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南華經)

06-16(外篇09)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n1.1

  [題解]
  本篇取開頭字為題,與題意相近。內容簡短,主旨在講自性復歸的道德修養問題。從形式上看,與《刻意》篇有相似處,但具體內容與思想傾向又有很大差異。本篇在論述道家理論中,還吸收和參雜某些儒家主張和《管子》書中《內業》、《心術》篇的思想,表現一種綜合的趨勢。
(source古詩文翻譯網)

 

´        第一段,提出要自性復初,不能靠俗學,而要恬養知,有知而不用知,持守自性。認為禮樂遍行,天下就會大亂,

1.    (1)於俗學,以求復其初滑欲於俗思,以求致其明;「謂之蔽蒙之民。」古之治道者,以恬養知;知生而無以知為也,謂之以知養。知與恬交相養,而和理出其性。夫德,和也;道,理也。德無不容,仁也;道無不理,義也:義明而物親,忠也;中純實而反乎情,樂也;信行容體而順乎文,禮也。禮樂徧行,則天下亂矣。彼正而蒙己德,德則不冒,冒則物必失其性也。   [(ㄏㄜˊ) (ㄩㄝˋ) (ㄅㄧㄢˋ便)]

˙  (ㄍㄨˇ)_《正韻》𠀤古忽切,音骨。亂也。《晉語》置不仁以滑其中。
又治也。《莊子·繕性篇》滑欲於俗思,以求致其明。

 

´        第二段,講述上古之人處在渾沌蒙昧之中,與然絕對同一,這是自的理想境界。後世道德不斷衰落,與道相喪失,民心惑亂,難以恢復。

2.    古之人,在混芒之中,與一世而得澹漠焉。當是時也,陰陽和靜,鬼神不擾,四時得節,萬物不傷,群生不,人雖有知,無所用之,此謂至。當是時也,莫之為而常自然。逮德下衰,及人伏羲始為天下,是故順而不一。德又下衰,及神農黃帝始為天下,是故安而不順。德又下衰,及唐虞始為天下,興治化之流,澆(2),離道以善,險德以行,然後去性而從於心。心與心識知,而不足以定天下,然後附之以文,益之以博。文滅質,博心,然後民始惑亂,無以反其性情而復其初   [陰陽和(ㄏㄜˊ)(ㄉㄞˋ)]

(2.1)由是觀之,世喪道矣,道喪矣,與道交相喪也!道之人何由興乎亦何由興乎道哉?道無以興乎無以興乎道,雖聖人不在山林之中,其德隱矣。隱,故不自隱。古之所謂隱士者,非伏其身而見也,非閉其言而不出也,非藏其知而不發也,時命大也。當時命大行乎天下,則反無迹;不當時命而大窮乎天下,則深根寧極而待;此存身之道也。   [(ㄇㄧㄡˋ眉救切)]

 

´        第三段,講述古人存身、養德、正己,以及處富貴與窮約皆能無憂之道德境界,並與熱衷功利,相爭不息的流俗相對照,使人覺悟。

3.    古之存身者,不以辯飾知,不以知(ㄓˋ)窮天下,不以知窮德,危然處其所而反其性已,又何為哉道固不小行,德固不小識小識傷德,小行傷道。故曰:「正而已矣。」樂全之謂得志。古之所謂得志者,非軒之謂也,謂其無以益其樂而已矣。今之所得志者,軒之謂也。軒在身,非性命也,物之來,寄者也。寄之,其來不可,其去不可止。故不為軒冕肆志,不為窮約趨俗,其樂彼與此同,故無憂而已矣。今寄去則不樂,由是觀之,雖樂,未嘗荒也。故曰:「喪己於物,失性於俗者,謂之倒置之民。」    [(ㄊㄤˇ)(ㄩˇ)]

˙  倒置之民_ 謂人當以本性為重,外物為輕,今以外物喪本性,輕重不分,所以稱為倒置之民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1:

_ 修養本性。

 莊子繕性篇,指人心所欲,多非本質,故當反求情性,以合乎自然。

 

性:涵養本性。《莊子·繕性》繕性於俗成玄英 疏:繕,治也;性,生也。南朝 宋 謝靈運 《登永嘉綠璋山》詩:恬如既已交,繕性自此出。清 徐增 《送中洲大師往廬山》詩:繙經悟空假,繕性了真妄。《中國近代文論選·讀新小說法》文章固非吾輩所重耶?即論文章,新小説之感人也亦摯矣。以言其性也:常者登山陟水,如《尋親記》,讀之可令人敬;奇者萬死一生,如《歷險記》,讀之可令人奮。 (資料來源:漢典)

2:

: 亦作澆湻謂浮薄的風氣破壞了淳厚的風氣。《梁書·武帝紀上》夫在上化下,草風從,之澆由此作。宋 陸遊 《龜堂雜興》詩:散樸澆淳萬事新,腐儒空有涕沾巾。

亦作散樸。 失去質樸。《漢書·循吏傳·黃霸》淳散樸,並行偽貌,有名亡實,傾搖解怠。唐 吳筠 《覽古》詩之二:三皇已散朴,五帝初尚賢。 (資料來源:漢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