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南華經)

德充符

06-05(內篇05)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n1.1

【題解】

本篇的中心在討論人的精神世界,應該怎樣反映宇宙萬物的本原觀念和體性觀念。子在本篇堜珨〞,並非通常理解的道德或者德行,而是指一種心態。子認為宇宙萬物均源,而萬事萬物盡管千差萬別,歸根到底又都渾然為一,從這兩點出發,體現在人的觀念形態上便應是忘形忘情。所謂忘形就是物我俱化,死生同一;所謂忘情就是不存在寵辱、貴賤、好惡、是非。這種忘形忘情的精神狀態就是子筆下的指充實,則是證驗的意思。

為了說明的充實與證驗,文章想出一系列外貌奇醜或形體殘缺不全的人,但是他們的又極為充實,這樣就組成了自成部分的五個小故事:孔子為王所折服,申徒嘉使子產感到羞愧,孔子的內心比叔山無趾更為醜陋,孔子向魯哀公稱頌哀它,支離無和大為國君所喜愛。五個小故事之後又用子和惠子的對話作為結尾,即第六部分,在子的眼惠子恰是充符的反證,還趕不上那些貌醜形殘的人。

 

  篇旨_ 靈體為本,臭皮囊為末,為本篇之中心思想,全文之主旨在破除外形殘全的觀念,而重視人的內在美,借許多殘的人,為德行充足的驗證。能體現宇宙人生的根源性與整體性的謂之「德」,凡有德之人,生生自然流露出一種精神力量吸引著人。故凡讀過本篇者,便能識真假,遺形棄智,而以德充實之,則必有身外之符,再三玩味本篇,意會衷心,感受深深。(資料來源: 靝巨書局南華經)

 

´     (駘形殘而德全)_ 保守本性,形體雖殘,然內德充實,循外以葆中。凡修道之人,都必須以「德行」為重,而一切形體上的緣飾,都是毫無用處的。

1.    魯有,從之遊者,與仲尼相若。常季問於仲尼曰:「王者也,從之遊者與夫子中分。立不教,坐不議,虛而往,實而歸。固有不言之教,無形而心成者邪?是何人也?」仲尼曰:「夫子,聖人也,丘也直後而未往耳。丘將以為師,而況不若丘者乎假魯國!丘將引天下而與從之。」常季曰:「彼者也,而王先生,其與庸亦遠矣。若然者,其用心也獨若之何?」仲尼曰:「死生亦大矣,而不得與之變,雖天地覆墜,亦將不與之遺。審乎無假而不與物遷,命物之化而守其宗也。」常季曰:「何謂也?」仲尼曰:「自其異者視之,肝膽楚越也;自其同者視之,萬物皆一也。夫若然者,且不知耳目之所宜,而遊心乎德物視其而不見其所喪,視喪其足猶遺土也。」    [(ㄨˋ)(ㄊㄞˊ)而王(ㄨㄤˋ)]

(1.1)常季曰:「彼為己,以其知(ㄓˋ)得其心,以其心得其常心,物何為最之哉?」仲尼曰:「人莫於流水而於止水,唯止能止眾止受命於地,唯松柏獨也,在冬夏青青;受命於天,唯舜獨也正,在萬物之首,幸能正生,以正眾生。夫保始,不懼之實。勇士一人,雄入於九軍。將求名而能自要者,而猶若是,而況官天地,府萬物,直寓六骸,象耳目,(ㄓˋ)之所知,而心未嘗死者乎!彼且擇日而登假,人則從是也。彼且何肯以物為事乎!」  

紀要_

˙  且不知耳目之所宜,而遊心乎德_不用感官去辨別是非善惡,而一心悠遊於道德之鄉,則無往而自得。

˙  人莫於流水而於止水,唯止能止眾止_人不在流動的水面上照己影,而是在靜止的水面上照自己的影子。止水並為求人去照它,而是眾人自動去找止水的。

˙  「虛」方能容,故王教導弟子之方,重在「放下!放下!」如布袋和尚的「自在而放下」。因放得下,方能拿得起,負重致遠自然不成問題。

 

´     (產羞與兀者同行)_ 安之若命,視軀殼為寄寓,勿忘生命本源,惟內德之是。子產以貌取人,申徒嘉以德行自重,說明絕對的「德充」之美,終究超越相對的形體之不足。

2.    申徒嘉,者也,而與鄭子產同師於伯無人。子產謂申徒嘉曰:「我先出則子止,子先出則我止。」其明日,又與合堂同席而坐。子產謂申徒嘉曰:「我先出則子止,子先出則我止。今我將出,子可以止乎,其未邪?且子見執政而違,子齊執政乎?」申徒嘉曰:「先生之門,固有執政焉如此哉?子而說子之執政而後人者也?聞之曰:『明則塵垢不止,止則不明也。久與賢人處則無過。』今子之所取大者,先生也,而猶出言若是,不亦過乎!」 

(2.1)子產曰:「子既若是矣,猶與堯爭善,計子之德,不足以自反邪?」申徒嘉曰:「自狀其過,以不當(去聲)亡者眾;不狀其過,以不當存者。知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唯有德者能之。遊於羿之中,中央者,中(ㄓㄨㄥˋ)地也;然而不中(去聲)者,命也。人以其全足,笑吾不全足者眾矣,我怫然而怒;而適先生之所,則廢然而反。不知先生之洗我以善邪?吾與夫子遊十九年矣,而未嘗知吾者也。今子與我遊於形骸之內,而子索我於形骸之外,不亦過乎!」子產(ㄘㄨˋ)然改容更貌曰:「子無乃稱!」

紀要_

˙  伯昏明師與形體殘缺的愛徒申徒嘉相處十九年,而未嘗知其為者,正說明修持境界極高者,其慧眼已可直透視每位眾生的圓明本性處,個個圓此境界,即同於王陽明所謂的「滿街皆是聖人」(8),蓋人人本有堯舜的種子,只不過,歷劫以來受塵緣所,而不明其自性光明處。凡實修者,即可直視此本性處,返吾本來面目

 

´     (以名聞為桎梏)_ 本段為重言式寓言。說明無趾重德輕身,生死齊一,是非善惡可忘,視名聞為桎梏,與孔子之不忘現實,而侈談仁義者,為強烈之對比。無志在「德充」,故雖亡其趾,而光輝外發;孔子於虛名,不求實德,縱有全軀,卻是天刑之人。

3.    魯有兀者叔山無趾,踵見仲尼仲尼曰:「子謹,前既犯患若是矣。雖今來,何及矣!」無曰:「吾唯不知務而輕用吾身,吾是以無足。今吾來也,猶有尊足者存,吾是以全之也。夫天無不覆,地無不載,吾以夫子為天地,安知夫子之猶若是也!」孔子曰:「丘則陋矣。夫子胡不入乎,請講以所聞!」無出。孔子曰:「弟子之!夫無者也,猶以復補前行之惡,而況全德之人乎?」無語老聃曰:「孔丘之於至人,其未邪?彼何賓賓以學子為?彼且諔詭幻怪之名聞,不知至人之以是為己桎梏邪?老聃曰:「胡不直使彼以死生為一條,以可不可為一貫者,解其桎梏,其可乎?」無曰:「天刑之,安可解!」    [(ㄓㄨㄥˇ)(ㄑㄧˊ)(ㄔㄨˋ)(ㄓˋ)(ㄍㄨˋ)]

 

´     (婦人競為哀駘它媵)_ 它形雖竒醜,內德具足,令人覺其可愛,而忘其形體。上至君主,下至匹夫,無不思慕哀它,是因為他能以「才」輔「德」,有者充滿而不外露的實德

´     由於其「才全」而「德形」。才全的意義,便是內德具足,與大化同流;德形的意義,便是上德德,是以有德。

4.    魯哀公問於仲尼曰:「衛有惡人焉,曰。丈夫與之處者,思而不能去也。婦人見之,請於父母曰:『與為人妻,寧為夫子妾』者,十數而未止也。未嘗有聞其唱者也,常和而已矣。無人君之位以濟乎人之死,無聚祿以望人之腹。又以惡駭天下,和不唱,知(去聲)出乎四域,且而雌雄合乎前。是必有異乎人者也。寡人召而觀之,果以惡駭天下。與寡人處,不至以月數,而寡人有意乎其為人也;不至乎期年,而寡人信之。國無宰,寡人傳國焉。悶然而後應,氾而若辭。寡人醜乎,卒授之國。無幾何也,去寡人而行,寡人(1)焉若有亡也,若無與樂是國也。是何人者也?」    [十數(ㄕㄨㄛˋ)(ㄏㄜˋ)(ㄐㄧ)]

(4.1)仲尼曰:「丘也嘗使於楚,適見 (2)子,食於其死母者,少焉眴若,皆棄之而走。不見己焉爾,不得類焉爾。所愛其母者,非愛其形也,愛使其形者也。戰而死者,其人之葬也,不以資;者之,無為愛之;皆無其本矣。為天子之諸,不爪,不穿耳;娶妻者止於外,不得復使形全猶足以為爾,而況全德之人乎!今哀它未言而信,無功而親,使人授己國,唯恐其不受也,是必才全而德不形者也。」    [(ㄊㄨㄣˊ)(ㄒㄩㄢˋ)(ㄕㄚˋ)(ㄩㄝˋ)(ㄐㄩˋ)]

(4.2)哀公曰:「何謂才全?」仲尼曰:「死生存亡,窮達貧富,賢與不肖毀譽,飢渴寒暑,是事之變,命之行也;日夜相代乎前,而知(去聲)不能規乎其始者也。故不足以滑和(3),不可入於靈府。使之和豫通而不失於兌;使日夜無,而與物為春,是接而生時於心者也。是之謂才全。」「何謂德形?」曰:「平者,水停之盛也。其可以為法也,內保之而外不蕩也。德者之成,和之也。德不形者,物不能離也。」哀公異日以告閔子,曰:「始也,吾以南面而君天下,執民之而憂其死,吾自以為至通矣今吾聞至人之言,恐吾無其實,輕用吾身,而亡吾國。吾與孔丘,非君臣也,德友而已矣。」    [(ㄍㄨˇ)]

 

´     (公悅醜者視全人)_ 德有所長,形有所忘;德性充實過人,形體上的醜陋就會被人遺忘。

5.    闉跂支離無說衛靈公,靈公說()之;而視全人,其(ㄉㄡˋ)(5)。甕(4)大癭說齊桓公,桓公說之;而視全人,其故德有所長而形有所忘,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不忘,此謂誠忘(6)。故聖人有所遊,而知為孽,約為膠,德為接,工為商。聖人不謀,惡()用知?不惡用膠無喪,惡用德?貨,惡用商?四者,天(ㄩˋ)也。天者,天食也。既受食於天,又惡用人!有人之形,無人之情。有人之形,故群於人,無人之情,故是非不得於身。眇乎小哉,所以屬人也!乎大哉,獨成其天!   [(ㄧㄣ)(ㄑㄧˊ)(ㄕㄣˋ)(ㄕㄨㄟˋ)衛靈公(ㄉㄡˋ)(ㄏㄣˊ  ㄏㄣˊ)(ㄤˋ)(ㄧㄥˇ)(ㄠˋ)(ㄓㄨㄛˊ)(ㄩˋ)天食(厶ˋ)(ㄇㄧㄠˇˋ)(ㄠˊ)]

 

´     (惠子與莊子論人情)_ 不能忘形忘情之人,徒具全形,不知內充其德,外神精,以致形怠心倦。人們應常因自然益生,而不應以好惡之情,去傷害自然的形貌和德性;惠子外神精,大損其德,與身殘而德充的怪人相比,自然就差遠了。

6.    惠子謂莊子曰:「人故無情乎?」莊子曰:「然。」惠子曰:「人而無情,何以謂之人?」莊子曰:「道與(去聲)之貌,天與之形,惡()得不謂之人?」惠子曰:「既謂之人,惡得無情?」莊子曰:「是非吾所為情也,吾所謂無情者,言人之不以好惡內傷其身,常因自然而不益生也。」惠子曰:「不益生,何以有其身?」莊子曰:「道與之貌,天與之形,無以好惡內傷其身。今子外乎子之神,勞乎子之精,倚樹而吟,據(7)天選子之形,子以堅白鳴。」    [好惡(ㄏㄠˋ  ㄨˋ)]

 

本篇另可參閱:

13文選13-41憨山釋德清註_養生主、德充符(人間)

【慧命補給站大雅講義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也就是處任何時節,都像春天一樣的美好,這就是德性之用,無時而不好。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1_

寡人卹焉若有亡也_ 與恤同。从卩。俗从阝誤。

2_

(ㄊㄨㄣˊ)_ 本作豚,豕子也。或作豘。

3_

滑和_ 「滑(ㄍㄨˇ)」:亂。  :亂本性純和之氣。 (ㄏㄜˊ)

4_

𤬺《篇海類編》同

5_

又胡恩切,音痕。肩羸小貌。《莊子·德充符》闉跂支離無,說衞靈公。靈公說之,而視全人,其。《音義》胡恩反羸小貌。資料來源:點)

6_

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不忘,此謂誠忘

 _人們不忘記所應當忘記的形體,反而忘記所不應當忘記的德性,這乃是真正的忘。

7_

1. 古本多無.

2. 康熙字典為_據『高』.

8_

可參閱:08傳習錄08-17_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