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南華經)

天運

06-14 (外篇07)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n1.1

      [題解]
  本篇所論與《天道》、《天地》相近,宗旨在闡述天道是不斷運動變化的,其變化是自然進行,沒有誰在主宰。而人世之帝王必須與之相順應。本篇雖以《天運》名篇,而所論卻多為帝道、聖道等人間之事,批判仁義、有為造成的禍患,宣傳無為而治。
(source:古詩文翻譯網)

 

´         第一段提出天地日月風雨的運行,究竟是誰在推動呢?從提問的口氣和巫鹹祒的話,表達了一切都是自然的,沒有誰在主宰這一自然哲學的根本思想。並以此為根基,建立了天人關係的同一性,構成全篇的立論基礎。

1.    天其運乎?地其處乎?日月其爭於所乎主張是?孰維綱是?孰居无事推而行是?意者其有機不得已邪?意者其運轉而不能自止邪?雲者為雨乎雨者為雲乎孰隆施是?孰居无事淫樂而勸是?風起北方,西東,有上彷徨,孰噓吸是孰居无事而披拂是?敢問何故?」巫咸曰:「來!吾語女。天有六極五常,帝王順之則治,逆之則凶。九之事,治成德備,監照下土,天下戴之,此謂上皇。    [(ㄔㄨˋ)(ㄐㄧㄢ)(ㄊㄧㄠˊ)]

˙  治成德備,監照下土_ 功成而德備,照臨人間。

 

´         第二段,太宰蕩與莊子對話,說明仁義、孝、忠信、貞廉都是違背天道的。至仁無親,忘記這一切,才合乎自然之道。

2.    大宰問仁於莊子。莊子曰:「虎狼,仁也。」曰:「何謂也?」莊子曰:「父子相親,何為不仁?」曰:「請問至仁。」莊子曰:「至仁無親。」大宰曰:「蕩聞之無親則不愛,不愛則不孝,謂至仁不孝,可乎?」莊子曰:「不然。夫至仁尚矣,孝固不足以言之。此非過孝之言也,不及孝之言也。 夫南行者至於(ㄧㄥˇ),北面而不見山,是何也?則去之遠也。故曰:以敬孝易,以愛孝難;以愛孝易,而忘親難忘親易,使親忘我難;使親忘我易,兼忘天下難;兼忘天下易,使天下兼忘我難。夫德遺堯舜而不為也,利澤施於萬世,天下莫知也豈直太息而言仁孝乎哉!夫孝仁義,忠信貞廉,此皆自勉以役其德者也,不足多也。故曰,至貴,國爵焉;至富,國財焉;至願,名譽焉。是以道不渝。」  

 

´         第三段,講述音樂的理論,把音樂的節奏、情緒、意境與人的經驗、情感,以及自然界的變化統一起來加以描述,顯得玄妙深邃而有啟發。最後歸結為至樂無聲,將人引入渾沌世界。

3.    北門成問於黃帝曰:「帝張咸池之樂於洞庭之野,吾始聞之懼,復聞之卒聞之而惑;蕩默默,乃自得。」帝曰:「女殆其然哉吾奏之以人,徵之以天,行之以禮義,建之以太清。夫至樂者,先應之以人事,順之以天理,行之以五德,應之以自然,然後調理四時,太和萬物。(1)四時迭起,萬物循生;衰,文武倫經;一清濁,陰陽調和,流光其聲;蟄蟲始作,吾驚之以雷霆;其卒無尾,其始無首;一死一生,一僨一起;所常無窮,而不可待,女故懼也   [至樂(ㄩㄝˋ)(ㄉㄧㄝˊ)(ㄓˊ)(ㄈㄣˋ)]

(3.1)吾又奏之以陰陽之和,燭之以日月之明;其聲能短能長,能柔能剛;變化齊一,不主故常;在谷滿谷,在滿;塗郤守神,以物為量。其聲揮綽,其名高明。是故鬼神守其幽,日月星辰行其紀吾止之於有窮,流之於无止。子欲慮之而不能知也,望之而不能見也,逐之而不能及也;儻然立於四虛之道,倚於槁梧而吟,心窮乎所欲知,目窮乎所欲見,力屈乎所欲逐,吾既不及已夫!形充空虛,乃至委蛇(ㄨㄟ  一ˊ)女委蛇,故  

(3.2)吾又奏之以無之聲,調之以自然之命,故若混逐叢生,林樂而無形;布揮而不曳,幽昏而無聲。動於無方,居於窈冥;或謂之死,或謂之生;或謂之實,或謂之榮;行流散不主常聲世疑之,於聖人。聖也者,達於情而遂於命也。天機不張而五官皆備,無言而心說,此之謂天樂。故之頌曰:『聽之不聞其聲,視之不見其形。充滿天地,裹六極。』女欲聽之而無接焉,而故惑也。樂也者,始於懼,懼故吾又次之以怠故遁卒之於惑,惑故愚;愚故道,道可載而與之俱也。」    [(ㄧㄠˇ)(ㄒㄧˇ)心說(ㄩㄝˋ)(ㄧㄢˋ)(ㄙㄨㄟˋ)]

 

´         第四段,講禮義法度應隨著時代不斷變化,孔子不懂得這個道理,取先王之陳跡在當代推行,這如同推舟於陸地,是根本行不通的。

4.    孔子西遊於衛。顏淵師金:「以夫子之行為奚如?」師金曰:「惜乎,而夫子其窮哉!」顏淵曰:「何也?」師金曰:「夫之未陳也,盛以衍,巾以文繡,祝齋戒以將之。及其已陳也,行者其首脊,蘇者取之而已;將復取而盛以衍,巾以文繡,遊居寢臥其下,彼不得夢,必且數(2)焉。今而夫子亦取先王已陳狗,弟子遊居寢臥其下。故伐樹於宋,削迹於衛,窮於商周,是非其夢邪?圍於陳蔡之閒,七日不火食,死生相與鄰,是非其邪?夫水行莫如用舟,而陸行莫如用車。以舟可行於水也,而求推之於陸,則沒世不行尋常。古今非水陸周魯非舟車?今蘄行周是猶推舟於陸也,勞而無功,身必有殃。未知夫无方之傳,應物而不窮者也。   [(ㄔㄨˊ)(ㄔㄥˊ成乘)(ㄑㄧㄝˋ  ㄧㄢˇ)(ㄐㄧˊ)() (ㄘㄨㄢˋ)(ㄕㄨㄛˋ  ㄇㄟˋ)(ㄇㄛˋ)(ㄑㄧˊ)]

(4.1)且子獨不見夫桔槔者乎?引之則俯,舍之則仰。彼,人之所引,非引人也,故俯仰而不得罪於人。故夫三皇五帝之禮義法度,不於同而矜於治。故三皇五帝之禮義法度,其猶橘柚邪!其味相反而皆可於口。故禮義法度者,應時而變者也。今取蝯狙而衣以周公之服,彼必齕齧挽裂,盡去而後。觀古今之異,猶蝯狙之異乎周公也。故西施病心而其里,其里之醜人見而美之,歸亦捧心其里。其里之富人見之,閉門而不出,貧人見之,妻子而去之走。彼知美而不知之所以美。惜乎,而夫子其窮哉!」    [(ㄐㄧㄝˊ  ㄍㄠ)(ㄓㄚ)(ㄩㄢˊ)而衣(一ˋ)齕齧(ㄏㄜˊ  ㄋㄧㄝˋ合 鎳)(ㄑㄧㄢˋ)(ㄆㄧㄣˊㄅㄧㄣ頻或)]

 

´         第五段,講述求道於度數、陰陽,不可能得到。古之至人,只是借助于仁義等有形的手段,去達到絕對自由的無限虛空。一旦獲得大道,一切具體有形的方法都可運用,使天下歸於正道。

5.    孔子行年五十有一而聞道,乃南之沛見老耼。老耼曰:「子來乎吾聞子,北方之賢者也,子亦得道乎?」孔子曰:「未得也。」老子曰:「子惡乎求之哉?」曰:「吾求之於度數,五年而未得也。」老子曰:「子又惡乎求之哉?」曰:「吾求之於陰陽,十有二年而未得。」老子曰:「然。使道而,則人莫不獻之於其君使道而可進,則人莫不進之於其親;使道而可以告人,則人莫不告其兄弟;使道而可以與人,則人莫不與其子孫。然而不可者,無它也,中無主而不止,外無正而不行。由中出者,不受於外,聖人不出;由外入者,無主於中,聖人隱。名,公器也,不可多取。仁義,先王之蘧廬也,止可以一宿而不可以久處,覯而多責。古之至人,假道於仁,宿於義,以遊逍遙之虛,食(ㄙˋ)簡之田,立於貸之。逍遙,無為也;苟簡,易養也;貸,無出也。古者謂是采眞之遊。以富為是者,不能讓祿;以顯為是者,不能讓名;親權者不能與人柄。操之則,舍之則悲,而一無所鑒,以其所不休者,是天之民也。怨恩取與諫教生殺,八者,正之器也,唯循大變無所(ㄧㄣ)者為能用之。故曰,正者,正也。其心以為不然者,天門開矣。」    [本段之「(ㄩˋ)(ㄑㄩˊˋ)一宿(ㄒㄧㄡˇ)(ㄍㄡˋ)易養(ㄧㄤˋ)(ㄌㄧˋ)(ㄎㄨㄟ)(ㄐㄧㄢˋ ㄐㄧㄠˋ)(ㄧㄣ)]

˙  逍遙,無為也;苟簡,易養也;貸,無出也。_ 逍遙便能無為,簡略便容易滿足,不謀利便不耗神。

 

´         第六段,提出仁義會使人昏,危害極大。三皇五帝之治天下,違背自然之道,比蠍子尾巴還要毒,有為只會殃及天下和自身。

6.    孔子見老耼而語仁義。老耼曰:「夫播糠眯目,則天地四方易位矣;蚊虻噆膚,則通昔不矣。夫仁義憯然乃吾心,亂莫大焉。吾子使天下無失其吾子亦放風而動,總德而立矣,又奚傑然若負建鼓而求亡子者邪?夫鵠不日浴而白,烏不日黔而黑。黑白之,不足以為辯;名譽之觀,不足以為廣。泉,魚相與處於陸,相(ㄒㄩ)以濕,相濡以沫,不若相忘於江湖!」    [(ㄩˋ)仁義(ㄅㄛˋ)(ㄇㄧˇ)(ㄠˋ)(ㄇㄥˊ)(ㄘㄢˇㄗㄚ慘或紮)(ㄘㄢˇ)(ㄆㄨˊ)(ㄏㄨˊ)(ㄒㄩ)]

(6.1)孔子見老耼歸,三日不談。弟子問曰:「夫子見老耼,亦將何所規哉?」孔子曰:「吾乃今於是乎見龍!龍,合而成體,散而成章,乘乎雲氣而養乎陰陽予口張而不能予又何規老耼哉!」子貢曰:「然則人固有居而龍見,淵默而雷聲,發動如天地者乎亦可得而觀乎?」遂以孔子聲見老耼。老耼方將倨(ㄐㄩˋ)堂而應,微曰:「予年運而往矣,子將何以戒我乎?」子貢曰:「夫三王五帝之治天下不同,其係聲名一也。而先生獨以為非聖人,如何哉?」老耼曰:「小子少進!子何以謂不同?」對曰:「堯授舜,舜授禹,禹用力而湯用兵,文王順而不敢逆,武王逆紂而不肯順,故曰不同。」    [(ㄒㄧㄝˊ)龍見(ㄒㄧㄢˋ)(ㄐㄩˋ)]

(6.2)老耼曰:「小子少進(ㄩˋ)女三王五帝之治天下。黃帝之治天下,使民心一,民有其親死不哭而民非也。堯之治天下,使民心親,民有為其親,殺其殺,而民非也。舜之治天下,使民心競,民孕婦十月生子,子生五月而能言,不至乎孩而始誰,則人始有矣。禹之治天下,使民心變,人有心而兵有順,殺盜非殺,人自為種而天下耳,是以天下大駭,儒墨皆起。其作始有倫,而今乎婦,女何言哉!余語女,三皇五帝之治天下,名曰治之,而亂莫甚焉。三皇之知,上悖日月之明,下山川之精,中墮四時之施。其知𧓽(3)之尾,鮮規之獸莫得安其性命之情者,而猶自以為聖人,不可恥乎,其无恥也?」子貢蹴蹴然立不安。   [𧓽(ㄌㄞˋ   ㄔㄞˋ丑邁切)(ㄒㄧㄢˇ)(ㄘㄨˋ)]

 

´         第七段,指出六經是先王陳跡,有為的治之道,只是跡,不是所以跡。只有獲得大道,才能與天道變化體,無所不通。

´         從第二段起,都是與天道對照著講述人道,從多方面論述人道與天道之間相合相違情況,宗旨在宣傳無為而治,因任自然的基本思想。

7.    孔子謂老耼曰:「丘治『詩、書、禮、樂、易、春秋』六經,自以為久矣,孰知其故矣;以奸者七十二君,論先王之道而明周召之迹,一君無所鉤用。甚矣夫!人之難說也,道之難明邪?」老子曰:「幸矣子之不遇治之君也!夫六經,先王之陳迹也,豈其所以迹哉!今子之所言,猶迹也。夫迹,履之所出,而迹豈履哉!夫白之相視,眸子不運而風化;蟲,雄鳴於上風,雌應於下風而化;類自為雌雄,故風化。性不可易,命不可變,時不可止,道不可。苟得於道,無自而不可;失焉者,無自而可。」孔子不出三月,復見曰:「丘得之矣。烏鵲魚傅沫,細要(ㄧㄠ)者化,有弟而兄啼。久矣夫丘不與化為人!不與化為人,安能化人!」老子曰:「可。丘得之矣!」    [周召(ㄕㄠˋ)(一ˋ)細要(ㄧㄠ)]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1:

本段三十五字係郭象注語誤入正文,當刪去。  (靝巨書局)

˙   也有認為非注,應保留。

2:

(1)母禮切,音米.物入目中也,又塵(ㄅㄧˇ)迷視也.〈莊子天運〉播糠脒目。又母切音美義同.

    (2)又蜜二切音.〈莊子天運〉不得夢,必且數. :「,(ㄧㄢˇ)夢也」.

3:

𧓽 :1. (ㄌㄞˋ) 毒蟲。〈莊子天運〉「其知𧓽蠆之尾.」疏:𧓽蠆尾端有毒也.

    2. (ㄌㄧˋ) (三民大辭典)

 

06-14-01

 

 

06-14-02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