死已三千歲矣,王巾而藏之廟堂之上。此龜者,寧其死留骨而貴乎?寧其生曳尾塗中乎?」二大夫曰:「寧生而曳尾塗中。」莊子曰:「往矣!吾將曳尾於塗中?」  [(ㄆㄨˊ)(ㄙˋ)]

11.  子相梁莊子往見之。或謂惠子曰:「莊子來,欲代子)。」於是惠子恐,𢯱(7)於國中三日三夜。莊子往見之曰:「南方有鳥,其名鵷鶵子知之乎鵷鶵,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食,非(8)不飲。於是鴟得腐鼠,鵷鶵過之,仰而視之曰;『嚇!』今子欲子之梁國而嚇我邪?   [(ㄒㄧㄤˋ)鵷鶵(ㄩㄢ  ㄔㄨˊ) (ㄌㄧˇ)()(ㄏㄜˋ) ]

12. 莊子與惠子遊於梁之上。莊子曰:「 (9)魚出(ㄘㄨㄥ)容,是魚之樂也。」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上也。」    [(ㄏㄠˊ)(ㄔㄡˊㄕㄨˋ一ㄡˊ)(ㄘㄨㄥ);;]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     秋水_本篇為闡發〈齊物論〉的意旨。說明道體不可言說,惟有無為反真,才是道的本源.

´     成玄英云:「夫魚於水,鳥棲於陸,各率其性,物皆逍遙。而莊子善達物情所以,故知魚樂也。」

1_

_ 1. (ㄈㄨˊ) [集韻] 芳無音孚。郭也.. (:外城)   

2.  (ㄆㄡˊ) 浦侯切大也盛也〈莊子˙秋水篇〉精小之微也之殷也    (康熙字典)

2_

〈左傳哀公十六年白公欲以子為王,子不可,遂劫以兵。子曰:「王孫若安楚國,匡正王室,而後焉,啟之願也,敢不聽從。若將專利以傾王室,不顧楚國,有死不能。」遂殺之,而以王如高府。石尹門。圉公陽穴宮,負王以如昭夫人之宮。

葉公亦至,及北門,或遇之,曰:「君胡不冑?國人望如望慈父母焉,盜賊之矢若傷君,是絕民望也,若之何不?」乃而進。又遇一人曰:「君胡冑?國人望君如望歲焉,日日以幾,若見君面,是得艾也。民知不死,其亦夫有奮心,猶將君以於國;而又掩面以絕民望,不亦甚乎!」乃免而進。遇尹固帥其屬,將與白公。子高曰:「微二子者,楚國矣。棄德從賊,其可保乎?」乃從葉公。使與國人以攻白公,白公奔山而縊其徒微之     資料來源:漢川草廬)

3_

_ . [說文] 蹢躅.  [廣韻] . _ 音蠋.同。    (康熙字典)

蹢躅:徘徊不進貌。 唐 韓愈 《此日足可惜贈張籍》詩:轅馬蹢躅鳴,左右泣僕童。沙汀 《困獸記》二八:他在敞廳上蹢躅著,對於自己竟能安于苟活愈來愈加感到驚異。 (資料來源:漢典)

4_

_ [集韻] 丑甚切 同踸(ㄔㄣˇ)。 〈莊子˙秋水〉「吾以一足趻踔而行」。  

   [集韻] 楚錦切. 跈蹲行貌.  丑減切義同. (ㄔㄢˇ)  (康熙字典)

 

(ㄔㄣˇ):沙土。〈廣韻〉「,土也。」

(ㄋㄧㄢˇ):踐踏。〈廣韻〉「,蹈也。」 〈莊子外物〉「哽而不止。」釋文:「,也。」(三民大辭典)

5_

(9)合同異,離    _

◎合同異:戰國 惠施 學派的基本觀點。認為一切事物的差別、對立是相對的,強調差異之中有同一,並以天與地,山與澤平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等命題來進行論證,對古代邏輯思想的發展有一定貢獻,但誇大了概念的同一性,忽視了個體的差別,因而導致相對主義的錯誤。《莊子·秋水》龍 少學先王之道,長而明仁義之行;合同異,離白。成玄英 疏:故能合異為同,離同為異。  [天與地卑,山與澤平_本辭語在06-33天下篇]

◎離白:分開和白。 公孫龍 學派的著名論題,與《墨經》盈堅白相對立。名家認為,一塊石頭放在面前,視不得其所,而得其所白者,無也;不得其所白,而得其所者,無白也由此斷言,石頭的堅和白兩種屬性是互相分離的。《莊子·秋水》公孫龍 問於 魏牟 曰: 龍 少學先王之道,長而明仁義之行;合同異,離白;然不然,可不可;困百家之知,窮眾口之辯,吾自以為至達已。’”  (資料來源:漢典)

6_

_ 〈集韻〉他歷切音惕,適適然驚貌. 〈莊子秋水〉「適然驚(康熙字典)

7_

𢯱又《集韻》先侯切,漱平聲。亦求也。《莊子·秋水篇》惠子𢯱於國中。李軌說。凡从叜者,今文作叟。𢯱亦作搜。

8_

泉:1.甜美的泉水。《禮記·禮運》:故天降膏露,地出泉。唐 韓愈 《駑驥贈歐陽詹》詩:飢食 玉山 禾,渴飲醴泉流。郭沫若 《女神·鳳凰涅槃》:山右有枯槁了的梧桐,山左有消歇了的醴泉。

2.指及時之雨。《屍子》卷上:甘雨時降,萬物以嘉,高者不少,下者不多,此泉。漢 王充 《論衡·是應》:爾雅》又言:甘露時降,萬物以嘉,謂之醴泉。醴泉乃謂甘露也。

˙,四川省眉山縣西,有二源,皆發源蟠龍山與松江會合處,注入長江. 資料來源:漢點 

9_

 

_ 夷周切 音由. 說文 魚名. 〈莊子秋水〉「魚出」。

   [音義] 即白魚也. 又田聊切.本作.       (康熙字典)

◎「(ㄕㄨˋ)與「」,莊子書內多混用

年不可舉,時不可止;消息盈虛,終則有始。

知道者必達於理,達於理者必明於權,明於權者不以物害己

 

06-17-01𢯱

 

 

06-17-02

 

 

1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