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南華經)

人間

06-04(內篇04)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n1.1

【題解】

《人間世》的中心是討論處世之道,既表述了莊子所主張的處人與自處的人生態度,也揭示出莊子處世的哲學觀點。

全文可分為前後兩大部分,前一部分至可不懼邪,以下為後一部分。前一部分假三個故事:孔子在顏回打算出仕衛國時對他的談話,葉公子高將出使齊國時向孔子的求教,顏被請去做衛太子師傅時向伯玉的討教,以此來說明處世之難,不可不慎。怎樣才能應付艱難的世事呢?《莊子》首先提出要心齋,即虛以待物。再則提出要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第三提出要正女身,並形莫若就心莫若和。歸結到一點仍舊是無己。第二部分著力表達無用之為有用,用樹木不成材卻終享天年和支離疏形體不全卻避除了許多災禍來比喻說明,最後一句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便是整個第二部分的結語。前後兩部分是互補的,世事艱難推出了無用之用的觀點,無用之用正是虛以待物的體現無用之用決定了莊子虛無的人生態度,但也充滿了辯證法,有用和無用是客觀的,但也是相對的,而且在特定環境還會出現轉化。

 

  篇旨_ 〈人間世〉乃莊子對當世的一種批判,道出了處亂世之方。其最高的境界當然是「乘物遊心」而已,所謂的乘物遊心,便是能處處隨時推移,心無功名利祿之存念。這種安心立命的修持法與《中庸》所謂的「君子居易以命」「明哲以保身」的意義正相同。(資料來源: 靝巨書局南華經)

 

´     (顏回見仲尼論處世)_ 聖賢以明心齋之道。敘述顏回、孔子問答的故事。說明事君之難,為涉世第一問題,或不慎,即遭殺身之禍,想要避禍全身,就必須虛己忘名故事以詳論心齋」作結

1.     顏回見仲尼,請行。曰:「奚之?」曰:「將之衛。」曰:「奚為焉?」曰:「回聞衛君其年壯,其行獨,輕用其國,而不見其過。輕用民死,死者以國量乎澤若民其無如矣。回嘗聞之夫子曰:『治國去之,亂國就之。門多疾。』願以所聞思其則,庶幾其國有乎!」仲尼曰:「!若而刑耳。夫道不欲雜,雜則多,多則擾,擾則憂,救。古之至人,先存諸己而後存諸人(1)。所存於己者未定,何至於暴人之所行?且若亦知夫德所蕩,而知(去聲)之所為出乎哉德蕩乎名,知出乎爭。名也者,相軋也;知也者,爭之器也;二者凶器,非所以盡行也。且德厚信矼,未達人氣,名聞不爭,未達人心。而以仁義繩墨之言,暴人之前者,是以人惡有其美也,命之曰人。   [(ㄔㄡ)(ㄑㄧㄤ)(ㄒㄩㄢˋ)(傲茲)]

(1.1)人者,人必反之,若為人夫!且苟為悅賢而惡不肖,惡用而求有以異?若唯無詔,王公必將乘人而鬥其捷。而目將之,而色將平之,口將營之,容將形之,心且成之。是以火救火,以水救水,名之曰益多。順始無窮,若以不信厚言,必死於暴人之前矣!且昔者關龍逢,紂殺王子比干,是皆修其身以下傴拊人之民,以下拂其上者也,故其君因其修以擠之是好名者也。且昔者堯攻叢枝、胥敖,禹攻有扈,國為虛厲,身為刑,其用兵不止,其求實無已是皆求名實者也,而獨不聞之乎?名實者,聖人之所不能勝也,而況若乎?雖然,若必有以也,嘗以語(去聲)我來!」     [(ㄩˇ)(ㄈㄨˋ)]

紀要_

˙  古之至人,先存諸己而後存諸人_古時的至人,都是先求自己站得住腳,才能去扶持別人。

2.     顏回曰:「端而虛,而一,則可乎?」曰:「惡()!惡()可!夫以陽為充孔揚,采色不定,常人之所違,因案人之所感,以求容與(2)其心。名之曰日漸之德不成,而況大德乎將執而不化,外合而內不,其庸詎可乎!」「然則我內直而外曲,成而上比。內直者,與天為徒。與天為徒者,知天子之與己,皆天之所子,而獨以己言,蘄乎而人善之,蘄乎而人不善之邪?若然者,人謂之童子,是謂與天為徒。外曲者,與人之為徒也。擎跽曲拳,人臣之禮也,人皆為之,吾敢不為邪!為人之所為者,人亦無焉,是謂與人為徒。成而上比者,與古為徒。其言雖教之實也。古之有也,非吾有也。若然者,雖直不為病,謂與古為徒。若是則可乎?」仲尼曰:「惡!惡可!()多政法而不雖固亦無罪。雖然,止是耳矣,夫胡可以及化!猶師心者也。」    [(ㄐㄧˋ)(ㄓㄜˊ)]

紀要_

˙  夫胡可以及化!猶師心者也。_ 怎麼能感化別人呢?你還是不能打破成見,猶且師心自用(即太固執自己的成見)

 

3.     顏回曰:「吾無以進矣,敢問其方。」仲尼曰:「齋,吾將語(ㄩˋ)若!若有而為之,其易邪?易之者,天不宜。」顏回曰:「回之家貧,唯不飲酒不茹葷者數月矣。若此,則可以為齋乎?」曰:「是祭祀之齋,非心齋也。」回曰:「敢問心齋。」仲尼曰:「一若志,無聽以耳而聽之以心,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聽止於耳,心止於符。氣也者,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虛虛者,心齋也(3)」顏回曰:「回之未始得使,實自回也;得使之也,未始有回也;可謂虛乎?」    [(ㄏㄠˋ)]

(3.1)夫子曰:「盡矣。吾語若!若能入遊其樊而無感其名入則鳴,不入則止。無門無毒,一宅而寓於不得已,則幾矣。絕迹易,無行地難。為人使易以偽,為天使難以偽。聞以有翼飛者矣,未聞以無翼飛者也;聞以有知者矣,未聞以無知者也。瞻彼者,虛室生白,吉祥止夫且不止,是之謂坐馳。夫耳目內通而外於心知,鬼神將來舍而況人乎!是萬物之化也,禹舜之所紐也,伏戲几蘧(  ㄑㄩˊ)之所行終,而況散焉者乎!」    [有知(ㄓˋ)知者(ㄑㄩㄝˋ)(ㄑㄩˊ)]

紀要_

˙  齋:內外清靜,吃葷濁,為素;心靈提昇,不著四相,口無兩舌、、語、妄,則為清口,兩者合一方謂之「齋」。亦是〈人間世〉篇的要旨,亦為進德修業者的座右銘。

 

´     (公問仲尼論處世)_ 安之若命遷合大道,以養其心,順任自然。人遊世間,必須做到「乘物以游心,托不得已以養中」,則可免陰陽、人道之患。

4.     葉公子高使於齊,問於仲尼曰:「王使諸梁也甚重,齊之待使者,蓋將甚敬而不急。匹夫猶未可動,而況諸侯乎!吾甚之。子嘗語諸梁也曰:『凡事若小若大寡不道以成。』事若不成,則必有人道之患;事若成,則必有陰陽之患。若成若不成而無後患者,唯有德者能之。吾食也執粗而不臧,爨無欲之人。今吾朝受命而夕飲冰,我其內熱吾未至乎事之情,而既有陰陽之患矣;事若不成,必有人道之患,是兩也為人臣者不足以任之,子其有以語我來!」    [ (ㄏㄨㄢ)] 

(4.1)仲尼曰:「天下有大戒二:其一,命也;其一,義也。子之愛親,命也,不可解於心;臣之事君,義也,無適而非君也;無所逃於天地之,是謂大戒。是以夫事其親者,不擇地而安之,孝之至也;夫事其君者不擇事而安之,忠之盛也。自事其心者,哀樂不易施乎前,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為人臣子者,固有所不得已。行事之情而忘其身,何暇至於悅生而!夫子其行可矣!丘請復以所聞:凡交近則必相以信,遠則必忠之以言,言必或傳之。夫傳兩喜兩怒之言,天下之難者也。夫兩喜必多溢美之言,兩怒必多溢惡之言。凡溢之類妄,妄則其信之也莫,莫則傳言者殃。   

(4.2)故法言曰:『傳其常情,無傳其溢言,則幾乎全。』且以巧鬥力者,始乎陽,常卒乎陰,大至則多奇巧;以禮飲酒者,始乎治,常卒乎亂,大至則多奇樂。凡事亦然。始乎諒 (4)常卒乎鄙;其作始也簡,其將畢也必巨

(4.3)言者,風波也;行者,實喪也。夫風波易以動,實喪易以危。故忿設無由,巧言偏辭獸死不擇音,氣息然,於是並生心厲。剋至,則必有不肖之心應之,而不知其然也。苟為不知其然也,孰知其所終!故法言曰:『無遷令,無勸成,過度益也。』遷令勸成殆事,美成在久,惡成不及改,可不慎且夫乘物以遊心,不得已以養中,至矣。何作為報也!莫若為致命,此其難者。」    [(ㄈㄨˊ)(ㄜˋ)]

 

´     (臂擋車)_ 形莫若就,心莫若和(事暴君之難)順物之天性,保全自身。

5.     將傅衛靈公太子,而問於蘧伯玉曰:「有人於此,其德天殺。與之為無方,則危吾國;與之為有方,則危吾身其知(ㄓˋ)適足以知人之過,而不知其所以過。若然者,吾奈之何?」蘧伯玉曰:「善哉問乎!戒之,慎之,身也哉!形莫若就,心莫若。雖然,之二者有患,就不欲入,和不欲出。形就而入,且為顛為滅,為崩為蹶。心和出,且為聲為名,為妖為孽彼且為嬰兒,亦與之為嬰兒;彼且為畦,亦與之為無畦;彼且為無崖,亦與之為無。達之,入於無不知夫螳螂乎?怒其臂以當車轍,不知其不勝任也,是其才之美者也。戒之,慎之!積伐而美者以犯之,幾矣。不知夫養虎者乎?不敢以生物與(去聲)之,為其殺之怒也;不敢以全物與之,為其決之怒也;時其飽,達其怒心。虎之與人異類而媚養己者,順也;故其殺者,逆也夫愛馬者,以筐盛矢,以。適有蚉虻(5)僕緣,而拊之不時,則缺銜毀首碎胸。意有所至而愛有所亡,可不慎邪!(6)     [(ㄊㄧㄥˇ)(ㄒㄧ)以當(ㄉㄤˇ)車轍(ㄔㄜˋ)(ㄔㄥˊ)(ㄕㄣˋ)(ㄇㄥˊ)() (ㄈㄨˋ)]

紀要_

˙  莊子一再強調,應之難,莫過於君,而人間世上是無往而無君的,不管是直接或間接定與政治相關,故解決之道當效法丁解牛,每次碰到筋骨交錯的地方,就特別小心謹慎,故「戒之、慎之」等語每見於人間篇,不可像志大才疏的螳螂一樣,自恃本事大,「怒其臂以當車轍」結果遭殃的還是自己。

 

´     (櫟樹以不材而長壽)_ 求「無用」以身避害,以無用為用,韜光養晦,乃自全之道。

6.     石之齊,至乎曲轅,見櫟社樹。其大蔽數千牛,絜之百圍,其高臨山十仞而後有枝,其可以為舟者旁十數。觀者如市,伯不顧,遂行輟。弟子厭觀之,走及石,曰:「自吾執斧斤以隨夫子,未嘗見材如此其美也。先生不肯視,行輟,何邪?」曰:「已矣,勿言之矣!散木也以為舟則沉,以為棺槨則速腐,以為器則速毀,以為門戶則液(ㄇㄢˊ)以為柱則蠹(ㄉㄨˋ)。是材之木也,無所可用,故能若是之壽。」   {參考_古逸叢書本「牛」上有「數千」二字}   [(ㄌㄧˋ)(ㄒㄧㄝˊ) (ㄍㄨㄛˇ)(ㄉㄨˋ)]

(6.1)匠石歸,櫟社見夢曰:「女將惡乎比予哉?若將比予於文木邪?柚,果之屬,實熟則剝,剝則辱大枝折,小枝泄。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故終其天年而中道,自掊擊於世俗者也。物莫不若是。且予求無所可用久矣,幾死乃今得之,為予大用。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且也,若與予也,皆物也,奈何哉其相物也?而幾死之散人,又惡知散木!」匠石覺而診其夢。弟子曰:「趣取無用,則為社何邪?」曰:「密!若無言!彼亦直寄焉,以為知己者詬厲也。不為社者,且幾有乎!且也彼其所保與眾異,而以義譽之,不亦遠(ㄩㄢˋ)乎!」    [(ㄓㄚ)(ㄌㄨㄛˇ)(ㄆㄡˇ)(ㄐㄧㄢˇ)]

紀要_

˙  且予求無所可用久矣,幾死乃今得之,為予大用。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且也,若與予也,皆物也,奈何哉其相物也?而幾死之散人,又惡知散木!」_ 且我求無處可用已經很久了,幾遭砍伐,現在才得到這無用之用,為我的大用。假使我有用的話,能得到這樣大的結果嗎?而且你和我各為萬物中的物,總歸都是物,為什麼你這個物又來評論我這個物呢?你這將死無用的人啊!你又怎能知道無用的樹木呢?

 

´     (材之木)_ 神聖之人,知造化,知材無用,故得全生。

7.     南伯子綦遊乎商之丘,見大木焉有異,結千乘,隱將其所。子曰:「此何木也哉此必有異材夫!」仰而視其細枝,則拳曲而不可以為棟梁;俯而視大根,則軸解而不可以為棺槨;咶其葉則口爛而為傷;嗅之,則使人狂,三日而不已。子曰:「此果材之木也,以至於此其大也。!神人以此材!」宋有荊氏者,宜柏、桑。其拱把而上者,求猴之杙者斬之;三圍四圍,求高名之麗者斬之;七圍八圍,貴人富商之家,求樿傍者斬之。故未終其天年,而中道夭於斧斤,此材之患也。故解之(7)以牛之白者與亢鼻者,與人有痔病者,不可以適河。此皆巫祝以知之矣,所以為不祥也。此乃神人之所以為大也。 [(ㄅㄧˋ)(ㄌㄞˋ)軸解(ㄒㄧㄝˋ)(ㄕˋ)(ㄔㄥˊ)(ㄑㄧㄡ)() (一ˋ)樿(ㄕㄢˋ)(ㄙㄤˇ)]

紀要_

˙  莊子於本段中舉出、柏、桑三種良木之所以中道夭折,而被視為不祥的三種祭品白之牛,鼻之豬,痔病之人,反而能得以享其天年,乃係因為悟神人「不材全生」之道理。故研究《莊子》的專人郭象曰:「夫王不材於百官,故百官其事,而明者為之視,聰者為之聽,知者為之謀,勇者為之。夫何為哉玄默而已(11)」可見傻人有傻福,真正的神聖之人,即知見造化,知材、無用之道,方得全生(長生)

 

´     (支離疏以奇醜而享年)_ 借支離形殘之人,以喻支離其德之義,不以德為德。

8.     支離者,頤隱於,肩高於頂,會(8)指天,五管在上,兩。挫,足以口;鼓筴播精(9),足以食十人。上徵武士,則支離攘臂而遊於其;上有大役,則支離以有常疾不受功;上與病者粟,則受三十束薪。夫支離其形者,猶足以養其身,終其天年,又支離其德者乎    [(ㄎㄨㄞˋ  ㄗㄨㄟˋ快罪)(ㄅㄧˋ)(ㄓㄣ)(ㄐㄧㄝˋ)(ㄘㄜˋ)(厶ˋ)]

紀要_

˙  成玄英云:「夫支離其形,猶忘形也;支離其德,猶忘德也。而況支離殘病,適是忘形,既非聖人,故未能忘德夫忘德者,智周萬物而反智於愚,明並三光而歸明於昧,故能成功不居,為而不恃,推功名於群才,與物而無跡,斯忘德者也。夫忘形者猶足以養身終年,免忽人間之害,何說忘德者耶!勝劣淺深,故不可同年而語矣!」由此可知,支離其德者,其唯聖人了。

 

´     (楚狂接輿之歌)_ 人處於亂世,應知趨吉避凶,養生全身。

9.     孔子適楚,楚狂接輿遊其門曰:「鳳兮鳳兮,何如德之衰也!來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天下有道,聖人成焉;天下無道,聖人生焉。方今之時,僅免刑焉。福輕乎羽,莫之知載禍重乎地,莫之知避已乎已乎,臨人以德!乎,畫地而趨!迷陽迷陽,無傷吾行曲,無傷吾足!」    [(ㄓㄨㄥˋ)乎地]

紀要_

˙  迷陽刺也;即荊棘。

˙  莊子借接輿之歌,以寓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夫人處亂世,應知趨吉避凶,養生全身。幸福輕如羽毛,易而可取;災禍重如泰山,而不知躲避。

10. 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

.

本篇解析_

˙  虛其心ð順應萬物ð與物和ð無用保生(無用之用)

˙  禪定是使心中沒有欲念,而後心中定而生慧,即虛室生白。心中欲念虛了之後,產生光亮。若只有定而沒有生慧,只有虛而不能應萬物,就是「無生機的枯坐」。

.

本篇另可參閱:

13文選13-41憨山釋德清註_養生主、德充符(人間)

【慧命補給站大雅講義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1_

另可參閱:21大學章句講義21-11-02_二、5._是故君子有諸己,而求諸人;無諸己,而后非諸人。【慧命補給站大雅講義

2_

閑適貌。《莊子·人閒世》因案人之所感,以求容與其心。《註》以求從容自放,而遂其心也。《史記·司馬相如傳》楚王乃弭節,裴回翱翔容。《註》索隱曰:言自得。資料來源:典)

3_

心齋_另可參閱靝巨書局道德經 (P639)

聖人修持的境界:

顏回說:「我家貧窮,幾乎有好幾個月不曾喝酒,吃過葷,這樣算不算齋戒。」

孔子答道:「這是祭祀的齋戒,不是心的齋戒。」

顏回問:「請問什麼叫做『心的』齋戒?」

孔子說:「就是集中精神,專心一致的意思。記著,用耳去聽,不如以心去聽;用心去聽,不如以氣去聽。耳朵聽的是沒有意義的聲音,心意領會的是無常的現象,唯有氣才是空虛而能容納一切。所謂的真道也就存在這虛空的境界中。」這個『虛空便是所謂的『心齋』。』

顏回又問:「我所以沒有運用此法的原因,是因為感覺到自己是存在的,如果接受了這個方法,就不會有這種自我存在的感覺,那麼,這算得上是『虛』嗎?」

孔子說:「這就是心齋的妙處。我告訴你它的原因何在?且看那空虛的地方:因為室內虛空,所以才有光明;因為心神靜止,所以吉祥才會聚集。如果心神不能靜止,則雖身體靜坐,精神卻仍是奔馳於外的。你還是摒棄心智,讓耳目向內集中吧!

4_

始乎諒,常卒乎鄙_ 俞樾說:「『諒』為『諸』之誤字,諸讀為『都』。都、相對。都,都會也。,邊野也。始乎諒,常卒乎鄙就境地大小而言,謂事常由小以至大也。」    始乎諒,常卒乎鄙[辭譯] 一切事情也都是這樣的。從小事演變成大事。 資料來源:三民書局近思錄課本張京華注釋

5_

,蝱 _鄘風載馳陟彼阿丘,言采其蝱。  〈莊子天下其猶蝱之勞者也,

6_

本段語譯、含意,另可參閱靝巨道德經 (P673)

7_

解之_ (ㄖㄤˊ)除。即祭神求福解罪  」:除殃。

8_

(ㄎㄨㄞˋ  ㄗㄨㄟˋ):髮髻(ㄐㄧˋ)。一說是後頸的椎骨。見王先謙《莊子集解》。〈莊子·人間世〉「支離者,頤隱於,肩高於頂,會指天,五管在上。」釋文:「司馬:會,髻也古者髻在項,脊曲頭低,故髻指天。」

9_

筴播精_「鼓」:揲蓍也。 

又《集韻》《韻會》《正韻》𠀤補火切,音跛。義同。《書舜典》,播時百。《釋文》播,波左反
又搖也。與通。《莊子·人閒世》鼓筴播精,足以食十人。《註》
𥳑米曰精。播,搖動也。資料來源:點之康熙字典)

11_

維基 -> 莊子集釋 -> 內篇人間世第四  《內篇人間世第四》

508

曰:「此果材之木也,以至於此其大也乎神人,以此材二!

509

疏通體材,可謂全生之大才;眾(諸)〔謂〕無用,乃是濟物之妙用;故能不夭斤斧而蔭庇千乘也矣

510

二注夫不材於百官,故百官其事,而明者為之視,聰者為之聽,知者為之謀,勇者為之。夫何為哉玄默而已而群材不失其當,則不材乃材之所至賴也。故天下樂推而不厭,乘(一)萬物而無害也。  [同“]

511

疏夫至人神矣,陰陽所以不測;混跡人,和光所以耀。故能深根固蒂,長生(之)久視,舟船物,蔭覆黔黎櫟社,方茲異木,是以嗟歎神人〔之〕用,不材者,大材也。