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南華經)

應帝王

06-07(內篇07)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n1.1

【題解】

《應帝王》是《庄子》內篇中的最後一篇,它表達了子的為政思想。子對宇宙萬物的認識基,他認為整個宇宙萬物是渾的,因此也就無所謂分別和不同,世間的一切變化也都出自然,人為的因素都是外在的、附加的。基此,子的政治主張就是以不治為治,無為而治便是本篇的中心。什麽樣的人成為帝王呢?那就是能夠聽任自然、順乎民情、行不言之教的人。

全篇大體分為七個部分。第一部分至而未始入非人借蒲衣子之口說出理想的為政者,聽任人之所為,從不墮入物我兩分的困境。第二部分至而曾二蟲之無知,指出製定各種行為規範乃是一種欺騙,為政者無須多事,倘要強人所難就像涉海鑿河使蚊負山一樣。第三部分至而天下治矣,進一步倡導無為而治,即順物自然而無容私焉的主張。第四部分至而遊無有者也,提出所謂明王之治,即使物自喜化貸萬物的無為之治。第五部分至以是終,敘述神巫給得道的壺子看相的故事,說明只有才能不為人所測,含蓄地指出為政也得虛己而順應。第六部分至故能勝物而不傷,強調為政清明,應像鏡子那樣,來者就照,去者不留,勝物而又不傷。餘下為第七部分,敘述渾沌受人為傷害失去本真而死去的故事,寓指有為之政禍害無窮。全篇以這七故事,寓托了他無為而治的政治主張。

 

  篇旨_ 「應」指時至之必然,「帝王」指無心而任乎自化,行不之教的自然化境。道德經:「不以智治國,國之福。」因統治之道,莫若忘智,忘知然任乎自化,能任乎自化然後能無私心,則一切均為君王所有,堯舜之能禪讓,正是聖人應帝王之佳例不私覆,不私載,日不私照。月不私明,故成其德,而為應帝王。莊子則視其當世之君,均以私為心,以得位為喜,失位為哀,既患得之,又患失之正是反其道而行,自然無法應帝王了。 (資料來源: 靝巨書局南華經)

 

´     (缺問道於王倪)_ 治理天下,不可藏仁以要人,應當體道而行,純去物累,泰氏(伏羲)純任自然,有虞氏「藏仁以要人」,於是民竟於私智,並有欺偽之心,旨在否定仁義,主張帝王應以無為無心君臨天下。

1.     齧缺問於王倪,四問而四不知(1)齧缺因躍而大喜,行以蒲衣子蒲衣子曰:「而乃今知之乎?有虞氏不及泰氏。有虞氏,其猶藏仁以要人;亦得人矣,而未始出於非人。泰氏,其臥徐徐,其覺于于以己為馬,以己為牛;其知情信,其德甚真,而未始入於非人。」    [(ㄋㄧㄝˋ)以要(ㄧㄠ)]

 

´     (吾見接輿論法治)_ 說明內聖外王之義。治國之道在於純任百姓自為之化,而不能憑藉法度規矩來統至天下

2.     見狂接輿。狂接輿曰:「日中始何以語女?」肩吾曰:「告我君人者,以己出經式義度,人孰敢不聽而化!」狂接輿曰:「是欺德也其於治天下也,猶涉海鑿河而使蚉負山也。夫聖人之治也,治外乎?正而後行,確乎能其事者而已矣。且鳥高飛以避矰弋(ㄗㄥ  一ˋ)之害,鼷鼠深穴乎神丘之下以避熏(ㄒㄩㄣ)鑿之患,而曾二蟲之無知!」    [(讀為儀)矰弋(ㄗㄥ  一ˋ)(ㄒㄩㄣ)]

紀要_

˙  聖人之治天下,必先自正性命之理,然後可以行化,這即是所謂「盡己性,以盡人之性,以盡物之性」的道理,要之,聖人之治,是決不肯強人之所難為罷了。

 

´     治理天下,當無欲無私,清靜無為,始可入世為治。排除私心雜念,順應自然變化,順應民情。

3.     天根遊於殷陽,至水之上,適遭無名問焉,曰:「請問為天下。」無名人曰:「去!鄙人也,何問之不豫也!予方將與造物者為人,厭,則又乘夫莽眇之鳥,以出六極之外,而遊無何有之鄉,以處壙埌之野。汝又何帠以治天下感予之心為?」又復問無名人曰:「汝遊心於淡,合氣於漠,順物自然無容私焉,而天下治矣。」    [(ㄌㄧㄠˇ)(ㄨㄟˋ)天下(ㄇㄧㄠˇ)壙埌(ㄎㄨㄤˋ  ㄌㄤˋ)(一ˋ)]

 

´     治理天下,立乎不測,遊於無有。

4.     子居老耼,曰:「有人於此,疾強梁,物徹疏明,學道不勌。如是者,可比明王乎?」老耼曰:「是於聖人也,胥易技係,勞形怵心者也。且也虎豹文來田,猨狙之便、執斄之狗來藉。如是者,可比明王乎?」陽子居蹴然曰:「敢問明王之治。」老耼曰:「明王之治:功蓋天下而似不自己,化貸萬物而民弗恃;有莫舉名,使物自喜;立乎不測,而遊於無有者也。」    [(ㄐㄩㄢˋ)(ㄔㄨˋ)(ㄌ一ˊ)]

 

´     (壺子四相)_ 說明內聖外王無上妙理,非小智淺見之人所能窺測。為政:虛己無為,含藏己意無容私百性乃得以安定。

5.     鄭有神巫曰季咸,知人之死生存亡,禍福壽,期以歲月旬日,若神。鄭人見之,走。列子見之而心醉,歸,以壺子,曰:「始吾以夫子之道為至矣,則又有至焉者矣。」壺子曰:「吾與汝既其文,未既其實,而固得道眾雌而無雄,而又奚卵焉!而以道與世亢,必信,夫故使人得而相。嘗試與來,以予示之。」明日,列子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嘻!子之先生死矣!活矣!不以旬數矣見怪焉,見溼灰焉。列子入,泣涕沾襟以告壺子壺子曰:「鄉(ㄒㄧㄤˋ)吾示之以地文,萌乎不震不止,是殆見吾杜德機也。嘗又與來。」明日,又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幸矣!子之先生遇我也,有矣,全然有生矣,吾見其杜權矣!列子入,以告壺子壺子曰:「鄉吾示之以天壤,名實不入,而機發於踵。是殆見吾善者機也。嘗又與來。」    [(ㄒㄧㄤˋ)(同向)]

(5.1)明日,又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子之先生不齊,吾無得相焉。試齊且復相之。」列子入,以告壺子壺子曰:「鄉吾示之以太沖莫勝。是殆見吾衡氣機也。鯢桓審為淵,止水之審為淵(2),流水之審為淵。淵有九名,此處三焉。嘗又與來。」明日,又與之見壺子。立未定,自失 (3)而走。壺子曰:「追之!」列子追之不及。反,以報壺子曰:「已滅矣,已失矣,無及也。」壺子曰:「鄉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吾與之虛而委蛇,不知其誰何,因以為弚靡(4),因以為波流,故逃也。」然後列子自以為未始學而歸,三年不出。為其妻,食豕如食人,於事無與親,雕琢復樸,塊然獨以其形立,紛而封哉以是終。   [(ㄋㄧˊ)委蛇(ㄨㄟ  一ˊ)(ㄊㄨㄟˊ)(ㄘㄨㄢˋ)食豕(ㄙˋ  ㄕˇ)]

6.       無為名無為謀府無為事任,無為知主。體盡無窮,而遊無;盡其所受乎天,而無見得,亦虛而已。至人之用心若鏡,不將不迎,應而不藏,故能勝物而不傷。 

紀要_

˙  體盡無窮,而遊無朕_ 體會無窮的大道,遊於無物之初。 「朕」兆也

 

´     (竅不通)_ 有為而治,於事無補,足以喪生。帝王治,應當虛己無為,一任自然,否則便會鑿死天下渾沌 ── 人類自然本性

7.       南海之帝為(5),北海之帝為,中央之帝為渾沌。儵與忽時相與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儵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竅,七日而渾沌死。    [ (ㄕㄨˋ)]

紀要_

˙  明代憨山大師(釋德清)讀至此時,指出本段在於因應無為之道,於無為中自有妙道,云:「此段實總內七篇之大意.前言逍遙則總歸大宗.頻言小知傷生.養形而忘生之主.物傷生.種種不得逍遙.皆知巧之過.」事實上,「渾沌」是代表著質樸、純真的一面。

 

˙  吾示之以天壤,名實不入,而機發於踵。是殆見吾善者機也。_ 天壤,就是天機入於土壤。這代表陰陽相遇,氣機動了。但這只是氣機初發之時,沒有任何名實概念的介入,只有微微的氣機從腳跟而生,這就叫做善者機。「善」字如易經上所謂「之謂道,繼之者善也。」

˙  ]的善,這是代表陰陽相遇而發展的意思。所以在這一層次上,已有氣機的發展。如修禪者的氣脈初通,氣息從腳跟緩緩上。

˙  之謂道,繼之者善也。」_[另可參閱:13文選13-46 大雅講義 ]

˙  壇經_三更受法,人盡不知,便傳頓教及衣鉢。:「汝為第六代祖,善自護念,廣度有情,流布將來,無令斷絕!聽吾曰: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無情亦無種,無性亦無生。」

 

本篇另可參閱:

13文選13-42憨山釋德清註_ 大宗師、應帝王

【慧命補給站大雅講義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1_

四問而四不知_ 四問不知所問何事.不必指實齊物論中三問.亦不必指實帝王之道.大意只重在四不知.蓋齊物論止於不知.宗師養其所不知.莊子宗旨.只要一切渾忘.乃有無用之大用.故答以不知即不答之答.缺頓悟也.

2_

止水之『審』為淵_  :審音盤.云蟠聚也.  資料來源:康熙字典網上版

3_

自失而走。

#【】又集韻 正韻 𠀤弋質切與逸同. 莊子應帝王》自失而走. 荀子哀公篇其馬將失. 資料來源:康熙字典網上版

#【() 音逸.1 逃逸.通逸.〈荀子哀公〉「其馬將失.」注:失借為佚,奔逸.  資料來源:三民書局大辭典上中下

4_

集韻 徒回切音頹 弚靡困窮貌 一曰遜伏.《莊子應帝王》 因以為弚靡以為波流.  資料來源:康熙字典網上版

5_

_ 倐本字.:俗倏字.〈莊子應帝王〉「南海之帝為,北海之帝為,中央之帝為混沌.(資料來源:康熙字典)

 

倏忽:1 急速.通作.〈呂氏春秋•君守〉「故至神逍遙倏忽,而不見其榮.

        2 電光.〈漢書•揚雄傳上〉「雷鬱律而巗突兮,電倏忽於牆籓.」注:「倏忽,電光也.資料來源:三民書局大辭典上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