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南華經)

天道

06-13(外篇06)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n1

  [題解]
  《在宥》篇講,無為而尊者,天道也;有為而累者,人道也;主者,天道也;臣者,人道也。本篇基本上是對這一思想的論述與發揮,從天道與人道關係方面闡述莊子的政治思想。
(source:古詩文翻譯網)

 

´         第一段,闡述天道虛靜無為,與聖道、帝道相通。能以虛靜無為為宗本,則可推於天地,通於萬物,得天樂,與天相合。

1.    道運而無所積,故萬物成;帝道運而無所積,故天下歸;聖道運而無所積,故海內服。明於天,通於聖,六通四辟(1)於帝王之德者,其自為也,昧然無不靜者矣。聖人之靜也,非曰靜也善,故靜也;萬物無足以鐃心者故靜也水靜則明燭鬚眉,平中,大取法焉。水靜猶明,而況精神!聖人之心靜乎!天地之鑒也萬物之鏡也夫虛靜恬淡寂無為者,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故帝王聖人休焉。休則虛,虛則實,實者倫矣。虛則靜,靜則動,動則得矣。靜則無為,無為也則任事者責矣。無為則俞俞,俞俞者憂患不能處,年壽長矣夫虛靜恬淡寂無為者,萬物之本也。明此以南鄉,堯之為君也;明此以北面,之為臣也。以此處上,帝王天子之德也;以此處下,玄聖素王之道也。以此退居而游江海,山林之士服;以此進為而撫則功大名顯而天下一也。靜而聖,動而王,無為也而尊,樸素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美。   [(ㄅㄧˋ)(ㄋㄠˊ,女交切,肴韻)南鄉(ㄒㄧㄤˋ),鄉同「向」]

(1.1)夫明白於天地之德者,此謂大本大宗,與天和者也;所以均調天下,與人和者也。與人和者,謂之人樂;與天和者,謂之天樂。莊子曰:「吾師乎吾師乎𩐎萬物而不為戾,澤及萬世而不為仁,長於上古而不為壽,覆載天地刻彫眾形而不為巧,此之謂天樂。故曰:『知天樂者,其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靜而與陰同德,動而與陽同波。』故知天樂者,無天怨,無人非,無物累,無鬼責。故曰:『其動也天,其靜也地,一心定而王天下;其鬼崇,其魂不疲,一心定而萬物服。』言以虛靜推於天地,通於萬物,此之謂天樂。天樂者,聖人之心,以畜天下也。」    {𩐎(ㄐㄧ),參閱06-06大宗師_8]

˙  夫虛靜恬淡寂無為者,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故帝王聖人休焉。_ 聖人內心清靜,可以做為天地的明,萬物的明鏡,虛靜恬淡,寂無為,乃是天地的本源,和道德的至極,所以帝王聖人便休止在這至善的境地上。

 

´         第二段,從夫帝王之德非上之所以畜下也一大段,提出君道無為臣道有為主張,認為道德仁義、形名賞罰等,以及上下尊卑等級,都屬人道,它與天道是一致的,表現為本末君臣關係,也是治所需要的。其說近黃老,有人以為後學所加。

2.    A. 夫帝王之德,以天地為宗,以道德為主,以無為為常。無為也,則用天下而有餘;有為也,則為天下用而不足。故古之人貴夫無為也。上無為也,下亦無為也,是下與上同德,下與上同德則臣;下有為也,上亦有為也,是上與下同道,上與下同道則主。上必無為而用天下,下必有為為天下用,此不易之道也。故古之王天下者,知雖落天地,不自慮也辯雖雕萬物,不自說也能雖窮海內,不自為也。天不產而萬物化,地不長而萬物育,帝王無為而天下功。故曰莫神於天,莫富於地,莫大於帝王。故曰帝王之德配天地。此乘天地,馳萬物,而用人群之道也。

 

´         第三段,以堯舜對話形式,表達天德無為,如日月照耀,四時運行,晝夜更替,雲行雨施一樣,是一種自然運行過程。帝王應去掉世俗的粘滯纏繞循性無為,效法天德。

3.    本在於上,末在於下;要在於主,詳在於臣。三軍五兵之運,德之末也;賞罰利害,五刑之,教之末也;禮法度數,刑名比詳,治之末也;鐘鼓之音,羽之容,樂之末也;哭泣衰隆殺之服,哀之末也。此五末者,須精神之運,心術之動,然後從之者也。   [(ㄨㄟˋ)天下不自說(ㄩㄝˋ)(ㄇㄠˋ)(ㄘㄨㄟ  ㄉㄧㄝˊ摧 跌)隆殺(ㄕㄞˋ]

(3.1)A1. 末學者,古人有之,而非所以先也君先而臣從,父先而子從,兄先而弟從,長先而少從,男先而女從,夫先而婦從。夫尊卑先後,天地之行也,故聖人取焉。天尊,地,神明之位也;春夏先,秋冬後,四時之序也。萬物化作,萌區有狀;盛衰之殺,變化之流也。夫天地至神,而有尊卑先後之序,而況人道乎!宗廟尚親朝廷尚尊鄉黨尚齒行事尚賢,大道之序也。語道而非其序者,非其道也;語道而非其道者,安取道!是故古之明大道者,先明天而道德次之,道德已明而仁義次之,仁義已明而分守次之分守已明而形名次之,形名已明而因任次之,因任已明而原省次之,原省已明而是非次之,是非已明而賞罰次之,賞罰已明而愚知處宜貴賤履位仁賢不肖襲情,必分其能,必由其名。以此事上,以此畜(ㄒㄩˋ)下,以此治物,以此修身,知謀不用,必歸其天,此謂太平,治之至也。   [(ㄈㄣˋ) (ㄒㄩˋ)]

(3.2)A2. 故《書》曰:「有形有名。」形名者,古人有之,而非所以先也。古之語大道者,五變而形名可舉,九變而賞罰可言也。驟而語形名,不知其本也;驟而語賞罰,不知其始也倒道而言(ㄨˋ)而說者,人之所治也,安能治人!驟而語形名賞罰,此有知治之具,非知治之道;可用於天下,不足以用天下,此謂辯士,一曲之人也。禮法數度,形名比詳,古人有之,此下之所以事上,非上之所以畜下也。   [(ㄉㄠˋ)(ㄨˋ)]   {(3)_AA1A2}

(3.3)昔者舜問於堯曰:「天王之用心何如?」堯曰:「吾不无告,不廢窮民,苦死者,嘉孺子而哀婦人。此吾所以用心已。」舜曰:「美則美矣,而未大也。」堯曰:「然則何如?」舜曰:「天德而出寧(4),日月照而四時行,若晝夜之有經,雲行而雨施矣。」堯曰:「膠乎!子,天之合也;我,人之合也。」夫天地者,古之所大也,而黃帝堯舜之所共美也故古之王天下者,奚為哉?天地而已矣。

 

´         第四段,老子批評孔子宣導仁義;只會擾亂人性。天地萬物是自然有序的,人只要放德而行,循道而趨,對外界不加干擾,就自會實現理想境界。

4.    孔子西藏書於周室。子路謀曰:「由聞周之徵藏史有老耼者,免而歸居,夫子欲藏書,則試往因焉。」孔子曰:「善。」往見老耼,而老耼不許,於是繙十二經(5)以說。老耼中其說,曰:「大願聞其要。」孔子曰:「要在仁義。」老耼曰:「請問仁義,人之性邪?」孔子曰:「然。君子不仁則不成,不義則不生。仁義,真人之性也,又將奚為矣?」老耼曰:「請問,何謂仁義?」孔子曰:「中心物,兼愛無私,此仁義之情也。」老耼曰:「意,幾乎後言夫兼愛,不亦乎!無私焉,乃私也。夫子若欲使天下無失其牧乎?則天地固有常矣,日月固有明矣,星辰固有列矣,禽獸固有群矣,樹木固有立矣。夫子亦放德而行,循道而趨,已至矣;又何偈偈(ㄐㄧㄝˊ)乎揭仁義,若擊鼓而求亡子焉?意,夫子亂人之性也!」    [(ㄈㄢ)(ㄊㄞˋ  ㄇㄢˋ)(ㄎㄞˇ)亦放(ㄈㄤˇ)偈偈(ㄐㄧㄝˊ)]

˙  放德而行,循道而趨,已至矣_ 依德而行,順道而為,那就是最完善的了。 (ㄈㄤˇ):依也.

 

´         第五段,通過老子批評士成綺的言行,講述得道之人,已經擺脫對神聖智巧的追求,不受外界毀譽之影響,保持心性與行為儀容的常統一。

5.    士成綺見老子而問曰子聖人也,吾固不辭遠道而來願見,百舍重趼而不敢息。今吾觀子,非聖人也。鼠壤有餘蔬而棄妹(6),不仁也,生熟不盡於前,而積斂無崖。」老子漠然不應。士成綺明日復見,曰:「昔者吾有刺於子,今吾心正郤矣,何故也?」老子曰:「夫巧知神聖之人,吾自以為脫焉。昔者子呼牛也而謂之牛,呼我馬也而謂之馬。苟有其實,人與之名而受,再受其殃。吾服也恆服,吾非以服有服。」士成綺雁行避影,履行遂進而問:「修身若何?」老子曰:「而容崖然,而目然,而顙頯然,而口闞然,而狀義然,似而止也。動而持,發也機,察而審,知巧而覩於泰,凡以為不信。邊竟有人焉,其名為竊。」    [(ㄑㄧˇ)(ㄓㄨㄥˋ  ㄐㄧㄢˇ)(ㄒㄧˋ)顙頯(ㄙㄤˇ  ㄎㄨㄟˊ))(ㄏㄢˇ)]

˙  吾服也恆服,吾非以服有服。_ 我常常是順乎自然,並不是有意順服才去順服。

 

´         第六段,闡述道無所不包又幽深莫測,聖人體道治世外天地,遺萬物,退仁義,棄禮樂,持守本真而內心安定。

6.    老子曰:「夫道,於大終,於小遺,故萬物備。廣乎其無不容也,乎其不可測也形德仁義,神之末也,非至人孰能定之!夫至人有,不亦大乎!而不足以為之累。天下奮棅而不與之偕,審乎無假而不與利遷,極物之眞,能守其本,故外天地,遺萬物,而神未嘗有所困也。通乎道,合乎德,退仁義,賓禮樂,至人之心有所定矣。    [為之累(ㄌㄟˋ)() (ㄅㄧㄥˇ)(ㄅㄧㄣˋ)禮樂]

 

´         第七段,文字語言皆為糟粕(ㄆㄛˋ),真意不可言傳。道是超越形色名聲的,不在文字語言之中,講說於人的都不是真道,真道不靠言論,只能玄觀體悟。

´         郭象:「當古之事,已滅於古矣,雖或傳之,豈能使古在今哉!古不在今,今事已變,故絕學任性,與時變化而後至焉。」所以透視文字內涵的意義,心領神會其無形之理,方得其中三昧。

7.    所貴道者書也,書不過語,語有貴也。語之所貴者,意也,意有所隨。意之所隨者,不可言傳也,而因貴言傳書。雖貴之,不足貴也,為其貴非其貴也。故視而可見者,形與色也;聽而可聞者,名與聲也。悲夫,世人以形色名聲為足以得彼情!夫形色名聲果不足得彼情,則知者不言,言者不知,而世豈識之哉

˙  世人以形色名聲為足以得彼._ 世人以為得到形狀顏色名稱聲音就足以獲得其真實本性(_道的實質)

(7.1)公讀書於堂上,輪扁於堂下釋椎鑿而上,問桓公曰:「敢問,公之所讀者何言邪?」公曰:「聖人之言也。」曰:「聖人在乎?」公曰:「已死矣。」曰:「然則君之所讀者,古人之糟魄已夫!」桓公曰:「寡人讀書,輪人安得議乎有說則可無說則死。」輪扁曰:「臣也以臣之事觀之。輪,徐則甘而固,疾則苦而不入。疾,得之於手而應於心,口不能言,有數存焉於其。臣不能以喻臣之子,臣之子亦不能受之於臣,是以行年七十而老輪。古之人與其不可傳也死矣,然則君之所讀者,古之糟魄已夫!」    [(ㄓㄨㄛˊ)釋椎(ㄔㄨㄟˊ)]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1:

:亦作。 四方開通。一說指春夏秋冬。莊子·天道》明於天,通於聖,六通四辟於帝王之德者,其自為也。陸德明 釋文:四辟,毗赤反,謂四方開也。成玄英 疏:四辟者,謂春秋冬夏也。宋 黃庭堅 《和邢惇夫秋懷》詩之四:六通而四闢,玉燭四時和。任淵 注:莊子曰:六通四闢於帝王之德。此借用以言當如 舜 之闢四門,廣致眾賢也。

六通四謂上下四方和春秋四時。莊子·天道》明於天,通於聖,六通四辟於帝王之德者,其自為也,昧然無不靜者矣。成玄英 疏:六通,謂四方上下也;四辟,謂春夏秋冬也。康有為 《<孔子改制考>序》大小精粗,六通四辟,無乎不在。

3:

靝巨書局(南華經P607)A.夫帝王之德」至A2「非上之所以畜下也」,背於莊周及學派的思想,自王船山以來學者多指出其為偽作摻入,當予刪除。三民書局保留參閱.

4:

靝巨書局:『天德而出寧此句而出二字顛倒,應作天德出而寧,與下句對文。謂堯能出其天德則天下寧。

5:

六經加六緯合為十二經。

六緯:六種緯書。緯書是西漢末年學者所撰,依託經義,而言符瑞應的書,

    共有六類.孟康認為是五經的緯書加上〈樂〉緯;張晏認為是五經的緯書加上〈孝經〉緯.     :三民大辭典

6:

壤有餘蔬而棄妹.一本作『壤有餘蔬,而棄妹之者。    (三民書局)

 

蔬:又《集韻》爽舉切,音所。粒也。《莊子·天道篇》鼠壤有餘蔬。《註》蔬讀若糈,粒也。

1.鼠穴之土。一說鼠作穴所出的土。《莊子·天道》:壤有餘蔬。成玄英 疏:見其鼠穴土中,有餘殘蔬菜。宋 黃庭堅 《食筍》詩:小兒哇不美,鼠壤有餘嘬。清 王晫 《今世說·品藻》:毛大可 目 史訥齋 ……訓諸經百氏,鉤深致遠,可使擔囊負笈、執經問字者不絶門舍,雖傾筐倒篋,隨叩隨應,猶然鼠壤有餘物,似 馬季長 。

2.比喻事物鬆散、空疏。 清 龔自珍 《家塾策問二》:近儒學術精嚴,十倍 明 儒,動譏 明 人為《兔園》、為鼠矣。 (資料來源:漢典)

 

06-12-01

 

 

06-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