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南華經)

大宗師

06-06(內篇06)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n1

  篇旨_ 大宗師篇〉主旨在論人如何體道,師法真理,而內容則含有「論道」與「論得道」兩大鵠的。蓋「大宗師」即宗大道為師。(資料來源: 靝巨書局南華經)

(11)

1.    知天之所為,知人之所為者,至矣。知天之所為者,天而生也;知人之所為者,以其知之所知,養其知之所不知,終其天年而中道,是知之盛也。雖然,有患。夫知有所待而後當(去聲),其所待者特未定也。庸詎知吾所謂天之非人乎?所謂人之非天乎?且有真人而後有真知。何謂真人?   [其知(ㄓˋ)]

2.    古之真人,不雄成,不謩士。若然者,過而悔,當(ㄉㄤˋ)自得也。若然者,登高不,入水不,入火不熱。是知(ㄓˋ)之能登假於道也若此。   [(ㄇㄛˊ)(ㄉㄤˋ)(ㄖㄨˊ)是知(ㄓˋ)]

(2.1)古之真人,其寢夢,其覺無憂,其食不甘,其息深深。真人之息以,眾人之息以喉。屈服者,其(一ˋ)言若哇。其(ㄕˋ)(1)欲深者,其天機淺。   [(一ˋ)() (ㄕˋ)]

(2.2)古之真人,不知說生不知惡死;其出不,其入距;(ㄒㄧㄠ)然而往,然而來而已矣。不忘其所始,不求其所終;受而喜之,忘而復之,是謂不以心損道,不以人助天,是謂真人。若然者心忘,其容寂,其顙頯;淒然似秋,煖然似春喜怒通四時,與物有宜而莫知其極。   [(ㄩㄝˋ)()(ㄒㄧㄣ,與「欣」同)(ㄙㄤˇ)(ㄎㄨㄟˊ)() (ㄋㄨㄢˇ)]

(2.3)故聖人之用兵也,亡國而不失人心;利澤施乎萬世,不為愛人。故樂通物,非聖人也;有親,非仁也;天時,非賢也;利害不通,非君子也;行名失己,非士也亡身不真,非役人也。若狐偕、光、伯夷、叔齊、箕子、胥餘、紀他、申徒狄,是役人之役,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者也(2)    [(ㄐㄧ)]

(2.4)古之真人,其狀義而不 (3),若不足而承;與(ㄩˋ)乎其(ㄍㄨ)而不也,張乎其虛華也;邴邴其似喜乎!崔乎其不得已乎!滀乎進我色也,與乎止我德也;其似乎!(ㄠˊ)乎其未可制也;連乎其似好閉也(ㄇㄣˇ) (4)乎忘其言也。   [(ㄜˊ,讀為)(ㄅㄥ讀為崩)(ㄅㄧㄥˇ)() (ㄔㄨˋ)(ㄩˋ)(ㄏㄠˋ)(ㄇㄣˇ母本切)]

(2.5)以刑為體,以禮為翼,以知為時,以德為循。以刑為體者,綽乎其殺也;以禮為翼者,所以行於也;以知為時者,不得已於事也;以德為循者,言其與有足者至於丘也;而人真以為勤行者也。(5)   [(ㄓˋ)]

(2.6)故其好(去聲)之也一,其好之也。其一也一,其不一也。其一與天為徒,其不一與人為徒。天與人不相勝也,是謂真人。

3.    死生,命也,其有夜之常,天也。人之有所不得皆物之情也。彼以天為父,而身猶愛之,而況其卓乎!人以有君為愈乎己,而身猶死之,而況其真乎!泉,魚相與處於陸,相(ㄒㄩˇ)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與其譽堯而非桀也,忘而化其道。 夫大塊載我以形,我以生,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 (原文本段接於此,參閱頁尾圖片資料)   [(ㄏㄠˋ)(ㄏㄜˊ)() (ㄒㄩˇ)]

(3.1)夫藏舟於壑,藏山於澤,謂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負之而走,昧者不知也。藏小大有宜,猶有所。若夫藏天下於天下而不得所是恆物之大情也。特犯人之形而猶喜之若人之形者,萬化而未始有極也,其為樂可勝計邪!故聖人將遊於物之所不得而皆存。善夭善老,善始善終,人猶效之,又萬物之所係,而化之所待乎   [可勝(ㄕㄥ)]

紀要_

˙  死生,命也_ 「命」:自然而不可免者。林希逸說:「人力所不得而預,此則天地萬物之實理也。曰『命』、曰『天』,即此實理也。」

˙  泉水乾了,魚就被困在陸地上,用溼氣互相噓吸,用口沫互相濕潤,倒不如在江湖堜憐僧菃。與其讚美堯而非議桀,不如把兩者的是是非非都忘掉而融化於大道。

4.    夫道,有情有信,無為無形;可傳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見;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極之先而不為高,在六極之下而不為深,先天地生而不為久,長於上古而不為老。

紀要_

˙  道本不可,不又不足以明道。故老子的道德經五千餘,怕世人落入文字障,故於其首直剖「道」的真諦不在文字,因文字只是悟道的助緣罷了

5.    韋氏得之,以天地;伏戲氏得之,以襲氣母;維得之,終古不忒;日月得之,終古不息;得之,以襲崑崙馮夷得之,以遊大川;肩吾得之,以處大(ㄊㄞˋ)山;黃帝得之,以登雲天;顓頊得之,以處玄宮得之,立乎北極西王母得之,坐乎少廣,莫知其始,莫知其終;彭祖得之,上及有虞,下及五伯;傅說得之,以武丁,奄有天下,乘東維騎箕尾,而比於列星。(6)   [(ㄒㄧ  ㄨㄟˊ西)(ㄑㄧㄝˋ)(ㄊㄜˋ)(ㄆㄟˊ)顓頊(ㄓㄨㄢ  ㄒㄩˋ)]

6.    南伯子葵問乎女偊曰:「子之年長矣,而色若孺子,何也?」曰:「吾聞道矣。」南伯子葵曰:「道可得學邪?」曰:「惡!惡可子非其人也。卜梁倚聖人之才而無聖人之道,我有聖人之道而無聖人之才,吾欲以教之,庶幾其果為聖人乎!不然,以聖人之道告聖人之才,亦易矣。吾猶守而告之,參日而後能外天下;已外天下矣,吾又守之,七日而後能外物;已外物矣,吾又守之,九日而後能外生;已外生矣,而後能朝朝徹而後能見獨,見獨而後能無古今,無古今而後能入於不死不生。殺生者不死,生生者不生。其為物,無不將也,無不迎也;無不毀也,無不成也。其名為寧。寧也者,而後成者也。」南伯子葵曰:「子獨惡乎聞之?」曰:「聞諸副墨之子,副墨之子聞諸洛誦之孫,誦之孫聞之瞻明,瞻明聞之聶許,聶許聞之需役,需役聞之於謳,於聞之玄,玄聞之參,參聞之始。」    [(ㄩˇ)(ㄓㄠ)(  )(ㄕㄣ)]

紀要_

˙  外生:忘私,忘了此身的存在,只知心靈提昇,而不知為己打算。

˙  參悟空虛:空無之妙用即形而上之道,以空無為體,以有為用,「有」所以能利人,全賴於「空無」的發揮作用。故知天地之道,虛其中,故有陰陽之妙;聖人之德,虛其心,故有運用之妙。道德經(11)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

 

_

˙  《莊子》中虛擬的人名,寓意虛空高遠。 《莊子·大宗師》:“玄聞之參,參聞之始 。”陸德明釋文引李頤:“參,高也。高邈寥曠,不可知也。” 鄧溥《玄想》詩之二:“秋魂逍遙游,夢見居兜率。參始,乃入。”

˙  泉名。在 浙江省 杭州市西湖智果寺,宋僧參寥子卜居于此,故稱。 宋 蘇軾 《喜劉景文至》詩:“新堤舊井各無恙,參、六一豈念吾。” 清 孫枝蔚《新歲寄懷王季鴻游浙中》詩:“泉水他時照鬢,參、六一肯忘吾。”自注:“ 參、六一,皆泉名。” (漢語網)

7.    子祀子輿子犁子來四人相與語曰:「孰能以無為首,以生為脊,以死為,孰知生死存亡之一體者,吾與之友矣。」四人相視而笑,莫逆於心,遂相與為友。俄而子輿有病,子祀往問之。曰:「偉哉!夫造物者,將以予為此拘拘(7)!」僂發背,上有五管,頤隱於齊,肩高於頂,句指天。陰陽之氣有,其心而無事,𨇤()而鑑於井,曰:「乎!夫造物者又將以予為此拘拘也!」子祀曰:「女惡之乎?」曰:「亡,予何惡浸假而化予之左臂以為雞,予因以求時夜;浸假而化予之右臂以為彈,予因以求鴞炙;浸假而化予之尻以為輪,以神為馬,予因以乘之,豈更駕哉且夫得者時也失者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此古之所謂縣解也,而不能自解者,物有結之。且夫物不勝天久矣,吾又何惡焉!    [(ㄎㄠ刀切,考平聲。)拘拘(ㄍㄡ  ㄍㄡ)(ㄌㄡˊ)(ㄍㄡ)(ㄌㄧˋ)𨇤(ㄆㄧㄢˊ  ㄒㄧㄢ蒲眠切, 先)(ㄨˊ) (ㄒㄧㄠ)豈更(ㄍㄥ)]

(7.1)俄而子來有病,喘喘然將死,其妻子環而之。子犁往問之,曰:「!避!無化!」倚其戶與之語,曰:「偉哉造化!又將奚以汝為?將奚以汝適?以汝為鼠肝乎?以汝為蟲臂乎?」子來曰:「父母於子,東西南北,唯命之從。陰陽於人,不翅於父母;彼近吾死而我不聽,我則矣,彼何罪焉!{夫大塊載我以形,我以生,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靝巨書局本段在此處)}今大冶鑄金,金踊躍曰『我且必為鏌鋣』,大冶必以為不祥之金。今犯人之形,而曰人耳人耳!』,夫造化者必以為不祥之以天地為大以造化為大冶惡乎往不可哉!」成然(ㄑㄩˊ)然覺   [((ㄉㄚˊ)(ㄍㄥ)(ㄇㄛˋ  ㄧㄝˊ末 椰)(ㄑㄩˊ)]

紀要_

˙  且夫得者時也,失者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_ 並且,生是應時機的,死是順天命的,若能安守時機,那麼哀樂的情感,都不能進我的胸中了。

8.     子桑戶、孟子反、子琴張三人相與友,曰:「孰能相與於無相與,相為於無相為?孰能登天遊霧,撓(ㄋㄠˊ)挑無極相忘以生,無所終窮?」三人相視而笑,莫逆於心,遂相與友。莫然有而子桑戶死,未葬。孔子聞之,使子貢往侍事焉。或編曲,或鼓琴,相和而歌曰:「嗟來桑戶乎嗟來桑戶乎!而已反其真,而我猶為人!」子貢趨而進曰:「敢問臨而歌,禮乎?」二人相視而笑曰:「是惡知禮意!」子貢反,以告孔子,曰:「彼何人者邪?修行無有,而外其形骸,臨而歌,顏色不變,無以命之。何人者邪?    [(ㄒㄧㄤ)相為(ㄒㄧㄤ  ㄨㄟˋ)相和(ㄏㄜˋ)]

(8.1)孔子曰:「彼,遊方之外者也;而丘,遊方之內者也。外內不相及,而丘使女往之,丘則陋矣。彼方且與造物者為人,而遊乎天地之一氣。彼以生為附,以死為決𤴯潰癰(),夫若然者,又惡()知死生先後之所在!假於異物於同體;忘其肝膽,遺其耳目;反覆(返復)終始,不知端倪;芒然彷徨乎塵垢之外,逍遙乎無為之業。彼又惡憒憒然為世俗之禮,以觀眾人之耳目哉!」子貢曰:「然則夫子何方之依?」孔子曰:「丘,天之民也。雖然,吾與汝共之。」子貢曰:「敢問其方。」孔子曰:「魚相造乎水,人相造乎道相造乎水者,穿池而養給相造乎道者,無事而生定。故曰『魚相忘乎江湖,人相忘乎道術。』」子貢曰:「敢問人。」曰:「人者,於人而於天。故曰『天之小人,人之君子;人之君子,天之小人也。』」    [縣疣(ㄒㄩㄢˊ  ㄧㄡˊ)𤴯(ㄏㄨㄢˋ)潰癰(ㄩㄥ)(ㄆㄤˊ)(ㄎㄨㄟˋ)(ㄐㄧ)(ㄇㄡˊ)]

紀要_

˙  魚相造乎水,人相造乎道相造乎水者,穿池而養給相造乎道者,無事而生定。故曰『魚相忘乎江湖,人相忘乎道術。』」。_ 魚的生活須依賴水,人的生活須依賴道。依賴水生活的,掘個池子得些水就足夠養活了;依賴道生活的得了道,則自性就安定了。所以說:「魚得水,忘了自己在水裡;人得道,則忘形,優遊自在。」

˙  在獨處,則坐忘」;在共處,則相忘」。惟忘,始能空諸一切,空諸一切,始合於大道。

9.     顏回問仲尼曰:「孟孫才,其母死,哭泣無,中心不,居喪哀。無是三者,以喪蓋魯國。固有無其實而得其名者乎壹怪之。」仲尼曰:「夫孟孫氏盡之矣,進於知矣唯簡之而不得,夫已有所簡矣。孟孫氏不知所以生,不知所以死;不知就先,不知就後;若化為物,以待其所不知之化已乎且方將化,惡()不化哉?方將不化,惡知已化哉?吾,其夢未始覺者邪!且彼有駭形而無損心,有宅而無情死。孟孫氏特覺,人哭亦哭,是自其所以。且也相與吾耳矣,庸詎知吾所謂吾乎?且汝夢為鳥而厲乎天,夢為魚而沒於淵不識今之言者,其覺者乎?其夢者乎造適不及笑,獻笑不及排,安排而去化,乃入於寥。」    [(ㄑㄧ)(ㄙㄤ)(ㄐㄩˋ)]

紀要_

˙  孟孫氏不知所以生,不知所以死;不知就先,不知就後;若化為物,以待其所不知之化已乎_ 孫氏把死生付給自然的理,所以他無所謂生死,更不知道去求生或求死,順著自然的運行,任把我化為何物,更等待將來不可預知的變化。

10. 意而子見許由。許由曰:「堯何以資汝?」意而子曰:「堯謂我:『汝必躬服仁義而明言是非。』」許由曰:「而奚來為夫堯既已黥汝以仁義,劓汝以是非矣,汝將何以遊夫遙蕩恣睢(10)徙之塗乎?」意而子曰:「雖然,吾願遊於其藩。許由曰:「不然。夫盲者,無以與乎眉目顏色之好;瞽者,無以與乎青黃黼黻之觀。」意而子曰:「無莊之失其美,據梁之失其力,帝之亡其知[忘其知],皆在()耳。庸詎知夫造物者之不息我而補我,使我乘成以隨先生邪?」許由曰:「!未可知也。我為汝言其大略。吾師乎吾師乎(8)萬物而不為義,澤及萬世而不為仁,長於上古而不為老,覆載天地、刻雕眾形而不為巧。此所遊已。」    [(ㄑㄧㄥˊ)(一ˋ)恣睢() (ㄗˋ  ㄙㄨㄟ自 雖)(ㄒㄧˇ)(ㄈㄢˊ)黼黻(ㄈㄨˇ  ㄈㄨˊ)() (ㄌㄨˊ  ㄔㄨㄟˊ)]

而子曰:「夫無莊之失其美,據梁之失其力,黃帝之亡其知,皆在之間耳。詎知夫造物者之不息我而補我,使我乘成以隨先生邪?」

◎那「無莊」的忘掉她的美麗,「據梁」的忘掉他的力氣,黃帝的忘掉自己的智慧,都因爲經歷道的陶冶煉鍛鑪捶)而成的喔。怎麽知道那造物者的不會補全我臉上的刺傷,修整我割去子,使我精神所托載的身軀不再殘缺(乘:載;成:備。乘成,指托載精神的身軀不再殘缺,而跟隨先生呢?   (法奶日報)

11. 顏回曰:「回益矣。」仲尼曰:「何謂也?」曰:「回忘仁義矣。」曰:「可猶未也。」它日,復見,曰:「回益矣。」曰:「何謂也?」曰:「回忘禮樂矣。」曰:「可猶未也。」它日,復見,曰:「回益矣。」曰:「何謂也?」曰:「回坐忘(9)矣。」仲尼蹴然曰:「何謂坐忘?」顏回曰:「墮體,聰明,離形去知,同於大通,此謂坐忘。」仲尼曰:「同則無好也,化則無常也。而果其賢乎!丘也請從而後也。」    [(ㄘㄨˋ)(ㄔㄨˋ)]

紀要_

˙  體,聰明,離形去知_ 不受形骸、智巧的束縛。徐復觀先生認為:「」「離形」實指擺脫由生理而來的欲望。「聰明」「去智」為擺脫普通所謂的知識活動。——   形忘欲,去知忘識

12. 輿子桑,而霖雨十日。子輿曰:「子桑病矣!」裹飯而往食之。至子桑之門,則若歌若哭,鼓琴曰:「父邪!母邪!天乎人乎!」有不任其聲而趨舉其詩焉。輿入,曰:「子之歌詩,何故若是?」曰:「吾思夫使我至此極者而得也。父母豈欲吾貧哉?天無私覆,地無私載,天地豈私貧我哉?求其為之者而不得也。然而至此極者,命也夫!」    [ (ㄙˋ)]

本篇解析_

˙  我們要取法於道,以道為宗師,必須知天之所為,和知人之所為。所謂知天之所為,就是天人合一,一切順乎自然。所謂知人之所為,就是拿自然之道來修養心性,以保全生命的本真

˙  「忘」不是忘記的意思,而是超越。

˙  「兩忘而化其道」的意思,就是說我們具有真知,或活在道的境界中,根本不為這些是是非非的意見所困擾。

˙  「同於大通」,大通本是大道,而此處不道而通,乃是指內外的溝通,使我們的心超脫了形軀的限制,而與萬物同化。所以坐忘不止是要忘我、忘是非,而是要達到「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的境界。

 

本篇另可參閱:

13文選13-42憨山釋德清註_ 大宗師、應帝王

【慧命補給站大雅講義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1_

耆欲深_   (ㄑㄧˊ) :年老。      (ㄓˇ):.通底.〈詩周宋武〉「耆定爾功.    ƒ (ㄕˋ) :愛好。通嗜.欲」:指耳目口鼻之欲,即嗜欲。〈禮記•月令〉「節,定心氣。」資料來源:三民書局大辭典上中下

2_

2.3_ 故聖人之用兵也,…而不自適其適者也。_靝巨書局[] 此段為錯簡或插段,與「真人」之敘不合。

3

其狀義而不朋:俞樾說:「義讀。〈天道〉篇,「而狀義然與此同朋讀為崩。《易》「朋來」,漢志作『崩』。」

4_

悗乎忘其言也_  (ㄇㄢˊ)_困惑.煩亂.       (ㄇㄣˇ)_ (1)廢忘也.〈集韻〉「,廢忘也.  (2)心不在焉.〈大宗師〉「悗乎忘其言也.」疏:,無心貌.資料來源:三民書局大辭典上中下

5_

2.5_ 以刑為體,…而人真以為勤行者也。_靝巨書局[] 此段為錯簡或插段,與「真人」之敘不合。

6_

(崑崙山神)馮夷(河神)(北海神)西王母(太陰精);傅說(星精)乘東維(星名),騎箕尾(星名).

7_

_  (ㄐㄩ)【拘泥(ㄋㄧˋ) 】固執成見而不知變通.

    (ㄍㄡ)1. .通句(ㄍㄡ).參閱.拘拘】攣縮不伸的樣子.〈莊子大宗師〉「偉哉!夫造物者,將以予為此拘拘也!」

   【拘領】衣上繞頸的曲領. 同句領.指樸素的衣服〈荀子哀公〉「古之王者,領者矣.」注:「,與句同,曲領也.資料來源:三民書局大辭典上中下

8_

(ㄐㄧ)_  凡細切薑蒜辛辣物,再以醬調和的,稱為䪢.〈楚辭•屈原•九章•惜誦〉「懲於羹者而吹䪢兮,何不變此志也.  搗碎,.〈莊子•大宗師〉「䪢(ㄐㄧ)萬物而不為義,澤及萬世而不為仁.」 〈莊子•列禦寇〉「使宋王而寤子為粉夫!

ƒ 混合,夾雜.〈莊子•知北遊〉「君子之人,若儒墨者師故以是非相也」 〈莊子•列禦寇〉「使人輕乎貴,其所患.   資料來源:三民書局大辭典上中下

另參閱天道第2.

𩐎 𩐊 𩐋 𩐌

9_

坐忘又坐忘,無思慮也。《莊子·大宗師》回坐忘資料來源:點)

10_

恣睢

1.放任自得貌。《莊子·大宗師》:夫 堯 既已鯨汝以仁義,而劓汝以是非矣,汝將何以遊夫遙蕩恣睢轉徙之塗乎?成玄英 疏:恣睢,縱任也。陸德明 釋文:恣睢,自得貌。楚辭·遠遊》:欲度世以忘歸兮,意恣睢以擔撟。王逸 注:縱心肆志,所願高也。

2.放縱暴戾。《荀子·非十二子》:縱情性,安恣睢,禽獸行。漢 應劭 《風俗通·怪神·城陽景王祠》:呂氏 恣睢,將危 漢 室。吳樹平 校釋:恣睢,放縱暴戾。新唐書·馬燧傳》:時 回紇 還國,恃功恣睢,所過皆剽傷。宋 葉適 《紀綱一》:然人主恣睢太甚,而下不堪命。陳少白 《興中會革命史要》:那時候 日本 人在 臺灣 恣睢暴戾, 臺灣 人民畏之如虎。

3.謂文章氣勢豪放。 唐 柳宗元 《答韋珩書》:雄 之遣言意,頗短局滯澁,不若 退之 倡狂恣睢,肆意有所作。

11_

˙     相忘自由自在,彼此沒有阻礙。

˙     安化_安排而去化,乃入於寥_ 應當順著上天的安排,忘去死生變化的悲痛,就可以進入「太虛」——  大道純一的境界。

 

 

06-06-01

06-06-02

06-06-03-01

06-06-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